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中外对公司污染罚单金额相差大引热议

发布时间:2011年02月18日 12:4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南方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漫画:美国雪佛龙公司污染被罚95亿美元

  美国雪佛龙公司污染被罚95亿美元 中国紫金矿业污染被罚3000万元

  近日,厄瓜多尔法官开出一纸95亿美元的天价罚单,震惊世界能源行业。全球最大的能源公司之一、美国雪佛龙石油公司吞下这份堪称环境污染案件中最贵的罚单。

  尽管这一罚单最终能否顺利执行还有待观察,但发达国家对重大环境污染案件实施重罚已经是一个大趋势。

  从雪佛龙受罚事件反观国内对污染事件的处置,国内对环境污染肇事者的处罚显然与国外存在相当大的差距。

  去年,紫金矿业重大环境污染事件在国内闹得沸沸扬扬。不久前,紫金矿业污染案一审被判罚款3000万元,也打破了中国环境污染处罚的记录,却难阻该企业股价上升。国内外罚单金额相差巨大,效果迥异,随即引起了网民热议。

  如何更好地发挥罚款的震慑作用?中外在环境执法处罚方面到底还存在哪些差距?本报记者走访国内多位环保行业专家,一探究竟。

  差距国内:处罚标准偏低 污染损失难定 国际:重罚趋势形成 评估制度完善

  中山大学地球环境与地球资源研究中心主任周永章表示,长期以来,污染治理问题上存在处罚偏低的问题,特别是涉及到国有企业、纳税大户的时候,比较“包容”。

  处罚力度不足,对污染企业如隔靴搔痒是不少专家诟病污染难治的原因之一。我国修订后于2008年6月1日起施行的《水污染防治法》,增加了企业违法的处罚力度,比如将原来的1万至10万元的处罚,改为应缴排污费的1至3倍或2至5倍的处罚,同时规定对造成重大和特大环境污染事件的,最高可处以不大于其违法损失30%的处罚。

  但对于执行效果,北京大学法学院环境法学教授汪劲却并不看好。2008年全国环境统计公报数据显示:全国共有50余万家一般工业污染源申报单位,缴纳排污费185亿元。汪劲据此数据分析:不管企业大小平均一下,一个企业月均排污费不到3000元,3倍处罚也才不到1万元。

  污染损失难以确定仍是阻碍公众维权的一个难题。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研究员於芳教授表示,我国针对环境污染事故造成的生态损失评估还处于起步阶段,技术上存在一定困难,评估制度上还有不确定性。

  她举例,如果重大污染事件发生在美国,当地自然资源管理机构、环境利益受到损害的非政府组织或个人都有可能委托专业的自然资源损害评估机构启动评估程序,开展损害的评估工作,“比如在墨西哥湾漏油事件中,美国已经启动他们的自然损害评估程序。”发达国家针对生态损失已经建立了相对完善的评估与赔偿制度,尤其是美国建立的由《清洁水法》、《综合环境反应、赔偿与责任法》、《石油污染法》等构建的生态环境损害评估与赔偿体系,就生态损失赔偿主体和对象、评估程序与方法、赔偿范围和赔偿金确定等制定了非常详细的规则。

  据悉,目前环保部和司法部正在制定具体环境污染损失计量标准,期待该项标准能够真正发挥威慑作用。

  差距国内:违法成本偏低 罚款数额缩水 国际:政府出面诉讼 追讨民事赔偿

  广东省社科院环境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王丽娟助理研究员表示,环境成本长期被低估,也反映在我国出口的一些产品价值偏低,偷排污染后的违法成本大大低于其治理成本,这就造成企业宁愿被罚款也要偷排。专家们建议,环保体系能够垂直管理,“从执法上看,环保这样能脱离地方政府限制的纵向的管理,排除地方保护主义的干扰,使得监督机构敢管敢罚。”

  中国经济法学会理事、暨南大学法学教授李伯侨表示,对于一些造成严重污染的事件,西方国家有集团公益诉讼制度,即政府可以损害公共利益为由,起诉污染企业,为受害者追讨民事赔偿。但国内的公益诉讼仅局限在刑事案件,对污染事件的处理大多局限在政府部门的行政处罚,在民事索赔上仍是不告不理的原则,受害者如果主动起诉的话,往往因为单打独斗、取证困难等问题,难以与企业抗衡。如仅仅依靠政府的行政处罚,由于技术手段限制、污染企业和地方政府往往存在利益联系等原因,罚款数额就会缩水,像紫金矿业污染事件处罚3000万,对于一个年利润近50亿的上市企业来说,根本罚不到痛处。

