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2008年:中国外交高调“亮剑”

发布时间:2010年11月17日 16:1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新闻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10月14日,第七届亚欧首脑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与出席会议的各国领导人一起前往大厅进行合影。 中新社发 盛佳鹏 摄

  中新社北京十二月二十五日电 题:中国外交“亮剑”?

  中新社记者 齐彬

  从年初的冰冻雨雪灾害,到随后的汶川特大地震,再到北京奥运会的荣耀辉煌,及至岁末年尾的世界金融危机冲击,中国度过了波澜壮阔的一年,中国外交亦跌宕起伏,耐人寻味。

  十二月二十六日,中国海军派出最先进的舰队编队,远赴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这是近代以来,中国海军首次到远洋执行军事任务。

  在世界格局再次陷入动荡和重组之际,中国这次不同寻常地向世界“亮舰”,受到国际社会高度关注,也是最近几个月来,中国外交强势出击的最新动作。

  十月四日,为了抗议美国对台售武,中国副外长何亚非召见美国驻华使馆官员提出强烈抗议,中方同时取消了中美两军的多项交流活动。

  十一月二十六日,鉴于法国总统萨科齐坚持要与达赖喇嘛会面,中国宣布推迟中欧领导人峰会。这一果断、强硬的行动,不仅令法国和欧盟大为震惊,世界舆论也相当惊诧。

  十二月八日,中国海洋监察船只进入钓鱼岛附近水域。面对日方抗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罕有地指出,中方船只在自己海域巡航无可非议,何时再去巡航,中方自主决定。

  虽然只是几起互不关联的单独个案,但已经涉及中美、中法、中欧、中日等关键的大国关系。这是否是中国外交的“亮剑”?是否意味着中国已经放弃了韬光养晦、留有余地的传统外交风格?

  的确,在过去的三十年里,中国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外交工作的主要目的是为国家的经济建设创造良好和谐的外部环境。在国际事务中中国坚持“韬光养晦,善于守拙”,除非涉及到核心利益,否则通常都相对超脱。

  但如今,随着综合国力增强,国际地位提高,中国已经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大国,诚如国家主席胡锦涛在纪念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三十周年大会上所言,“在国际事务中发挥了重要建设性作用”;愈演愈烈的金融危机,结束了少数富国主宰世界的历史,更为中国跻身“世界领导层”提供了契机。

  因此,上述一些外交动作,与其说是中国外交“亮剑”,不如说是中国正以更加自信、更加积极的姿态,参与到重要的国际事务中;在涉及到自己的核心利益时,中国更加“以我为主”,表现得更加果断。通过这样“有所作为”的外交工作,在维护自身利益的同时,致力于构建附有中国印记的世界秩序。

  同样是在那次大会上,胡锦涛在谈到今后外交工作时指出,“既坚持独立自主,又勇敢参与经济全球化”,这为中国外交风格的演变确立了方向。在国际格局波谲云诡的背景下,可以预见,今后中国将更加积极主动地参与国际事务,特别是国际“游戏”规则的制定,寻求与国力相匹配的影响力和外交利益。(完)

  明报:中国海军近交远攻

  中新网12月24日电香港《明报》24日载文指出,中国数百年来的首次海军远洋巡弋行动周五展开,说数百年,是因为这是明朝郑和1405年至1409年3次下西洋后的第一次。虽是空前,但一定不会是绝后,可以预料,在中国海军这一轮的近交远攻之后,中国的海外军事行动还会陆续有来。

  文章摘录如下:

  说中国海军近交远攻,是指中国最近除海洋执法船到钓鱼台岛海域小试锋芒外,对四邻的日本、韩国、越南、菲律宾都采取了温和姿态,海军司令吴胜利月前还特别访问了日、韩、印度和泰国。但同时又高调到万里之外的亚丁湾海域去打击海盗,一来是因为联合国开了绿灯,师出有名,二来是远离敏感地区。

  不过,中国海军今次精锐尽出,定会令邻国不安。中国对海外军事行动转趋积极,也有可寻。昨天在记者会上,当被问到中国未来会否派兵参加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军事行动时,国防部发言人的回答颇为微妙﹕“中国是国际社会负责任的一员,肩负着维护世界和地区和平稳定的职责。今后,中国军队将根据需要和可能,为维护地区和世界的和平与稳定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和帮助。”当日、韩等国对中国的行动忧心忡忡之际,被金融海啸搞得焦头烂额的美国对中国这种表现,却不一定反对。

