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视频]陈云林南部行引热议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01日 21:1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海峡两岸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海峡两岸):
  主持人:欢迎您继续关注《海峡两岸》。2月23日到28日,海协会会长陈云林率领经贸团赴台考察。他的这次行程最引人关注之处就是跨过了浊水溪,走进了台湾南部。这次参访在岛内引起了各方热议,那么各界对于陈云林这次南部行到底做何反应?今天就这样一个话题,我们邀请到台湾两位嘉宾一起探讨。一位是台湾时事评论员黎建南先生;一位是东森财经台主播杨世光先生,欢迎二位。

  黎建南:李红好,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

  杨世光:主持人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二位好,在开始探讨之前,首先通过一个短片来了解一下,陈云林会长此次台湾南部之行的相关情况。

  2月23日至28日,应台湾海峡交流基金会董事长江丙坤的邀请,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会长陈云林率海协会经贸考察团在台湾进行了为期6天的参访。

  这是两岸两会恢复制度化协商后,海协会会长首次率团赴台进行交流活动,主要任务则是考察台湾投资环境,推动大陆企业赴台投资,推动两岸产业合作和中小企业合作、农产品产销合作等。陈云林此行还首度深入台湾中南部地区,前往高雄、嘉义、云林等地参访,受到了当地业界和民众的热烈欢迎。

  中评社发表评论文章说,陈云林一行到台湾南部地区访问具有特别的意义。

  首先,陈云林的访问显示出大陆方面帮助南部经济发展, 拓宽两岸经贸合作空间的巨大诚意和愿望。

  其次,陈云林的访问体现了大陆对台湾南部民众关心以及强力推动两岸交流的决心。

  第三,陈云林访问规划一步步落实,南部民众对大陆的正面了解增多。

  主持人:我们看到陈云林会长开始行程之前,台湾媒体就用“我终于跨过了浊水溪”这样的标题,来形容陈会长这次行程。黎先生,首先想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浊水溪的概念,媒体用这样一个标题,想表达一个什么样的意思?

  黎建南:首先,就浊水溪的概念,我以三个方面来讲:第一个,在地理位置上。台湾是五脉三岳,就五个大山脉,然后有一百个山岳,所以溪流很多。浊水溪在台湾就是这一条,这一条浊水溪。大家很明显可以看出来,它是偏向在南部。以现在台湾南半部的图来看,浊水溪就是这一条,这一条下面这边就是云林,这边是嘉义县市,然后台南县市,然后这是高雄县市,然后是屏东,那东部不算,在西部,所以它整个在地理位置上,它是台湾的南部。

  第二个,在政治版图上,就像我刚刚讲的,这些以下,大家知道云林县、嘉义县、高雄县、高雄市、屏东县、台南县市这些,除了嘉义市这一小块地方是国民党当首长以外,其它通通是民进党当,所以在政治版图上它是绿的。

  再来,历史因缘上面,大家常常在讲一句话,两岸相隔60年,其实这句话是有问题的。在台湾有13%的外省人,他们是国共战争的时候来到台湾的,所以他可以说跟大陆相隔了60年。但是其他台湾有87%的本省人,他们是祖先就来到这里的,我们可以讲,南部的人他迁到台湾,可以说有400年,从郑成功以前郑芝龙的时候来,400年;北部到台湾是140年;一些国共战争的外省人来台湾,两岸是隔了60年。这代表什么意思呢?代表浊水溪以南它是台湾,可以说它是最本土的,最古老的一个地方。那么媒体也就冲着这一点,因为以前选举的时候,它本土性比较强,个性也比较强悍,所以那个时候国民党当时也没有完全去深入了解他们。南部,当时清朝开始建设的时候,是开发北方为主,所以对南部并没有真正好好照顾,刘铭传兴建铁路,开始兴建是台北到新竹,并没有顾到南部。后来日本人来到台湾的时候,也是把台北商业化,甚至在云嘉南一带,为了要糖,把那边的稻田都改成蔗田,对当地民众也是产生很大欺压,后来又建设成为军事基地,国民党来了以后也是重北轻南。所以在历史上,南部人在台湾很久,可是他一直感觉得不到政府照顾,所以在民心上是对抗政府的,所以国民党以前在选举的时候,有一句话,国民党很难过到浊水溪。这一次陈云林来,虽然是第四次来,媒体都喜欢挑敏感话题,第四次来,但是他是第一次跨越浊水溪,所以你看报纸就写了,陈云林如愿跨浊水溪,所以这个也有点追求在媒体上一个新闻性、一个刺激性,来做这样一个报道,来显示陈云林这次到台湾南部跟过去三次是不同的,是有突破的,也想看看绿营对这位客人会是怎么样接待。

