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1+1]如何破解“春运焦虑”(2011.1.24)

发布时间:2011年01月24日 22:2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nginx
进入[新闻1+1]>>

专题:2011年春运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新闻1+1):

    主持人(董倩):

    欢迎收看《新闻1+1》。

    对我们中国人来说,过年就意味着回家,“回家”这两个简单的字,它所爆发出来的巨大的能量,让中国人在回家的旅途上可以忍耐一切,可以承受一切。40天的时间将承受28亿多人次的大迁徙,整个社会在这个期间都要做出相应的调整,今年我们就来关注这支回乡的大军。

    (播放短片)

    解说:

    40天,28.5亿人次,新的世界人口迁徙记录,比去年增加3亿,交通工具各异,目的地却几乎一致,家。这就是2011年的春运。

    短片中主持人:

    2011年的春运在今天开始,今年自1月19号开始到2月27号结束,在40天的时间里,铁路部门预计发送旅客2.3亿人次,与去年同比增加了2554万人次。中国民航旅客的运输量预测将会达到3220万人次,公路春运的客流量也将大幅增加。

    解说:

    铁路、公路、航空,各条战线聚满回家的脸孔,而最受关注的依然是铁路。根据预计,铁路日均开行列车2265.5对,运载能力同比增长12.5%,能力增长幅度是历年来最大的,一个建设年,中国高铁运营历程达到7055公里,居世界第一。但是考验依旧严峻。

    2011年1月9日新闻

    王晓雯(北京台记者):

    现在是西站北广场的东侧,大家看我深厚这些排队的人群,并不是等待安检进站的客流,而是等待排队购票的人群,这个队伍一直延伸了100多米,排到了旁边酒店的位置。

    北京西站售票员:

    三张到佳木斯,(硬座)啊,卧铺没有了。

    旅客:

    一张到哈尔滨。

    北京西站售票员:

    也没有了,(硬)座都没了,站票都没有。

    刘燕(返乡旅客):

    为了过团圆春节,再辛苦也值得。

    解说:

    票,回家的票,根据估计,今年放假较早,学生、务工人员,以及探亲者将高度叠加,高峰如何应对,排队能否疏解?票贩子、黄牛党能否遏制?这是所有回家者共同的心结。

    今年,铁道部在广铁集团和上海、南昌、郑州、成都、西安、武汉、沈阳八个铁路局开办电话订票业务,可以满足5.5万人同时通过电话订票。电话预定这个原本能缓解买票难的举措,却在实施中遇到困难。

    2011年1月22日新闻

    周骊敏(本台记者):

    今天我们从上海铁路局得到了一份电话订票的数据,数据上面显示,1月21号,通过电话成功预定出的是80944张火车票,但是取票率只有38.73%,取走了31350张货票车,也就是说,有将近5万张货票车是无人领取的,这就造成当天需要这将近5万张火车票的旅客买不到票,空手而归。

    解说:

    在票源紧张的春运期间,一边是订出了票没人取,而另一边在上海火车站的火车票大卖场里,依旧排满了等待购票的旅客。

    付先生(旅客):

    一般订的话,它都是很忙的,打不进去。我们三个人合伙,一块,他在网上买,打电话,我在这儿排队,就是分开买。

    旅客:

    拿到手上的实在一点,如果我这边能买得到,我就电话(订票)放弃了。

    解说:

    票,为什么订不到,有人分析,这可能与一些黄牛党有关,因为他们在借此制造紧张局面,而另一方面,各地抓获票贩子的消息不绝于耳。而铁道部副部长王志国,一句对发生倒票行为的职工一律解除劳动合同,更是掷地有声,这就是春运,焦急的等待,回家的急迫,一张车票已经蕴含了太多的社会情绪。所有的归家者,需要更高效和公平的票务服务,也似乎更需要一些身心的安慰。

    在杭州,当地铁路公安处的几位铁警,为旅客送姜茶,让很多人感动不已。行动者还有宁波六旬老人陈杏娣,在最近的几天里,她每天都凌晨起床,熬上几大锅热稀饭,而目的就是免费分发给在雪中排队买票的人们。

    购票者:

    这是卖的?

