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视频]台军战机在高速公路上玩“花活”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18日 21:4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e9cb6aa0936f461cb0fe65bd0d68f8e0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海峡两岸

    主持人:欢迎您继续关注《海峡两岸》。在近日“汉光27号”军演当中,台湾空军进行了在高速公路上起降战机的演练,台军三大主力战机同时亮相,使得这次军演非同寻常。那么台军为什么要在高速公路上起降战机?是检验实力还是上场作秀?今天我们就这个话题,邀请到两位军事专家为您做详细介绍和分析。这位是空军指挥学院教授乔良先生,你好!

    乔良:主持人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这位是国防大学教授李莉女士,你好!

    李莉:你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在探讨相关话题之前,我们通过一个短片来了解一下台军这次军事演练的相关情况,一起来看:

    台湾汉光27次军演4月11号正式登场,其中,最受瞩目的当属代号为“麻豆操演”的高速公路战备道路启用操演,三大主力战机同时亮相。

    4月12号上午7点26分,台空军第一架F16战机,降落在位于台南麻豆的高速公路战备跑道,接下来两架幻影2000战机和两架IDF经国号战机依次顺利降落。此次演习,军方共出动F-16、幻影2000,以及IDF三种机型各2架次、共6架战机起降任务。

    据了解,这是台军第三次使用高速公路起降战机。前两次分别是2004年7月和2007年5月举行的。

    主持人:刚才通过短片我们已经看到了,台军这次军事演练选择的路段是在台南中山高速公路麻豆段,首先我想请问一下李莉教授,您觉得台军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路段进行军事演练?

    李莉:应该说这次选择的麻豆段,本身它不是一个普通高速公路,它还是经过特殊设计的一段用于飞机可以起降的这段高速公路,可以说它是一条纵贯全岛的大动脉,在这段上,可以说它有几段都是可以起降飞机的。而这次演练,我们看到麻豆段它是位于台南,而他选取的这个路段是从295公里到298公里,选取了3公里,3000米这样长的一段路段,用于战机起飞。而一般高速公路,我们说显然它是不能够用作战机起降的,原因在于它的承重能力是不一样的。而现在,我们说一般来讲,你要想把高速公路设计用于飞机能够起降,首先它的路基要比较结实,普通路基可能是10厘米厚,像它这段路基,如果考虑到重型战斗机起降的话,它可能要达到20厘米厚这样一个高度,起码要比这个厚度要厚一些。此外,它的路要求是平直的,就是它是不能够有拐弯的。你像几千米这样一个路段上,如果有拐弯,战斗机是没有办法正常起飞迫降的,所以它对这个道路本身条件要求比较。此外,它两侧是不要有高大建筑,也怕影响这个战斗机起飞和迫降。

    另外,在设计的时候,它两边照明设施都是没有高大的照明设施,像路灯、电线杆都是没有的。它中间的隔离带是可以拆除的,平时它可能90公分高,是铁柱子,战时需要启用的时候它是可以马上拆除,它下面有一个按钮装置,把它一下子拿掉以后,平时埋在两侧的地下灯,也就是地面的引导灯光它就可以点亮,这样战斗机会接受这个地面灯光的引导,它就能够比较有利于,包括夜间的时候也是可以起飞迫降的。所以应该说,普通高速公路它是不能用于战机起降的,而中山公路恰恰是台军在设计之初就有这种设计要求。

    主持人:那本身也就是说麻豆段高速公路当时就是做这种战备预备修建的,所以才在这儿进行军事演练。类似于像麻豆段这样能够起降战机的路段,在台湾多吗?

    乔良:就我们现在了解,台湾起码有四个路段是可以的,像在彰化花坛这一段,嘉义民雄,还有台南的,刚才讲到的麻豆,还有仁德这两段都可以,据说还有屏东嘉东这一段,大概估计就应该是这样五个路段可以。另外,刚才李教授已经基本上讲清楚了,大约它需要一个长度是7000米左右,她刚才讲到3公里吧。

    李莉:对,他取了这样一段长度。

    乔良:7000米左右,为什么这么长?实际上飞机起降不需要这么多,像台湾这三种主战机型,大约460米的起飞距离就够了,降落也就是640米,基本上就可以了。但是你不能保证在高速公路上都恰恰好降在这600多米长的距离,再加上还有飞机滑跑距离,降下来以后,还要持续向前滑跑,所以说它对这个略有一些要求。