  主持人:我们再来看,除此之外媒体还有一个关注焦点,陈云林的南部之行是从高雄开始的,在那里,陈云林会长可以说是创了一个记录。在一次餐会上,陈云林会长和当地的工商企业界人士聚餐,本来是十几个人的一个小圆桌餐会,可是当地很多工商企业界人士听说陈云林会长要参加这个参会,很多人踊跃报名,最后竟然达成了一个42人坐主桌一个状况。我想请问一下杨先生,您怎么来看南部工商企业界人士为什么会表现得这么踊跃?想要结识陈云林会长。

  杨世光:是,我们看到这次陈云林会长来台湾访问,其实相对于新闻处理是过于比较平淡一点点,可是平淡是一个好事。两岸之间,不管是合作、交流,跟文化、投资、商业领域的发展,不能样样事情都敲锣打鼓,包括两岸航线目前已经进入直航阶段。假如什么事情都敲锣打鼓,其实对于两岸发展,不管是冲突、矛盾,都容易擦出不良的火花。所以这次陈会长来到台湾,用非常大方的行程,相对低调的目的,就是纯粹一个投资、考察之旅,可是却没有失去两岸合作的声音。大方的行程、低调的目的,可是声音却依旧在台湾、在大陆,两岸之间引起非常大的回响,其实是非常正面的一个发展。

  当然我们注意到,因为这次陈会长带来的是,包括多家大陆央企,定调的是属于投资、考察之旅。这一次带来很多央企,这些央企对于南台湾,过去来讲实地参访机会跟环境是比较不多的,那这次刚好在陈会长带动之下,以及地方一些士绅,重要人士的了解之下,其实也带来很好的初步认识。台湾工商业者当然是非常积极想掌握这些机会。特别我们知道,过去陈会长都在北部,北部当然是以工业,包括了高科技,包括了金融服务业为主。那南部,南部基本上,第一个重工业,另外包括农业、渔业,都有非常重要的经济发展的定位。所以这次的发展又给南部,以农渔初级加工的产业,有非常好的机会,跟大陆企业,透过陈会长安排,有非常好的了解。而第一次见面,第二次见面之后,互相了解彼此的需要,其实这是个非常重要的投资突破,未来当中,有了第一次见面,有了第二次会谈,当然第三次正式投资就非常可行。特别陈会长这次在台湾提到了两岸互相投资的发展。按照官方统计,台商去年直接投资大陆,大概120亿美金,可是过去两年大陆投资台湾大概不到2亿美元。相对于,目前两个经济体的经济差距,大陆是台湾大概13倍有多,可是台商投资大陆相对于陆资投资台湾,却是高达50倍的差距。所以陈会长他背后所代表的地位,跟他用词遣字,也暗示未来陆资对台湾的投资,应该会有非常蓬勃的发展。当然,工商界人士就要掌握这次机会,所以也是非常重视陈会长这次非常难得的机会,诚如刚刚建南提到的,跨过浊水溪,难得见面的机会,感情的建立当然从这一次的访谈会正式开始。

  主持人:也就是说南部工商企业界人士特别珍惜这样的机会,因为陈云林会长去台湾南部,还带去了很多大陆工商企业界人士,所以他们想借此机会,多多和大陆同行们进行沟通,也期待将来有更多合作。刚才我们一直谈到,因为台湾南部是民进党执政县市居多,是民进党的地盘和票仓,所以有很多位民进党籍县市长在任。所以说对于陈云林会长这次台湾南部之行,我们特别关注,这些南部县市长他们反应是怎么样的?黎先生。