  至于中国海军今次处女之行的编队司令,很可能就是昨日出席记者会海军副参谋长肖新年少将。

  在国际军界,军衔低者要向军衔高者敬礼,领军人物级别高不会吃亏。(孙嘉业)

  中国对法国高调亮剑的背后

  中新网12月1日电美国《侨报》发表法国巴黎文化沙龙副会长兼秘书长宋鲁郑撰写的文章指出,面对法国的挑衅,中国此番少有的高调亮剑,一方面也是自身国力和国际地位空前提升的表现;另一方面也显示中国对法国的外交传统有清醒的认识。这一次,法国可谓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金融危机)、错误的地点(法国是东道国)选择了错误的对手中国,制造了一场波及中欧甚至会冲击全球既不利己更不利人的“非经济危机”。

  文章摘录如下:

  距在法国里昂举行的第11届中欧领导人峰会倒计时只有5天,中国一则罕见的取消声明顿时震撼国际社会。之所以罕见,一是距离会议的召开时间已非常接近,双方的准备工作都已近完成,此时取消等于前功尽弃;二是全球在经济危机冲击下,亟待合作。中国和欧洲在应对危机上有更多共同的合作实力,此时出现“政治压倒经济”出乎全球意料;三是纵观大陆改革开放30年历史,中国由于实力所致和实现现代化所需的国际和平环境等原因,外交上一向采取“韬光养晦”策略,往往“发乎怒,止于言”,较少采取实质性报复行动。而这一次,中国高调亮剑、“扩大化”式的反应:严正反对法国总统萨科齐见达赖,甚至不惜推迟中欧峰会,实在少见。

  一周前,萨科齐放风要在12月初在波兰会见达赖。外界认为,这是西方借此向中国施压,要求中国为解决正在漫延的全球经济危机“献血”。而西藏问题一向是中国的内政,拿中国的利益作筹码,实在是一本万利。所以,法国才会再拿已经边缘化的达赖说事,在其所剩不多的晚年再利用一把。之前人们也预计,中国政府会与法国进行密集磋商和讨价还价。但结果却显示,这一次法国“项庄之剑”并非在“经济”,而是其所一向追求的保证法国以二流国家实力却在国际上发挥一流国家作用的“软实力”。

  二战结束后,法国由于在战争中令人失望的低迷表现和实力大损,仅是在美国的支持下才勉强获得联合国五常席位。一向高傲的法兰西不得不接受其沦为二流国家的现实。然而,冷战发生和第三世界解放运动兴起,为法国提高其国际地位提供了契机。法国站在美、苏之外合纵连横,俨然成为世界独特的第三极,直到今天仍然如此。

  仔细观察可以发现,法国的这种外交有如下特点:一是挑战强大甚至最强大的国家,包括1960年代退出北约,2003年公开反对美国入侵伊拉克;二是与被国际社会孤立的国家保持关系,包括率先与中国建交,第一个邀请被封锁后的利比亚访领导人访问,今年萨科齐甚至顶着被前总统希拉克抵制的压力力邀叙利亚总统参加法国国庆观礼;三是无论何种政治力量,只要提出流亡申请,均被法国接受,法国几乎成了全球所有政治博弈失意者第一或最后的归宿,而这些一时失败的政客,一方面对所在国仍有影响力,仍可发挥作用,况且风水轮流转,今日的流亡者说不定明天就是执政者(当年伊朗的霍梅尼就是一例),这些人无论在台或离任都成了法国人的筹码。法国正是凭借此种独特外交,确保了其在全球独一无二的地位和作用,从而达到以二流国家的实力发挥一流国家作用的战略目的。

  因此,观察此轮中法对抗就要从法国的外交战略传统来解读。美国金融危机演变成全球经济风暴后,金融和经济相对健康的法国认为机会来临,表现得空前活跃。萨科齐更以欧盟主席国的身份挟天子以令诸侯,四处召集国际会议,提出自己的方案,更是率先提出要追究危机责任、改变现行金融体制,其锋芒直指当今唯一超级大国美国。而处于困境的美国对此并无微词,少见地给足了法国人面子,甚至G20会议也是法国倡导,美国承办。在这场危机中,法国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大升,风光一时无两。

