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部委动态 >

13省市公选厅局级干部逾300名 规模创历年之最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22日 17:5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广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规模创历年之最,公选已成选拔干部一种必要机制,且公选干部级别越来越高

  “公选干部的级别越来越高,这是去年以来的最大突破……公选干部的级别越高,其社会影响力越大。”

  ———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

  “目前政府官员的公信力偏低,而加大干部选拔公信力,公选无疑是最佳方案,通过此方法,也增加了政治决策的民主参与程度。”

  ——— 中国人事科学研究院院长吴江

  今年以来,全国多地陆续展开干部公选,其级别也上升至厅局级为主,今年以来各地公选的厅局级干部总数已超过300名。有专家指出,公开差额选拔干部、公选干部趋于高官化已成大势所趋。未来需继续改善的,不仅是公选的继续扩大,更重要的是采取合理方式避免选出“高分低能”的官员。

  厅局级干部成公选主流

  近期,各地均拉开干部公开选举序幕。包括北京、浙江、陕西、湖南、江苏、四川、江西、深圳、天津、海南、贵州、吉林、山东等13个省(市),均面向社会公开选拔不同数量的省管领导,其总数超过300名,创历年之最。

  “现在每年大约有10%的省管干部都是公选出来的。”湖南省委组织部公选办负责人由红军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湖南自1993年推行公开选拔领导干部工作以来,目前全省已有1500多名县处级领导干部通过此方式上岗,而各县市区公开选拔科级领导干部则达4700多名。而厅局级干部在近年来也逐渐走入公选视野。目前,全省公选上岗的厅级干部已有121名厅级。今年,湖南公选的主体依然是厅级干部,但却首次将正职纳入公选范围,比如今年公开选拔的省管领导干部职位共有17个,其中就有5个正职。

  “公选干部的级别越来越高,这是去年以来的最大突破。”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认为,目前公选已成为选拔干部的一种必要机制。目前公选的最大问题仍是正职偏少,因为正职决定一个领域的工作兴衰,作用关键。但公选干部的级别越高,其社会影响力越大。

  目前,公选已经在全国各地得以普及,而今年,中央部委也开始了大范围公选。前不久,公安部首次从311名候选人中公开差额选拔3名局长;环保部公开选拔11名副司局级领导干部……中国人事科学研究院院长吴江认为,目前政府官员的公信力偏低,而加大干部选拔公信力,公选无疑是最佳方案,通过此方法,也增加了政治决策的民主参与程度。

  对于公选,目前也有制度保障。2009年底颁布的《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规划纲要》,提出“加大竞争性选拔干部工作力度”,完善公开选拔、竞争上岗制度,积极探索多种形式竞争性选拔干部办法。到2015年,每年新提拔厅局级以下委任制党政领导干部中,通过竞争性选拔方式产生的,应不少于三分之一。

  由红军在采访中也坦言,目前湖南的公选指标,也是以此《纲要》为指导。

  在汪玉凯看来,干部公选所代表的,是领导官员选拔任命的制度改善,近年来一系列的加强干部监督、测评标准改革等,均是规范干部选用、深化人事体制改革的体现,也是组织工作取信于民的举措。

  百里挑一使公选干部普遍高学历

  在北京今年公选新任职的38名副局级人员中,平均年龄41 .2岁,其中13人具有博士学位,占34.2%,一半人具有硕士学位;而在新任职的186名处级人员中,博士比例也达到11.8%,硕士比例为36.6%。

  高学历已成为公选干部最普遍的现象。但当选人员的“出类拔萃”,则是建立在众人的“前仆后继”之上。“公选”职位报名火爆,成为各地的共同现象,以至于“十里挑一、百里挑一”成为现实。比如陕西西安2010年公开选拔副局级领导干部,12个开考职位吸引了220余名竞争者参加了笔试;江苏省公推公选30名副厅职领导干部报名第3天,报名人数就达到331人。

  浙江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庒跃成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就坦言,这是公选优势体现。原先单纯的组织任命干部,干部考察范围具有局限性,而公开选拔则突破了这一问题,使得有能力的人脱颖而出。

  “公选的目的,就是需要有广泛性和代表性,要从多数人中选取各方面精英和社会代表”,吴江认为,众人参与、众人挑选,能够扩大领导干部的选举范围,最直接目的就是打通企业家队伍、学术人员队伍和政府领导队伍。

  现任浙江省副省长郑继伟,就是在上世纪80年代因公选,从杭州大学的一名普通中层干部考上了教育厅副厅长。在庒跃成看来,正是有了层层筛选、严格把关,使得这些“过五关斩六将”的“佼佼者”在上任后也普遍呈现出较高的工作能力。

  学者提醒避免选出“高分低能”

  随着公选形式的推广,各地也在不断探索新的公选形式。比如贵阳公选县级领导干部,135名群众就坐上了评委席;南京市16名局长候选人在电视上公开竞职演讲PK……

  但在庒跃成看来,各种选拔形式,都无法从根本上杜绝高分低能,这也是目前公开选拔的最大问题。考试专业户的文化程度高,但实际工作中素质能力欠缺。“公选最需要避免的就是高分低能,”庒跃成坦言,浙江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试行公选,作为全国最早开展这一工作的地区之一,考核方法至今仍在探索之中。“干什么,考什么是今年考核的最大特色。”庒跃成介绍,今年公选考试,浙江增加了视听录像,公布最近中央推进绿色发展的信息,要求考生归纳主要观点、如何解决现实问题。与时事紧密结合,成为今年的最大特色。而在吉林今年的试卷中,抗洪救灾成了考试的内容。

  但在吴江看来:“百姓看得眼花缭乱,但公选质量仍有待提高。各种选拔方法仍是以外部介入为主,无法科学测量其政绩。因此,选拔风险系数高。选拔后,还要面临继续培训。他建议出台配套选拔机制,降低选拔成本,最重要的是整合现有资源。”

  在由红军看来,目前公选职位最高仍仅限于厅局级,建议中央适当放开更高级别职位,以起到“带头作用”。

  中国人事科学研究院院长吴江认为,高级别官员一旦施行公选,便具有巨大风险,而目前政治任命,则显得更为稳妥。在他看来,目前党代会、人大会所具有的选举权,也体现了对高级别干部的选举。

  汪玉凯指出,虽然并不具备省级官员的公选,但可以增加省长、副省长等省级领导在选拔中公开演说这一程序,扩大外界对其了解范围,较之目前单纯的组织任命,同样是民主形式的进步。(记者葛倩 发自北京)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