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地方联播 >

当代共产党人的魅力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02日 16:0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常德盛幸福蒋巷的领头人

    在蒋巷采访,随时可以体验到村民对常德盛的淳朴真情。

    都知道常书记有折磨他多年的老胃病,村里人常常在家里备好一碗热乎乎的薄粥汤,就等常书记路过,拉他进来喝个一碗半碗,“暖暖胃”。

    老百姓的拥戴最朴实,也最感人。在蒋巷人的心目中,共产党人并不是高高在上的抽象概念,而是一个充满魅力的闪光名词。

    “实事求是”,是常德盛最喜欢讲的话,更是他以几十年的拼搏和奋斗全力维护的“做事原则”。这就是常德盛的“执政观”——共产党人一切从实际出发,事实胜于雄辩。

    今年的一号文件,常德盛眯着眼学了很久。他说,我是“一字字、一句句地学,不是囫囵吞枣”。常德盛没有高学历,也没有“高位”,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村总支书记,但就是这个“村官”,却凭着对党的政策的深刻理解,凭着对这片田野、这方百姓的挚爱,读懂了共产党人最珍视的四个字——实事求是。

    从1966年到今年,常德盛“主政”蒋巷村已近40年了。40年风雨艰辛,常德盛并非走得一路顺风。然而,在任何环境下,常德盛都坚持“党的政策不是教条的”,总是坚持“要实事求是”,不赶浪头,不别苗头,更不甩派头。也正是有了常德盛和蒋巷人的这份坚持,今日蒋巷才拥有了大片的丰饶土地,拥有了怡人的生态空间。

    然而,在过去一个较长的时期内,实事求是就意味着要承担比肉体之苦痛苦无数倍的心灵之苦。中国农村幅员辽阔,具体情况千差万别,在那个极“左”的年代,有的决策者并不了解农村实情,常常发出一些不那么实事求是的“指令”,每一次政策出台,不管你理解不理解,不管你那儿适应不适应,你都必须无条件地执行,否则就是“路线错误”。

    要是自己没有思想,见风使舵,上面叫你干啥就干啥倒也罢了,而常德盛又偏偏是个有主见、有思想的人。当年,全面推广“双季稻”,并把它说成是“革命稻”、“方向稻”,而常德盛偏偏认为不科学,根据蒋巷的实际暗中改种单季稻。有人瞎指挥,要求深耕播种,而常德盛根据蒋巷农田土壤的实际,私下推行“免耕法”,种“懒仆麦”,既省劳力又省种子,而且还增产高产。

    当初常德盛“唱”的是“对台戏”,后来事实都证明他是对的。他推行的“免耕法”种植三麦,后来还在全省普遍推广。

    上世纪80年代初,全面推行联产承包责任制,10多个村民涌到村办公室,要求马上分集体资产。当时,常德盛正领着蒋巷进行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十年规划”,农业现代化的规划进行了一半,如果马上分掉集体资产,以往的努力就化作了泡影,对以后实行联产承包会带来更大的隐患。他向村民讲清利害关系,统一思想,最后硬是晚了两年。后来正因为蒋巷现代化新农村有了厚实的基础,才走到了苏州农业现代化建设的前列,而今日的种粮大户们也真正尝到了现代化生产、耕作的甜头。

    对土地,常德盛一往情深。“农村一定要种好地”,这句话质朴而深刻。就在一些地方大搞“开发”的时候,常德盛还在坚持搞看似已经落伍的“丰产方”;就在有人视种粮食为低效益、没利润的“傻事”的时候,常德盛坚持引进良种、加强管理,蒋巷丰收的田野才孕育了无限生机。

    生态,看上去是一个很深奥的课题。的确,常德盛讲不出太多的学术名词,但却实实在在做过一点研究。他说:“生态农村将来大有前途,种水稻不仅是种粮食,还是‘种生态’,我专门请教过专家的!”而常德盛倾力打造的“生态种养园”更是他实践“生态农村”重要的一步棋,“这里面未来的经济效益是不得了的,如果把农村生态旅游做大,我们蒋巷真正可以当得起‘全面发展’了。”

    纵观常德盛在蒋巷“执政”的39年,他的步子迈得有些“特别”——从微观视角看,看似常常跟不上趟,不是“慢”了就是“超”了;然而,从宏观视角看,却次次赶上了趟、踩准了点。

