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小撒探会】探访山城“棒棒”的幸福公式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06日 14:2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2011年两会:小撒探会

专题:2011年全国两会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棒棒”是重庆人对“挑夫”的地域性称谓,特殊的山城地貌造就“棒棒”这样一个行当,也使“棒棒”成为重庆的一道风景。《今日说法》“小撒探会”节目组赴重庆,体验了一名“棒棒”的生活,也在两会上探访了代表委员们对“棒棒”这个群体的看法。

“棒棒”贾从才

    一个“棒棒”的生活与梦想

    在重庆一家购物广场门前,记者见到了一位长着络腮胡子的“棒棒”贾从才。贾从才今年38岁,是四川省邻水县人,来重庆已经10年了。当时,他和3个同伴接到了一单生意:替一家公司将地下3层的库房里400双皮鞋挑到地面上,然后送到另外一个地下车库的货车上去。

    “这得有100多斤。”贾从才说。若按照每双鞋1.5到2公斤算,贾从才一担挑的36双鞋子,总重量应该在50公斤到70公斤之间。总共花了两个多小时挑完了这趟活,每个人挣到了18块钱。虽然辛苦,可这笔生意对贾从才他们来说是一个大单,结了工钱后,几个人还是满心欢喜的。

    目前,重庆的“棒棒”分几个级别,最高级别是挂靠在一家单位下面,专门接这家单位的生意。这样的“棒棒”,不仅收入有保证,挣得也多。其次的“棒棒”,是为人活络,关系多,业务都是熟人介绍的。贾从才他们应该是最低级别的,站街揽活。

    “有时候就是一下,就是两个三个(活)一起都喊走了。有时候几个小时一个人都没有人喊。”

    贾从才他们十几个“棒棒”的固定据点是重庆一家大型购物广场的门前。每天一早,他们都会根据先来后到的顺序排队接活。刚才挑鞋子是贾从才他们当天接的第一单活,活完了,他们得回购物广场门前重新排队,等待着第二单生意的到来。排队等候的时候,大多数“棒棒”都以打盹、闲聊、抽烟等方式来打发时光。贾从才花了1块钱去报摊买了一份报纸,独自看了起来,显得与众不同。“我就喜欢看这个。”贾从才告诉记者。

    聊天中记者得知,贾从才竟是一位网络红人。他是网络电影《“棒棒”也疯狂》的主演,在电影中扮演一个侠肝义胆的“棒棒”。在2007年的一次网络电影评比中,贾从才还因此片获得了“最有魅力男演员奖”。

    2007年,他还连续演了《一场游戏一场梦》《重庆耙耳朵》等5部网络电影。“我想继续拍,如果运气好,引起知名的大导演的注意,就不用当‘棒棒’了。”——这是贾从才的梦想。

    “没想着在城里面长期呆下去”

    在网络上贾从才风光得很,可现实却没有那么光鲜。2007年出演5部网络电影,总共获得的报酬也只有1万元左右,这样的收入还不如一个“棒棒”。

    同伴们认为贾从才不务正业,他老婆也因此经常和他争吵。认为乡里人做事,挣钱最踏实,演电影这事不靠谱。面对家人和同伴的异议,贾从才不以为然。

    “因为我跟其他人不一样,其他人纯粹是没有文化,没有想法,而我有文化,我有所想法,有所追求。”贾从才读过高中,看过不少书,从骨子里认为自己和一般的“棒棒”不一样,可演电影也并没有给贾从才的人生带来什么转机,“棒棒”生涯还得继续。

    贾从才的出租屋位于重庆郊区的城乡结合部,是一个单间,面积不到10平方米,很黑,白天也要开灯。为了省电,贾从才一直用15瓦的白炽灯,贾从才和老婆在这里住了10年了,租金每个月只要100元钱。

    白米饭、咸菜和开水里加黄豆酱做成的汤就是贾从才和老婆的晚餐。

    吃完饭,贾从才兴致很高,给我们朗诵了一首他自己创作的诗:“可是春光一去永不可复还,35岁的青春已经去了,我将要去问苍天,今天我该怎么办。”