    另外,实际上这么做,并不是台湾一家在这么做,高速公路起降,1989年咱们早已经试验过了,在沈大公路,当时有过报道,我军的军机早就已经降下来了。真正干这个事情的是北欧的一些国家,挪威、瑞典这些小国,像瑞典,瑞典搞得就更彻底一些,在它整个这条路上就有洞库,有一些后勤保障设施什么都已经放在这样的地方,所以说它是真正可以把高速公路做战备公路用,但是台湾现在他做不到这一点,他这些设施都没有,所以说人们才会评价他,说他作秀的姿态更大。

    主持人:我们知道去过台湾的朋友可能都了解,台湾可能山路比较多,那你怎么来识别哪一段才是能够用于起降战机这样的公路,像刚才李教授还谈到说它有一种特别的设置,有一个按钮一按,有好多的,比如说启示灯就会亮起来,怎么来识别哪一段路才是战机起降的高速路?

    乔良:这个我估计从公开角度上讲,你不大容易识别它,最主要它的特点就是一定要平直,7000米路段没有弯道,要平直,它肯定相应的应该有一些设施,比如说有些需要临时拆除的,比如说隔离带、护栏,还有可以拆卸的路灯。还有一个,就是一般普通人都能够识别的标志叫什么呢,很可能这长达7000多米的路段上,旁边没有高大建筑,没有高压线,没有树木,这就很可能他是拿来用于军用的。否则的话,7000多米这些高大的建筑什么通通都没有,就在台湾这么一个地腹狭小的地段很难做到。甚至台湾原来有比现在更多的可供飞机降落的一些地段,由于不打仗,当地政府什么的就干脆把这个限高什么这些规定通通取消,然后开始把它变成了一些商租用地,开始盖高楼什么这些,他都把它用掉了。所以真正能出现这样一个长达7000多米,什么周围高大建筑,高压线塔、林木这些都没有,而且又7000米笔直,这样的段落可能性都比较大。

    主持人:其实作为战备高速公路,它的特点还是比较明显的。李教授,这种战备高速公路,我们知道其实空军都有空军基地,有补给基地,作战的时候都会启用,这种战备时候的高速公路会在什么样紧急情况下才会用到?

    李莉:实际上我觉得相对来讲它都相对于是极端的条件,一个就是它平时实际上它就是用作战时应急这个理念我觉得是根深蒂固的,他设想的就是一旦空军机场遭到,比如说对方导弹打击,或者其它炮火打击以后,你这个战机无法正常起降的时候,这些备用高速公路跑道,它就充当了战时机场的作用了。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很多时候它就是设定战时临时起降飞机用的。还有一个作用我觉得就是在,比如说这个战争没有打起来,但是已经能够感觉到这个硝烟已经开始有了,这个时候有的战机需要转移,你明明要是停在机场上,很可能会成为对方的靶子,那么我把它疏散,疏散到其它的目前几个可以起降飞机的这样一个高速公路上,能够短暂地保存作战能力,我觉得实际上应该说主要是从这两个角度来设计的。

    主持人:那这次汉光27号军事演习,选择在这种高速公路上进行演练,他是不是也想检验一下高速公路起降的功能?

    李莉:实际上从2004年我们看到,在真正装备了F16,装备了幻影以后,实际上确实有这样一个想法,当然这个探索是一步一步的,刚开始我可能不敢出动全部机型,而且也不能出动多了,一次一个机型,一架、两架,后来逐渐发展到各个机型全都出现了,而且最后甚至把陆军直升机也囊括起来,所以它有一个不断探索过程,但确实是这样的,在高速公路上起降,哪怕是一个专门位于就是用于战机起降的这样一个跑道上,实际上风险也是很大的,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知道你正常空军基地是有地面引导设施的,它各种塔台,包括它通信设施、联络设施,我觉得很健全的。但是在高速公路上,它虽然非常笔直,也有地面灯光,不过像通信,地面指挥这个车辆,包括相关补给加油车辆都是临时从就近的空军基地就开过来的,所以它从保障方面,我觉得条件是远远不如正常机场的。对于战斗机,我觉得飞行员自身心理要求是非常高的,而且对你的经验和判断能力,我觉得要求也很高。实际上在1984年的时候,当时台军曾经测试过,能不能用你自己当时这个F104在机场跑道上降落,其中就有一次试验的时候,飞行员就不敢降,然后又拉起来,最后一刻他又拉起来了,所以应该说这是一个挑战。

