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视频]“导弹脱靶”让台军颜面无光

发布时间:2011年01月23日 21:2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海峡两岸

主持人:欢迎您继续关注《海峡两岸》,据台湾媒体报道,日前台军举行了一场大规模的导弹演习,发射的19枚导弹当中有6枚脱靶,没有命中目标,评论称三分之一的失误率让台湾军方感到无地自容,岛内媒体也敦促反思此次导弹脱靶的事件。那么台湾军方进行大规模实弹演习都动用了哪些武器?此次军演的导弹脱靶事件又是由什么原因造成的?我们就这些问题邀请到了两位军事专家为我们做详细的分析,一位是军事专家徐光裕先生,你好徐先生。

    徐光裕: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一位是国防大学教授李莉女士,李女士你好。

    李莉:主持人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在我们探讨相关话题之前一起通过一个短片来了解一下此次台军演习的相关新闻,一起来看。

    18日,台湾军方在屏东九鹏基地公开举行,近年来最大规模的联合防空实弹演习,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亲自坐镇指挥。但令台当局尴尬的是,演习中总共射出各式导弹19枚,有6枚导弹都是“掉了链子”,其中还有1枚导弹甚至直接掉入海中。这也使得台军近年来的“最大军演”变成了“最漏气得军演”。对此台军方表示,6枚失效的导弹,多数都是美制麻雀导弹。

    面对台湾媒体的询问,马英九也直言表示不满意,他说:“不管是机械、弹药或人为的问题,都有改进的空间,要即刻加以检讨。”

    主持人:刚才在短片当中已经介绍了,18号进行的这次军事演习是马英九执政以来进行规模最大的一次演习,那既然是规模最大的一次,我们就特别想了解,此次演习都动用了哪些武器,而且这个演习是怎么排布的?

    徐光裕:根据目前掌握的资料,各个方面透露的,这次演习的规模的确不小,可以说是历年来积累的是最大的一次,它动用的导弹可以这样讲,它演习名称叫做联合防空导弹测考演训,全名是这样的,翻译过来的话,通俗点来讲是个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它是一个陆空所有防空导弹都要进行一次考核性的展示,可以这样讲。动用的导弹有多少呢,我算了一下,大概是九种,这九种的导弹涵盖了台湾军方所拥有导弹几乎是绝大部分,除了一样,爱国者2号,为什么爱国者2号没有参加呢,原因就是这个导弹是美国原装进口,如果要动用,可能要经过美方同意,所以这个导弹它没有用。除此之外,它自己本地产的美国进口的、法国进口的老的导弹都有,大概有这么一些,有天弓2,天剑号1号、2号,有鹰式就是霍克导弹,有麻雀1号、2号,有法国的云母、毒刺、响尾蛇大概是九种导弹这样,所以这个规模很大。因为它要全面展示它的成绩,所以它邀请了39个媒体,61名记者来参观,本来的目的是想展示一下,通过媒体做个宣传,台湾的军方很有面子,马英九亲自到场,三军它那些所谓领导人都参加了,本来它是想安排好一次大规模的展示,来让大家看到军方做的努力,在防空的能力上,我们这种固守防卫,有效呵阻的战略是有效的,主要是这么一个目的,但是结果就是刚刚你所讲的,可以说是出丑出的比较大,打破了2007年的记录,因为2007年汉光23号演习,也是有一个联合集结演习,是在苏澳,不是在屏东,五枚脱靶,这次六枚,所以打破历史上的记录。所以有人开玩笑,台军的导弹已经形成了叫做习惯性脱靶,这是一个很没面子的一件事情。

    主持人:就像刚才徐将军介绍的这样,被台军认为说是非常大规模的一次演习,动用了九种以上导弹的类型,可是却出现了让外界非常哗然的一种结果,就是被媒体评论为的习惯性脱靶,那其实我们看到这一次台军演习的失误是一共使用了十九枚导弹,有五枚是没有命中目标,有一枚是落入了海里,这样一种失误率占的比重,从军方观察家的角度来看,李女士您持什么样的评论?

