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部分地区水果价格春节期间遭炒作飙升数倍

发布时间:2011年02月08日 17:3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华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新华网南宁2月8日电 (何丰伦、粟文)春节期间,一度在高位徘徊的水果价格一路飙升,记者对桂林、柳州、南宁等地的水果批发零售市场和北方电子销售市场采访时发现,从2010年12月到2011年2月初,一些水果价格甚至飙升了5倍至6倍,其中不乏资金炒作的迹象。不少市民叹息:“谁来保卫我们的果篮子?”

  春节周期:水果价格飙升速度令人瞠目

  春节前夕,记者从南北方水果批发市场和电子商务平台上发现,批发价格普遍上扬的包括北方的苹果、梨、提子、猕猴桃(奇异果),南方的香蕉、龙眼、山竹、樱桃、柿子、砂糖橘、椪柑、橙子等诸多水果。

  记者深入到南宁的五里亭、琅东、麻村市场,柳州的五里卡、跃进路市场等地采访时发现,新鲜水果的终端价格上涨更是惊人。

  2010年12月,山竹每箱价格还不过100元,现在价格已经超过500元/箱(每箱为10公斤),零售价格在12月初的时候还是32元/公斤,现在的售价已经高达60元/公斤至80元/公斤。提子价格2010年12月价格还不过是200元/箱,现在的价格已经上涨到400元/箱(每箱为9.5公斤),2010年12月零售价格不过是36元/公斤,如今已经高达70元/公斤。新鲜的海南龙眼,价格高达40元/公斤,年初的时候,价格不过是16元/公斤;樱桃的价格年初不过是60元/公斤,如今的价格达到了120元/公斤。

  南宁五里亭水果经营户张智浩说:“水果从2010年10月开始就持续上涨,春节期间不少水果价格已经上涨50%至100%。山竹、樱桃、提子、龙眼这些产量少、价格昂贵的水果,价格甚至上涨了5倍至6倍。”

  即便是去年11月为低价滞销困扰的香蕉,如今价格也上升不少。2010年11月香蕉初熟、大面积上市时,南宁、百色、崇左等地香蕉采摘价格,一度不过0.4元/公斤至0.8元/公斤,如今,尚未成熟的青皮香蕉,价格就已经达到3元/公斤,直接可以食用的黄皮香蕉,价格要6元/公斤至8元/公斤。

  多重因素造成价格快速飙升,资金炒作迹象不容忽视

  记者深入采访时发现在,造成水果价格快速上涨的因素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恶劣天气致使冬季水果产量减少。

  广西贺州、广东四会、湖南邵东等地是砂糖橘的主产区,2011年1月,上述地区相继出现低温雨雪天气,造成砂糖橘减产。价格已经从去年12月初的5元/公斤飙升到10元/公斤至14元/公斤。贺州砂糖橘种植户包振磊说:“气温一降低,砂糖橘就天天涨,今年肯定是‘收成小年’,如果价格不涨,我们的利润也很少。”

  山竹、番荔枝等进口水果价格与天气状况同样密不可分。2010年11月泰国发生20天的洪涝灾害,对27个府造成严重影响,水灾导致泰国山竹、龙眼、樱桃等水果减产,价格也就迅速提升。

  水果遭遇“资金炒作”

  记者采访的多位水果批发零售商均表示:近年来,随着水果日益成为农产品中“利润最高”的领域,水果遭遇“资金炒作”已经是行业里众所周知的事情。资金在每年10月左右进场,针对销售旺盛的山竹、龙眼、苹果、樱桃、柿子、椪柑等水果“跑马圈地”。柳州五里卡市场樱桃经销商马莉说:“考虑到资金的杠杆效应和民间盛行的‘信誉订金’,仅用1/10左右的资金就能将主要产区基本拿下。”

  小额信贷增强农户资金流转能力,农户“惜售心态”催涨价格。

  近年来,随着小额信贷深入农村,农户应对“青黄不接”和“集中上市”的资金困境的能力有了很大提升,但与此同时,一部分农户开始学会通过各种方式“静待”元旦、春节期间“高利润时段”。南宁近郊坛乐镇一位姓覃的香蕉、樱桃种植户说:“从2009年开始,我只把一半左右的产量交给超市作为订单,余下一半随行就市,农信社、农行对我的授信总额超过10万元,不用担心资金不足的问题。”

  谁来保卫我们的“果篮子”

  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学者普遍认为,由于水果价格属于100%的市场调控,但作为居民消费品而言,也应该引起相关方面的重视,避免因为资金炒作大涨大跌给消费者、农户、经销商造成损失。

  首先是通过物价部门及时发布水果供应的各类信号,勾勒清楚水果从生产源头到销售终端的价格上扬“路线图”,惟其如此,才能使得消费者能够得到透明、公开、及时的价格信号,最大限度地减少因为资金炒作、价格上扬给消费者造成的消费压力。

  其次是应该遵循市场规律,允许水果价格的正常上扬。水果等鲜活农产品价格在消费旺季,价格飙升100%至300%都是正常幅度,因为这与具体的水果品种密切相关,也与人们的认可程度密切相关。因此,政府在超过这一幅度的涨幅之后,就应该迅速向生产源头发布可能存在的暴涨暴跌信号,以帮助果农避免价格暴跌引发的损失。

  第三是稳定发展农业生产,提高生产经营的组织化程度,保障市场供应。提高农业生产经营的组织化程度,大力发展农产品中介组织,缩短价格形成链,建立完善的物流配送体系,尽快实现“农超对接”。调控农产品价格的核心是控制货币数量,保持经济增长与货币投放的合理关系。如果不能有效回收货币流动性,即便抑制了农产品价格,也还会有其他产品价格出现暴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