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布依族古文字被“发现”10部古籍晋升“国宝”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23日 15:4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贵州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核心提示

  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布依族形成自己的语系,但被公认为没有自己的民族文字。上世纪50年代,政府组织有关专家创立了以拉丁字母为基础的国际音标音文字——布依文,并在一些布依族地区试点推行。后经1981年、1985年两次修订,终于形成了独立完善的文字,并在贵州布依族地区广泛推行“双语文”教学。随着荔波县十部布依族古籍申报《国家珍贵古籍名录》成功,布依族古文字被发现,并被国家文化部专家认定为中国具有自己民族文字的18个少数民族之一。

  前不久,布依族古文字调研座谈会在荔波县举行,贵州省布依族学会、贵州民族学院、贵州省政协文史委及荔波有关部门30余名专家学者研讨了布依族古文字发现的重要意义,并就抢救、保护和研究工作提出建议。

  10部布依文古籍晋升“国宝”

  2009年、2010年,连续两年,经国务院批准,荔波县档案馆选送的布依族傩书、经书《献酒备用》、《接书神庙》、《接魂大全》、《关煞向书注解》等10部布依文古籍先后入选第二批和第三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

  2008年5月,贵州选送的古籍,有9部入选第一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其中,有三本水族古籍由荔波县档案馆选送。荔波县档案馆是首批入选的51家古籍重点保护单位中唯一一家县级单位。荔波县档案馆副馆长姚秉烈在参加首届“国家珍贵古籍特展”时,发现确认的古壮族文字和荔波布依族傩书中的文字似乎很相似。

  “我们那里的东西是不是也是‘国宝’级的珍贵古籍呢?”回到荔波后,姚秉烈迅速向当地政府领导汇报了自己的想法,引起高度重视。很快,以县政协文史委主任何羡坤、荔波布依协会副会长玉克均等为主要成员的申报工作小组,开始了对散存于民间的布依族傩书的征集工作。

  通过布依族研究学者和此次的征集工作,何羡坤发现,有很多荔波布依族的古文字,散存于本民族的经书、傩书手抄本当中。

  “布依族经书应用在布依族生产生活中,从起房盖屋、婚丧嫁娶、修桥补路到出行经商等,贯穿了人一生中的重大事件。”何羡坤在荔波生长,对布依族文化习俗情有独钟,还写有研究文章发布在自己的博客上:“刚出生时,书写命理八字;满月酒时,先生歌吟颂词;小孩落魂时,先生设坛喊魂;结婚喜事时,先生卜占吉日吉时;人老归天时,先生主持丧葬仪式,开路诵经,叙说亡人生前功德,引导亡灵升迁西天极乐世界;新房地基下脚时,新房大门朝向,都由先生测定,名为风水……”

  经过精心研究,何羡坤发现,在“做桥”活动中,先生使用的是布依文古籍,用布依本地话唱念,文字为布依族自创的古文字,很多剧目内容是荔波本土的布依民间故事,追述着布依族天地起源和人类产生的神话传说。“做桥”活动是指布依族男青年成长到18岁,要请先生做一次“桥”,就像汉族的成人礼一样,表示从此可以独立生活了。夫妻生第一个小孩时,又做一次“桥”,表示男人从此要承担起为家为妻子儿女遮风避雨的责任了。布依族古籍大致分为经书和傩书,均掌握在作为“坛主”的布依先生手中。据不完全统计,荔波县现存民间古籍5千多册,包括傩书3000册左右、经书2000册左右。何羡坤介绍,能够读懂布依文古籍的布依先生,目前还有翁昂乡何星辉、何凤阳、何如级,驾欧乡莫炳刚、莫仕均,洞塘乡姚意集和播尧乡王家声、王家义、王兴函、莫与坤、莫与勋、柏正才、吴锦先、韦仁礼、韦绍军、吴开美、吴祖江等。“我们请布依先生从这四本古籍中遴选,就有布依古文字近300字,而布依族经书与傩书数量,远远不止这些。”

