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视频]王钦敏:“十二五”我们在推进自主创新方面从哪里入手?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06日 11:4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2011年全国两会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3月6日上午10时,全国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记者会在人民大会堂三楼大厅举行,主题是“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 促进‘十二五’时期经济社会科学发展”。全国政协委员厉以宁、陈锡文、李德水、王金祥、王钦敏、杨凯生、王文彪出席并回答记者提问。

    [人民政协报社记者]我想向王钦敏委员提一个问题,您如何看待目前自主创新的现状?在“十二五”时期我们继续推进自主创新,您认为应该从哪些方面入手?谢谢。

    [王钦敏]关于自主创新在我国目前的现状,我想这应该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我记得在2009年,我们国家的高新技术产品产值达到了6万亿,所以它对国家的贡献也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现在自主创新的一个很大的现状是,成为国家政府跟民众的一个共识,特别是在这方面国家也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和配套政策,刚才德水委员也谈到了,我们现在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一个很重要的抓手,那就是科技创新。在重大成就方面,比如说每秒钟运转速率达到千万亿次的高级计算机的计算中心在我们国家,这在国际上都是领先的。

    再比如,我们的载人航天、探月卫星,还有载人深潜,在这些方面都是突破性的。关于现状方面,我估计大家在网上,政府都有发布。我现在主要想说一下政协委员对大家刚才提的自主创新如何入手,作为政协委员大家都特别关心这个,因为现在是国家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重要抓手,政协委员在这方面也义不容辞,特别关心。

    自主创新本身是一个系统工程,它是作为国家的一个大的战略。这个系统工程开展以来,成绩很多,但是也碰到不少问题。从系统工程这个概念来看,既然是系统工程,就有很多环节需要加强,需要我们政协委员们建言献策、协商议政,这是我们的责任。在很多环节上如果没做好,这个系统工程可能就会出问题。比如,前几天美国发射那颗卫星,就是因为一些小的环节可能就影响到整个大局。从这个概念来说,自主创新作为国家一个顶层设计、一个系统工程,这是非常重要的。

    主要我想讲三点:第一,产学研。一讲到自主创新就讲到产学研,这是大家经常听到的一个词,产学研结合来开展自主创新,就是产业、学校跟研究所结合起来开展自主创新。自主创新这个概念就要求科技创新必须对生产力方面有所贡献,从这个角度来说,产业化这个环节目前不是很理想。这是我们政协委员经常热议的问题。现在科技有一个特点,对产品来说,产品的周期缩短了,如果你不创新的话,马上就被淘汰了。

    比如说现在记者用的照相机,20年以来,几乎是8个月就换一个版本,8个月就换一个新产品,我们的手机就不断有新产品。自主创新对很多高新企业来说,甚至对我们来说,都是生命线。这里面有一些环节值得探讨。严格说起来,产学研问题出在哪里?产、学、研三个是利益不同体,把利益不同体弄在一起的话,用一个什么样的纽带捆绑在一起呢?这是一个需要深入探讨和深入研究的问题。可以把它们弄在一起做一个项目,但是一旦项目拿到以后,钱一分完以后就各搞各的。或者说有一个成果以后,知识产权分割不清,你也有你的产权,我也有我的产权,因为是利益不同体,你做那个产品,我也做那个产品,你卖500万,我卖450万,这样大家都没有利润,那就没有能力投入新产品的研发,这就形成了恶性竞争,所以说环节是很重要的。

    刚才这位记者提到了入手点的问题,我个人觉得有两个,一是政府的引导,我们政府应该怎么引导,就是政府政策上的引导和支持。二是资本要注入,因为产业化研究的成果可以出来,这个成果到成为产品,能够拿到市场上去卖,这上面的投入是10倍甚至是100倍,这钱谁来出?怎么出,怎么引导?如何结合?这是关键。我觉得应该是产学研加上一个资本,这样就是经济跟科技两张皮的问题,资本一注入以后,资本有一个运作机制,很多产品的知识产权标准就可以保护住,保护住了以后就有一套机制,保护住以后才能成为产品,才能把产品作为一个真正市场化的产品。从整个系统工程来看,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一个投融资体系,科研自主创新里面的一个投融资体系或者风险投资体系怎么建设,这是政府可以引导的,这可能是一个切入点。 

    但是投融资体系里面一个接口在什么地方呢?银行业经常问我们,因为他们没法评估,这个产品到底到什么程度,有一个评估体系,所以这个评估体系到底怎么做,由谁来做?现在的评估体系为什么公信力不高,在这方面政府应该怎么来引导。这是自主创新的切入点,集中到评估体系、到投融资,这个体制一理顺,风险投资等等很多东西路就顺了。

    第二,商业模式的问题。现在商业模式也是解决经济跟科技两张皮的问题,科技部部长万钢经常讲商业模式,我觉得这个概念就非常好,要非常注意商业模式如何运行。目前商业模式上有入手点,这个入手点就是中介的问题。营销的中介服务、产品技术代理,在国外有研究所,就是把技术直接转让给中介,让代理去做商业宣传,而不是研究人员到处跑,到处做商业宣传。现在如何理顺机制问题,这也是我们讨论时候比较关心的一个问题。 

    我们的第三产业,科技既然是转变经济发展的主要方式,这中间的环节和接口可能要注意,我们现在营销方面的人才比较少,这跟整个第三产业的发展可能也有关系。还有商品品牌的打造跟标准的建设,这也是一个系统工程非常重要的环节,这些环节要什么?我们现在可能就缺少在这个入手点如何充分发挥行业协会的作用,很多行业的标准都靠行业自律。

    第三,总书记非常强调科学的管理体系,所以管理体系的建设也是十分重要的。就是说怎么样的经济化,怎么样作为系统工程的各个环节做好,管理体系里现在有一个东西,科技资源的有效配置,科技资源在顶层这个角度是非常重视的。总书记在接见两院院士的时候,我专门记了一段话,我听完以后,觉得这句话是关键。这句话是“要建立健全国家科技决策机制跟宏观调控机制,促进全社会科技资源的高效配置和综合集成”,这就牵扯到部门之间的科技资源问题,钱怎么花的问题。

    还有区域之间的综合配置问题。科技部现在正在做科技体制的管理,科技计划体制的管理,这也是昨天总理政府工作报告里提到要深化科技管理体制改革,所以现在科技部正在做科技管理体制改革。也就是说,怎么样更多地发挥人的作用、钱的作用,发挥我们统筹宏观调控,统筹配置的作用。以上几点都是切入点,我记得国务委员刘延东说了一句话,怎么样用科技高效地管人、管钱、管计划,我们现在都在做这方面的建议。

编辑:吴卫平 张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