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视频]专访民进中央主席严隽琪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26日 21:2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海峡两岸

  导语:民进中央主席、叶圣陶研究会名誉会长严隽琪女士,12月中旬,率领开明画院的书画家在台湾进行了为期9天的参观访问。严隽琪女士表示,此次台湾行既是文化之旅也是亲情之旅。日前我们专访了刚刚从台湾访问回来的严隽琪女士。在专访之前,我们先来回顾一下开明画院在台北举办的书画展的情况。

  小片:十二月中旬,叶圣陶研究会的名誉会长,民进中央主席严隽琪率领开明画院的画家,在台北孙中山纪念馆举行了书画展。2009年成立于北京的开明画院,一向以拥有诸多书画造诣极深的传统水墨书画家闻名,本次展览共展出29位名家的103件作品。其中国画63件,书法40件,展览内容丰富而多元,涵盖各大书画画派与风格,作为开明画院的院长冯骥才展览出了6幅作品格外醒目,在书画展开幕式后举行的笔会上,两岸艺术家现场创作,更近距离地切磋技艺。

  开明画院院长冯骥才:他画了一个春天刚刚到来的一种感觉,我给他画了一个,给他加一点春天的力量,就是雪已经融化了。

  严隽琪一行还与台湾文化艺术界的人士座谈,严隽琪表示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的签署和实施,开启了两岸交流合作的新时代。

  严隽琪:推动我们两岸交流的范围,从经济领域向文化领域深入、拓展,来增进两岸同胞的心灵沟通和情感交融。

  严隽琪,1946年8月生,江苏苏州人,丹麦技术大学海洋工程系毕业,工学博士学位,教授。现任叶圣陶研究会名誉会长,开明画院名誉院长,中华文化学院院长,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院长。

  2001年至2007年,严隽琪在上海市政府任职,是负责信息化、科技、教育和知识产权等工作的副市长。

  2007年,严隽琪任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委员会主席。2008年,严隽琪任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李红:严主席你好,非常高兴能访问到您。

  严隽琪:你好。

  李红:这次您去台湾呢,已经是第三次了,前两次是在什么时候?

  严隽琪:应该有些年份了,1992年和1996年我曾经分别访问过台湾,所以今年是第三次了。

  李红:那个时候是以什么身份去台湾访问的?

  严隽琪:那个时候的情况和现在是很不一样,因为那时候是两岸开始解冻,开始能够有来往,台湾来的多一些,我们到台湾的少一些,所以那时候是访问台湾应该说属于比较个案,我当时是在上海交通大学任教,所以是一种科技交流,而且当时去的话,人数也不是很多。

  李红:那这次您是以叶圣陶研究会名义会长的身份去台湾进行访问,您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叶圣陶研究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还有就是它和书画界的一些关联是什么样的?

  严隽琪:叶圣陶先生是我国上世纪非常著名的作家教育家和出版家,他也是我们中国民主促进会的前辈领导人,所以在1989年中国民主促进会就发起成立了叶圣陶研究会,它的宗旨是继承和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团结一批致力于文化发展和教育改革发展的专家学者、学术团体组成了这样一个学术组织。所以成立以来,应该说凝聚和团结了一批文化界人士,研究叶圣陶的学术思想,推动教育改革和发展,特别是对中华文化的优秀部分进行传承和发扬做了大量工作,那么近年来又在两岸的文化交流方面,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但是在这之前基本上都是我们在大陆开展活动,邀请台湾的文化界人士来参与,这是我们首次组团到台湾去。开明画院,因为我们中国民主促进会是文化界别的人士占了很大部分,我们有数千名优秀的书画界的专业人士,所以在2009年我们决定成立开明画院,通过这样一个平台,能把书画界的人士凝聚在一起,扶持新生的力量,同时宣传和鼓励书画艺术的创造,利用书画艺术为中华文化的传播和发扬做贡献,开明这两个字,是我们民进老前辈在上世纪就取的名字,它的意思应该是,继往开来,明道不计功。

  我觉得这是体现了我们民进的一个非常有优良传统,所以以开明命名这个画院,这是这两个组织都是中国民主促进会主办或领导的。

  李红:那么这一次带一个这样的团到台湾去参访,并且办了画展,台湾各界的反响是怎么样的呢?

