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视频]台媒披露蒋介石密运黄金内幕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04日 21:3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主持人:其实我们知道这450万两黄金是先后分了几个批次运到台湾去的。我们注意到,其实就在第一批黄金被搬运出上海央行的时候,当时是有一个英国记者,他看到了现场情况,而且他是连夜赶稿,把这样一个消息向全世界来发布。我们不知道当时国内外的反应是怎么样的呢?雯静。

  丁雯静:乔治·瓦因这个英国籍的记者,事实上他在当时一个叫《字林西报》的报纸上工作,他事实上有一点像特约记者驻地的角色。当时在上海有非常多外国记者,他们集中在这里,而他发布这则电报,当时他为什么能够发这个消息?其实也是一个巧合。《字林西报》的办公室就紧邻在中国银行旁,当时我们估计只是站在窗外,在看着窗外,结果当时刚好看到了中国银行地下金库,有挑夫挑着很重东西从地下金库里搬出来,他就判断这很可能是蒋介石在当时国民政府政权正在搬运黄金走,因为当时那个时间点在淮海战役正式打,国民党趋势已经属于败退的状态,所以他认为蒋介石在做一个布局。当时他把这个消息一发出去的时候,事实上主要在英文报纸,当时的路透社有报道,有记载。很过国内报纸是透过外电然后翻译,当时翻译这些报纸都是属于比较酌情的报纸,他们都有记载这样一个报道,而这个消息也是从北方慢慢传到南方,传到上海来。

  主要那时候上海老百姓知识分子非常多,这样消息一传开之后,最主要造成很大的恐慌,大家想说,上海老百姓想说,金库里是不是真的没有黄金了。而那时候国民政府,上海市长也透过央行颁布了一个消息,老百姓可以用金元券带着身份证到银行去领四两黄金,来证明中央银行金库是没有被掏空的。这样的情况因为越传越多,所以很多人一直到银行里排队,而到12月24日,1948年12月24日那一天,也就是在圣诞节前夕,很多老百姓他们就挤到中国银行,那时候已经有一点算是失控的情况,于是造成人挤人,人踩人,有将近50伤,7个人在当场被踩死,这就是历史上非常有名的“黄金挤兑惨案”。

  主持人:另外,据记载,在第一批黄金被运到基隆港登陆时,据说当时台湾银行金库里面只有3万两黄金储备,但是一夜之间数字就变成了203万两。关于这些黄金的来源,其实也有一些不同的说法,林先生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林天琼:我们都知道1945年,中国刚结束了跟日本的抗战,可以说整个民生经济相当困难。当然,紧接着“国共内战”造成整个中国经济可以说并不是非常好,可以说是非常疲困的情况。国民政府在蒋介石领导的情况下,其实那时候也面临着通货膨胀的问题,必须解决的是通货膨胀,钱不值钱的问题。于是1947年左右,整个国民政府财政部门开始想办法说,要怎么样提振自己的经济。于是想出要发行金元券的问题,用印钞票来吸引民间黄金,把它吸引回来。国民政府于是下了一个办法,要求所有目前在民间的,包括了黄金、白银,还有美金、外汇所有民众都要把这三样对于有实际效益的财物交回给国家来,交回给国民政府统一管理。国民政府怎么办?国民政府印钞票跟你兑换,于是出现所谓金元券的问题,就等于说国民政府印的金元券,一张纸钞票跟你换黄金,跟你换白银,跟你换回你手上的美金。

  根据当时的统计,整个回收钱里面,上海囊括包括,估计收回来钱有70%左右甚至以上,都是从上海这个地方透过金元券兑换回来的。等于说上海不愧为上海,长期以来,一百年来都是整个中国经济的中心。在1947年,1948年时它也是中国经济重心,所以当时金元券的发行,回收的黄金、白银,还有美金这些外汇,以上海地区最多,所以整个财物就存在上海中央银行的金库里面。

  主持人:就在第一批黄金运抵台湾之后,蒋介石他又是几次下令继续转运黄金。但是后面的行动和第一次相比,显得麻烦一些。而且运送的路线也改变了,是变成了从厦门中转再到台湾。雯静,这背后有没有什么历史隐情呢?

