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面对面]马洪刚:不赌才是赢(2011.02.20)

发布时间:2011年02月20日 22:4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进入[面对面]>>

    是什么样的原因,让他小小年纪迷恋上赌博?

    马洪刚:这个东西觉得挺有意思,来钱还挺快,几块钱一会就挣来了。

    他怎样一步步成为出千高手?

    马洪刚:越玩,胆子越大,别人看不出来,我就觉得我是最厉害。

    变化莫测的赌场江湖,暗藏怎样的重重杀机?

    马洪刚:我这边洗牌的时候,已经在这个牌上做上记号了。我想来什么就来什么,打个4、6,10,4,6,10,这就是手法,这就是出千。

    是什么样的原因让他痛下决心,金盆洗手?

    马洪刚:害了别人,害了自己,这个时候我认识到了。

    又是什么样的原因让他走上了反赌之路?

    马洪刚:你这是做善事,这样我就越来越心里有满足感.

    《面对面》专访职业反赌第一人马洪刚,正在播出。

    一个人从13岁的时候开始赌博,在十几年的赌场生涯当中,他可以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赢将近一百万,现在这个被称为赌王的人宣布金盆洗手,从事反赌。今天《面对面》我们专访马洪刚。

    人物介绍:

    马洪刚, 34岁,辽宁盘锦人,13岁出千,15年老千生涯,2009年4月,成立反赌俱乐部,公开揭秘赌场千术,劝人戒赌,被称为职业反赌第一人。

    【现场:马洪刚介绍他的反赌俱乐部】

    这里就是马洪刚成立的反赌俱乐部,位于沈阳市城区,俱乐部成立近两年的时间里,马洪刚一直非常繁忙,他需要经常不断地接听戒赌热线电话,接待前来求助戒赌的人。

    【高先生求助戒赌现场】

    这一位在妻子陪伴下前来求助戒赌的高先生做服装生意,赌博让他输掉了四五十万元,已经倾家荡产,负债累累。

    【现场:马洪刚演示千术劝赌】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耐心演示和说服,沉迷于赌博的刘先生终于醒悟。

    【现场:高先生表示今后不再赌博】

    马洪刚:这个时候他就醒悟了,我钱就是这么输的。

    记者:难道赌的人不知道吗?

    马洪刚:不知道。

    记者:但是所谓的赌博的危害这么多年咱们光听宣传已经听很多年,谁都说里面有诈,有老千,这个赌徒也不可能不知道这个信息?

    马洪刚:知道,他都听说过十赌九诈,十赌十诈,\都知道这句话,但是没真正见到这个东西都不知道,都不相信。

    记者:他们认为什么,自己输?

    马洪刚:运气不好。

    记者:真信这个。

    马洪刚:对,他就觉得运气不好,如果我要是不给你表演,不给你展示,你也认为我是一个好运气,我给你揭秘了之后,你才知道是这么可怕的。

    马洪刚向前来戒赌的人展示的就是“千术”,也就是在赌博中为了赢钱所耍的各种各样的花招,那么,马洪刚到底有着怎样的千术,能够让前来求助戒赌的人心服口服呢?

    马洪刚:我拿牌的时候,已经开始出千了,我现在已经出千了,\我想来什么就来什么,比如看这个K,盯住我,K,打开以后是。

    主持人:你能再来一遍吗?

    马洪刚:再来一遍,你看,盯住,能看出来吗?

    主持人:看不出来,我看着就是正常的发牌。

    马洪刚:看不出来,这不还是梅花K嘛,盯住,我这么,没问题吧。

    主持人:没问题呀。

    马洪刚:打开。这就是控牌。

    主持人:这不是一个魔术牌。

    马洪刚:跟牌没有关系,什么牌都可以,\1,2,3,随便三张牌,看三张牌。什么牌?

    主持人:两个8加小王。

    马洪刚:两个8加小王。摁住它,把这两个8和小王拿过来之后呢,摁住它了吗?

    主持人:摁住了。

    马洪刚:真摁住了吗?

    主持人:嗯。

    马洪刚:松开。什么牌?

    主持人:刚刚不是两个8和小王嘛。

    马洪刚:打开看看。

    主持人:三个8。

    马洪刚:对。

    主持人:我可以确定在我摁住的时候没问题,对吗?

    马洪刚:已经换完了其实。\正常出千的时候不可能明着给你玩牌。

    主持人:那当然。

    马洪刚:这样看牌有问题吗?没问题。

    主持人:可是你没动这这副牌呀。

    马洪刚:对呀,这就是出千,如果你能看到,赌场的人都能看到。

    马洪刚现在靠千术的揭秘来帮助沉迷于赌博的人戒赌,而他以前却是靠这些看不见的千术赌博为生。凭借娴熟的千术,他曾经行走于国内外的赌场,被称为一代赌王,风光无限。

    记者:他们原来把你叫赌王?

    马洪刚:我不觉得我是个赌王,\就是以前玩牌,在赌桌上频频得手,能赢钱。

    记者:赢最多一次赢多少?

    马洪刚:最多的一次赢过不到一百万。

    记者:在多少时间内。

    马洪刚:就几把牌。

    那么,究竟是什么的原因让马洪刚走上了反赌的道路,在马洪刚的身上,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故事呢?

