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崔大林称足坛扫黑效果非常好:公安部门帮大忙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05日 06:3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京华时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2011年全国两会

专题:足坛再掀反赌打黑风暴

  2010年是中国足坛反赌扫黑年,谢亚龙、南勇等众多足协高层落马,中国足球陷入低谷。当年9月,此前分管足球的崔大林从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职位上退休。昨天面对本报记者,这位备受传闻困扰的全国政协委员肯定了足坛反赌扫黑的成效,但他回避了与足球有关的话题。“退休后,我会更多关注青少年体育。”这也是崔大林退休后首次接受媒体采访。

  ◎对话人物

  崔大林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体育总局原副局长

  足坛假、赌、黑的问题发展到今天这么严重的程度,可以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在(公安部门)没有调查前,我们也听到一些反映,但体育部门调查有困难。

  【关键词】打击假黑赌 效果非常好

  京华时报:中国足坛假、赌、黑如此严重,你之前想到过吗?

  崔大林:足坛假、赌、黑的问题发展到今天这么严重的程度,可以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在(公安部门)没有调查前,我们也听到一些反映,但体育部门调查有困难。

  京华时报:你如何看待反赌扫黑取得的成效以及对中国足球的影响?

  崔大林:效果肯定是非常好的。假球、黑哨、赌球这些事情可谓是重症顽疾,如果不进行严肃处理的话,中国足球永远都不会好起来。目前,公安部门的介入让假、赌、黑能够得到重拳整治,不断挖出毒瘤,可以说净化了中国足球的环境。在干净有序的新环境里,更有利于中国足球健康发展。我认为,公安部门确实是帮了我们中国足球的一个大忙。

  京华时报:足坛打假扫黑有无最终定案收尾期限?足代会究竟何时能够举行?

  崔大林:什么时候收尾,目前来看没有明确的最终期限,这个我本身也不清楚,还是问公安部门吧。

  【关键词青少年体育】我国青少年 体质输日韩

  京华时报:2011年是体育界的足球年,男足国家队要冲击世界杯,女足国家队、国奥队冲击伦敦奥运会,你对此有何建议?

  崔大林:足球的事现在归蔡振华分管,具体的问题要问他,我在这方面就不说什么了。

  京华时报:亚冠联赛你看了吗?

  崔大林:足球的问题,我不回答。现在我更关注青少年体育,我今年就带来了一个“加强学校体育工作,提高青少年身体素质,培养全面人才”的提案。

  京华时报:提案的具体内容是什么?

  崔大林:前几天国务院颁发了全民健身条例,我也是从这个角度主要是关心学校青少年体育工作问题。近几年来,我们和教育部一起搞的青少年体质调查测试发现,我们现在的青少年和过去的青少年(相比)体质下降。另外,和日韩青少年的体质相比,我们很多指标不如日本、韩国青少年,这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青少年涉及国家的未来以及民族的未来,因此我想呼吁一下重视学校体育。

  我们的青少年应该全面发展,不能只是应试教育,唯分数论。我觉得要注重青少年的全面培养,尤其是体育。健康是做任何事情的基础,你的身体不行了,你就算是再有才,但英年早逝,或者说不会有太持续的发展。

  京华时报:有什么具体措施?

  崔大林:我们应该从学校的体育工作抓起,保证体育课的教学时间,每周应该最少上三次体育课,包括学生校外的体育活动,每天坚持一个小时的体育活动,经过全面的培养才能出全面的人才,这对我们国家和民族是有利的。

  现在的青少年体质堪忧,肌肉比较软,韧带僵硬,运动能力比较差,肥胖的人非常多,近视眼特别多。这跟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营养过剩有关,但这些孩子的体质很难担负未来国家的需要,如果不解决,应该说从未来来讲我们很担心。

  【关键词政协提案】提案基本上 都在谈民生

  京华时报:作为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委员,你对政协委员提案的落实情况怎么看?

  崔大林:提案是政协委员建言献策的主要途径,政协对于委员们的每一个提案都是非常重视的。作为一名提案委员会委员,我们在受理、审查这些提案的过程中,都是非常负责任的。去年一共是5678件提案,主要集中在两会期间,5400多件,平时提案有200多件,(这些提案)都得到了重视。国家各个部委和一些职能部门,都按各自责任将提案交办好,很多事情也都落实了,可以说绝大部分都处理得比较好。

  京华时报:从最近四年的提案中,你看到了怎样的趋势?

  崔大林:政协委员各有各的着眼点,一般不会只关注几个问题。大的趋势方面,前几年政协委员更多关注经济建设,提案也比较多。但从今年开始,委员们越来越关注民生。大家都在关心怎么能使老百姓的生活不断提高、广大人民群众的健康水平提高、生活质量有所提高。今年基本上都是从民生角度去建言献策,只是角度不同而已。

  本版图文 本报记者 孙永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