    蒋巷的发展,凝结了常德盛的“执政观”,凝结了他对事物发展规律的科学认识态度,也凝结了他对“科学发展”十分质朴、又无比生动的理解和实践。

    常德盛带着蒋巷人创造了上亿元的财富,而当改制即将展开常盛集团新天地的时候,他却拒绝了1000万元的股份。常德盛坚持:“这份资产应该由蒋巷人共同享有。”这就是常德盛的“财富观”——共产党人创造财富,就是为了“让老百姓过得更好些。”

    常德盛把为老百姓创造财富看得比什么都重,然而,他个人对金钱则看得很淡很淡。

    常德盛带领蒋巷人民艰苦奋斗,把一个穷土恶水的贫穷村变成了百姓富裕、环境优美的“全国文明村”;同时也带领蒋巷人民创造了丰厚的财富,仅常盛集团净资产就达1.4亿元。

    从一个小小的村办企业,到坐上江苏省钢结构生产“头把交椅”,蒋巷的常盛集团名气越来越响,“家当”越创越大。常德盛,是当然的“第一功臣”。这几年,上级核定常德盛党总支书记岗位的报酬也不断上升,而他每年只拿很少一部分甚至是零头,2000年核定17.9万元,他拿了7.9万元;2003年核定42万元,他只拿了12万元,近10年,仅此一项常德盛就主动少拿了120万元。而他兼任集团董事长、总经理的报酬还分文不取。他亲自跑销售,推销的产品上亿元,按规定可得的奖励有几百万元,但他一分没要。

    最近几年,为了让常盛集团真正“站稳站高”,常德盛带着大伙抢抓机遇,“一天当两天干”,集团以每年递增45%的速度发展,去年工业产品销售达6.6亿元。常德盛可以歇歇了,可“停不下来”的他又有了新的“心事”了——

    企业做大了,可传统运行办法好像不太灵光了?企业的能人怎样让他们真正发挥积极性?光靠奖金行不行?

    今年大年初三,爆竹声还在村里此起彼伏,而常德盛却要召开重要会议了。会上常德盛甩出了一个重磅炸弹——常盛集团要改制,“我想清楚了,不改制,企业做不大了,能人不肯拼命了,蒋巷就没有希望了!”改制开始不久,常盛集团就分出了四家子公司,别看集团“分了家”,可活力也就“分”出来了。今年1到10月,产品销售超7亿,常德盛提出的今年10个亿的目标已是“丰收在望”。

    常盛集团改制的震荡波还没散尽,常德盛又甩出一张让村民和员工们不理解的“牌”:作为董事长、集团的创始人,按照有关规定,他至少可以持有1000万元的股份,从而完全有可能把集团变为由他持大股的股份公司,然后传给儿子,可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可已是60岁的人了,这次改制对他来说可以说是最后的一次机会啊。

    这1000万的股份,是集体研究、一致同意分给常德盛的,很多人不理解,问常德盛一年到头辛辛苦苦,创造了上亿的财富,这也不要,那也不要,到底图个啥?常德盛却自有道理:常盛集团做大,靠的是大家,靠的是村里干部齐心协力,靠全体职工“日夜拼命”,“这份家当,应当全体蒋巷人共同享有!”

    常德盛自己家的小账不算,算的是蒋巷发展这本大账。“这笔资产有大用场呢!”——村里老人的养老金要及时发放,还要降低年龄、提高标准,高龄老人还要“特别拔高”,不能让蒋巷的老人受苦——村里100幢别墅刚刚开建,村民只要支付小部分资金就可以入住,但现在建材在涨,造价在涨,集体的补贴要增加——村里还有个别因病致贫的困难户,他们的生活集体应该照顾好,蒋巷的发展要讲究“共同富裕”——村里的幼儿园、小学要坚持免费入学,学校的设施要争取一流配备,让蒋巷的孩子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

    常德盛说:“我不是什么都不要,我要创造财富,我要农民长期得到实惠,安居乐业;我要村里人都理解支持我,都说共产党好。这是用几千万、一个亿也买不到、换不来的!”

