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25岁普华永道女员工早逝 高薪天堂透支青春?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20日 06:3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青年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10多天前,年仅25岁的普华永道女员工潘洁去世了,死因是由病毒性感冒引发的急性脑膜炎。虽然此后普华永道发表声明说,不能直接断定潘洁的死因为“过劳死”,但在一些专家看来,病毒性脑膜炎的发作与过度疲劳引起的免疫力下降有关。

  潘洁在今年以来的微博中,不时提到:“忙到天昏地暗”,“我要睡觉”,“世界睡眠日,太讽刺了”……

  潘洁年轻生命的凋零引发了网民们关于白领健康的激烈讨论。在白领圈里,包括普华永道在内的“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四大”),素以高薪和高强度劳动闻名,这次网民的讨论,把它们推上了风口浪尖。

  亚健康的生活状态

  看到潘洁患脑膜炎去世的消息,黄洁(化名)“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个月前,她刚刚向“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安永递交了辞呈,回到三线城市的家乡。潘洁之死的消息发出的当天晚上,她收到了一个以前同事的短信:“你的决定是正确的。”

  黄洁从小就是乖乖女,高考考入一所知名的财经大学学习财务管理,毕业后,像很多学财务的同学一样,理所当然地进入了“四大”。然而, 黄洁从小身体就不好,打针吃药是家常便饭,入职几个月后,进入忙期,她就开始觉得撑不住了。

  公司在市中心,工作到夜里两三点是家常便饭。为了尽可能多睡一会儿,她搬到了公司附近——尽管租金昂贵,但可以不用挤地铁,每天下班步行5分钟就能到家,回家之后倒头就睡。因为身体比别人要差,她放弃了所有娱乐,一年多来没看过一场电影。

  “没有娱乐,没有休息,没有新鲜感,这些我都能忍”,但让黄洁最终下定决心辞职的,是一份体检报告。这份报告显示,由于每天面对电脑伏案工作14个小时以上,她的视力严重下降,眼镜度数从过去的100多度涨到400度;刚刚24岁,竟然就已经血糖高、胆固醇高,还有脂肪肝;同时,颈椎的疼痛长期困扰着她。

  “爸妈含辛茹苦把我养大,就是希望我能在大城市找一份体面的工作,高薪、写字楼坐班,这些我都实现了,但我的身体却垮了。”黄洁说,医生建议“早睡早起、少进食、不吃夜宵、多锻炼”的健康生活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经过半年的考虑,黄洁像很多同事一样,跳槽了。但她却没有跳到别的外企或投行,而是选择了回家。“这份工作适合有体力、有激情的人,而不是我。”她说。

  加班到凌晨两三点很正常

  提起在“四大”的工作经历,黄洁想到的第一个关键词就是“加班”。

  “是什么样的工作,值得让人献出每天18个小时,卑微地趴在案头,盯着excel上冰冷的数字,然后不明不白地献出自己的青春和家人的希望?”网友余天寅在转发潘洁之死的微博时说。

  2007年进入普华永道工作的孙远,在去年11月跳槽到了一家瑞士企业。在普华永道工作的时候,忙季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周六还要加班一天;闲的时候和一般公司一样,不过他忙的时间多,闲的时间少。

  孙远对这份工作的定义就是两个字——“辛苦”。每个月36小时的加班是底线;每年有三四个月的忙季;加班到凌晨两三点都很正常,第二天早上九点又要到公司上班。他觉得,问题在于员工太少了,分摊到每个人身上的压力就很大。“其实公司只要稍微多招一点人,每个员工的工作压力会小很多。”

  在普华永道,每名员工每年能休15天年假和10天带薪的病假;关于病假还有另一种转换方式,即以员工平时加班的时间减去36个小时,剩下的小时数可以换假,按8小时一天计算。病假并不难请,但是在赶项目或者比较忙的时候,如果你生病了,小组或项目的负责人就会问你:你不舒服,但可不可以坚持一下?在这种情况下,年轻的员工通常选择的都是坚持。

  在普华永道,加班费按国家的规定支付:平时加班是工资的1.5倍,双休日是2倍,节假日则是3倍。“对于刚进‘四大’的小菜鸟来说,每月只有5000多元钱的基本工资,加班费是一笔不小的收入来源。”黄洁说,自己有很多同事,不是请不到病假,而是不想请病假,或者忙到忘了自己生病了;同时,也是基于想尽快把手头项目做完的考虑,如果你不加班,或者加班少,以后很有可能没有项目给你。

  “身体好、能吃苦、学习能力强,符合这三条的人基本都能适应这份工作。至于业务,我一开始也什么都不懂,是经过公司的培训和在实际工作中摸索、学习的。”孙远说。

  职业规划中,“四大”只是个跳板?