    主持人:李莉教授刚才谈到了非常关键的一点,就是风险性,我们知道之前台军也进行了一些演习,比如说前段时间的导弹演习,闹出了很多笑话。这一次进行的这种演习,27号演习是出动了它的三种主力机型,都出动了,比如说F16,幻影2000,还有IDF,那这一次演习,这三种主力机型的表现是怎么样的?有没有达到一个预想效果呢?乔教授。

    乔良:从我们观察来看,应该说基本上达到了预想效果,台湾空军这三种机型起码在这次高速公路起降上,表现应该说是及格的。但是我的感觉,在高速公路上起降真正考验的还不是飞行员,也不是飞机的性能,应该说这几款飞机,F16,台湾有三种主力机型,F16/AB、幻影2000-5,加上IDF,就是“经国号”,这几种飞机应该说性能都属于三代机,就像IDF算两代半,或者是三代,勉强到三代,性能在这方面应该说没有太大问题。所以说它对于飞行员的考验,对飞机性能的考验并不是最主要的,它实际上还是要考验刚才李教授谈到的地面引导和保障。虽然它的地面引导和保障远不如在一个设施完备的机场,但是你要是在高速公路上,反而就格外需要你的保障要跟得上,虽然我们没有看到他怎么去引导的,但是一定要有引导,如果说完全靠飞行员目测,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你是迫降。虽然说需要飞行员有很好的目测能力,另外,需要你一定要熟记地标、地物,但是肯定还需要一定的保证,我觉得它整个表现应该说是还可以。

    主持人:也就说这次对于整个指挥系统也是一种考验?

    李莉:应该是这样讲,我们知道本身这几型战斗机就是从综合实力来讲,应该说是不错的,但是如果说从台湾本岛特定的战场环境来讲,那肯定是他要求你起降的距离越短越好。而本身从战机研发基本点来讲,IDF的起降,滑跑的距离是最短的,原因在于,虽然它可能,比如说载弹量和综合能力赶不上幻影,赶不上F16,但是本身它起飞距离实际上只有700米左右,这个本身从IDF研发过程当中,最先他就提出了这个要求,一个是分散部署,它是比较便捷的,还有就是临时起飞迫降,它的灵活性是最大的。从这个角度来讲,包括在2007年那次,包括这次,看到IDF它确实起降的距离还是比较短。

    主持人:刚才我们也反复谈到了在2004年和2007年台湾军演当中也曾启用过其中某一种机型进行过这样的演练。据您观察,这次27号军演跟以往相比,有哪些不同之处?

    李莉:应该说这次实战演练的意味,我觉得比以前更强了,2004年的时候是一种机型,就是幻影,当时是一种探索性的,而到了2007年我们就看到,它是三大机型同时参演的,但是那次我感觉,那是陈水扁在任的最后一次汉光演习,所以他当时是有一个明确的战时应急要求,他提出了一个什么指标呢?就是对F16,你整个比如说迫降以后,它加油、挂弹,时间是29分钟,包括幻影,包括IDF是18分钟,我感觉他是更多想让周围民众,包括参演的旁观记者看到台军应对大陆可能导弹打击的应急能力,我觉得这个着眼点当时在这个位置。而在这次我们看到,战斗机迫降以后,它实际上加油、挂弹它挂的是什么呢?你像这次F16挂的是鱼叉导弹,是小牛对地攻击导弹,IDF同样装的是500磅重的对地攻击的各种炸弹,所以从挂弹种类来讲,我觉得明确意味就是,我首先要求这个战斗机迫降,迫降以后挂完弹以后,它去起飞要攻击,其中F16主要打击的是对方地面的大型水面舰,而F16挂的小牛导弹,包括IDF挂的各种制导炸弹,它对付的是两栖登陆部队的作战人员和你两栖登陆的装甲,所以我觉得从他后续设计的这个环节来讲,这次显然它对地攻击这个意味就更强烈了。

    而第二个我觉得比较大突出的不同,他这次还演练了和陆航直升机的联合作战,这个以前是没有过的,以前空军例行演习它就是空军的,那么这次我们看多他把OH58D,包括“超级眼镜蛇”,大型运输直升机通通都参加了这个演习,所以综合报道的时候,讲是九架航空机,而其中三架是陆航的。从联合演练来讲,我觉得它从实际运用这个角度来讲,可能这个意味比以往更强了。

    主持人:我们也看到台湾媒体一些报道,说这次台军进行这样一种军事演练的目的之一可能是假想它西部的空军基地陷入了瘫痪,而且想要把这些战机转移到东部花莲空军基地,乔教授,据您观察是不是这样?