  在这场经济风暴中,中国由于谨慎的金融政策和节俭而非超前消费的习惯,没有出现漫延至全球的严重金融危机,同时更由于近两万亿外汇储备而成为全球少数几个可以在危机中出手相助的国家之一。如果说法国是靠自己身为西方话语权的一部分而拥有批评世界的正当性,那么中国则凭借出色的经济表现和硬实力在这场危机中具有不同以往的话语权。一向追求实利的美国也对中国充满赞誉和期待。中国在不动声色中已成为危机中的大国和强国。于是,一向以挑战大国甚至最强国为荣、突显自己实力和地位的法国便把矛头对向了中国。

  面对法国的挑衅,中国此番少有的高调亮剑,一方面也是自身国力和国际地位空前提升的表现;另一方面也显示中国对法国的外交传统有清醒的认识。令法国失算的是,中国不是西方,中国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和应对之道。中国的高调亮剑,不仅令身为东道主的法国大失脸面,更使欧盟错失联合中国共同应对全球危机的机会。一向喜欢好出风头的法兰西和萨科齐本人,也丢失了一次表现自己的国际舞台。

  这一次,法国可谓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金融危机)、错误的地点(法国是东道国)选择了错误的对手中国,制造了一场波及中欧甚至会冲击全球既不利己更不利人的“非经济危机”。

  香港文汇报:中国海军亮剑检验远洋作战能力

  中新网12月25日电香港《文汇报》12月25日载文《中国海军有能力打击海盗》指出,虽然自2002年以来,中国海军舰队先后访问过欧洲和美国的港口,但都只能算远航,不能称之为出征。这一次中国肩负国际社会维护航运安全的重任,大胆亮剑亚丁湾,可谓“蓝水海军”锋芒初露,既显示了中国和平崛起的实力,也是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为维护世界和平所做出的积极贡献。

  文章摘录如下:

  由两艘驱逐舰和一艘大型补给舰组成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舰艇编队明日将从三亚启航前往亚丁湾、索马里海域实施护航。在当前形势下,保护中国海运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需要,也是中国对世界的义务。中国海军派出舰队前往亚丁湾巡逻,除了保护中国船只、彰显国威、履行义务、震慑海盗外,最大的好处是实战练兵。与各国海军一同保护该地区安宁,是形势的要求,也是中国军队的职责。

  这是新中国的舰队第一次渡海“远征”,也是自十五世纪初郑和下西洋之后,600年来中国海军的首次远洋作战行动。巧合的是,1405年起大明帝国七下西洋到达的最远地方,正是本次中国海军的目的地。

  其实,近几年来,中国海军编队已先后出访34次,到过40个国家。2002年中国海军编队有过3.3万海里环球航行的纪录,这说明中国海军可以到达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我国历次出访的海上编队,一般由一到两艘驱逐舰(或护卫舰)和一艘大型补给舰组成,战力足以对付各种规模的海盗。可以说,中国海军具备到非洲之角打击海盗的能力。美国国防部此前称,中国已经拥有当前亚洲最大的海军部队,包括驱逐舰、护卫舰、潜水艇和两栖战舰,可以说,中国海军的不少军舰都能远赴索马里执行任务。虽然自2002年以来,中国海军舰队先后访问过欧洲和美国的港口,但都只能算远航,不能称之为出征。这一次我们肩负国际社会维护航运安全的重任,大胆亮剑亚丁湾,可谓“蓝水海军”锋芒初露,既显示了中国和平崛起的实力,也是我们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为维护世界和平所做出的积极贡献。

  对于中国海军来说,此次行动获得的不仅是打击海盗的实战经验,而且通过这一军事行动可以很好地检验一下我海军执行远洋准作战能力。

  一是检验我海军编队快速出动能力。对于一支海军来说,这种能力不仅仅体现在装备舰艇的数量与质量,它的装备完好率、训练程度、在航率也是重要衡量指标。想要对远洋护航行动作出快速反应,装备的完好程度、部队训练程度和日常在航出动率也要达到一个比较高的水平。水平越高,出动时间就越短,到达任务海域的时间就越短。