    陈杏娣:

    不卖,免费吃的。

    购票者:

    哦,谢谢你,好心的人。

    陈杏娣:

    应该的,你们也出门打工。

    解说:

    自发而来的陈杏娣并不孤单,铁路部门今年还从全国高校招募了12000名志愿者,他们和很多不知名的人,身影也显现在各地的火车站。

    旅客:

    谢谢你,谢谢你们。

    主持人:

    “春运焦虑症”这是新华社一篇文章的总结,你看春节的时候是运的人焦虑,被运的人焦虑,连看的人都焦虑,你说这个焦虑,难道和春晚一样,就是每年必不可少的一个东西吗?

    白岩松(评论员):

    我希望将来没有,但现在肯定有,其实我倒没以焦虑为关键词,我在想的是,为什么在春运期间的时候,没有人谈论尊严的这个问题。在去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上,总理就提出尊严了,大家一片掌声,在平常的日子里头,大家也挺在乎尊严的,春运期间没有。你看从买票开始,买票的人都是弯着膝盖,弯着腰,撅着屁股,低着头,里面的人坐在里头。我就越发感觉他像拜票,不是买票,那是求票和拜票。在车上,没人要求服务或者怎么着,站票,会发售站票,而且挤得一塌糊涂,要是能上厕所,那就太幸福了,如果能吃点热的,那就太幸福了。你看所有的这些东西,都跟平常的日子不一样,在平常的日子里,我们对尊严有要求,在这儿没有,为什么?回到了最基本的需求上,我就想春节回家,所以尊严放弃了。什么时候你会期待不焦虑呢?慢慢在春运期间能够讲究点尊严的时候,就有戏了。

    主持人:

    就像你刚才说了,连吃和喝都解决不了,在春运期间还讲什么尊严?

    白岩松:

    对,就是因为他的需求降低了,在平常的日子里头,比如说就举一个例子,吃饱了喝足了之后,你就会有更高的追求。但是在春运的时候,又重新回到了没吃饱喝足的阶段,我说的不是吃,而是最刚性的需求,我就必须回家过这个年,在这样的一种要求下,尊严没人去谈,因此我只需要需求,其实提供服务者也很难。其实警察已经三班倒了作维持秩序,但是解决不了,28.5亿这样的数字,全世界如果说有一个监控一看,外星人一看中国这儿,他肯定懵了,就是怎么了,这个国家40天怎么了,全世界最大的一个人口迁徙。所以的确,它是需求和供给不足造成了,需求太刚性,没的商量。全中国就在这会儿的时候,这个需求是没的商量的,你跟我商量商量,您甭回家了,或者错峰一下,我揍你,揍都不行,就是确实没的商量的刚性需求和还在成长的这种建设还跟不上这个需求。所以这个矛盾慢慢可能会缓解,但是需要时间。

    主持人:

    你说这么些年来中国的运力应该说不断地在增长,但是你说运力再怎么增长,你不可能按照春运期间的需求去设计,但是你春运期间这些运力又必须面对春节的大考怎么办?

    白岩松:

    其实我觉得大家表面上都分析出了很多的原因,咱们今天也不谈了,其实电视机前的观众也马上就会知道,为什么会造成春运这个东西,其实背后的东西更可怕,更需要中国去改变。我觉得在春节必须回家的这种刚性需求面前,中国的贫富差距过大,和机会差距过大所导致的中长途的旅客相当多,所带来的巨大的压力。为什么这么说?你想想看,广东富了,浙江富了,上海、北京都富了,你见过几个北京人在北京打工的。这个时候由于贫富差距比较大,已经不能吸引它近处的人在这儿打工了,就都是远处的人到他这儿来打工,因为贫富差距比较大。所以一到春节的时候,巨大的一种迁徙。我们想象一下,如果贫富差距没有这么大,四川的人可能在成都,可能在绵阳,可能在重庆这一代打工,压力就不会这么大,因为公路短途等等就缓解了,这是一个贫富差距过大导致的。

