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雷锋传人”郭明义的人生锻造之路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20日 11:4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华社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时代先锋_雷锋传人郭明义

  新华社辽宁鞍山9月19日电(记者王炳坤 张汨汨 陈光明 白瑞雪)作为齐大山铁矿生产技术室采场公路管理员,郭明义的岗位在采场,15年不变。那由铁山和蜿蜒40多公里的公路组成的采场,是铁矿石百炼成钢的起点。

  采选、煅烧、提纯、轧制,矿石成为精钢,要经过上千道工序。从懵懂少年成长为一名播撒大爱的使者,郭明义走过了怎样的人生锻造之路?

  从绿色军营走来,军旅生涯锻造的坚韧,是他一生的财富

  这么多年了,郭明义还时常做同一个梦。在梦里,他开着大卡车奔驰在三江平原一望无际的旷野上。车窗外,高大的松树、挺拔的白桦一闪而过,前方,笔直的大路伸向碧蓝的天际……

  那是郭明义当汽车兵的日子。正是这5年刻骨铭心的战斗与生活,锻造了他一颗充满英雄主义与理想主义的心灵。

  郭明义从小就想当兵。儿时,最爱的玩具是爸爸做的木头枪,最爱看的电影是《英雄儿女》《小兵张嘎》,还有《雷锋》——雷锋,就是一名从鞍钢走出的汽车兵。

  1977年1月,郭明义穿上了崭新的军装。推荐他参军的,是17年前把雷锋送进部队的老红军余新元。

  然而,郭明义没有想到的是,当与他一起分配到汽车连的战友们开始学习驾驶技术时,他却被安排到了炊事班。他那双大手是想要握钢枪、握方向盘的,怎么端上了大勺?短暂的沮丧之后,郭明义很快想明白了:部队里总得有人做饭,要不,怎能有力气打仗、握方向盘呢?

  炊事兵的黎明,从半夜就开始了。玉米碴粥最难熬,郭明义总是凌晨摸着黑起床,花上好几个小时,把粥做得又香又粘。粥熬好了,又冒着严寒,去小河边凿冰挑水。冬天里山陡路滑,每次挑水回来,郭明义身上、鞋上都挂满冰凌。顾不上歇息又接着烧水,这样,战友们起床就能用热水洗漱了……

  第二年春天,郭明义正式学习开车。白天训练结束,当战友们轻鼾起伏的时候,他还在脑袋里“过电影”,用手指头在肚皮上勾画汽车油路图、电路图、曲轴图,坐在椅子上模拟驾驶室开车……几个月后的学兵比武,他获得全师历史上第一个理论考核、驾驶操作双料冠军。

  每次外出执行任务,郭明义总是运输线上最忙的人。哪里有车坏了,哪里就能看到他帮忙维修的身影。

  郭明义所在部队原团政委徐广胜回忆说,隆冬时节,他们驾车行驶在大兴安岭的皑皑雪原上,战友的车中途抛锚,郭明义二话不说,钻到车下的雪窝里一修就是半个小时。战友的车在冰上打滑,他脱下自己的大衣垫在车轮下,大衣碾烂了,耳朵冻坏了,可是车被他开了回来。

  在郭明义看来,帮助他人同样是自己的责任。

  入伍之初,他每天早早起来扫院子、挑水、帮厨。

  等到如愿入了党、还被评为全师学雷锋标兵的那一刻,郭明义突然明白,先前设定的那些目标并不是最重要的,做了些实实在在有利于连队和战友的事,才是最快乐的。

  最纯粹的,往往是最隽永的。郭明义简单的快乐,支持着他做好事几十年从未感到沉重。即使面对困难,他的心也是别人难以想象地轻松。

  离开部队20多年了,郭明义的被子还是叠得像豆腐块,书桌、橱柜收拾得整整齐齐。他还是那么行如风、立如松。

  与鞍钢同成长,他像一颗螺丝钉,牢牢拧在每一个需要他的岗位上

  1982年,郭明义从部队复员,成为鞍钢齐大山铁矿的一名工人。这是中国规模最大、现代化水平最高的大型铁矿山,也是亚洲最大的露天铁矿。

  火热的采场,是郭明义儿时就向往的地方。父亲的矿工服、矿灯,散发着神秘的气息。

  始建于1916年的鞍钢,前身是日伪时期的鞍山制铁所和昭和制钢所。日本人离开鞍钢时留下一句话:“30年后,你们要在这里种高粱!”但,郭明义的父辈们却在这片侵略者留下的废墟上,建起了新中国第一个钢铁生产基地。

  不甘落后的自豪感,就这样一代代熔铸在鞍钢人的血脉中。矿山的儿子郭明义开着载重20吨的大型运矿车,工作在最艰苦的岗位。在这里,他继续着一贯的优秀,第二年就创造了单车年产的最高纪录。