  丁雯静:事实上刚刚天琼有讲,1949年1月的时候,事实上那个时候有两批黄金从上海运到厦门的鼓浪屿。那个时候在1949年蒋介石下野之前,他其实做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他请当时联勤的总部,军需署署长吴嵩庆,他跟央行还有财政部签了一个叫做预支军费的草约,这个预支军费先提领有关于金元券准备金一半来做预支军费。简单讲,这就是蒋介石可以自由进出央行金库一个非常好的通行条。有了这个通行条之后,就把这笔钱运到了厦门的鼓浪屿。为什么到厦门的鼓浪屿?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厦门有一个很好的天险。第二个是它距离台湾近,距离中国大陆当时也不会太远。而在这个时候,要支援“国共内战”的军费支出上面,会有比较快速的便利性。当然,这个很重要,我们根据吴兴镛,他写他父亲吴嵩庆日记里头发现,当时事实上蒋介石之所以把预支军费的钱全部转到吴嵩庆的名下,很重要一个目的是希望运用这笔军费是密而不让人家知道的。事实上吴嵩庆的日记里头也没有记载,为什么没有记载?因为他不敢在蒋介石的面前记下来,因为记下来有时候会成为一种证据。所以整个在鼓浪屿军费,我们把它定调为蒋介石的战时军费,也就是说,这个战时军费在当时为了蒋介石,他在溪口之所以可以派兵遣将,很重要一个资源。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蒋介石到溪口之后,很多人都会到溪口跟他打报告,跟他做面报,厦门鼓浪屿这个金库占非常重要的因素。而我们知道,厦门鼓浪屿目前推估起来,黄金总数大概应该有在100万两。不过转到吴嵩庆名下,我们看到档案里头,事实上只有70万两,少了30万两去哪里?事实上我们拍摄纪录片过程里头,其实找非常多的地方,翻遍很多档案,目前还不知道30万两为什么不见了。

  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我们跟吴兴镛教授讨论得非常久,他认为很可能很多档案在那个时候,在1949年太平轮航向台湾过程里头,因为太平轮这个船上有一千多箱央行档案,在太平轮上面,很可能随着太平轮沉没的时候,整个档案跟着存到海底下去了。因此我们要去拼凑,去追寻整个历史真相,事实上在我们拍摄纪录片过程也是非常艰辛。因此我们只能说,现在厦门鼓浪屿,目前我们推估它有一百万两。而当时整个我们撤走的时候,整个国军要撤到台湾来的过程里头,发现当时汤恩伯把鼓浪屿金库黄金撤到台湾的时候,那时候事实上还有22万两,也就是说支应“国共内战”在厦门已经用掉了78万两,而到了台湾之后,真正入库也仅有12万两。每一个过程我们去细细追索,去看黄金搬迁过程,其实也可以看到当时整个国府内部权力关系,当然也可以看到那时候战争危机的一个关系。

  主持人:其实刚才有一点雯静已经谈到,这450万两黄金,其实原本是蒋介石准备留下来一笔巨额军费。但是没有想到后来他却改变了用场。林先生,据您的了解,这笔黄金后来究竟用到什么地方?它对于台湾又意味着什么?

  林天琼:讲到蒋介石怎么运用这一笔黄金,其实还有一个人我们必须提到,他也是非常无辜,甚至说他有点委屈。我们从这本回忆录可以看到,这本回忆录是李宗仁的回忆录。李宗仁是谁?李宗仁就是当时蒋介石宣布1949年1月21号下野后,他的代班人。李宗仁在他的回忆录很无辜讲,其实他都知道蒋介石不断下命令要搬黄金,他一直叫他不要搬,但是他根本动不了蒋介石的嫡系部队。他甚至还发电报给在台湾的陈诚说,已经运到台湾的黄金你赶快给我运回来。但是陈诚是相应不理,因为陈诚只听蒋介石的话。00:35:12

  于是我们接下来说,当时蒋介石的说法是说,这笔用来军需,来支付军事上使用的,事实上我们知道,不管金额是多少,这笔黄金后来运到台湾,或者在厦门那个时候,这笔黄金应该可以说有三个主要用途。第一个当然就是用来支付军事费用。为什么说用来支应军事费用?第一个,蒋介石当时还没有完全丧失,他还抱定孤注一掷,他希望守住东南这一线,只要我有钱,我的嫡系部队有钱,我一样可以跟共军,即便共军渡过长江天险,我还是有再打一回的机会。于是蒋介石把这笔钱某些部分当做非常重要的支柱,也就是刚刚丁小姐所讲,这笔钱可以用来支应给效忠他的部队继续打仗。于是在坊间流传一个笑话说,凡是听蒋介石话的部队,嫡系部队,蒋介石所支应的就是黄金,黄澄澄的黄金直接支应给所有军人来发薪饷。如果是有点不听话或者不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就用不值钱的金元券,用纸钞发薪饷。大家想也知道,听话的拿黄金,不听话的拿金元券,这是蒋介石当时对部队整个调动的情况。