    第二个是机会差距过大。举一个例子,干新闻的人,你总觉得要有一个特大的想法的话,你在广东干,在上海,在北京,可能就很好,其他的地方提供不了这样的机会,所以只要想干新闻的人就恨不得往这些地方扑,一到春节的时候,他们也要回家,又是中长途的旅客。所以我觉得,贫富差距,以及机会差距是春运期间压力过大所导致的必然展现出来的结果。所以我们看到有关部门只强调了,我们要快速建铁路,建高速公路,有一天就能够彻底缓解,我不乐观。我觉得社会必须均衡发展,机会均衡发展之后,才能解决春运之困,就是综合加在一起,所以我不乐观几年内就像铁道部说,我2012年就彻底解决一票难求的问题,您最好别这么说,到时候还有人挤对你。

    主持人:

    我们说现实一点,在现实生活中是只要能回家,人们会想出一切的办法,比如说在珠三角地区,最近几年,就形成了数以十万计的骑摩托车回家的大军,我们都知道南方现在正在经历雨雪冰冻的天气,在这种天气下,骑摩托车回家安全就是第一位的考虑。

    (播放短片)

    解说:

    单薄的行李,业余的装备,告别还在依依不舍的女儿和妻子,今天早上,10年没有回家过异乡打工者鲁朝军,鼓足勇气,发动的回家的摩托车引擎。从广东肇庆到广西,再到老家贵州铜仁,全程超过1300公里,路上的三天两夜,鲁朝军与路上的另外两对夫妇一起同行。

    回家的路并不轻松,广西的冰冻灾害还再继续,贵州省继续发布着道路结冰橙色预警,铜仁地区南部的地势高处路段,桥梁洞口仍然出现道路结冰,这些都是鲁朝军回家途径所要面对的难题。而像他一样,今年选择骑摩托车回家的群体有数十万。

    巫水林:

    到家里差不多有200多公里路,买火车票太麻烦了一点,我九七自己的摩托车回来,更加方便,省点钱。

    外来务工人员:

    从这里坐车,每人是要几百块钱,起码要五百多,六百块钱,开车的话,可能三四百块钱,算上吃住。

    解说:

    省钱是开摩托车回家过年的最大理由,这也意味着他们要面对严寒的前期,路途的劳顿,迷路的风险,安全的隐患。

    外来务工人员:

    我穿了三件毛衣,还有一进外套,两个裤子,两对袜子,强有手套、头盔。

    舒喻花(巫水林的妻子):

    我穿了这么多的衣服,还觉得冷,就是想早点回家就不觉得冷了。

    摩托维修师傅:

    因为车辆机油不好的话,会导致车辆发动机在驾驶时出现故障,刹车不好也会很危险。

    记者:

    要开多长时间才回去?

    广西桂平籍外来务工人员:

    七个小时。

    记者:

    这么长的时间,那路上会不会感觉很累呢?

    广西桂平籍外来务工人员:

    感觉累,屁股很累,肩膀两边拉得很紧。

    解说:

    不过今年,他们路途不孤单,就在两天前,发改委、公安部、交通运输部等六部委联合举行的2011年春运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公安部副部长黄明表示,目前已在高速公路重要干线公路设立8300多个春运交通安全服务站。既检查交通安全,又为过往司机、旅客,特别是返乡农民工提供饮用水、急救药品和休息场所,为驾乘摩托车集体返乡民工提供警车引导服务。很显然,面对恶劣的天气和各种困难,面对刚刚发生在贵州高速上7死24伤的交通惨剧,为铁骑大军的回家之路保驾护航,因此成为春运中必须重视的一个问题。

    陈碧妍(广东台记者):

    在肇庆的321国道这里,我们看到已经有不少的外来工是开着摩托车踏上返乡的旅程,由于开摩托车时间长了驾驶员容易疲劳,当地的交警部门是特意开设了这样的一些服务点,让他们可以在途中歇歇脚。

    解说:

    公益服务点上有专门为返乡大军准备的热茶、热粥、电暖炉设施,而摩托车同样也需要修整。

    外来务工人员:

    帮我看看这个刹车,有时候踩不到。

    交警:

    一路上休息了吗?