  严隽琪:说实话,去以前我心里还是有点忐忑不安的,因为在大陆举办两岸的交流活动,我们应该说是比较驾轻就熟,因为连续有将近十年我们不间断举办这方面的论坛,但是事实证明我的有些顾虑也是多余的,最后的效果非常好,非常成功,携带了他们103幅作品,63幅是画作,40幅是书法作品,不光这些画家是知名画家,书画家,而且他们的作品都是精心挑选非常精彩,有的是为了这次画展专门制作的,创作的,有的是他历年创作中精选出来的,所以到了台湾以后呢。台湾著名的书画界人士,也都到场,我们在一起进行了座谈,非常坦诚的就文化的发展,传统文化和在现代社会中所面临的挑战,大家各抒己见,非常坦诚,发言也很积极,交流思想,同时在开幕式那天,这个盛况应该说是热烈、感人,中华文化总会的秘书长还有两岸的客家文经交流协会的理事长,以及在我们举办地,中山纪念堂的纪念馆的馆长等都出席了开幕式致辞,还有就是台湾书画界的大家,在展览中间,这个会场布置也是别有新意,非常大方,简朴又给人一种美感。所以来的人都赞不绝口,参观的人数在短短的几天里就达到了上万人次,而且台湾的艺术学校的老师还带着学生,到那现场讲解,那些艺评家和记者们都给予高度的评价,说是非常精彩。

  李红:那严主席,除了刚才我们谈到的您这一次到台湾进行的这一种文化交流,举行的这种文化之旅之外,我们看您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还谈到了此次旅程也是一种亲情之旅,为什么会把它定义为亲情之旅,是因为在台湾看到了您的亲属和亲戚吗?

  严隽琪:是的。因为我家有很多的亲人在台湾,无论是我父亲方面,严家的,还是我母亲方面王家的,都有很多亲人在台湾。

  那么也经历了和我们整个国家民族一样,经历了人为隔离的几十年的痛苦历程,随着两年关系解冻,实现双通,所以我们能够又接上关系,又进行来往。但是我已经有十多年没去台湾了,台湾的亲人有些年事已高,也不是太方便的进行旅行,所以我借这次访问台湾,能尽可能的去会见这些亲人,这也是以慰亲人之间的互相挂念之情吧。在这个两岸不能互通的背景下,其实我特别感受到这个亲人分离的痛苦,所以有一些长辈他就没有等到这一天,就再也没见面就走了,所以我家的两岸亲人中这是永远抹不去的痛,但是有幸的是随着两岸三通的实现,那么我们现在的亲人能够互通信息,互通来往,有些亲人呢,是小时候听长辈说起过,但是我从来没见过面,这次我见到了,我也很幸运,有些人都已垂垂老矣。坐着轮椅,这次见,所以前两天还发邮件给我,希望能够这种见面更频繁一些,因为这个亲人见面的温暖,对老人来说是一种慰藉,对年幼的孩子来说他知道家族的历史,也知道在海峡对岸还有我的这些亲人。有一些是随着两岸的互通以后已经有数次的见面,前两次去台湾虽然能成行,但是颇费周折,无论是交通,必须到香港去转,手续的办理也很复杂,这次就不一样了,因为随着两岸的双向三通,手续也比以前通了,便利了,三个小时就从北京飞到了桃园机场,所以我想这样一种两岸的密切交流和亲情交流,真是民心所向,是不可逆转的,这种历史悲剧一定不能让它再发生,所以这次的亲情之旅,我觉得让我除了台湾温暖的气候,也匆心里感到温暖,这也是我代表我已经故去的父母。我觉得我也在完成他们的一种使命,也是告慰他们的。

