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1+1》——地质灾害,防上加防!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19日 18:2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主持人(劳春燕):
    您好,欢迎收看《新闻1+1》。
    昨天8月15日,我们挥泪送别舟曲特大山洪泥石流遇难同胞。泪迹未干,我们还是要面对洪水和泥石流,面对新的地质灾害。8月12日以来,四川有10个市州再次遭遇了特大山洪泥石流,大约有40万百姓被迫转移离开了家园。泥石流、地质灾害已经成为了需要我们防上加防的天灾。

(播放短片)
清平乡受灾村民1:
    有红烧鸭子、有青椒肉丝,都有,有四五种菜,你喜欢吃什么他就给,一分钱都不收。
清平乡受灾村民2:
    这几天也凉快,休息得好,也有电风扇。
解说:
    四川省绵竹市职业中专学校,今天这里已经被改造成了一个临时安置点,每一间教室都临时安置了20多个受灾群众,他们来自同一个地方——绵竹市清平乡。
    四天前的深夜,清平乡,这个三年前汶川大地震时的重灾区之一,突然经历了20年来最大的一场暴雨。这场雨竟然持续了将近6个小时,伴随着强降雨,让人恐惧的特大泥石流突然发生了。
记者1:
    这个是清平通往外界的唯一一条交通要道——汉青公路,在“8?6?113”特大泥石流中,整个道路基本上被掩埋或者冲毁。
记者2:
    在我的旁边这条河叫绵远河,强大的泥石流使河水已经漫延到了那边的民房,而这些民房是清平乡元包村村组的房子,这些房子是地震灾后重建的,刚刚盖起的新房。这样一些新房由于这场泥石流很多的房顶就已经被完全淹没了,有些民房是二层楼。更重要的是我们了解到,其实在我们现在看到的两根电线杆的地方,这里原本是有一座桥叫幸福桥,而现在整个桥身、桥体完完全全都看不到了,整个桥面已经被冲击到底下那座桥。
解说:
    房屋被淹,群众被困,交通、通讯、电力全部被中断,通过航拍画面我们看到,昔日的青山绿水被一道道灰白色的泥石流隔断,触目惊心,曾经的美丽小镇也被泥石流拉开了一道大大的山口。
清平乡受灾村民3:
    那个房子是2层楼,下面还有一户,都没得了,淹没了。
杨丛玉(清平乡受灾村民):
    房子都完了,文家沟全部泥石流,完了。
解说:
    全部冲毁了?
杨丛玉:
    全部冲了,东西全部埋到里面了,跑出来的时候,衣服也没穿,重建的新房,住都没住几天。
解说:
    截至今晚7点,清平特大泥石流地质灾害已造成9人遇难、5人失踪、379户房屋被淹没、危房100余户,还有500多户住房受到地质灾害严重威胁。
王涵(本台记者):
    今天已经是灾后的第四天了,现在整个清平乡仍然是一个断电、断水、断通讯、断交通,完全中断这么一个状态,也就是说清平乡现在还是一座孤城。
解说:
    在泥石流围困下,公路一度完全中断,清平乡成了孤岛。所有的物质运送和人员转移只能依靠一条由直升飞机搭建起来的空中生命通道。在过去的几天,刚刚建起来的汉旺中学操场成了临时停机坪,每隔20余分钟就有两架直升机在这里起驾。
记者2:
    我们可以看到在清平乡被困的群众,他们在这里有序地排起了长队,主要是老人、妇女、儿童,还有一些伤员,他们都会从这个地方被通过直升机转运出去。
粟国(成都军区陆航团团长):
    两天以来,我们现在累计一共飞行了将近300架次,运送了80多吨物资。今天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往灾区运送物资、药品和食品这些东西。
王涵:
    汉青公路经过三昼夜的连续抢修,就是汉旺通往清平的这条陆路通道现在已经修复了大半。现在可以说他们的救援力量加紧展开对剩余地质复杂路段一个抢通保通的攻坚战,只有这条公路彻底抢通之后,保障水、电、通讯这样一些大型的应急设备才能通过陆路通道运进去。
解说:
    抢修公路、转移伤员、卫生防疫,今天清平的救灾行动正在有序进行。而与此同时也有人注意到,对于绝大多数清平乡人来说,虽然财产损失巨大,但是最让人感到幸运的是,就在那一场600万立方米的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突然袭来之前,清平乡5400多名村民已经被安全转移。

主持人:
    清平、绵竹、映秀这几个名字在“5?6?112”大地震以后就变得特别让人牵挂,再度遭灾就变得让人特别揪心。在这里我们也要向那些受灾的同胞表示慰问,向救灾的人员表示敬意。
    今天来到我们演播室的是国土资源部地质环境司副司长陶庆法先生。陶司长,您好。先给我们大家介绍一下,现在那里受灾的情况怎么样?