    李莉:我觉得它这个比例确实是非常高了,而且它涵盖的面非常广,失误的原因实际上我觉得门类太大了, 很难把它归成几类比较明确的,我觉得如果大致给它分一分,可能有这么几种情况,一种就是根本就没有找到目标,提前就爆炸了。然后还有一种就是目标已经错过了,还没有爆炸。那么还有一种就是说,我已经到达目标了,而且我已经发现目标了,但是没有爆炸直接穿过去了,就是战斗部没有爆炸,还有一种干脆就直接坠海。所以我觉得这几种实际上严格算下来,它都是武器装备方面非常严重的事故,很难找到一些其它能够解释的理由去把它解释掉。这里面我现在注意到,台湾军方它为了推卸自己的责任,它提出一个新的理由,它就说试验的时候用的靶机太小了,不能够真实模仿现代版的战机,一个是它自己的大小相当于真机的六分之一,还有就是靶机的飞行速度太慢了,而现代我们知道战机多普诺雷达,如果你想锁定对方的话,它必须有一个相对的一个速度的相向运动这样一个差异,而且这个相对速度如果是越大,实际上它雷达锁定目标的几率越大,但是我感觉它推出这样一个理由很难有一个很满意的说服力。

    原因在于什么呢?那比如说真的按它这种理由,它这个靶机速度太慢了,但是我们可以看到,明明它就有空射的麻雀导弹,在没有命中目标的时候它就爆炸了,你这种显然你是解释不了的,就等于是引信提前引爆,那你这个怎么解释呢?还有一种就是说,它过了目标以后仍然没有引爆,我觉得这个也是很难解释的,就是我本来是去拦截空中目标的,但是你这个目标我都错过了,我还没有爆炸,那你实际上导弹本身的意义它就失去了。而恰恰我们知道现代防空导弹它很多时候是红外制导,就是我对准空中那个红外辐射最大的目标,如果是战斗机它后面有一个尾喷口,我们知道那个红外辐射很大,导弹可以直接追着它去,而现在用的明明就是一个照明弹,我觉得照明弹相当于红外辐射相当大了,但这个导弹打过去以后,已经找到了这个目标,但是它却没有引爆,所以我感觉这里面它有很多自相矛盾,难以解释的层面,更何况它的导弹直接坠海,那你这个怎么解释呢,明明就是导弹本身的问题,你和靶机,和照明弹根本就联系不到一起。

    主持人:刚才您是谈到了导弹本身的一些缺陷,我们知道台军的演习这种失误可以说是由来已久,在历史上我们还记得,曾经在陈水扁执政时期,有一次演习差点打到了陈水扁,所以说除了导弹本身的缺陷之外,操控者或者是一些台军的研发部门,或者是一些操作者,它们本身有没有原因?

    李莉:我觉得应该说是人为的原因肯定是有的,我们可以举几个,比如说导弹本身的例子,你像现在这个导弹,一般防空导弹它的雷达实际上都是分散部署的,它有的雷达是对空的,大面积的警戒雷达,还有的就是扫描到大范围目标以后它有小的精准式的雷达对准某一局域进行扫描,所以你这个战斗员,这个导弹的操作员它要熟悉整个导弹的流程。所以如果它一旦不熟悉的话,它可能就会错失战机,包括导弹发起时机,包括在整个扫描过程当中它会漏,因此我感觉在操作方面,应该说台军它现在存在问题的。此外我感觉这个事情它本身还反映出管理,就是导弹武器管理方面的问题,因为这一次我们知道这个导弹它是抽测的,这里面有幻影2000挂载的空空导弹,有F-16挂载的空空导弹,还有IDF挂载的空空导弹,那么这三种可以说台军现在是最看中的三种主力战机,那么它们挂载的空空导弹都有这么大的失误概率,你可见如果要是把它放大到一个足够大的一个层面,我们可以想像,那么比如说F-5上挂载的导弹,还有其它老旧的装备,这个完好率又有多好,所以我觉得它实际上深层次还有管理的问题,人为因素的问题。

