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稳定房价不力 将问责省市政府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06日 03:3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2011年全国两会

  当前,物价上涨较快,通胀预期增强。昨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这个问题涉及民生、关系全局、影响稳定。今年要把稳定物价总水平作为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同时,加快健全房地产市场调控的长效机制,重点解决城镇中低收入家庭住房困难,切实稳定房地产市场价格,满足居民合理住房需求。建立健全考核问责机制。稳定房价和住房保障工作实行省级人民政府负总责,市县人民政府负直接责任。

  【摘录】

  ●过去一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10.3%。

  今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8%左右;经济结构进一步优化。

  今年GDP增长目标:8%

  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这个指标跟“十一五”比偏低,这和目前强调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不要一味地过多追求GDP增长有关。我们要更多地注重质量,也就是要又好又快地发展。

  高速度的GDP增长往往会带来粗放型增长,粗放增长又会带来对能源、矿产资源过多的消耗,不仅引起国内这些行业的紧张,同时也会对国际市场造成很大的压力。

  所以,GDP增长本身不是最终目的,适当放慢速度,强调产业结构的调整和升级,更多地将依靠技术创新、技术革命,由粗放型经济向集约型经济发展。只要产业结构调整升级、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更多地向中小企业倾斜,没有那么高的GDP,我们同样过得很幸福,还可以缓解能源、原材料消耗的紧张状况。

  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小济:这个预期增速是符合实际的,否则各界的弦都绷得很紧(不利于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今年的8%,不像前年、去年是在金融危机阶段,当时要保八,要给大家信心,现在重点是把防通胀放在第一位。我认为可能今年最后的增速还会超过8%,但是这是一个导向,告诉大家至少不要去追求高速的增长。

  【摘录】

  ●去年居民消费价格涨幅控制在3.3%。

  2011年,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涨幅控制在4%左右。

  今年CPI控制在4%左右

  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小济:控制在4%是有希望的,但是确实压力比较大。去年定在3%肯定是低的,当时大家两会时就有过讨论。这个数字主要是一个导向而不应该当作一个指标,这是告诉大家,我们相比去年涨了一个百分点,是说通胀压力比较大,而且现在政府工作第一位就是防治通胀,因此应该结合在一起来解读。

  同时要看到,控制在4%压力还是不小的,流动性过剩的问题还是比较严重,不仅仅是当年放出来的贷款在逐渐的收回来,而且是全球性的流动性的问题,所以现在能看到当前大宗商品的价格波动汹涌澎湃,肯定也会对中国造成输入性的影响。

  全国人大代表、浙江宁波市政府秘书长王仁洲:4%左右的调控目标,是充分考虑通胀压力不断加大的实际情况,以及群众的承受能力做出的选择。保持物价基本稳定,是国家宏观调控的重要目标之一,也是保障人民群众生活的必然要求。

  【摘录】

  ●今年再开工建设保障性住房、棚户区改造住房共1000万套。重点发展公租房。中央财政预算拟安排补助资金1030亿元,比上年增加265亿。

  ●建立健全考核问责机制。稳定房价和住房保障工作实行省级人民政府负总责,市县人民政府负直接责任。

  公租房补助增加265亿

  山东经济学院房地产经济研究所名誉所长郭松海委员:这些措施释放出政府坚持房地产市场调控不放松的强烈信号。大量保障性住房的投放,尤其是限价房,将对整体房价产生较大杀伤力,关键在于落实、监督。

  北京大学房地产研究所所长陈国强:抑制投资投机性购房的同时,增加保障房建设,在需求端做减法,在供给端做加法,有利于市场供需平衡。

  今后我国的住房供应结构将呈多元化、多层次特点,“双轨制”的住房格局是可以确定的。如果这些政策能够持续实施落实的话,“十二五”期间房地产市场回归健康理性的轨道是有希望的。

  声音

  建立健全有关房地产调控机制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突出了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的责任,因为政府有权力调动社会资源,来综合解决这一关系老百姓切身利益的大问题。就像以前“菜篮子市长负责制”一样,就是不仅仅以处理经济问题的方式处理这些问题。

  ——全国政协委员梅兴保 

  要对房地产市场进行必要调控,对房价进行必要的调整,各个方面都有责任——政府有责任、银行有责任、开发商也有责任。实行问责制度,大家可以共同负起责任,把事情做好,对经济发展有好处。

  ——中国银行行长李礼辉

  备忘录

  【摘录】

  要把稳定物价总水平作为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努力消除输入性、结构性通胀因素的不利影响,消化要素成本上涨压力,正确引导市场预期,坚决抑制价格上涨势头。

  抑制物价上涨势头

  【解读】 经济学者马光远:今年推动物价上涨的因素比抑制的因素多。其一,北方大旱造成的影响还需要评估,不稳定性大。其二,货币发行量要控制住也很难。其三,输入性的通胀。目前欧洲已经出现通胀,美国经济正在复苏,价格上来后全球性的通胀可能集体爆发。其四,企业成本上升,人力成本上升。其五,房租在CPI中占比很大,而房租上涨的势头较快。很多因素叠加在一起,今年形势非常严峻。

  解决通胀关键是要给虚拟经济降温消肿,同时给实体经济的发展创造良好的空间,鼓励实体经济发展。如果炒楼只有5%的利润,大家自然就不炒楼了。

  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姚景源:国内粮食连续七年丰收,粮食库存大大高于国际标准,肉、油、糖、棉花都有充足的国家储备,再加上工业品总体供大于求,构成稳定物价的物质基础。

  【摘录】

  继续增加政府用于改善和扩大消费的支出,增加对城镇低收入居民和农民的补贴。继续实施家电下乡和以旧换新政策。

  增加低收入居民补贴

  【解读】 中国人民大学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郑风田:扩大居民消费需求的举措,在某种程度上说明我们的消费困局依然没有解决。家电下乡、发展电子商务这些内容过去都在提都在做。

  为什么几年过去了,还在提这些,因为大家还是不敢消费,储蓄过高的局面依然没有解决。

  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比如,在农村可以解决农民养老问题。城市的高房价、孩子教育高成本,让一些中产阶层压力巨大,这个需要国家从制度上给予解决。

  【摘录】

  ●稳步提高职工最低工资、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和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

  ●提高个人所得税工薪所得费用扣除标准,合理调整税率结构,切实减轻中低收入者税收负担。

  提高职工最低工资

  【解读】 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调整收入分配措施要真正深入落实,其实有一定难度。收入分配涉及方方面面的利益关系,要真正落到实处、卓有成效,实际上在调整收入分配关系、改革分配体制的同时,就是在做政治体制改革。

  对于合理调整收入分配关系,我建议将收入分配的相关指标列入“十二五”规划和各级政府业绩考核体系;减少政府的行政开支,缩小政府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所占的比重;让国有企业退出竞争性行业。

  本版稿件:综合本报记者 钱昊平 汤旸 胡红伟 蒋彦鑫 新华社电

  专题制图/许英剑 赵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