    驾驶者:

    休息过两三次。

    交警:

    路上骑车时间长了都会麻木,不安全,刹车时候容易摔跤。

    黄健军(摩托车驾驶员):

    我们从台州那边过,到了缙云这边就下起雪来了,到了金华那边越下越大了,现在好像又好一点了。交警同志把我们叫进来,给我们端来热茶,这样太关心我们了。

    主持人:

    俗话说,这个机动车叫车包肉,这个摩托车叫肉包车,实际上是非常不安全的,但是就像你说的,在刚性回家的需求面前,不仅尊严不用考虑了,安全似乎也不大考虑了。

    白岩松:

    不行,安全得考虑,我们大约连续五年了,在每年春运开始之后,做《新闻周刊》的时候,我都会说上一句,不管其他的条件无法保证,安全第一是不可撼动,因为知道这个时候提尊严没用,但是安全是尊严的最低的底线了。

    主持人:

    但是我们看,刚才我们看的短片,321国道上,如今摩托车可以行驶,这本身就是很不安全的。

    白岩松:

    其实这个情况我倒是知道,最初它为什么蔚然成风的?因为当时恰巧偶然成为一个见证者,之前也有零星的农民工在春节的时候骑着摩托回家,但是没有成风,哪年开始的呢?前些年的时候,广州宣布禁摩,就是禁摩托车了。包括广州在内的几个城市禁摩托车,由于禁摩托车导致大量的摩托车的拥有者廉价地甩卖摩托车,跟过去相比较,因为以后不能骑了,所以很便宜地就卖掉。当地很多打工的农民工算了一笔账,合算,我能够很便宜地系买到一辆摩托车,我能够把它运回家里,在我们那个地方算大件,绝对的一个大件,是最棒的一个春节礼物。比如说我回到家里头,我的弟弟或者叔叔还可以用它跑一些小买卖。所以就产生了,第一个又省钱,又能解决春运回家,另外,看到了廉价的摩托车。所以那一年正好在他们回家的途中,我去广西看咱们的同事,当时我就懵了,怎么满路国道上都是摩托车?他们就讲,那边禁摩,摩托车很便宜,他们就往回走,但是我接连听到了好几起出事的新闻。后来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他们把摩托车留在家里头,可能坐火车又走了,后来又很多成功者就介绍,摩托车多好,自由、方便、省钱等等,后来慢慢就成风了,但是安全的确引起了各地沿途政府的高度关注。就像你说的人包铁也好,铁包人也好等等。你想想,假如出现了,就像雨雪冰冻的情况的时候,摩托车的可控性,安全性都极低,所以的确让人提心吊胆。好在由于它成为了一种现象,大家已经把它当成了重中之重,其实最担心的不是二三百公里的路途,而是动则1000多公里。还有那天那个妈想儿子,开了两千公里。

    主持人:

    你怎么看公安部门本身这种行为是应当制止的,结果现在去帮助他们解决这些事情?

    白岩松:

    当它已经是一个大军的时候,有的时候制止会导致另外的一种危险,什么意思呢?由于他知道你是为了制止我,我就要去寻找偏僻的道路,因为他已经出发了,那这就非常可怕了。在中国,你必须承认,有很多的事情也要在理的面前也要有情,理是严格的,但是又要有情操作,另外要尊重现实。所以我觉得,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沿途的不管是警察,包括当地政府要为已经形成大军的人去营造更安全的条件,我觉得就是一个我们争取守住尊严的底线,不能再突破了,我觉得命是底线。如果突破了命这个底线,那春运就太糟糕了。尊严已经不要了,已经撅着屁股买票了,已经挤在那儿了,已经喝口热水就不断地说声谢谢了,命这个底线如果再被突破,接受不了。我觉得现在上上下下已经把这个安全的确是当成第一位,我觉得在这儿,也提醒咱们作为春运的参加者的一部分,回家是非常非常重要,但是我们得活着,健康的,没有任何伤痛的回家。

视频编辑:张冀文 韩凌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