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24小时]贵州“深山恶魔”与警方疯狂对峙:几番较量 最终俯首就擒

发布时间:2010年10月29日 23:3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进入[24小时]>>


视频截图

  中国网络电视台综合消息:趁着夜色,趟过河,爬上悬崖,经过近3个小时的摸索,12名全副武装的民警和5名武警将一名杀人潜逃7年、身上携带火管枪和杀猪刀的犯罪嫌疑人团团围在一土墙阁楼内。犯罪嫌疑人利用自己的妻子作为“盾牌”,架起火管枪和民警对峙了近50分钟,在催泪弹和战友的掩护下,一名武警战士冲过对方火力点,在犯罪嫌疑人未来得及开第二枪的时候,寻找掩体向楼上开枪扫射,随着一声惨叫,犯罪嫌疑人中弹后举手投降,慢慢地爬出了阁楼。

  小事起纷争他举枪打死民兵连长

  2003年6月12日下午4时许,威宁县龙场镇红光村新山组村民徐广成刚从山上干活回到家中,他家小孩哭诉,称在院内摘李子吃时被邻居徐某家小孩欺负。性格暴躁的徐广成提着火管枪去找徐某“算账”。两人争吵了起来,徐广成举枪想打徐某,徐某撒腿就往山上跑,徐广成没追上。

  徐某不敢回家,直接去了村支书、村主任和民兵连长家,并说明了来由。晚上11时许,3位村干部带领徐某来到徐广成家,准备调处两家的纠纷。3位村干部一致要求徐广成将火管枪交出来。徐广成被逼无奈后,表示愿意上楼去取枪。徐广成取了枪刚下楼梯,便用枪指着民兵连长说:“要枪拿去”,民兵连长还没转过身来,徐广成扣动了扳机,民兵连长应声倒下,屋内的煤油灯被吹灭,在场人员纷纷夺门而逃,徐广成又用匕首刺了民兵连长一刀,民兵连长当场死亡。

  逃进深山,占山为王

  威宁县龙场镇红光村新山组有一座大山叫木耳山,大山沟壑纵横,洞穴连绵,徐广成犯案后就将家安在山顶一处山窝里,屋后有一个山洞,很少有人知道。从村公路到徐广成家有两条羊肠小道可以选择,走任何一条都得翻山越岭,最快也得走两个小时。

  案发后,威宁警方将徐广成列为网上逃犯进行追捕,为了逃避打击,徐广成四处逃亡,长期盘踞在深山,借助特殊的地理位置,来无影去无踪,威宁警方的抓捕一次次扑空。

  时间一天天过去,徐广成越来越相信自己拒捕的能力,逐渐放松了警惕,占山为王在村里横行霸道,还将淫爪伸向村里的妇女,很多村民敢怒不敢言。

  爬山涉水摸黑围捕,双方举枪对峙

  徐广成的罪恶行径,引起了各级领导的重视,通过大量的走访调查,在获取徐广成近期已潜回家中准备修建新房的线索后,威宁县公安局制定了抓捕方案,抓捕小组分别由刑侦、特巡警和龙场派出所等单位的12名民警和武警威宁中队的5名武警战士(其中包括1名狙击手)组成,时间定在2010年9月25日凌晨。为确保万无一失,所有参战人员全部穿戴防弹背心和头盔,携带强光手电筒和枪支,两梭以上装满子弹的弹夹。还安排有狙击手和防暴枪手,携带催泪弹和警用喊话器等装备。

  为了不打草惊蛇,抓捕行动路线决定不走正路,而是从徐广成家侧面的大岩爬上,顺着山沟接近徐广成家。

  2010年9月25日1时6分,抓捕小组全副武装驱车出发。经过1个多小时的颠簸,2时10分,抓捕小组来到龙场镇红光村新山组大河坝边,为了不引起对面村民的注意和狗叫,民警们只开启了一支手电筒,从水浅的地方越过了河坝,趁着夜色爬上近200米高的大山。大约爬了1公里左右的山沟,来到了徐广成家房前。

  临战时,每位民警都认真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装备。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名民警坐下去的时候,身上警用喊话器的电源开关刚好触到地上的一小石块,喊话器发出急促警报声,瞬间,徐广成家的几条狗都叫了起来。

  抓捕小组成员从包谷林里径直冲向徐广成家。瞬间,徐广成家房前屋后,所有的通道和要害位置都被民警把守,全部从外面反锁了徐广成父亲和孩子的房间。几乎同时,徐广成将其妻子推到门口,架起了火管枪,“啪”的打开路灯,借助手电筒光向外面窥视。

  把妻子当作“盾牌”

  4点36分,一切准备就绪,抓捕小组喊话,命令徐广成放下武器,向公安机关投降。徐广成却利用妻子作为“盾牌”挡在阁楼门口,用身体紧贴在30厘米厚的土墙胚后,火管枪瞄准外面。

  僵持了一段时间后,两名武警和一名特警贴墙靠近徐广成,侦察室内情况,准备将徐广成的妻子拽下楼门。就在一名武警战士去拽徐广成妻子脚时,徐广成把枪管伸向门外,该武警立即撤回。民警喷射催泪瓦斯驱赶徐广成的妻子,没有效果。

  长期盘踞在深山,徐广成已经多了几分野性,又脏又乱的头发披到肩上,借着忽明忽暗的灯光,大家担心徐广成的女儿会不会也在里面,在情况不明的情况下,没敢轻举妄动。

  左腿中两枪束手就擒

  徐广成和家人情绪越来越激动,小孩在其他房间内大喊大叫,所有的政策攻势已全无意义,狙击手又找不到最佳的瞄点,如果不果断处置,情况会越来越糟。5时10分左右,一名武警向室内投掷一枚催泪弹,用一支闪烁的强光电筒放在门口的一土坯上,引开徐广成的注意力。随着催泪弹的爆炸,徐广成抬起枪,指向外面扣动扳机,并鼓动性地向妻子大声吼道:“小粉,和他们拼了。”一名武警在战友的掩护下,迅速冲过徐广成的火力点,借助土墙作掩体,用步枪从楼下往上开枪,朝着徐广成藏匿的角落扫射。待烟雾散去,徐广成举起双手投降,慢慢爬出了阁楼。

  徐广成的左腿连中两枪,左手臂和胸部被子弹擦伤,失去了反抗能力。天亮后,徐广成被抬出大山,送往县城医院进行救治。现场,民警缴获自制火管枪2支,杀猪刀和匕首各1把,火药和铁砂若干。

    (视频编辑:滕雪 蒋萌 综编编辑:王壹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