  毫无疑问,蒋介石也靠着这笔黄金部分来支应唯一能够仅存跟共军抗衡的力量。这时候军费的使用是一部分,当然第二个部分可以来说,也是大家最关心的,第二个蒋介石退到台湾以后,这笔钱原来说要做军事需要,其实进入台湾以后很多部分,很多部分,大概有人估算过,很可能涵盖这笔黄金三分之一预算是用来发行新台币的支撑整个台币发行,稳定整个台湾金融。这也是大家一般在历史上认为说,台湾在1949年,1950年以后,整个台湾金融能够快速稳定,抗战胜利从台湾光复之后,台湾金融能够这么快恢复,跟这笔钱进入台湾,稳定台湾的金融,让台湾可以很长足进步有非常大关系。因为这笔黄金进入以后,我们都知道,发行钞票要有黄金做准备,你要发行多少钞票,就要告诉人家说,我有这笔黄金做本位,金本位的意思,我有多少钱,我有多少黄金才能发行多少钞票。

  当然,第三个部分大家认为说,这笔黄金后来用去哪里?后来也有一部分,是被用来建设所谓台湾60万大军了。蒋介石即便退到台湾,都没有放弃有朝一日想要再反攻大陆回去。所以在台湾那时候整个建军军人人数涵盖包括陆海空一共有60万部队。我们知道养军人,军人没有什么生产力,不会有生产机制出来,军人就是每天守着,必须有民生耗需。其中这些黄金,包括有一部分是用来养守在台湾国民党部队有60万,这些黄金数量也有一部分用来这一部分的消耗。所以等于说从大陆所送出来的黄金,从上海所送出来的黄金,一共可以分成三部分,三个最主要的部分。第一个就是“国共内战”时候消耗掉。第二个部分就是作为台湾发行新台币稳定台湾金融,造成台湾日后发展非常重要的因素,准备黄金。第三个部分就是用来巩固台湾本身蓄养60万大军,跟中国大陆隔海遥遥相望的资源,也是因为这个黄金而做了一个准备。

  主持人:对此雯静还有什么补充吗?

  丁雯静:事实上从天琼刚刚分析下来,可能大家都会有一种感慨,好像国民党蒋介石当时把黄金搬离中国大陆是非常不应该的。不过我们在拍摄纪录片过程,其实有很大的一种感触。事实上俞鸿钧在1950年的时候,曾经对着蒋经国讲了这样一句话,他说:每一个铜板敲出来都是血。他讲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就是说我们从大陆拿过来黄金,是中国人民抗战的血汗钱,是有血的,我们拿出来是有愧的。而这个有愧我们在这里要重振当时整个两边政局相对对立状态,所以那个时候大家都还是存着一种,其实是愧对当时整个大陆老百姓这样一种心情。另外周宏涛,也就是蒋介石的秘书,他也在1950年6月时跟蒋介石打一个报告,他是这样说的,他说:这笔钱从中国大陆运来这一笔黄金不是国民党的私产。他讲这句话,我觉得从这个时空来看当时他讲这句话,我们认为他是有一定的勇气。为什么?因为他要提醒蒋介石,这些钱是要回到国库里头去,回到整个国家里头,归为国家,而不是蒋介石你想要怎么用就可以怎么用。

  而事实上那时候周宏涛根据他的统计,整个到1950年6月的时候,其实整个能够入库的黄金只剩下54万两,也就是过了三个月,再过三个月,金库里头就没有黄金了。那个时候刚好6月朝鲜战争,战争一爆发之后,美元进来,那个时间点,蒋介石才有可能考虑把这个黄金入库。而当时周宏涛认为入库的时候,只有54万两,而不过现在目前央行统计,在真正从整个军费用掉之后,扣掉最后的黄金,事实上有108万两,这样一个数字告诉我们,其实当时国民党在这里头,在计算黄金,在搬运过程,事实上每一笔账都是非常清楚,这个清楚的意思是说,是因为账目,其实很多人都还想说,是不是有哪些将领在搬运过程里面,他们偷偷藏为自己的私产,甚至有人会说,蒋介石有没有把这些黄金融为他们家族的私产。从这样一个报告里可以看出来,当时其实每一个人都经过黄金非常严酷的试炼。我们也可以看到,其实它跟故宫文物一样,每一笔,每一个文物到最后都安全入库,跟黄金,我觉得那个时代的人,从这个眼光来看,事实上是非常了不起的。

  主持人:一部纪录片带我们大家又重温了那样一段历史,今天非常感谢两位嘉宾为我们介绍了当年蒋介石秘密转运450万两黄金到台湾这样一个前前后后的经过。再一次感谢,谢谢。

  林天琼:谢谢。

  主持人:同时也非常感谢观众朋友收看这一期的《海峡两岸》,下期节目我们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