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逃离二十五公分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30日 10:2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二十五公分,对于我,是世界上最近,最难摆脱的距离;二十五公分的距离,让我和电脑屏幕几乎撞了个满怀。分明记得相撞时双眼的灼灼刺痛,手臂的麻木,屏幕里依然隐约倒映出泛着油光的脸在痴痴地笑,宛如男女相悦,相互思慕。笑得恳切而泰然。房间里灰暗,阴冷,这里什么都看不见,除了二十五公分的一端,屏幕淡淡的幽光,和另一端映射荧光的双眸。“庄生晓梦迷蝴蝶”,庄子仰面长鼾,不知自己梦为蝴蝶还是蝴蝶梦为自己。一晌贪欢!我是在网络里,还是网络在我这里?还是我们都融进了这二十五公分的距离里?

  可怕的事情一直缠绕着我,我知道我说了你不会相信。我想把头向后仰,但我无能为力,我的颈椎酸痛,就这样毫无征兆的陷入窘境,无能为力。两条线一直牵引着我的眼睛,它们从屏幕里伸出来。我坐在冰冷的床,顶着冰冷的天花板,我没有动,静静地呼吸。这两根线随时会因为我的动作扯出我的双眼。

  这个小房间是我上个月才租的,我是被自己关在这里,我不会相信还有比这个房间更适合我的地方。但今天,网络真的着了魔,我的眼睛再也没有自由,我的世界,只有眼前。这个时代,在家里也能与大洋彼岸通过网络见面对话的时代,怎样区分虚拟和真实?怎样去颠覆?又怎样去接受颠覆?此刻,叫我怎样去面对这二十五公分?我知道有些人对我的指责,我痴迷网络,但是我知道这是我的世界,这里有我的家,我的……家。有了家……不就有了爱?我想向后仰着,放松下,所以我就向后仰了。但是线捆着我的眼睛,绳子是有知觉的,它们就像脐带。

  QQ的头像在闪,我不知道她是谁,这也不重要。她叫“槛外人”。这个名字来自《红楼梦》。带发修行的妙玉自称“槛外人”。“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人终须一死,又何苦自扰?

  “喂,我向你说个蹊跷事情。”

  “我忙着呢,游戏中……”

  “哎,说真的,急事儿,在电脑前坐得时间长了会有颈椎病,你说我这是不是……”

  “你感觉有两条线捆住了你的眼睛?”

  “你怎么知道?”我遍体透凉。

  “绳子有25公分长,你头移到哪,笔记本电脑就移哪,对吗?”

  “恩……”我脊梁冒汗。

  “嘿嘿,我看,你还是算了吧,算了吧……”

  接着,槛外人的头像就黯淡下去。

  头移到哪,就要把电脑移到哪,起初这很滑稽,线拉着眼睛很痛。于是,我坐马桶时,必须捧着电脑,我喝水时,不能让电脑离开……我打电话给我的妈妈,我一面捧着电脑,一面拿着电话,我说我最近一切都挺好的,工作顺利,收入满意。说着说着,我觉得没有再编下去的必要了,挂了电话,捧着电脑,真沉。我的生活因为这两条线而改变,我没有打电话给医院,因为他们没准会把我送进精神病院去治疗网瘾。有网瘾,难道,就会被两根脐带样的东西缠着吗?没有人会相信我的!

  唯一方便的是,我可以用自带的摄像头看见自己,这样就不用照镜子了,我打开摄像头,竟然有个人在屏幕里笑,没有灯,黑黢黢的。我急忙关掉摄像,房间的灯坏了,你知道的,我最近没有出门,灯对我来说不重要,我不需要光。谁会笑?我拉开窗帘,路上还有人,他们在房檐下走着,根本没有注意到房檐和地面之间的黑线,我在他们的上面,黑线将我们隔开。为什么这么晚了,还有行人?他们在路上谈笑风生,朝秦暮楚,成个什么样子!我捧着电脑,把头伸出窗外。那嗖嗖的冷风吹在脸上,然后停下,我开始思考,并用余光瞄这个世界。今晚的月亮像太阳,多刺眼。我很愤怒,当今天下,都是骗子贩子!我收回电脑,猛地拉上窗帘,眼不见为净。我又开了一次摄像头,这下,是我了,胡子像灌木丛,没有笑,松口气,好累啊!我想睡。

  醒来的时候,就像已经过去几个世纪,骨头在翻身的时候咯吱响,突然我忘记了语言,我是个哑巴,点击鼠标,机械地重复在游戏中的动作。不得不承认,我想摆脱这二十五公分了。我嘴巴很干,舔舔嘴唇,我饿了。

  哎……一声叹息……

  我从口袋里摸出皱巴巴的人民币,我看了看屏幕,早晨八点。这个时间,隔壁小卖部应该是开门的。我要去买泡面。打开门,屋里的黑暗似乎被捉住,再也不能逃逸了。眼前天旋地转,多刺眼。我被阳光穿透,身上蒸出霉味。眼睛好痛啊……我捂住双眼,眼里流出鲜血。电脑应声掉在地上,我瞎了吗?我撑开一只眼睛,看到大地上有马路,马路旁有行人,行人头顶是蓝天。

  多刺眼!

  鲜血流过我的脸颊。两根线,跟着电脑摔在了它应留的地方,行人在看我,他们很诧异,我笑,因为我来自另一个世界,线断了,我不会回去了。我看着双手,透明的鲜血,带着灼热的温度,在阳光下熠熠闪光,一切变得真实起来。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