  二是检验我海军远洋部署能力。这是一次任务行动,尤其是要在陌生海域承担某种程度的作战任务,这对中国海军来说不能不说是一次考验。使用什么样的兵力、怎样在最短时间内高效地把一支编组合理的海军编队部署到任务海域,这对海军远洋航行和部署能力都是一个考验。

  三是检验我海军的武器装备。此次行动,对装备的考验可能并不是针对诸如大中型火炮、防空导弹、反舰导弹等的主战兵器,而是针对特殊目标进行特殊行动的兵器的考验。比如针对这些小型快速目标,我们应该使用什么兵器进行打击?如果需要对目标实施临检、拿捕、驱逐等行动,随船的快艇是否能保证这些行动的完成?

  四是检验我海军后勤保障能力。像这样的远离本土基地、长期的远航和部署行动,后勤保障更多地要依赖海上补给。

  五是检验我海军的特种作战能力。反海盗护航作战更多地涉及到海上特种作战,因此它与传统意义上的海上作战是不一样的。在这种情况下,海军兵力编成中就不仅仅是大型战舰和补给舰这样的保障支持舰艇,还将会有一些特殊的成分。

  六是检验我海军平时的训练水平。此次中国海军的任务要在大洋上完成,其中,很多任务应该是海军正常训练课目中比较边缘的项目,而且任务针对的又是比较特殊的对象。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派出的海军能否出色地完成任务,这对海军平时的训练也是一个检验和考验。

  七是检验我海军海上联合作战能力。索马里海域的护航行动是多国联合进行的,本身就存在联合作战的成分。中国海军舰艇编队与海上其它国家的军舰如何协同、配合,如何交流情报等,都属于联合作战范畴。同时,在编队内部会出现兵种之间的协作,如水面舰艇、海军航空兵、海军陆战队之间的配合与协作等。八是检验我海军应对紧急情况能力。

  此次索马里剿匪对于中国是一个机遇,这是中国海军走出近海、驶向远洋的难得契机。过去中国海军一直只在领海执行任务,但是严酷的现实已经向中国海军提出了新的要求。中国海军派出舰队前往亚丁湾巡逻,除了保护中国船只、彰显国威、履行义务、震慑海盗外,最大的好处是实战练兵。对于和平年代的中国海军来说,任何精彩的沙盘推演、电子模拟乃至海上操练,都不及拉开架势,真枪实弹与对手对决。(李大光)

  作者:刘灏

  中国海军即将启航前往索马里海域,我们听到了掌声——尽管其中依然有着各种各样的揣测。不过,西方媒体自身也开始检讨2008年对中国的报道,认为西方过去对中国的报道与解读,太过于妖魔化、简单化。

  《纽约时报》19日称,这是中国海军当代第一次部署到太平洋以外的区域,“我们绝对欢迎所有国家,海盗不是美国或者美国的同盟能独自解决的难题。”美国第五舰队发言人对该报说。同时,国际海事局发言人也称这“完全是一个积极的进展”,“这会受到欢迎,”“索马里海域受到的威胁太大,国际海军的存在非常不足。”

  对中国派遣海军的目的,《国际先驱论坛报》说,中国约有60%的进口石油来自中东,其中大部分要经过亚丁湾,经过那里的还有大批来自非洲的原材料,这一运输线对中国来说相当重要,但中国船只却接连在那里被劫持。正如法新社昨日的评价,“作为世界第四大经济体,中国对公海显示兴趣,这毫不意外。”

  这会是中国“外洋战略”的一步吗?《亚洲时报》19日称,“索马里的海盗把中国拉进了深海。”而《泰晤士报》23日社论说,通过承担全球安全责任,“中国如今可以证明它作为世界大国的成熟。它知道,此举会受到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的欢迎。”

  作为中国的近邻,日本《产经新闻》称这是中国“外洋战略的一步”。韩国《朝鲜日报》19日称,这可能是中国海军“全面进军海外的信号弹”。如果这也算公开表示担忧,日本《读卖新闻》22日说,中国向索马里派出海军,让日本政府官员感到“非常挫败”,因为有十多个国家已经派出军舰,“如果日本没法在奥巴马政府上台前派出,日本就会在与奥巴马政府建立良好关系上落在中国后面。”而此后就有了日本考虑向索马里派出海上自卫队的消息。看来,担忧并不是目的。