    主持人:也就是说这样一种失误率,其实在演习过程当中是非常大的失误率了。那刚才我们已经谈到了此次台军失误有多种因素,其中导弹因素占的比重还是比较大的,我们也注意到,这次演习结束之后,岛内舆论它们也在议论,比如说把矛头也指向了台军从法国高价购买的一个叫做云母的导弹,据说这个导弹一枚就要五千万元新台币,那这个云母导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导弹?它的作战性能,还有它的一些本身的武器装备一些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来给我们介绍一下徐将军。

    徐光裕:这次失误的六枚导弹很有意思,三枚是空空导弹,什么意思?飞机上发射的,哪三个飞机呢?就刚才李教授讲的三个主力飞机,F-16,幻影,经国号,每一架飞机都有它配备的主用导弹失误,这是一个。另外三枚刚好是地空导弹,由地面发射的,所以这样一来的话,容易引起岛内舆论,很大的反应,原因就在于它所谓的固守防卫,用它的主力战机来进行防空是最重要的一个手段之一,所以这次云母导弹这次失误,包括经国和F-16,都是一个,应该说是比较严重的,其中云母导弹价钱很贵,接近五千万台币一枚,意味着什么?将近两百万美元一枚,这个是从法国进口的,进口的数量相当多,大概是九百枚,九百枚,因为进口,它进口一段时间以后,拖的时间太长了,它可能有一个老化的问题,所以这九百枚导弹还花了不少钱让它延寿,什么叫延寿?延长寿命,延长到什么时候,第一次是延长到2010年去年,然后2010年以后怎么办呢,还要继续延长,所以这次演习云母导弹出了问题,和这个导弹本身时间过长,储存过长,维修人员维护技术不当都有很大的因素。所以这次来讲,一枚是这个,还有一枚是天剑也是很贵的,也是三千多万台币,也是一百多万美元,所以这两个一下子,一共费用演习才花了三个亿台币,这两枚导弹一下报销了接近一个亿,大家不会有意见吗?纳税人肯定有意见,所以这里面刚才李教授讲的几个因素以外,人为的因素十分重要。

    主持人:总之不管什么原因,如此大规模的一次军事演习可以说让台军大大出丑,那么对于马英九来说,有那么多的记者前来采访,本来以为是可以提升一下自己的士气,没想到是如此尴尬,所以我们看到马英九特别生气,然后它就指示台湾军方,说我们看到台湾媒体报道,你们必须马上回去立刻检讨,军方也有它的一番说辞,说你看我们演习了十五个科目,我们成功拦截了十一个,拦截率已经达到了73.3%,我们已经完成70%的目标了,所以说外界都在认为说台军是夸大了它的成功率,我不知道李教授您做何观察,您觉得台军这番辩解能不能站得住脚,怎么来看台军这样一种举动和说辞?

    李莉:我觉得它现在报出的73.3%,它实际上是钻空子,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们说它是从字面上来讲,我设定了十五个目标,我完成了十一个,它是这样算出来的,但是我觉得它实际上偷换了一个概念,就是你用多大的代价,有多少枚导弹你打中了十一个目标,这个基数很重要,比如说我拿一百枚导弹瞄准了十一个目标,它算下来可能还是刚才这个73.3%,所以我感觉这个实际上它是完全不靠谱的,靠不住的一个结论。关于这次演习,我觉得台湾军方它自己是没有底的,我们可以看到这么多的,六十多名记者到现场的时候,它专门做过交代,就是说考虑到天气的原因,还有其它不可未知的因素,我们这个导弹武器它可能失射的概率,成功率在70%到80%之间,这是它事先给自己找的一个台阶。到后来出了这个情况以后,它又找出其它的理由,比如它认为靶机不好,靶机速度太慢了,这个导弹可能是国外的武器不过关,有了很多的指责。那么我觉得实际上这次导弹试射这么大的一个失误率,它实际上让台湾民众重新关注了两个问题,一个就是在这六枚失误的导弹当中,很大程度上,或者绝大多数是从国外购进的导弹,你比如说像刚才我们谈到的云母,包括麻雀,包括以麻雀导弹改的地空导弹,包括天剑系列,这个实际上都是基于麻雀导弹进行的改装,所以我感觉这个它实际上提示台湾民众一个新的问题,就是目前我们可以看到随着台湾军购力度的不断增加,包括美国给它提价不断在升高,很多人可能在算这样一笔账,就是你用这么大代价的武器装备,采购金额换来这些所谓的保险装备,它真的这么保险吗?我觉得这次完全可以让大家从另一个角度认识它们。