陶庆法(国土资源部地质环境司副司长):
    因为现在是雨季,刚刚遭受了特大泥石流灾害的袭击,所以灾情、险情都比较严重。灾情发生之后,当地政府进行了密集的抢险救灾,但是雨还在继续下,雨季没有结束,我们对于地质灾害的防范要更加在现有的基础上做得更扎实。
主持人:
    雨还在继续下,灾情会不会进一步加重?
陶庆法:
    灾情会进一步加重,因为原来已经下来的泥石流要继续往下游走。另外,还会产生新的崩塌、滑坡等等地质灾害。
主持人:
    大家也在问一个问题,为什么今年泥石流这样的地质灾害似乎比往年要多,而且灾情也比往年要重?是为什么?
陶庆法:
    主要原因,今年是局地的强降雨到处都是,从南到北、从东到西都有。这种强降雨如果降落在高山峡谷地区,就引起了这种大的泥石流,还有崩塌、滑坡。这种现象在四川、甘肃都出现了,而且在陕南。所以给我们的印象是今年的地质灾害特别严重。
主持人:
    您刚刚提到的这些地区,大家也都在问一个问题,这些发生泥石流地质灾害的地区,似乎都是发生汶川地震的一些受灾区,是不是发生地质灾害的这些区域跟地震后遗症有直接的关系呢?
陶庆法:
    有一定的关系,它会在原有的基础上更加加重。在今年发生的,包括四川、甘肃的南部,都是在我们国家青藏高原的斜坡地带,地域是地形变化比较大,相对高差比较大,就是高山、峡谷、陡坡。
主持人:
    本身这样的地理特点就容易发生泥石流和地震的关系,是不是也是因为地震把这个山体震松了?
陶庆法:
    对。“5?6?112”地震之后,使原来这个地区的岩石裂缝增加了,而且原来的裂缝扩大了,还会增加新的裂缝,岩石比较疏松了。
主持人:
    地质灾害频发,到底对于这样泥石流、地质灾害能不能够做到预测,能不能够进行监测呢?我们也来再听一听专家的看法。
字幕提示:
    8月15日《面对面》节目
田廷山:(国土资源部地质灾害应急中心副主任):
    我们政府要加强这方面的专业监测,但专业监测的时候并不是说我要派个人到高山上,3000米、5000米以外的高山上,天天在那儿监测,这是办不到的。
柴静:
    为什么呢?
田廷山:
    因为我们工作精度有限,而且我们网站观测点有限,我们只能是区域性的预警预报。比如说我们在舟曲县,我们只能说甘南地区发生滑坡、泥石流的可能性很大,只能做这个区域。
柴静:
    假如这些监测点能够将来在决策中布设得更多,这个监测点多能够带来什么?
田廷山:
    只能说监测点多能够提高预警预报的精度,但也不一定能够准确预报。德国有个实验场,降雨实验场,在两平方公里范围内,他设了将近三十几个监测点,两平方公里范围内的雨量,一场雨能差十几毫米。所以这个精度来讲,局地降雨这个差别是非常非常大的。
主持人:
    我们的政府已经在加强专业监测了,但毕竟这个工作的精度有限。我也记得徐绍史部长有一句话,他说,“地质灾害防不胜防,但是我们还是要防上加防”。首先我们来说说这个防不胜防怎么理解?
陶庆法:
    防不胜防主要有两层意思:第一,地质灾害的发生、发展这种规律不太好掌握,它是变化的、复杂的;第二,我们对它发生发展规律的认识还是有限的。地质灾害我们说是因为地质作用产生的,对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造成损害的一种自然现象。这种自然现象是无时无刻不在发展进行的,风化坡石、削高填低,这是永远在进行着的、运动着的。
主持人:
    我们能不能在一些重点区域来加强重点的监测呢?
陶庆法:
    可以,我们现在对于崩塌、滑坡、泥石流的监测重点主要在三峡库区。我们在三峡库区采取专业监测和群测群防点的监测相结合,我们叫群测群防。专业监测点现在在三峡库区是255个,其它的有3000多个群测群防点。这种专业监测点主要是针对崩塌和滑坡来的,泥石流的监测点在三峡库区还没有。因为泥石流的监测点不是一个点的问题,它是一条线、一个系统。
主持人:
    通过专业监测能够做到在多少天之前预知这个灾害将会来临?
陶庆法:
    这就牵涉到一个临灾预报,对于临灾预报比较困难,也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
主持人:
    对哪一些灾难会特别起到作用?
陶庆法:
    我们认为比较典型的一些滑坡,通过一些应力监测、位移监测,甚至地下水动力、地下水位的监测,根据它发展的趋势,它今天离开一点,明天又离开一点,一看在加速了,在这个时候我们就提前撤离。但对泥石流比较困难。
主持人:
    对泥石流还是比较困难?
陶庆法:
    比较困难。
主持人:
    泥石流这样的地质灾害防不胜防,但越是防不胜防,我们越是要防上加防。说到怎么来防上加防,可能清平例子能够带给我们大家很多的启示,我们稍后继续。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