    1977年,马洪刚出生在辽宁省盘锦市的一个农村家庭,从小,他就对打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过年的时候,他会拿着家人给的压岁钱和村里的大人们玩上几把。

    马洪刚:玩着玩着就有一次,无意中就别人给我多发一张牌。多发了一张牌之后,我就觉得那个时候,已经下(注)几块钱了,那时候对我来说已经挺多钱了,那个时候,过年压岁才给十块钱,这怎么办,多一张牌我给藏起来了,我就能赢,我要是扔过去了,把牌白扯了。这样我胆子一大,就把这牌藏桌子底下了,我拿出三张牌就赢了。

    记者:这一赢给你的印象是?

    马洪刚:这样我还能赢钱。

    记者:你当时不觉得是?

    马洪刚:就觉得心里有点害怕,万一发现怎么办,就是有合计这个事,但是这次我成功了,没被人发现,我觉得这个东西挺好玩的,这个东西觉得挺有意思,来钱还挺快,几块钱一会就挣来了。完了从这之后没事儿的时候就玩牌,玩牌的时候就多了一张牌。

    那一年,马洪刚13岁,他的出千经历也就从这张无意中多发的牌开始的,以后每次玩牌的时候,他都会偷一张牌来赢钱。17岁那年。马洪刚看了电影片《赌神》,片中赌神出牌“绝技”深深吸引了他,之后的几个月时间里,马洪刚开始苦练这门绝技。

    马洪刚:我是看他怎么出牌,唰,这个牌从袖子里出来了。\我看到这个时候,我就心里想,这个东西我肯定能做到。

    记者:那不是很多都是靠特技做的。

    马洪刚:是的,我那个时候就觉得都是真的,\就这样,我开始琢磨X光片,就是做CT的X光片。\卷成一个卷,放在衣服袖子里面去。

    记者:干嘛。

    马洪刚:滑,能偷牌。

    记者:可以藏进去。

    马洪刚:试了之后,我觉得这个东西,我也能换,也能进,也能。

    记者:不得格拉格拉响。

    马洪刚:对,它格拉格拉响。用不了,真实战用不了。用不了我后来碰到一个朋友,就是跟我们村里赌钱的人,给我们村的钱都赢走了,这个人是搞钢材的,他其实就是一个老千,他就是一个赌场上能赢钱的人,我后来我就认识他了。我就跟他说,你看我这个行不行了,他说你这行?你这不对。这样我给你做一个,他就看我挺有天赋,谁也没教你,你就能整这个,我给你做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叫什么,叫四头。

    记者:什么意思?

    马洪刚:四头什么意思,就是行话,就是往袖子放袖子里,就是箩底,筛面的箩底。用那个东西软,没有声音了。他给我做这个,我就练练练,就练成了。

    记者:玩到什么程度?

    马洪刚:这个牌唰就没了,唰就变,就是根本看不到.

    练成偷牌换牌的“绝技”后,马洪刚决定付诸实践,然而,第一次出手,他就碰了壁。

    马洪刚:第一把我就失手了。

    记者:怎么呢?

    马洪刚:也是大意了,明明那时候玩三张牌,别人给我发三张牌,我偷了一张牌,就四张牌了,我偷牌换牌别人都没看到,这么看牌的时候别人看到了,你怎么四张牌,其实他们也没合计到我能偷牌,他们就合计我这四张牌是多发了一张牌。那么我心里素质不好,也没出过千,就害怕了,牌扔了以后就跑了,我就走了,这次就失手了,就算失手了。失手回来之后,我就还想,我说不行,我玩不了这个东西。

    记者:那这样不就挺好了吗?

    马洪刚:我就不玩了,不玩了之后,我那个同学那个时候也不念书了,他也跟别人玩牌,\就输钱了。输钱就找我来了,说我带你去赌去,我说我不行,我说我玩不了这种,玩漏了,我自己知道我不行,他说没问题。就这么地,我又去了,架不住诱惑,\就这样跟我这同学去了,去了之后,这一场我就胜利了,赢了两千块钱。

    记者:所以赢这两千块钱对你来说影响挺大的?

    马洪刚:对,从这以后就赌,就是一发而不可收拾。

    记者:你是不是从这之后觉得你胆子就大了?

    马洪刚:对,越玩,胆子越大,别人看不出来,我就觉得我是最厉害,那时候有赌王的感觉了。

    后来,经历了几年时间的锤炼,加上高人的指点,马洪刚的赌术愈发娴熟,在不使用任何道具的情况下就能进行偷牌换牌,20岁的时候,他已经完全靠赌博为生。

    记者:我看你父亲也说过一句话,在那个地方赌,赌徒也是被人瞧不起的,而且觉得没什么前途?

    马洪刚:对,赌钱那个时候,大家都说赌钱鬼。

    记者:难道这些说法不刺激你吗?

    马洪刚:我那个时候怎么想的,赌徒跟我,那个时候跟我不一样。跟我不一样,我赌,我能赢,我那个时候就这样,我怎么想,就是跟上班一样的,我赌,你们上班挣钱,我赌钱也是挣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