  李红:刚才您也谈到说,这次去台湾看望您的亲戚,可以说也实现了已故父母的一个愿望,可能是对于他们那个年代还有那个年纪的人,没能去台湾亲自去看望自己的亲人,应该是一个特别大的人生的遗憾,那如果谈到您的父亲,我们都知道他是在上个世纪的40年代,在福建就创办了一个很出名的学院,可能这一段历史很多人并不了解,您能不能给我们谈一谈您父亲,还有您父亲的学院?

  严隽琪:我父亲在我6岁的时候就病故了,我知道他是一个非常爱国的知识分子,也是一个非常著名的昆虫学家,科学家,但是毕竟他在我心目中留下的记忆已经是开始变得模糊,也是片断化的,这次有幸在台湾见到了八位我父亲亲自培养出来的原福建省立的农学院的一些老校友。他们都是90岁上下的高龄了,在会见中他们讲述了当年70年前,在福建省农学院我父亲办学的点点滴滴,因为那时候国家处于危难之际,我父亲是秉承着教育救国,就是人才是最重要的,同时国运衰危,他认为农为帮本。所以他欣然的接受了当时福建省的邀请,到福建在抗战时的临时省会永安,永安县的郊区黄历村去创办福建省的农学院,当时的艰苦可想而知,就租用了农民的房子,但是经过努力短短4个月的时间,就办了有7个系的一个农学院就已经初具规模,我觉得他的这些办学思想,因为我也长期做大学教授,我现在才那么详细清晰了解当时的这段历史,他当时做的首要的事情是用重金聘请名师,短短4个月就汇集了30多位教师,其中教授级的就有10多人,到3年以后增加到30多人,所以名师汇集,给这个学校奠定了非常坚实的基础,台湾1945年回归以后,特别需要人才,福建省农学院的学生就成为台湾最抢手的人才,大概相继有180多名到台湾任职,为台湾的农业、林业、科研、教育做出了杰出贡献,中兴大学的校长是我父亲的亲手带了4年的学生,他说没有我父亲,就没有他的今天,在台湾是非常有名的,台湾的茶叶很有名,但是茶叶的元老甚至他们叫台湾茶叶之父是我父亲教出来的学生,台湾的水果、凤梨、木瓜特别有名,但是这两个品种的元老就是我父亲的学生,还有台湾农业的统计工作,数据统计工作得到国际组织的认可,这个负责人也是我父亲学生。台湾的农复会的技正,就是负责人,是我父亲的学生,这些名字很多,应该说这段历史反映了两岸本是一家,两岸的发展凝聚了两岸同胞的心血,就在两岸交通断绝以前,我原来不知道,我父亲学生告诉我说,我父亲在18年还是17年的时候,专门到台湾去过,就是为了推动两岸台湾农业的科技。所以我想这些学生在台湾做出的贡献,应该也足以告慰我父亲,应该是为我这个两岸只有合作才能共赢,也做了一个最好的历史的注脚,所以我觉得让我最近了我父亲的精神世界,也觉得我这一代人有这一代人的责任。就是说我上一代人尽了他们的责任,那么我们这一代人就应该尽我们这一代的责任,就是继续要为两岸的关系和平发展最终祖国的和平统一,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李红:也就是说无论您做任何职务在任何的岗位,您父亲的精神一直影响着您,陪伴着您,并且鼓励着您,在两岸之间做更多的事业?那今天通过对严主席的访问呢,我们也从另外一个侧面了解了很多两岸之间的历史,那当然,正是因为有这段历史才让两岸的同胞之间有一份难以割舍的情感,难以割舍的同胞之情,非常感谢严主席接受我们的访问,谢谢。

  严隽琪:我也谢谢你们,给我这个机会,也倾吐一下心声。

  李红:谢谢。

视频编辑: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