  此前在讨论中国要不要派遣海军护航时曾有人担心会引发“中国威胁论”。但从目前看来,这种担心有些多余。按照《泰晤士报》的说法,中国这是“承担表面上看似无私的全球安全责任”,“向一支国际部队提供帮助”,因此中国邻国“很难公开表达自己的忧虑”。而按《华盛顿观察》的说法,派几艘军舰去亚丁湾不算什么大动静,更不该被视为“中国威胁”的体现。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维护自己海外利益,只要有理有利有节,就并不一定会激发“威胁论”的老调。不过,我们却不能期望中国海军能短时间就让海盗猖獗现象结束。沙特《阿拉伯新闻》23日的社论说,没有证据显示,越来越多的国际海军的存在会阻吓住海盗。“没有索马里秩序的恢复,就没有索马里海盗的终结。”

  中国2008年发生的众多事件,占据了西方媒体的大量版面。《卫报》25日发表历史学教授杰弗里·瓦塞斯顿的评论说,“今年英语世界对中国的讨论分成两种”,“大量西方对中国的报道,特别是媒体过度追求轰动效应,因此继续着类似的俗套,将复杂的中国现象简单化”,而在积极方面,一些“以不同方式报道中国的作者”,“都超越了对中国过于简单化的幻想”。杰弗里认为,这样的报道在近年越来越多,“对中国的报道正进入一个黄金时代”。

  作者:鲁宁

  中国有史以来第一支开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非传统安全任务”的远洋舰队今天出发。该舰队由海军“武汉”号、“海口”号导弹驱逐舰及“微山湖”号综合补给舰组成。

  可以说,三艘军舰都属中国海军的当家花旦,亦是南海舰队的核心主力舰只。中国海军拿出如此决心和气魄赴亚丁湾护佑国际航运水道的运输安全,令海内外军事观察家刮目相看。

  按联合国授权打击索马里海盗的相关决议,在中国海运船未受威胁时,中国舰队不会主动发起攻击;若中国舰队附近他国过往船只受到海盗威胁,中国舰队将对受攻击船只进行人道主义救援。也就是说,中国舰队执行的是有限护航任务,遵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防卫原则。

  考虑到中国舰队首次执行远洋护航任务,考虑到在打击海盗的国际军事诉求下中国是否承担大国责任为各国舆论看重,以及亚丁湾事实上已成大国地缘政治和军事博弈错综复杂的角力场,中国海军的上述立场既非软弱无力,亦非自私自利,而是讲究斗争策略之“东方智慧”。

  亚丁湾海域作为国际海运主要生命通道之一,情况极为复杂。以美、俄为首,眼下已有十数国的军舰在此巡航和游弋,但除美国第五舰队的舰只外,目前出动大型主力驱逐舰和超大吨位补给舰的只有中国一家。打海盗不允许用制导武器;对付海盗,千吨级的轻型护卫舰足矣。中国海军为什么如此大动干戈?

  其一,小舰续航能力弱,从未在远洋执行护航任务的中国海军,在印度洋沿岸没有任何现成的补给、基地可以利用,杀鸡用牛刀实乃不得已而为之。

  其二,多国海军除俄罗斯相对独立外,其余基本受美国海军“节制”,这其中涉及海面搜索、情报共享、行动协调,通讯指挥、海情预警等等———这迫使中国必须出动配备舰载直升机的大舰独立解决相关问题。

  其三,中国舰队若与多国舰队统一行动,美国人求之不得,但如此一来,中美军舰必须实行“数据链对接”,这涉及保密难题,这是中国海军绝对不能接受的。

  从“黄水”转向“蓝水”系中国海军必须承担的历史使命。印度洋之汹涌波涛对走向大洋的中国海军是个极佳的练兵场,借机熟悉航路和“洋性”,实乃天赐良机。印度洋周边地区诡谲的地缘政治时局,对中国拓展更高层次的军事外交提供了更开阔的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