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调查显示“县官”最怕网络监督 领导耐受力增强

发布时间:2010年11月12日 08:1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11月1日,江西万载县县委书记陈晓平因一句话,遭到网民人肉搜索。他在那天的一个饭局上说,“如果没有我们这些县委书记这样干(拆迁),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吃什么。”

  因为有了网络,官员与公众的距离开始拉近,政府也日益透明。《人民论坛》杂志社于今年4月做了一个调查,其中七成网民认为官员“恐惧”网络,怕被监督。

  本报记者联系采访河南、四川、陕西等地官员,不少官员表示,基层干部尤其是县级干部确实恐惧网络舆论,因为会影响仕途。

  但是不少受访的市委书记表示,他们不怕网络,但是很重视。通过网络舆情监控,他们能及时掌握突发事件,只要及时处理,公开透明,就能引导舆情。

  11月1日,江西万载县县委书记陈晓平因一则微博迅速成为网络热点。

  那天,社科院教授于建嵘给当地干部讲课,随后赴陈晓平的饭局,并将饭桌上两人关于讲课内容的分歧记录于微博。

  于建嵘在微博里记录,陈晓平在酒桌上对他说,“如果没有我们这些县委书记这样干(拆迁),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吃什么。”

  网络迅速回应,并开始人肉搜索。同时,网上一系列追问逼向陈晓平。多名记者联系陈晓平,陈皆避而不答。

  今年4月20日,《人民论坛》杂志社联合人民网、腾讯网做出的调查显示,约7成被调查者认为官员有网络恐惧,县处级官员怕被网络监督。

  国家行政学院领导人员考试测评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旭涛认为,大量官员对网络有恐惧心理,说明网络舆情已成为干部监督的重要手段。如何与网络媒体打交道,如何与网民正常互动交流,应该是当下各级政府官员的一门必修课。

  言语雷人被人肉搜索

  万载县委书记陈晓平表示不拆迁搞发展,“知识分子吃什么?”,网友搜出其信息晒于网上

  于建嵘11月1日的微博是这样记录的:

  “昨晚深夜赶到万载县,今天给七百多人讲课,号召大家不要去拆老百姓房子。刚才吃饭,县委书记言称,为了发展,就得拆。我怒言,现代社会就是以保障个人基本权利为基础,你们这些人最要做的就是确保个人权利。他说,如果没有我们这些县委书记这样干,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吃什么。我一怒推椅而起,离席而去。”

  那天11时许起,以“揭黑”闻名于网络的网友张洪峰,在微博上发起了《围观万载县委书记陈晓平》的人肉搜索号召。

  在万载县官网上,张洪峰找到了陈晓平近期一次会议上关于维稳的讲话记录。陈晓平说,“凡是到北京非正常访的,第一次训诫谈话并罚款;第二次拘留;第三次劳教。”

  这一发现,激怒了网友。网友质问:什么叫非法上访?县委书记有什么权力劳教上访老百姓?

  网友继续对陈晓平进行人肉搜索,“找陈晓平的三产信息:房产、家产、地产。子女上学情况,是否出国留学,妻子工作情况,是否出国定居。是否有贪腐,是否有其他违法行为。”

  陈晓平的儿子在美国留学,这一信息迅速被发现。张洪峰在网上发问,以陈晓平的正常收入,能否支撑儿子留学美国?

  张洪峰找到陈晓平手机号码,在11月2日下午3时50分,给陈发了短信,求证其子留学美国一事。

  15分钟后,张洪峰收到陈回信:洪峰同志,您好!我儿子考取美国留学属实。二十年前我也在美国学习管理专业。欢迎您一星期后来万载做客!

  2日下午,广州一记者致电陈晓平。陈晓平称,正在向省委组织部、宣传部汇报工作,不便受访。

  随后大量媒体记者,开始联系陈晓平,陈均避而不答。11月4日,本报记者发短信给陈晓平,其未予回复。

  县处级官员最惧网络?

  《人民论坛》杂志调查300名官员和群众,47%受访官员认为“县处级”干部最怕网络监督

  与陈晓平多次短信交流后,网友张洪峰的感觉是,虽然陈晓平曾接受过美国教育,但作为政府官员,他对网络有一定恐惧心理。

  今年4月20日,人民日报社主管主办的《人民论坛》杂志社联合人民网、腾讯网做了一次主题为“当代中国官员的‘网络恐惧’”调查。

  3天时间,5943名网友参与调查。《人民论坛》记者还通过发放问卷和随机采访的形式,调查300名官员和普通民众。

  调查数据显示,70%的受调查者表示当代中国官员患有“网络恐惧”,22%的受调查者表示“没有”。

  在回答“哪一级别的干部最怕网络监督?”这一问题时,47%的受访官员选择“县处级”,列第一位。

  “记者采访发现,宣传部长和县委书记这两个群体的官员最怕网络监督。”《人民论坛》在5月6日的报道中称。

  官员们的网络恐惧到了什么程度?调查显示,55%的受调查者选择“有压力”,10%的受调查者“压力很大,让人提心吊胆,严重影响正常工作开展”,35%的受调查者认为,“没有压力,该干嘛还是干嘛”。

  国家行政学院领导人员考试测评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旭涛,参与了对此次调查的数据分析与点评。

  10月31日,刘旭涛认为,七成的网民认为当代中国官员患有“网络恐惧”症,说明网络舆情已成为干部监督的重要手段。

  有人“恐惧”,有人“焦虑”

  洛阳市政府信息中心副主任李少宇表示,高级别官员不惧网络,因受网络舆论影响仕途较少

  11月1日,记者联系河北保定某县,了解县委书记如何看待网络监督,该县宣传部长说,“我们书记在上海,马上联系,让你电话采访。”

  次日,该部长回复:“很抱歉,我们书记说网络太敏感了,暂时不发表意见”。

  在采访河南洛阳市政府信息中心副主任李少宇时,他坦言,县乡级官员的网络恐惧症比较明显。县乡级官员处理的事务大多是和民众打交道的,职位相对较低,网络舆论经常会影响到他们的仕途。

  李少宇举了一个例子。

  不久前,洛阳下属一个乡,有人烧麦秸秆,被拍下照片,并放到当地论坛。随着帖子在网上扩散,引起上级官员不满,该乡副乡长被撤职。

  李少宇说,相对高级别的官员被网络舆论影响仕途的较少,他们谈不上对网络“恐惧”,而是比较“焦虑”。

  据李少宇介绍,洛阳是最早重视网络舆情的城市,2006年,大多数城市还没有专门的网络舆情监控部门,但现在他了解,绝大多数市政府都有类似的机构。

  采访中,湖北、河南、江西、陕西、湖南、四川等多地陆续有官员介绍,除地方党委政府设有网络舆情监控机构外,各地纪委、公安等多个部门也都设有网络舆情监控机构。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