  那是一个知识的春天,那是一个追逐梦想的年代。白天挥汗如雨,晚上夜校苦读,郭明义如饥似渴地学习,以高分通过了“文革”后全国首次统一录用干部考试,并成为矿山公司唯一获得全国统计员资格证书的人。

  后来,当矿上有了一个到干部管理学院学习英语的名额时,矿长推荐了他。整个矿山公司选送的4个人中,除了郭明义,其他三人都是大学生。郭明义倍加珍惜学习的机会,用本要为妻子买戒指的钱买了一台录放机,从早到晚听英语磁带,连走路时也旁若无人地大声背单词、背课文。

  1992年,齐矿扩建工程准备开工。在人们惊奇的目光中,郭明义这个自学成才的“土包子”担任了电动轮现场组装的英文翻译,成为外国专家最信赖的合作伙伴和中方最可靠的把关人。

  电动轮汽车投入使用后,对采场公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1996年,齐矿决定配备一名专业技术干部,主管采场公路的设计、建设和管护工作。领导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郭明义。从此,他在这个岗位上一干就是15年。

  工作那么积极,从没想过“进步”吗?

  郭明义说:“有没有贡献,不在于你做什么职务、干什么岗位,而在于你是不是认认真真去做事。”

  这本是一个“坐办公室”的岗位,郭明义却把自己的办公地点移到了烟尘漫天的施工现场。

  工地上无遮无挡,夏天是刺眼的太阳,冬天是刺骨的寒风。郭明义早上4点钟就起床,步行30分钟到矿区,天天提前两小时上班。

  起初,“逞能”“越俎代庖”,是旁人最多的议论。

  郭明义用年复一年的兢兢业业化解了质疑的目光:他深入工地,就能在第一时间掌握一手情况,施工效率由此提高,采矿进度自然加快。

  矿山,鞍钢最核心的资源。在近年来国际铁矿石大幅涨价的背景下,郭明义和他的工友们每采一吨矿石,就能给企业节约数百元成本。

  挥汗如雨,内心却无比舒坦。郭明义就像一颗螺丝钉,牢牢拧在鞍钢这台“大机器”上。

  感受着改革开放的精神脉动,他在爱心文化中长大,又把爱心传播四方

  郭明义的父亲郭洪俊是矿里有名的先进典型、辽宁省劳动模范,曾因勇救落井青年而作为英雄集体代表到北京作过事迹报告。母亲会一手推拿功夫,经常无偿为矿区百姓治病疗伤。

  这样一个充满爱心的家庭,孕育了郭明义的善良温厚。

  郭明义参军入伍后,中国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在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同时,各种思想相互激荡。《中国青年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在全社会引起了一场“人活着是不是主观为自己、客观为别人”的大讨论。

  徐广胜回忆说,在连队召开的“学雷锋讲用会”上,来自雷锋的第二故乡——鞍钢的郭明义慷慨陈词:“人活着为什么,雷锋、刘英俊、董存瑞、张思德早就给了我们最好的回答。不管外面刮什么风,我们学雷锋、做毛主席的好战士不能动摇……”

  郭明义坚定的话和眼神,给徐广胜留下深刻印象。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回到鞍钢当工人的郭明义慢慢发现,这片从小生活的矿区悄然发生着变化。工友们的聊天中,关于钱的话题越来越多。

  一时间,郭明义显得有些“落伍”。坚持埋头干工作、坚持帮助别人的他,不仅不被人理解,还得到了“工作狂”“献血狂”“郭傻子”的外号。

  郭明义的父亲却鼓励儿子,人家爱说啥说啥,走你自己的路。

  1999年,这位操劳一生的老矿工临终前特意嘱咐孩子们,你们要多理解大哥。只要他快乐,你们就要支持!

  郭明义更加坦然:“落伍就落伍吧。难道有了钱,该做的事就不做了?该帮的人就不帮了?”

  时光荏苒,当郭明义心无旁骛地快乐助人时,人们也在观察着,思考着。

  “做好事不难,难的是几十年做好事。他不傻,更不是为了什么目的去帮助别人。这样的好人,社会越是发展越是离不开,那我们为什么不学习他呢?”齐大山矿设备检修协力中心职员高微说。

  2008年,高微成为郭明义发起的“爱心联队”最早的12名队员之一。她的另一个“职务”,是郭明义倡导的另一个项目——捐献遗体角膜活动的办公室主任。

  短短两年,“爱心联队”发展到2800多人,捐款近40万元,资助了1000多名“希望工程”特困生。

  郭明义爱心团队里的大多数队员,他自己并不认识。这些追随郭明义的人群中,有他经常去给特困生汇款的齐大山镇邮局职工,有他经常去复印特困生资料的复印社打工女孩,有他每天5点提前上班路过的早餐铺老板,还有更多在口耳相传中听说郭明义故事的人。

  2007年3月的一次无偿献血中,原定50人参加献血活动,没想到一下子来了100多人,血站都有些措手不及,采血车和体检表差点儿不够用。人们都说:“我就是冲着老郭来的!”