  国家文化部文化司司长张旭高度评价说,“布依族古文字是这一次评审确认的一个新增加的少数民族文字品种,是这一次全国珍贵古籍名录评选中的一大亮点。”

  纳入18种少数民族文字品种

  2009年6月14日,北京国家图书馆,国务院批准并颁布入选第二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的97家收藏单位的珍贵古籍在“国家珍贵古籍特展”上与公众见面,一部布依族文字古籍安静地躺在其间,布依古文字首次在国家级文化空间面世。

  布依族自称“卜越”,是先秦百越民族“骆越”的一支,早在1千多年前,已在繁衍生息的今贵州南部和广西北部珠江水系一带,创造了灿烂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而布依文古籍与布依古文字,则是布依族文明的集中体现。

  布依族文字由布依族先生祖辈传承,代代口授心传,是古代布依先生的自创字,系表意的方块字,只能用布依语读音、只有布依先生能够识读的一种少数民族文字,在音、形、义上自成系统。汉语字典从不收录,汉话不能识读,汉族不解其意,只流传使用在布依族地区。其与汉字的相似之处是,字形结构同为方块字,同为表意字,且造字法大体依照象形、指事、形声、会意、转注、假借“六书”方法。“例如:布依古字形‘汰’,布依语读音为‘大’,字意为‘河水’。字形不同,读音更不同。可以确定的是,布依古字是由布依经书傩书先生自行创制和传承、在布依族地区流传使用上千年,且至今仍在流传使用的文字。”何羡坤说。

  专家指出,布依古文字与汉字,应该是同源而异流,它们的分离应该是渐变的过程,布依文字自成系统,在音、形、义上自成一格,是经过千百年来布依自创字的渐渐积累,又被历代布依先生熟识掌握,后来就完全脱离了汉字的发展轨迹,形成今天布依族独特的文字。自从布依古文字被布依先生自创使用掌握后,代代传人继承先师的衣钵,在音、形、义上自成一格,完全脱离了汉字的发展轨迹,这种分离应在一千年以前的唐、宋时期,且使用年代久远。

  随着此批古籍晋升为“国宝”,布依族文字第一次被国家公布确认为有自己文字的18个少数民族之一。这是布依族的一个分水岭,此次发现的文字不是1956年才创制的表音布依文字,而是1912年以前布依古籍中自创的表意布依文字。

  4500册经书散落民间

  “傩书一直被布依族人民视为‘圣物’,按照父传子、家族内传承或者拜师授徒的方式世代传袭,平时都被锁在像保险箱一样、存放贵重物品的圆柜里,一般人根本不给看,只有表演傩戏的傩书先生或本族有声望的人才能接触到古籍。”何羡坤说,要想大量征集布依傩书并不容易,经过大量的走访、说服工作,300多册布依傩书被征集进馆。

  “档案馆保存,复制一份给古籍持有者。”省政协原常务副主席、省布依学会会长王思明建议给古籍持有者扫描本,让他们放心,以后还可以来博物馆查看。5月30日,三位布依族先生拿着自己的影印本经书到荔波县联山湾村给现场参观者念诵布依族文字,省布依学会给三位捐献古籍的布依族先生颁布奖励证书。

  何羡坤告诉记者,布依傩书是一千多年来布依先民创造出来的民族典籍,反映了布依族最初的神话传说,展示了布依人民惩恶扬善的10多个独立的民间故事,是记录傩祭、傩戏的书籍,是布依傩戏的唱本,广泛被布依族群众所接受,其中的惩恶扬善、劝人向善、孝顺父母、弘扬人间真善美的思想,构成了布依民族文化最具价值的内容,在潜移默化中成为布依民族的行为规范。因此,傩书也是解开荔波布依民族文化深厚底蕴与奥秘的典籍之一。

  布依古文字是该民族迄今发现的、最久远的代代传承的民族语言资料,对研究布依族的民族形成及族群心理、文化发展等都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许多专家指出,布依族古文字的发现对研究布依族的历史与文化,将会产生重要而深远的影响。