    乔良:我个人认为,如果是台湾军方公布的,我想这些完全是外行话,记者们这样去报道是可以理解的。你想想,如果台湾在它西部机场、南部机场遭到了打击的话,它如果向东部花莲转移,台湾就那么大点地方,一二百公里的地方,在转移过程中再在公路上降落,这是完全没必要的,直接飞到花莲不就完了,所以他真正目的就是要检验面对西部这一线机场一旦瘫痪,这个时候很有可能飞机已经起飞,但是它不可能再返回西线机场,这时候怎么办呢?东线如果也没法回去的话,他就还可勘用的,又能够做战备跑道的高速公路上降落,然后通过添加油料、挂弹再度起飞,比如说就像刚才李教授讲的,对我们的登陆舰艇、水面舰艇进行攻击,这是一种。还有一种可能,干脆为了保存实力彻底逃跑,撤离台湾本岛,直飞美国关岛,在那里头重新加油,得到补剂、挂弹等等这些,甚至得到美军的保护,可能是这样。

    主持人:我们看到台湾媒体一些相关链接报道说,他们是凌晨2点钟就出发了,可是凌晨6点钟才到达目的地,这个准备时间花了4个小时,他们认为说这种准备时间,如果真的战争爆发的时候,实在是太长了,这样一种演习是不是在作秀呢?李教授对此做何观察?

    李莉:我觉得首先我们要看到它这个演练,它这次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就在马英九上一次看了这个导弹乌龙事件以后,我觉得如果台湾空军这次迫降的时候出了任何差错,实际上他是觉得他就交代不了了,因此从准备的这种,比如细致程度,这种严谨程度来讲,就比以往时候用得多,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客观上的,大家要看到它这个准备过程为什么这么长的一个基本理由。此外,战斗机它的起降是需要基本条件的,因为我们看到很多空军基地,可能很多人没有去过,但是机场大家是去过的,地面上你要有道路清扫车,要有躯干鸟的,包括麻雀这些设备。此外,你还必须要有一些对这个道路进行严格检验的一些设备,这些它都是需要条件的,但是如果你把它形成一个惯例,比如说我今天在这演练了,那么我三个月以后还再这演练,那可能它这个费事程度就要比现在小得多。所以我就觉得,如果未来台湾军方想把这个做成一个惯例,应该说未来这个时间是可以降下来的,这个从基本分析和判断来讲,它应该是有这样一个趋势的。但是我们知道,像这种高速公路起降飞机,这个做法他是不得以而为之的,他实际上面对的,假定未来台湾岛一旦遭受对方机场全面性导弹摧毁的话,它没有地方迫降,没有地方起飞,他才可以启用这些公路的机场跑道。而恰恰这些公路地段它是没有充分保障条件的,你比如说你这个战斗机得以保存了,但是你没有加油的条件,没有挂弹的条件,那你起飞以后又能做什么用?或者你能保证机尾能起飞吗?所以我觉得这些条件实际上恰恰才是这个演习最根本的一个制约环节,你可以演练这样一种程序,但是它的持续保障能力和对作战能力的持续补给我觉得是没有保障的。

    乔良:在台岛内,自身都有很多人对演习的作秀成分给予质疑,包括台湾那些民意代表说西线机场被炸了,难道你这些高速公路就不会被炸吗?这是一个。另外,台湾一些退役高级将领也讲到了,真正需要同时检验的还有它的预警机,E-2T,还有C-130这种大型运输机,这个你都没有检验,真正到了打仗的时候,很可能那些飞机上去下不来,它更需要,反而你不敢在这儿去检验,为什么呢?它的吨位太重了,台湾的这种高速公路很可能根本无法承受的。所以说在这里头,你做着这样一些表演,意义本身并不是特别大的,其实在未来战争中它并没有太大意义。

    主持人:它既有纯粹的军事演练一面,但是也包含着一定的政治目的。好,非常感谢二位嘉宾对以上话题所做介绍,谢谢!

    主持人:好,观众朋友,感谢您收看这一期《海峡两岸》,下期节目我们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