  “在普华永道工作,提升空间其实不小,一般做个五六年可以到经理,做12年以上可以做小主管。可问题在于,一般人都没有这么好的体力,可以坚持这么多年。”跟孙远同届进公司的100多个人,4年间跳槽走了很多,只剩下30个人了。

  黄洁介绍,“四大”的员工刚入职时都是普通审计员,经过三年,不出意外可以升为高级审计员,如果CPA能通过两门就更好了;再过两三年,可以有机会升到经理;然而再往后,由于岗位有限,能在多长时间内升任主管乃至合伙人就要看运气和竞争了。

  在孙远的印象中,在公司里,从底层员工干起,干了12年以上的,真就只有一两个人。“这些人不干小主管谁干啊?”他笑着说。一般员工如果到高级审计员之后,两三年还升不到经理,基本就要走人了;再加上还没到高级审计员就辞职的,因此公司时时保持着较低的平均年龄,三十五岁以上就算是大龄了,而且都是级别较高的经理和合伙人。

  新老员工在薪酬待遇上有很大差异,新员工每年会涨一次薪,涨薪幅度在30%到40%不等;而升任高级审计员、合伙人后,则会成倍增长,年薪达几十万元。

  2009年毕业,去年下半年刚进普华永道的沈啸感觉,最累的人都是进公司两三年左右的员工;而做到五年以上,升到经理的员工会好一点。

  由于有过“四大”的工作经历,跳槽去金融、证券行业或其他公司做财务总监都不难,因此,与其在高压下等待升职,更多人会选择跳槽。在很多大学毕业生一开始的职业规划中,“四大”就只是个跳板。

  在普华永道,第一年跳槽的员工最多,因为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公司是干什么的,只是觉得待遇不错,就盲目地进了,进来之后不适应,于是退出;五年以后,又会大规模跳一批,因为很大一部分人升不了经理。

  沈啸说,自己进公司之后,参加的项目组都不是特别忙,半年多来,加班最晚没有超过12点钟;不过忙的时候双休日会加一天班,一年中有三到四个月会比较辛苦,其余的时间要好一点。

  沈啸暂时还没有跳槽的想法,觉得自己比较适应里面的环境。他说,“要进‘四大’,首先要想清楚,为什么来这家公司做事,自己是不是真心想来,这个问题想清楚了,再来上班,不然进来之后,总会因为种种原因离开。”

  和沈啸一样,进普华永道两年的陈倪(化名)也为“四大”抱不平。他觉得,四大轻松有活力的工作氛围吸引着他。在这里,没有条条框框的限制,只要你有能力,够努力,就一定能得到机会。“年轻正是吃苦的时候,怕苦怎么能行?”

  回家的一个月里,黄洁也没有急着找工作,先开始调整作息时间,每天11点睡6点起;还办了健身卡,一周游泳两次;另一项任务是开始有计划地准备CPA(注册会计师)考试。她说,现在终于有空了,复习考试也是为了圆自己一个梦,“再怎么说也是我的饭碗,以后会找一家轻松些的公司做财务。”

  父母尊重她的选择,然而,在家乡这个不大的城市里,她还背负着旁人议论的目光。一开始,每天碰到熟人会被询问无数次,“我知道父母压力很大,他们的同事都会议论我是不是在大城市混不下去,或者出什么事情,回来待业了。”

  她亦笑称,现在可以开始考虑找一个靠谱的本地人,安安心心的把自己嫁了。“冷暖自知,我只是选择了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实 习 生 陈 竹 邓 爽 本报记者 周 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