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杭州车改两年省下3400万真金白银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14日 12:0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今日早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最后一批市级机关车改即将启动,进入收官阶段

  杭州车改两周年交出满意答卷

  这场“自讨苦吃”的改革

  省下3400万真金白银

  最后一批市级机关车改即将启动,进入收官阶段

  □通讯员 马建华 本报记者 章建森

  到今年5月1日,杭州市市级机关公务用车制度改革(以下简称杭州车改)刚满两周年。这项被杭州市委副书记叶明称为“自讨苦吃”的改革,得到了国家发改委、国家财政部等部门以及媒体的广泛赞誉。

  公务用车问题,因公车私用等腐败问题,被舆论广为诟病。那么,被媒体称赞真正动了公车制度根本的杭州车改,实施两年来,到底收到了多少实实在在的成效,为政府省去了多少真金白银,又产生了多大的社会效益?杭州的车改,是否还存在什么不足?

  连日来,记者采访了牵头改革的杭州市车改办,以及已参加车改的杭州市环保局、杭州市财政局等部门。

  每天早上,原杭州市环保局局长何荣坤,总是习惯性地骑着女儿学生时代的坐骑——捷安特自行车,到单位上班。

  从2009年5月1日起,杭州市首批20家市级机关单位实行车改,环保局也位列其中。作为当时的局长,何荣坤和副局长们,也和其他19个局一样,再也没有了“专车”。自那时起,他的“专车”便是自行车。

  杭州市的车改,尽管触及了这些局长们的“利益”。不过很明显,何荣坤属于转型较快的响应改革、适应改革的领导干部。

  “当局长的时候,去市政府开会比较多,反正比较近,都是骑自行车去的。”如今,何荣坤卸任局长,担任正局级巡视员,这个习惯更是保持不变。

  他说,还是环保局一把手的时候,经常要去下面区县调研。车改后,所有干部都拿到了不同额度的车贴,所以他们一般都是几个同事拼一辆车一同前往。

  “我虽然是局长,但自己不开车,所以经常搭我们处长们的车子。”何荣坤笑着说,“在国内其他城市,局长搭下属的车参加公务活动,可能还是比较少见的吧。”

  他说,不仅如此,为了节约成本,环保局在车改后,能在市区开的会,尽量安排在市区开。最好是骑自行车半小时之内能到的,所以公务活动交通开支确实大大下降了。

  ■车改样本                                 

  原杭州市环保局长何荣坤

  骑着女儿自行车上下班

  坐下属的车参加公务活动

  一场“自讨苦吃”的车改

  原杭州市财政局长陈锦梅

  管钱的局长不坐车

  财政局养车费用节省20%

  杭州市委副书记、杭州市车改三人领导小组副组长叶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杭州车改本意是消除“马路上的腐败”。

  其实,早在2003年,杭州市车改办便通过调研制定了《全国车改情况与杭州车改基本设想》、《杭州市级机关公务用车制度改革初步方案》等文件,形成了“先易后难、先基层后机关、先试点后推开、整体推进、分步实施”的推进思路。这些颇为官方的语言,其实在日后推进改革中,至关重要。

  经过了将近7年的研讨,杭州市才最终决定在2009年5月1日起正式推行车改,为了减少阻力,根据“逐步有序推进”的既定方针,首批改革单位仅为20家。2010年2月1日,杭州又启动了第二批车改,有36家单位参加。

  “单轨制”是杭州车改最核心的要素。就是车改单位不保留一辆公车,所有人都参加改革。“简单地说,就算你是局长、副局长,也没有专车了。” 杭州市车改办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涉改单位和个人公务用车一律自行解决,或通过新组建的杭州市机关公务用车服务中心叫车解决。

  杭州市依照实际工作职务层级,划分为九个不同的公务用车补贴等级,从300元到2600元不等。为了应对重要公务活动接待和重大应急突发事件处置等,杭州市还按不高于车改单位涉改人员全年车贴总额10%的比例安排公共交通专项费用。

  到目前,杭州市实施车改的市级党政部门、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事业单位、民主党派、群众团体共两批56家单位,占拟车改市级机关的一半以上,涉改人员3200人左右。

  这场声势浩大的改革,剥夺了大批局长们的“专车”特权,至今一些人还不适应,叫苦不迭。最近记者在采访杭州市涉及车改的局长时,很多人谈起车改都讳莫如深,连连称“有困难,尽量克服、尽量克服”。

  “很多人都把公车当成了古代的轿子,那是一种身份、地位的象征。”杭州市一位长期从事公车改革的人说,“所以他们不适应也是正常的。”

  改革之初,由于外界缺乏了解,连舆论也有些微词,因此杭州市委副书记在接受采访时称杭州车改是“自讨苦吃”的改革。

  “不过由于改革是从上而下,从部分到整体,大大减小了改革的压力和阻力。”杭州市车改办说,“这和市领导的支持是分不开的。”

  杭州市车改办同志强调:“这句话不是套话,要知道我们改革的反对者都是各个单位的一把手,阻力可想而知,没有市领导的一贯支持,改革寸步难行。”

  按照杭州市级机关车改“整体实施,分步推进,三年完成”的总体部署,今年是杭州车改三年计划的最后一年,也可能是车改阻力最大的一年。据了解,杭州最后一批机关单位的车改即将启动。

  何荣坤骑自行车上班的事,在车改之初还被中央电视台等媒体专门报道,另一个报道的典型是杭州市财政局原局长陈锦梅。

  杭州市财政局在车改前,整个局总共有90多辆公务车。车改后,从局长陈锦梅开始,每个公职人员出去开会、调研,都自己解决交通工具,或骑车或打车或自己开车。大家从开始的不适应,到慢慢适应,公务活动基本未受影响。

  精于计算的市财政局干部们算了一笔账:全局车改后发放车改补贴,比车改前同期的养车费用降低了20%。

  “90多辆车,节约20%的成本,那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啊。管钱的局长不坐车,很稀罕,所以每次开车改的相关会议,陈锦梅都是作为典型作报告的。”杭州市某局局长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