  专家们表示,相信我国环境保护法制将逐步完善、执法力度逐步提高,企业的污染成本也会增加。

  一场马拉松官司持续18年

  事件回放

  95亿美元,厄瓜多尔法官尼古拉斯·桑布拉诺宣布的这项裁决,结束了一场始于上世纪90年代、持续了18年之久的马拉松官司。

  据了解,这个由雪佛龙背负的天价罚单,最初并非由它亲自造成,肇事者是2001年雪佛龙并购的德士古石油公司。

  1993年,该案最初在纽约一个联邦法庭审理,原告为大约3万名厄瓜多尔土著居民,被告则是美国石油生产商德士古公司。据原告指控,被告德士古公司于1972年—1990年间在厄瓜多尔北部亚马逊河源地带的钻探活动给当地地下水、河流、沼泽地带造成严重污染,导致当地癌症发病率高出厄瓜多尔平均水平一倍,1000多人死于与污染有关的癌症,数万人因污染患病。

  2001年,德士古公司被雪佛龙收购。2003年,该案在厄瓜多尔重新开审。雪佛龙公司声称,德士古在1998年曾与厄瓜多尔达成一份协定,支付了4000万美元的清理费用,解决了其在该案中的所有法律责任。

  一些国际环境保护组织指认,德士古当年的污染行为是蓄意而为。

  法庭指定的专家理查德·卡布雷拉率领一个14人团队展开调查,最终确认44%接受检测的水源样本中石油类碳氢化合物含量超过国家安全标准,废水井内泥浆含有镉、钡、铅和其他重金属,需要清理。

  经过18年的审理后,雪佛龙最终被判为厄瓜多尔污染事件的埋单者。

  根据裁决,雪佛龙公司须赔偿86亿美元,外加法律就发放赔偿所规定的10%费用,合计95亿美元,其中60亿美元,用于修复厄瓜多尔当地被污染的土地和河流;14亿美元为当地建立一个医疗系统;8亿美元用于对当地污染事件患者的治疗等。其余部分用于恢复原生植物物种、建立供水系统和弥补当地文化所受破坏。

  BP或是下一个被重罚企业

  国际延伸

  在厄瓜多尔法官宣布裁决后,雪佛龙公司马上宣布,不服裁决,将提起上诉。国内环保界人士表示,此次裁决后续是否能顺利执行,还要看法院的执行力,也许还存在变数。不过从这次马拉松污染案的最终裁决来看,国外对重大环境污染案件显然采取了重罚的态度。

  “雪佛龙受重罚事件给国内政府、企业敲响了警钟。”国内一环保界人士说,从此前的核泄漏,到近些年的墨西哥湾漏油、各国深海海域的石油污染等,各类环境污染事件发生的频次越来越多,环境污染风险以及造成的损失越来越大。重罚肇事者、杀鸡儆猴,成为国际上防止重大污染事件重现的重要举措。

  回顾过去一年,国内外环境污染事件不断,最触目惊心的当数BP石油公司的墨西哥湾漏油事件。

  墨西哥湾漏油事件到底给肇事者BP石油公司带来多大的损失,目前未有一个准确的数字。但截至去年7月份,BP处理该事件的成本就升至31.2亿美元,接下来的赔偿金更将是天文数字。漏油事件发生后几个月,BP公司的股价已下跌1/3,市值蒸发了820亿美元。有人测算,该事件造成的恶劣影响仅次于海湾战争,漏油之灾最终可能使BP“吐血”310亿美元。

  有关环保专家指出,去年长达近半年之久的墨西哥湾油污清理虽然已经结束,但其带来的噩梦却远远没有结束。有多少海洋生态系统受到不可恢复的损害,多少人的身体健康因此受损,造成多少直接和间接的经济损失,这些都是难以衡量的,“对于这类严重的公共污染事件,有关政府显然不会轻易放过。”专家预计,继雪佛龙之后,BP也许是因污染受重罚的下一个企业。

  南方日报记者 苏稻香 谢庆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