  黎建南:这些县市长反应,我们可以分三个角度来看,可以说是前后反复、左右为难、内外矛盾。首先讲到前后反复,当陈云林要来的时候,他们是说不排除与陈云林见面,包括台南市长赖清德,包括高雄市陈菊他们都说不排除与他见面,可是后来听说独派抗议声势很大,另外又讲到现在高雄跟台南3月5日要补选民意代表,他们是胜算在券,但是又很怕出了状况。再来,在民进党内的初选,所以他们初选的人,这个时候如果说过于亲陈云林的话,又怕会损失到基本教义派的选票。所以在这个时候,他们后来就变成全部排除跟陈云林见面,这是第一个,所以前后反复。

  第二个,左右为难。当然他的基本教义派希望他跟陈云林呛声,跟陈云林阻挠,但是地方产业,生产的农民,地方的渔民,地方的企业家,他们都觉得说,为了地方经济,为了企业生存,为了经济希望,你应该迎接陈云林,尤其他带来的是大陆重量级的企业团,所以这个时候他们显现有点左右为难。

  另外,内外矛盾。怎么内外矛盾呢?比如说他们在事前,在春节的时候,有一个县市长在考虑说怎么接待陈云林,他竟然借吃“春酒”,邀了几个蓝营的,偏蓝的,去过中国大陆的,还邀请他们,请教待客之道,很想做得很漂亮,可是发现到“台独”声音很大,他们又不敢了。这个时候他也不讲说他不见,他们就推一个理由,就说是因为海基会没有邀请他们,所以他们尊重海基会,就不见陈云林了。你说高雄市陈菊她不见,但是她的观光局长却跑到台北,去跟大陆国家旅游局局长邵琪伟在那边大势宣传高雄的观光。所以就给人家感觉到,你好像是内外非常矛盾。苏治芬一再交待下面,对陈云林要以礼相待,以礼相待,可是她自己却又不敢露面。这些首长,像苏治芬去过几次大陆了,陈菊也去过大陆,对陈云林过去在大陆对你们曾经以礼相待,那你也知道地方很多产品需要大陆这个市场,你这次没有这个机会去尽地主之仪,以后你到大陆去的时候,那你怎么去解释你这三项矛盾?我觉得将会是他们感觉到很尴尬的地方。

  主持人:我们知道台湾南部主要的产业就是农渔业了,而陈云林会长这次参访也非常关注农渔产品的采购问题,所以我们看到云林县就特别拿出了当地最优质的农特产品来吸引大家目光,这些农渔业从业者,他们对于陈云林这次经贸参访团有什么样期待?杨先生。

  杨世光:因为我们知道中南部,第一个,中小企业多;第二个,都市中产阶级收入普遍是有紧切的压力;第三个,农村中低收入户,老弱残也比较多。所以这“三中”,从中小企业到中产阶级,到中低收入,这就考虑到一个什么纠结?就是两岸经济框架协议带来台湾经济发展的重大利益。不管是股市,不管是台币,不管是资金流入,都有非常巨大的指标性发展。可是重点这个利益怎么落实到其它台湾,包括中南部,中低收入、中产阶级跟中小企业,这所谓“三中”当中有非常重要的观察。所以当然我们也知道,陈会长带来很多央企,而且过去这些陆资来台,都会带有一些庞大订单。但这次投资参访带来的是另外一个升级,这次大家不带订单,带来的是诚意,什么诚意?未来两岸投资的诚意。我们知道投资可以带来贸易的效果,贸易可能是一时的,可是投资却是永久的。所以我们看到这一次,其实台湾,包括在高雄,见到非常多农会代表,见到非常多台湾近远洋渔业公司负责人,其实大家都关心的,除了在台湾一些工业产品,金融服务合作之外,其实在最初级的农渔产品合作案,是不是更能够把台湾一些优势,利用大陆广大市场,有不同的一些火花跟创新。台湾过去长期以来,农渔业市场主要是日本为主。其实我们知道两岸,我们讲到水果,像香蕉,全球的香蕉其实品质一样,可是在物流平台建立当中,还有物流品质控管当中,其实这就比较出一个差异性的变化。过去台湾不管在农业,在水果,或高纤高能的蔬菜、蔬果当中,其实有一定的竞争优势。另外,渔业,包括了物流,因为我们就强调物流,因为包括大陆“十二五”增长计划,有关于物流成本跟物流平台的建立,这不仅给大陆有一个非常大快速进步的机会,也给台商这些中小企业,能够利用过去累积外销日本也好,外销欧美市场也好,长期二、三十年建立的规格,建立的作业模式,还有包括累积的上市经验,能够快速在大陆市场生根结果,所以这是一个互谋其利的。所以这次陈会长在台湾其实接见了非常多农渔会一些相关干部,其实也代表实质的突破,等两边都见到了负责人之后,其实包括物流平台,包括台湾所需要的市场。在此正式开始产生一个新的发展局面。