    常德盛前前后后拥有上百个荣誉,但这些并没有使他居功自傲,更没有贪恋职权。常德盛60岁了,他明确提出“我要退休,让年轻人接班。”这就是常德盛的“人生观”——为了事业,为了老百姓,共产党人可以放弃私利,告别权力,奉献所有。

    有人说,常德盛是常熟的“新闻人物”,“趟趟荣誉轮得上他”。的确,常德盛几十年来获得荣誉上百个,他是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乡镇企业家、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党的十六大代表,他是媒体追逐的典型,他还在中央电视台做过《新闻会客厅》的“贵客”。

    常德盛的身份变了,“上北京、上南京,不算稀奇事”;可常德盛自己一点没变,四十年来,他总是把村民的事当作自己的事,大小事情样样都管;“有困难找常书记”,成为每个村民的“口头禅”。

    老百姓离不开常德盛,蒋巷离不开常德盛,荣誉跟着常德盛,就在“如日中天”的时候,常德盛又宣布了一个让大家惊讶的决定——“我要退休了,让年轻人接班!”

    来蒋巷采访前,我们并没有听说此事,还犹豫再三,要不要向常德盛提“退休”这两个字。这件事其实很敏感。苏南明星村不少,但“超龄明星书记”也不少,相比之下,常德盛还算是比较年轻的。

    “老常,你今年已60岁了,准不准备退?”

    老常坦然答道:“要退!怎么不退!到年纪了就要退,我是党员,要遵守党的规章制度啊。我已经跟市里领导一一正式汇报了。告诉你们,现在‘接班人’都找到了,他现在是党总支副书记、常盛集团的总经理呢。”

    “为啥想到要退休了呢?”

    “不管自己怎么努力,年岁不饶人啊!”常德盛实话实说。数次采访老常,熟知他当年“五十三岁当三十五岁干,五十四岁当四十五岁干”的名言。常德盛说,我知道要努力工作跟上时代的步子,可是我现在更要考虑接班的问题。看得出,常德盛对这个问题思考已久:“我越来越感到,我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使命,就是让年轻人接好蒋巷当家人的班”,“我如果没有培养好年轻人,我这辈子就只成功了一半!”

    “那退休后,你想干点啥?”老常说:“退下来呀,我最想当个工会主席或者村老龄委主任,可以为常盛集团职工和村里老年人说说话啊!”常德盛也是一个普通的老人,他文化虽然不高,但很喜欢读书、看报,他说退休之后就可以定定心心“看点东西了”。现在新东西多了,常德盛没时间学,所以他还想退休后“学学电脑,这东西很灵光,要学一点的。”

    与常德盛的开诚布公交谈,使我们产生了深深的敬意。

    常德盛已经不年轻了,岁月悄添白发,妻子俞秀英昔日眼中的“白马王子”,腰身已经不再挺拔。这几十年,常德盛把绝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给了蒋巷的父老乡亲,留给自己、留给妻子的太少太少。俞秀英当年是上海知青,“德盛的脾气我最晓得,村里的事情比天还大。”做了“书记娘子”,俞秀英将几乎全部的生活重担挑到了自己曾经那么柔弱的肩上,结婚时常德盛答应秀英一定到杭州玩一次,可是这句“结婚誓言”直到二十年后才“迟迟兑现”。秀英说他“不怪老常,他是个好人,他心好啊。”就是这一句平常的话,我们知道,里面包含着多少年的艰辛,隐藏着多么深的爱与理解。

    老常有一儿一女,孩子都长大成人了,有人说:常书记,可以考虑让你儿子接你书记的班了。老常一口回绝:“这不行!”其实,儿子常惠忠是个十分优秀的年轻人,由于在常盛集团的出色表现,已经成了常德盛的左膀右臂。集团改制时,又有人劝常德盛:集团让惠忠接班吧。常德盛又是一个“不行”。后来,在集团改制后成立的4个公司里,惠忠凭能力、凭业绩当上了其中一家公司的总经理。常德盛说:“惠忠能力还可以,我才放心让他干的,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不能用自己的影响帮他们铺路。”老常的女儿现在只是经营一家小五金店,老常对女儿说:“安安稳稳过日脚,最最好哉!”

    蒋巷的第二个农民别墅区正在紧锣密鼓的建设中,这些日子,常德盛每天要到工地上去看质量、看进度。今年,又有100户人家要搬进新居了。我们知道,一期别墅建成的时候,老常坚持自己先不搬,现在二期开工了,也该轮到他家了吧。谁知,这次常德盛还是没有给我们一个肯定的答复——

    “等到蒋巷家家户户都搬进了别墅,我常德盛才能舒舒坦坦地搬进去!”说起这些的时候,常德盛一脸坦然的笑容。

    这笑容感动了我们,也回答了我们曾经设计的种种提问。在常德盛的人生词典中,也许,幸福会有这样的注解——奉献所有,才拥有所有!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