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面对面]跨国撤离中的外交官(2011.03.20)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21日 00:2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进入[面对面]>>

    主持人:

    12天,35860名中国公民,这两个数字写下了新中国建国以来最大规模、有组织撤离海外公民的历史。在这场规模空前的撤离行动中,中国政府派出了三个多部委组成的工作组奔赴利比亚,外交部的三位官员担任了组长,他们分别从海陆空三路组织撤离。在枪林弹雨,非常危险和动荡的局势下,如此高效的撤离是怎么做到的?他们有过怎样不为人知的经历呢?今天《面对面》来关注利比亚跨国大撤离中的中国外交官。

    解说:

    2月23日下午5点48分,中国赴利比亚首班包机从首都机场起飞了。在这班飞机上,还搭乘了一批特殊的乘客,他们就是中国政府派往利比亚的三个工作组之一,赴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工作组。组长费明星带队的这7个人成为第一个到达利比亚的工作组。

    人物定格:

    费明星 44岁

    中国赴利比亚的黎波里工作组组长

    外交部领事司参赞

    费明星:我们号称叫“七先”,就是七个最先出发的,我那天开玩笑,我们不是仙女儿,但是我们是最先的,抢先进入利比亚。领导跟我们讲,你们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第一时间到达指定位置,就是进入的黎波里机场,摸清情况,迅速向国内报告,以便我们做出准确的决策。

    记者:刚到机场之后看到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费明星:刚到机场,给我们第一个下马威就是一片漆黑、没人。我们非常吃惊的就是,看来这个机场已经是运转不灵了。

    解说:

    当时有224名中国妇女和儿童滞留在的黎波里机场等待回国。费明星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要用这班飞机接回这第一批中国同胞。可是当时在利比亚,手机通讯已经中断,工作组无法和中国驻利比亚大使馆取得联系。费明星一方面派出两位熟悉当地地形的同志步行去使馆,另一方面用卫星电话向国内汇报,请国内同时也帮忙联系使馆。终于,1个小时后,使馆参赞赶到了。

    费明星:他说他也是经历了很多周折赶到,跟我们接应上了。所以,我们进入了这个机场,经过一系列的交涉,见到了我们的224名同胞。

    记者:和谁交涉?

    费明星:和利比亚机场当局。他讲了,说你们是入境,他们是出境,我们的管理非常严格,你们不能见他们。当初使馆做了很多工作交涉,不行,最后我自己出面,我跟那个参赞讲,我说你跟他翻译,我跟他说不懂,他说阿语。告诉他,我是中国政府派出来的工作组,我们两个国家这么好,我们的人民这么好,现在我们有困难,我希望你帮助我,希望你能站在我这个角度想,如果我作为这个工作组的组长,到这儿来以后我的同胞都见不着,你说我怎么向我的政府交代。

    记者:你的这些话对他有触动吗?

    费明星:对他起了作用,他说我还是不应该不同意了,但是我允许你,最后答应是我一个人进去见,我的工作组不能进去。我说可以,我一个人见也行。这样我就见到了我们的224名中国同胞。

    记者:他们当时在哪儿?

    费明星:当时在候机厅,站在那个地方排好队,据说,当时我问了他们,最长的已经排了12个小时。

    记者:那应该很疲惫了?

    费明星:非常的疲惫。我当初说实话我很伤感,因为我看到这些人在那儿状态很差。我说,你们受苦了,你们安全了,国内很牵挂你们,专门派我来接你们。我当时看见很多人的眼睛红了,有的人流泪了,大家不约而同地为我鼓起了掌声,有的同志说谢谢,谢谢祖国,谢谢祖国。

    解说:

    2月24日12时左右,也就是工作组到达3个多小时以后,第一批撤离利比亚的224名中国妇女和儿童开始登上回国的包机。2月25日凌晨2时15分,他们顺利地到达了北京。但是,在这之后,的黎波里机场更加混乱,要从这里撤出附近的七千名中国公民是不可能的,费明星带领工作组必须另外开辟撤离通道。

    费明星:很快,根据国内的指示我们就做出了决定,要兵分三组,迅速地打通利突边境和米苏拉塔港。三个组,是一个组留守在使馆做综合协调,由政府参赞带队。利突边境由我带队,沿途打通我们更多人员撤离到边境,并最终进入到突尼斯的这条通道。

    记者:为什么要用打通这个词,不通吗,这个路?

    费明星:当初正在交火,利突边境正在交火。

    记者:交战双方是谁?

    费明星:反政府军队和政府军队在交火,10点过的时候,我的这个小组上路了,然后12点的时候,第二个小组,赴这个港口的上路了。在上路之前我们还有悲壮之举,兄弟们都是做了一个拥抱。

    记者:意味着什么呢?

    费明星:因为我们不知道前面有什么危险,我们只知道前面有交火,我们必须经过交火区。出发的时候,我们从中资机构过来两个司机,在出发前我跟他们交流的时候,我看得出他比较紧张。我说没事,我们就是一路走,把这个路走通了就行。他说我必须得告诉你,我们的家人是反对我们去的,不让我们跟你们去,因为这是死路一条。

    记者:你内心有担心吗?

    费明星:有,因为我带出去的第一个是这个工作组,我必须要对他们的安全负责。但同时我知道,如果这条路不打通,我们几千人是没有办法撤离的。我跟兄弟们讲,我说说实在的,我们几个人跟几千人比,不算什么,我们如果走通了这条路,让大家顺利地撤离了,那我们完成了任务,否则我们就是没有完成任务,你说我们怎么向国内交代。

    记者:如果因此遭遇不测的话。

    费明星:我们做了准备,一个准备就是,所有人穿上了国内配的避弹衣,其实国内还给我们配了一个头盔,配了电警棍,但是这个我们为了不引起太多的注意没有带。我们找的是当地司机,他们熟悉情况,能够在这条路走不通的时候我们可以绕行。第三个,我们准备了使馆出了照会,就是请各路的,利比亚的各个方面,给予我们的人员赴边境提供便利。我们的车上当然还带着五星红旗,这是我们要证明,告诉他们是中国的,我们相信中利友好在那儿是有基础的,老百姓应该说还是会理解我们,还是会给我们一些便利的。所以也就是在这几个条件下我们上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