  主持人:也就说跟南部中小企业,以及刚才您谈到的中产阶级,还有中低收入的一些人群,其实这样一种接触,也是一种突破,而且将来也会有一个很好的合作。刚才我们一直反复提到,台湾南部是绿营执政的县市,其实这次参访我们看到,也不是没有杂音的,有的绿营人士就放话说,要如影随形地抗议陈云林,但实际上,其实也并没有像大家想像的有多大动静。比如说在云林科技大学,之前声称要聚众500人抗议,最后是只来了不过20多人,就整个这个行程来讲,绿营动作多不多?这又说明了什么问题呢?黎先生。

  黎建南:对于陈云林来访,整个南部反对声音,我们可以把它归类为事前宣传很辣,但是事中反应很淡,事后的检讨很冷。怎么说,在事前,在事前的话我们可以讲说,第一个,它的宣传架构很强,它的参加社团很多,它的宣传效果非常好。就因为宣传效果大,所以本来一些绿营县市首长说不排除见陈云林的,后来都排除见陈云林了。连蔡英文都放了一句话说,如果发生失控暴力事件,那就是国民党跟共产党联手导演的,她都先下了一个“解药”,她就认为说这个声势一定很大。可是,结果整个发生的时候,让我们都很大为吃惊,到了云林,也是更有意思了,号称要五百人,结果来的也只有不到五十个人,就说你连1/10的人都没有。而且陈云林在第二次去高雄港的时候,结果只有“南社”,发起“南社”社团的社长跟秘书长两个人去,一个人都动员不到。所以这个情形淡得让大家也非常惊讶。但是我们也一直看,民进党也好、独派也好,怎么样对这个结果做出一个反省,做出一个解答,是动员无力,还是民众对一昧反中已经无心,应该去思考这个问题。可是就很冷,不来提,但是我们可以讲说这次为什么人这么少呢?当然第一个,民进党没有动员,因为蔡英文她考虑,她要2012代表台湾选的话,她不能得罪到中间选民,她不能违背潮流,逆势操作,所以她并没有动员。第二个,地方首长他也知道地方经济、地方民生,地方经济基础需要靠两岸交流,需要在两岸经济框架协议架构之下,为地方经济打出一片生路,所以他也不敢对这个事情,他不支持,但是他也不敢去支持独派抗议行动。当然,最重要的是,哪一个抗议民众没有一些亲友,因为两岸合作,明显感受到对台湾人利益所在,所以,你这些政治人物台上讲的是一套,他是听到,但是他们的亲友因为两岸交往,现实上得到经济上的好转是他们深深体会到,所以可以讲他也无心去配合独派的魔笛去起舞,所以我们就讲说,独派本来讲要让陈云林南行“难行”,难行是困难的难,很难行,结果最后我们发现,陈云林南行非常顺利完成,倒是独派民进党将来两岸政策怎么走?如果再这么局限于这么狭隘的思维的话,那恐怕才真正是寸步难行。

  主持人:非常感谢黎先生和杨先生对以上话题所做探讨。谢谢。

  黎建南:谢谢。

  杨世光:谢谢。

  主持人:观众朋友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海峡两岸》,下期节目我们再见。
(责任编辑:杜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