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浙江武义村民监督村官6年试验(二)

发布时间:2010年10月26日 08:0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10月18日,武义县后陈村有小孩在村务公示栏前玩耍,该村监委会工作日从每月4天改为每月2天。本报记者 陈宁一 摄

  “有些人开始挨家挨户做工作,不要选我。”张舍南说。

  在张舍南那个村小组里,有两名前任的村领导。张舍南说,他曾经针对他们的问题上访过,所以和他们关系不好。

  张舍南认为,和村干部有过节儿,落选很正常。

  2005年3月8日,村民们第一次投票,张舍南在组里排第八,落选。张说,当晚有人在村委会办公楼和街上大放鞭炮,以示庆祝。

  在采访中,有村干部说,张舍南在电视采访中太自以为是,“他对记者说,他当监委会主任半年在村里才领2000多元补贴,这些钱他做生意几天就赚回来了。”

  这名村干部说,“我当村干部也就3000来块钱工资,你又不是干部,不过行使个监督权,竟对此还不满足?”

  还有村民说,媒体报道太突出张舍南了,把功劳全部记在他身上,好像村两委是在他的领导下工作一样。一些干部平时就对他指手画脚不满,意见大了。

  落选的不只是张舍南

  胡文法,从2004年到2009年,一直在后陈村任村支书,但他在2007年竞选县里党代表时也落选了。

  胡文法认为,这也和试行监委会有关。“其实县里很多村的村支书都反对这一项政策。那年竞选时,有些村支书对别人说不要选我。”

  时任县纪委党风廉政建设办公室主任的钟国江说,实际上,针对监委会的阻力一直存在。当初决定全县推广的时候,就遇到了来自一些部门的压力。

  据介绍,时任省委书记的习近平派联合调查组赴武义调研。但调研报告交上来后,多是反对意见。习近平压在那半个月没有批示。后来坚持批示,“要关注和推动这个制度。”

  2005年6月17日,习近平又亲自到后陈村进行了座谈,表示了支持,制度才得以推广下去。”

  钟国江说,武义经验推广时,有村支书当面质问,监委会主任和书记到底谁的权力大?既然选了我,又不相信我们。什么意思?

  据介绍,即使是骆瑞生,也有暗中反对的人。“有人认为他搞这个是政绩工程。”

  变化:监委会“没用了”?

  村民发现监委会实行6年后,监督力度开始减低,村官用集体款旅游也能“获批” 

  后陈村的监委会实行已6年,村民上访的事情几乎消失。村民陈忠勤说。“大家已经习惯了村务监督制度。

  也有村民表示,监委会和以往有些不同了,似乎“没用了”。他说,他更怀念监委会刚成立时的状态。

  今年,村里党支部决定在7月1日组织党员活动。当时村干部决定去旅游。这事在村民代表大会讨论时,遭到反对。

  有村民代表说,“大家不愿意用村里的钱给党员去旅游。前几年都去了,每年都去没必要。还有代表与党员吵了起来。”最终未被通过。

  后来,村里党员每人发了400元购物券。40多个党员需要近1.7万元。等发了钱之后,一些村民代表才知道,他们便去质问监委会。

  一名监委会成员告诉记者,事先他不知道这个事情。直到审核发票时才看到监委会主任已经签字报销。

  一些村民反映,现在的监委会主任陈岳明比较“听话”。

  有村民代表称,现在监委会在事中的监督上已经不太尽责。比如说村里的工程以前监委会隔几天去一次,现在监委会主任安排了才去。以前监委会一周有一天工作日,听群众反映问题。现在是一月两次。

  有监委会成员表示,县里的支持力度也不像以前那样大了。

  监委会制度刚推出时,县里由纪委、农业、司法、民政等部门组成联合工作小组,县委书记任组长。纪委书记骆瑞生主管此事。

  2006年底换届选举后,48岁的骆瑞生调任武义县政协主席。

  武义县一干部说,各村的监委会主要工作又由民政部门来主管。由于民政部门自身的局限性,很难推动这项工作。问题解决不了,还会来找县纪委。

  出路:监督依赖党员?

  省政府下发文件要求监委会主任由党员担任,有人担心监督的独立性会被削弱 

  当后陈村的监委会在发生变化时,今年8月13日,浙江省政府又下发了一份通知——《浙江省村务监督委员会工作规程(试行)》。

  该通知称,“村务监督委员会主任一般由村党组织成员或党员担任。”

  对于这条规定,引起两种不同的意见。

  后陈村村支书何荣伟认为,“应该由党员任监委会主任,因为党员素质更高。”

  他说,以前是由村代表担任这一职位,而有些村代表,不高兴就不来开会。有的代表,塞几条烟给他,就听那人的话。“村里的事情更多要依赖党员。”

  钟国江说,确实也有监委会成员素质低下的。他记得,有一次,一名监委会主任因为村里正常招待客人时,没有把他叫上,报账时便以不知道为由拒绝签字。“村里没办法找到上面来,我们支持了村干部。”

  钟国江说,他们担心若监委会主任要由党组织成员兼任,运动员又成了裁判员。

  骆瑞生对现行制度有些担心。

  他说,当初在进行制度设计时,特意规定一条,监委会成员不能由村“两委”班子(包括村支部和村委会)或其直系亲属当选。

  “因为这样就不会变成自己来监督自己。”骆瑞生说。

  但如今省里的文件规定,监委会主任一般由村党组成员担任,监委会主任必定受村支书来领导。武义县一些官员产生疑问,那监委会主任是否还能独立地监督村支书?

  武义县纪委党风廉政建设办公室主任项汉武说,县里也讨论过两次,并不提倡党员或党支部成员来做监委会主任。

  项汉武认为,省里文件那个条款并不是强制原则。书记和村长肯定回避监委会主任一职,而且县里只建议监委会成员选一名党员来当。

  “由于明年3月才到选举期,所以具体做法,现在未定。”项汉武说。

  对骆瑞生而言,他现在仍心存一个梦想,就是希望能将独立的监督制度坚持下去。用一定时间,把外在监督制度内化为武义老百姓的文化和理念。那么任何力量都无法阻止这一制度的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