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地方联播 >

湖南高速被曝“招商引资”乱 国有资产随着招投标越变越少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31日 14:4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京华时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政府已投资建好的高速公路,在随后的“招商引资”中,国有资产却越变越少。近日,记者跟踪湖南省发生的这一“怪事”时,发现在高速公路招投标、转让收费权等诸多环节中,潜伏着更多怪现象。

  招商“送出”7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已建成的益常高速2003年由湖南省交通厅(现交通运输厅)作为“招商引资”项目作价17亿元,将30年收费权转让给民营控股的中国瑞联实业集团公司。2009年11月30日,湖南交通系统宣布,以18亿元收回益常高速剩下年限的收费权。

  据瑞联实业信托融资时披露的数据显示,仅2005年1月至2009年3月底,益常高速收费收入就超过6.2亿元。瑞联实业为实现利益最大化,其购买收费权的17亿元中,还有数亿元一直并未付给交通系统。

  交通厅越权转让

  记者调查发现,围绕益常高速收费权的两次转让,出现一系列不合规现象:第一,高速公路收费权并非“商品”,不能私下买卖。瑞联实业在与湖南交通系统签约后,还能再将益常高速转卖他人。第二,瑞联实业早年购得益常高速收费权,已被查出明显违规。

  据湖南交通系统一位知情人透露,2003年益常高速转让前没有竞标,没有评估,事后才通过评估机构得出一个14.89亿元的所谓“评估价”。而整个转让,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一些党组成员也毫不知情。事后查明,当时的湖南省交通厅越权,代替业主湖南高速公路建设开发总公司行使了转让权。

  27日,湖南省交通运输厅透露,本已签订协议,将由交通系统收回收费权的益阳至常德高速公路,又被中国瑞联实业“反悔”转给了另一企业。

  行政干预招标成幌子

  2008年湖南省对京珠复线岳阳至望城段、岳汝高速岳阳至平江段公开招投标。下辖两家香港上市公司的保利达控股国际有限公司,击败交通运输厅下属的湖南高速公路建设开发总公司中标。

  保利达有关负责人介绍,2008年11月19日就下发了中标通知。但交通运输厅违反规定拖延数月,要求保利达先将岳阳至平江段转给湖南高速投资集团,再签订剩下那条路的投资协议。

  “省交通运输厅是本项目的招标人,还是行业主管部门、相关政策制定者、解释者和执行者。我方只能接受他们的违规要求。”保利达有关负责人说,直到2009年2月5日,双方才签订协议。

  无实力企业顺利中标

  招投标之乱,也体现为一些本无实力的企业,却能顺利中标。益阳市绕城高速就因此遭遇两次开工的尴尬。在今年6月29日举行盛大的“二次开工”庆典前,2008年7月30日这条路也曾举行了高规格的开工典礼。

  两次开工,此路的投资方由香港隆财实业公司变成了湖南铁路投资集团。湖南省高管局透露,第一次中标的香港隆财在开工后,投资迟迟不能到位。记者在多个网络搜索引擎上搜索,发现除其投资益阳绕城高速这一信息外,再难找到该公司的其它信息。

  变相延长收费年限

  湖南交通系统正运作的一出“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使招商怪象延伸到更多项目。这次主角是湖南高速公路建设投资集团。

  该公司2008年年底成立,注册资金6亿元。2010年年初,该公司名下已拥有10条在建的高速公路,涉及约580亿元投资。这些项目多来自其母公司湖南高速建设开发总公司。今年4月,高速开发总公司还公开发行28亿元企业债券,称“全部用于衡武高速公路建设”。但随后这条路被分成衡桂、桂武两段,连同娄新、长湘等路,都变成了投资集团名下的投资项目。

  交通系统一些干部透露,高速开发总公司代表政府部门建设、管理省内政府投资性质的高速公路。按规定,其全资投建的高速公路,应属政府投资性质,收费不超20年。转至高速投资集团变成“招商引资”项目后,收费年限则可延长至30年。

  一条路从高速开发总公司转到高速投资集团名下,算什么“招商”呢?“其实就是把左口袋的钱,挪到右口袋。”熟悉湖南高速公路管理系统内部情况的一位人士这样形容两个公司间的关系。这个简单的“障眼法”,将给高速系统增加上百亿元收益。损失的,是社会公众的利益。  

  ■专家点评

  点评1

  中国政法大学研究员陈杰人认为,益常高速转让前事先未评估,且行政部门越权转让,按企业国有资产法规定,这起交易当属无效,应予纠正。

  点评2

  陈杰人等专家称,其一,更换投资者,按规定应重新公开招投标。其二,未通过法定程序,行政部门无权撤销第一次招投标结果。

  点评3

  一些专家称,在高速公路招商、投资建设及经营过程中,湖南省交通运输厅一身担任业主、部门管理者、政策制定者、解读者等多重角色,又缺乏有效的第三方监督力量,难避“部门权力利益化”之嫌。律师陈爱云称,这么多项目从母公司划往子公司,违反有关规定。  据新华社电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