    除了演电影之外,贾从才还是一名文学爱好者,在这间出租屋里,他写下了20多万字的文章,他希望将来有机会结集出版。

    贾从才有两个孩子。大女儿今年16岁,读初三,小儿子14岁,读初一。由于夫妻俩常年在城里打工,两个孩子只能留给老父亲,女儿的成绩不错,可小儿子却顽皮不上进。“天天放学叫他要写作业,管他字写得好不好,字帖要叫他写。原来小好管,大了都不好管了。父亲说他和孙子之间是有代沟的,其实父亲已经是70多岁的人了,行动越来越迟缓,再过两年别说管孙子,他自己也要人管了。”贾从才有点无奈。

    他曾想过为了两个孩子回家务农。“可我们田地少,养得活一家人吗?粮食基本上吃是够了,但是没有节余,一年到头没有经济来源。”

    他也曾想过把两个孩子带到城里去,可两个孩子的读书问题解决不了、城里的生活成本太高,他和老婆每人每月收入只有2000元左右。贾从才也觉得城里不是他的归宿。“那个时候(年纪大)必须回来,没想着在城里面长期呆下去。”

    2011+ 多挣钱 + 孩子学习上进 + 父亲身体健康=幸福

    贾从才和老婆两人,一个做“棒棒”,一个擦皮鞋,都没有固定的工作。而根据我国现有的政策,农村户口在城里没有固定工作,是享受不到任何社会保障的

    虽然怀揣着梦想,在城里打拼了十几年,可自己的未来,到底是在城市还是农村,这个问题贾从才问过自己无数遍,可最后都没有答案。

    临别前,他给记者写下了他的2011“幸福公式”:2011+多挣钱+孩子学习上进+父亲身体健康=幸福。

    贾从才的“幸福公式”写得简单、质朴。但是从背后我们看到是重庆二三十万“棒棒军”渴望能够融入到这个城市、渴望能够创造自己价值的幸福心愿。

    重庆市长黄奇帆:对“棒棒”有人文关怀

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市长黄奇帆

    “小撒探会”记者撒贝宁就重庆市能否为实现他们的“幸福公式”提供平台采访了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市长黄奇帆。

    黄奇帆市长告诉“小撒探会”记者撒贝宁:“市委市政府制定了一条政策,在重庆主城打工有3—5年以上时间的农民工,可以就地转为城市居民。这样他们的五个保障系统——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小孩读书、居住住房、就业与择业的选择,就与城市居民一体化。农民工户籍制度改革自去年8月启动以来,短短5个多月,400多万在重庆主城打工的农民工已经有160多万转成城市居民。”

    黄奇帆市长还向“小撒探会”记者撒贝宁谈到,政府对“棒棒军”的养老、医疗、标志、管理和居住条件也进行了一定的人文关怀。“棒棒”如果要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可以参加到城市的服务保障体系中去。住房改善措施如廉租房、公租房,像“棒棒公寓”,就能够解决他们的住房问题。此外,在他们活动的标志上,给予一定的规范,比如从事“棒棒”工作的人员的身上佩戴标记,这样老百姓找他服务的时候比较安全,对“棒棒”松散地组织一下也是应该的。

    代表委员声音:“棒棒”应该得到尊重!

    

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市作协主席黄济人

    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市作协主席黄济人认为,“棒棒“凭他们辛勤的劳动挣钱,应该得到社会的尊重。未来政府、社会要想办法提高棒棒的生存硬环境,整个城市也应该尊重他们的劳动,尊重他们的人格,提供软环境,增加他们的幸福指数。黄济人的2011幸福公式:2011年+人的尊严=幸福。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美术学院院长罗中立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美术学院院长罗中立认为,提高农民自身的收入,比如当粮食、蔬菜在地里的产值能够超过在城市里做苦力的收入的时候,棒棒军才会真正地得到一种安定。他写下了“2011+健康=幸福”的幸福公式。

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康厚明

    全国人大代表农民工康厚明说,“这个群体要发展好,除了政府和社会的关注以外,自身也要努力学习,掌握一定的科学知识,在工作竞争中能占到一席之位。他的幸福公式:2011+养老+医疗=幸福。

    《今日说法》3月6日播出“小撒探会”特别报道《“棒棒”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