  但对布依古文字的研究还有许多空白需要填补,譬如这些文字到底是什么时候创造的,是怎么创造的?布依族语系和这些古文字的衍生关系是怎样的等等,这些都是尚未破解的谜团。

  专家提出,布依古文字只有傩书先生能解释其义,傩书传承后继乏人,面临消亡的边缘,亟待政府高度重视,组织专项资金和人员进行抢救和保护、介于大多数布依族先生年事已高,建议整合人才力量,走进田野,以民族人类学的方式,对布依族古籍进行系统的搜集和整理,记录布依族古籍运用的真实语境,对布依族先生进行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申报和传承人口述史记录并出版。

  荔波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布依族古籍的保护和搜集工作,成立了“荔波县民族古籍申报领导小组”,把征集傩书的工作写进政府工作报告,并拨出专款10多万元,对布依族古籍展开保护性征集工作,目前,共征集到布依族古籍500多册。荔波县档案馆藏水书、布依族傩书藏量最多,保管质量最好,成为全国惟一一个获得“全国珍贵古籍保护单位”称号的县级单位。

  但是,荔波布依族古籍期待抢救性搜集和保护,目前,民间仍有4500册布依族古籍需要征集,经费缺乏是限制古籍有效保护的重要因素。

  申报世界记忆遗产优先

  国家级档案专家蒋国生评价,作为布依族古文字的重要载体,布依族傩书各有特色,是布依族优秀的文化遗产。

  《献酒备用》成书于清道光21年,书中记载了布依族远古流传下来的天地起源说及人类起源说。反映出布依族先民的宗教信仰与习俗,具有深刻的思想文化内涵和重要的研究价值,且图文符号独特、书写艺术精湛;《解书神庙》成书于清光绪16年,此书再现了布依族文化传统中的各路神仙,从天庭仙山纷纷下凡,其氛围圣洁壮丽、庄严肃穆,是研究布依族族群心理、了解布依族泛神论的重要文化典籍;《接魂大全》带有朴素的古代辩证法思想,表达了互助友爱、睦邻友好、共担危难、共享亲情的民族精神;《关煞向书注解》图像绘画,技巧娴熟,构思奇异,表现了布依族人民在绘画上的非凡想像力和富于夸张的风格;《汉皇书》集诗、歌、舞于一身,是布依族戏剧文化的集大成者。

  “我们相信,随着研究的深入,荔波的布依民族文化奇葩必将走出大山,被越来越多的外界所认识。而我们不遗余力地挖掘贵州的文物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必将会助推贵州社会的全面发展和民族进步。”蒋国生说。

  “这是布依族民族先民的智慧,是前人的珍贵文化遗产,要进行抢救。我们将在全省召开布依族文字抢救会议,全面发动征集、保护、传承和研究工作。”王思明指出,“彝文和水书等的抢救、保护和研究工作做得很好,先确定荔波为布依族傩文化和古文字研究基地,从这里开始,扩大到发现布依族文字古籍的各个地区。”

  “锦屏文书、水书、彝文和布依文是贵州四宝,需要得到政府的高度重视,列入省里的重大文化项目来打造。”荔波县档案馆副馆长姚秉烈很兴奋地告诉记者,他到丽江考察,了解到云南省非常重视东巴文的研究,当年省政府拨款上千万元用于打造东巴文。荔波县档案馆每年得拨款10到20万元,仅够基本的办公开销。希望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重视重点古籍传递的文化信息,与世界自然遗产地荔波旅游相结合,把贵州打造成文化大省。

  为了配合荔波的旅游,一些专家提出,今年做好布依族古籍的征集和研究工作,与之相结合,搞一次荔波布依傩文化研究,通过学术研究方式,把贵州各地的傩文化全国性推广,和广西联合开一个摩文化的研讨会,后逐渐开展国际性的学术交流活动。这对布依族文化的建设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作为世界自然遗产地,申报文化记忆遗产应该获得优先考虑,而且全国惟一一个水书藏馆在荔波,我建议将布依族古文字和水书一起捆绑申报世界记忆遗产。”荔波县布依学会副会长姚秉超说。记者 王小梅 黄蔚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