    主持人:透过刚才李教授的介绍,似乎也可以得出通过此次尴尬的演习,台军确实应该好好去反思并总结一些经验,所以我们注意到台湾媒体面对此次台军的演习似乎也都是批评的声浪,大致意思都可以总结为别偷鸡不成反失把米,你本来想炫耀一下自己的武力,结果却搞出那么多失误的状况,所以我想请问一下徐将军,您觉得以目前台军的人员配备,武器的装备,以及历次演习出现失误的状况,您觉得它有没有必要搞如此大规模的军演?

    徐光裕:从我个人看法,在军事上应该争取在两岸逐渐逐渐缓解,在建立军事互信的基础上,能够降低军备的水平,降低军事活动的水平,所以这是一个大的趋势。在这方面大陆一直持的是欢迎的态度,就是希望双方能够尽早地通过军事互信机制的建立,来缓和两岸军事方面紧张局势,和减少误判、误解、误读这样。所以在这种大的趋势下这样来做,应该我们尽量减少不必要的演习,缩小演习的规模,降低演习的水平,一直最后最终达到停止敌对性的军事,以互相作为敌对的对象来进行这种演习,逐渐走向这个步骤,这才是一个大的方向。我想通过一定的反思和检讨以后,希望它们能在这方面有所改进,不要辜负纳税人的期望这样。

    主持人:那么通过此次军事演习,能够看出台湾军方透露过演习想表露出一些什么样的讯息,比如说它此次使用的一些导弹,或者是一些拦截的导弹,是不是都是具有进攻力特别强的性能?

    李莉:我觉得实际上这次演习它还是说明,台湾军方目前它所谓的防空,就是立体防空的追求,它立足开始向一个不对称的方向,就是不对称作战理论在发展。因为我们知道以前的时候,台军加强是它空中作战力量的建设,比如说F-16,幻影,包括IDF都是那个时间的一个产物,到目前它引进新的战斗机没有希望的时候,它开始立足于导弹,我们可以看到它实际上构筑的是一个中空、低空、高空这样一个多层的防御,所以我们看到里面它的天弓2实际上就是作战中高空的一个防御,而霍克就是中低空的防御,同时像我们刚才谈到的复仇者,它都是这个概念,所以它层层防的概念实际上就是立足于用这个导弹来反击对方的敌机,实际上它是这个概念。所以我感觉从这个角度来讲,台军目前整个防御力量实际上开始导弹化,这是一个明确的趋势。第二个,通过这个演习我感觉它实际上充分说明,按照目前台湾军方走的外购武器装备的路子它是没有出路的,就是你明明白白可以看到,你花如此大价钱,如此高昂的代价,除了你把钱装到了,可以说国际军火商的腰包里以外,对于台湾它的空防实际上是没有任何好处的,立足于这样的防御,实际上台湾是没有安全的。

    主持人: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其实本来台湾军方也想通过这样一次大规模的军事演习,向外界来证明它的军事实力,虽然最后出现了很尴尬的局面,不过由此却可以透露出台湾军方现在的一些在军事上的思维,所以刚才徐将军提到那一点特别重要,两岸的经济文化之间的往来已经非常热络了,所以接下来建立军事互信就显得特别重要。非常感谢二位嘉宾对以上话题所做的介绍和分析,谢谢。

    李莉:谢谢。

    徐光裕:好的,谢谢。

    主持人:观众朋友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海峡两岸》,下期节目我们再见。

 

视频编辑:蒋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