  这一路上,郭明义并不孤单。

  救助失学儿童的好民警冯志国,收养15名孤贫儿童的市民郑安宏,以及更多不知名的做好事的人们……鞍山这片热土上,奉献爱心已成为一股洪流,一种文化,一种生活方式。在雷锋去世几十年后,人们却不约而同地走近雷锋,开始了一场心灵的集体温故。

  郭明义所在的鞍钢,同样为社会默默捧出了比钢铁更多的财富。

  在这里,职工代表常年围绕职工的人身安全、福利待遇等问题进行检查,提交的报告报党政会议讨论整改,企业发展和员工利益同步实现;在这里,即使经营遇到困难的年代,企业也坚持大手笔投入节能减排、排土场复垦,把一片青山绿水还给鞍山市民……

  沐浴在这样的春风里,怎能不快乐、不幸福呢?

  郭明义说,还有几年我就退休了,现在要抓紧时间把工作干得更好,把做好事的团队进一步发展壮大。

  这是他最大的心愿。

  ■记者手记

  一个人,一条路,15年

  理解郭明义要从他脚下走过的路开始。

  每天5点,他准时走路上班。那时整个鞍山市似乎还没有睡醒,偶尔只有出租车在街头徘徊。他的身影在樱山路上显得孤单、寂寞。

  矿上7点半上班,他却每天提前2个小时到岗,整整坚持了15年。

  樱山路向北直通矿上,这条路的终点是郭明义每天工作的起点;另外一条路——齐大山铁矿采场公路,他是采场公路的管理员。

  郭明义的人生就是从一段路到另一段路。这么多年,无论哪段路,他都坚持走了一条自己的路。

  许多人不理解郭明义为什么这么干工作,这么死心塌地爱企业。芸芸大众的我们,如果处在同样的位置,可能和他不太一样。因为本来作为专业技术干部的他完全可以不用每天到采场,他可以坐在办公室里看看报纸、喝点茶,可以有更舒服的条件。

  然而他没有,他不放心,坚持每天都把公路亲自走一遍,感受粗糙的路面。他的坚持,源自热爱。

  30多年前,他参军入伍做过饭、养过猪、开过车。复员到鞍钢,当过团支部书记、宣传干事、英语翻译等,换过多种职业,越干越基层,却从来不向领导提要求。当领导认为他年龄大、主动提出为他换一个更为轻松的职位时,他婉言谢绝了。“党把最需要我干的事情交给我,就一定要把它干好!”他说。

  如果换了我们,面对工作上的落差难免会抱怨、不满甚至消极,可他说,工作调整时候我挺乐意的,我当时就想怎么想干活不让干呢,哪不是干活的地方。唯一担心就是不知道新的岗位能否干好。

  他的人生,不仅走出自强不息的奋斗之路,更走出一条大爱无疆的奉献之路。

  一个普通的矿场职工,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上学的女儿,可只要别人需要,他把能捐的都捐了,却从来不觉得自己贫穷。

  当郭明义给记者盘点自己的幸福时,他嘴角的笑意真实又纯粹。他说,他和妻子都有份不错的工作,工资收入在鞍山这个地方还算可以,女儿也挺好,一家人挺温馨的,还有能力去帮助社会和他人……别人的条件不如他,他能帮助一下,别人快乐了,他也就快乐了。

  一个内心幸福而满足的人,当然可以纯粹长久地做好事。做好事,何尝不是他幸福和满足之所在?

  这个初秋,在乍凉还暖的季节里,郭明义的故事打开了另一扇拷问人们心灵的窗户:究竟该怎样快乐地活着?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人们把郭明义誉为“雷锋传人”,一方面说明雷锋并没有走远,另一方面更说明即便是价值多元的今天,我们的社会仍然在强烈呼唤并期待更多的雷锋,期待更多的奉献和大爱。只要心中装着他人,必将得到社会的尊重和景仰。那么,就让我们在奉献和奋斗中,像郭明义一样快乐、纯粹地活着。

  (记者王敏)新华社北京9月19日电

图片说明:

  左上图:郭明义(右)走访生活困难的家庭(9月2日拍摄)。

  左下图:郭明义(中)深入社区了解情况(9月2日拍摄)。

  下中图:郭明义(前)坚持多年无偿献血(9月2日拍摄)。

  右 图:郭明义在工作中(8月29日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