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视频]专访那英:赴台湾演出留真情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11日 21:2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海峡两岸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海峡两岸):日前,大陆歌手那英在台北小巨蛋体育馆举办了一场个人演唱会,近万名台湾观众欣赏了那英的演唱。那英从1993年开始与台湾的音乐人合作,演唱了不少脍炙人口的歌曲,那么,那英的台北演唱会有哪些台前幕后的故事?那英与台湾的音乐人的合作中有哪些难忘的记忆?本台记者在演唱会举办前后采访了那英。

  7月24日晚,大陆歌手那英在台北小巨蛋体育馆举办了个人演唱会,成为第一位在小巨蛋体育馆举办个人演唱会的大陆歌手。那英以一首名为《心酸的浪漫》的歌曲开场,一共演唱了22首情歌。台湾的演艺明星陶晶莹与那英的交情超过了10年,那英还邀请陶晶莹一同上台演唱。除了陶晶莹在台上向那英表达祝福外,包括蔡健雅、吴宗宪、张清芳等台湾演艺界知名人士也来到演唱会的现场表示祝贺。正在台北拍电影的小沈阳也赶来听那英的演唱。

  小沈阳:我师傅(赵本山)派我来,我代表赵本山来给她助兴。

  那英在台北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多年来台湾的优秀音乐人给了她很大的支持。

  那英:在这十几年当中,跟台湾很多音乐人合作之后,他们很期待我能够来小巨蛋开演唱会。他们都会说"我去看"。好多歌都是他们写的,比如说像周传雄当初给我写过《出卖》,张宇给我写过《心酸的浪漫》,还有袁惟仁写过《征服》,所以他们这些人都很期待我能够来小巨蛋。

  这个演唱会是那英为了纪念从事演唱事业20年而举办的巡回演唱会其中的一站。


  那英:我之前抱着95分的态度去的,可是在整个排练、走台到最后演唱会之前,挺有自信的。突然间第二天真正开演的时候感冒了,在台上突然间发现,这嗓子怎么这声了,就有劲使不上。可能那几天我也上火,就拼命喝冰水,后来嗓子咳嗽以后,我傻了。可是我觉得已经在台上唱了的时候,我就满脑子想,你现在嗓子不行了,能扛得住就扛。我就这么想的。结果整场下来以后,因为你凭着多年的经验,在台上绝对掌控得了那个局面,心里一直想说,你一定要撑住,撑完了还有最后一首歌。撑完下来以后,我到后台,我也没什么兴奋的。我就觉得,75分吧,是这么想的。

  记者:我在现场也听到您唱的一些歌,我觉得现场效果还是不错的。但是我觉得您选的歌,我印象,绝大部分都是情歌。

  那英:对。

  记者:为什么会选择情歌?还是说您是有特别的偏好吗?还是说特意为这个演唱会去准备了一些歌?

  那英:其实我最擅长就是唱情歌,有的时候媒体会给你定位,说你是伤感情歌那一类歌手,我不排斥。因为你让我唱特欢快的歌吧,可能不是我的长项。在歌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可能大家去买票看你演唱会,也就是想要听当年你曾经唱《征服》的时候,他们正在心碎。《一笑而过》的时候,可能正让哪一个歌迷对感情的态度。所以我觉得我被定为成就是伤感情歌这种歌手,所以就要去选择这类的歌去唱。因为你的卖点也就是因为唱这类歌的声音。

  记者:因为您也是我们大陆歌手里头,第一个在台北小巨蛋举办个人演唱会的歌手。从现场的反应来说,您觉得台湾的观众,他认同不认同您的演唱会,或者您演唱的歌曲?

  那英:他们挺有共鸣的,我不能说百分之百都能够有共鸣,可是那天就有点像在北京跨年演唱会一样,80%都是跟着这些歌一起成长过来的。好多歌都是伴随着他们的很多酸甜苦辣,所以在台湾那场,在小巨蛋,当《心酸的浪漫》一开始的时候,我突然间感觉不对,这好像在北京,就那种感觉,好像就是歌迷他的情感是共同的。我不去分析说,因为这是台北,因为这是小巨蛋。音乐一响起的时候,你给任何一个地方的人唱,只要他懂你,都是一样的。

  记者:我们也知道,您在演唱会上,还演唱了一首《好胆你就来》,这个好像是用闽南语唱的。您准备这首歌曲,中间会不会有很大的难度?因为我们知道,您是东北人,闽南语是福建那边的,他们会经常说的,完全语系不一样,发音完全不一样。

  那英:就是唱一首吧,就搞活一下现场的气氛。有的时候,我也没有劲歌劲舞,就像你刚才说的,伤感情歌更多,中间甩出来一首《好胆你就来》,又是张惠妹最近很流行的一首歌。

  练的时候,我觉得挺搞笑的,是干吗呢?是拿那个拼音把《好胆你就来》,然后就拼上拼音字母,排练的时候就是,我都不知道什么意思,就是"都是你 都是你"。后来就把这个背下来。当初主办单位是台湾的,后来我就征求说唱什么呢?台湾很多很多朋友,包括张惠妹,他们都很赞成我唱《好胆你就来》,但他们会觉得说,很搞笑。因为他们已经断定了说,那英唱闽南语肯定是很搞笑。所谓的搞笑就是,因为我们北方人根本唱不了闽南语的歌。

  记者:对,发音好像有很大的区别。

  那英:对,挺搞笑的,你可以看看。

  记者:台湾媒体评论,对您有标题定论说您是"好胆",说是真正能唱出来闽南语,而且现场效果也还是很不错的,台湾平面媒体都报道这个事情。

  那英:有过这么两个环节,第一个环节,让我心潮突然间涌起了一股,就是好像突然间我回来了,是哪一首呢?《为你朝思暮想》。我在1993年的时候,第一次跟台湾音乐人合作,就是福茂唱片。跟台湾唱片第一次真正的接触什么叫唱片了。以前我们都是录那个卡带。真正属于我自己的歌的时候,就是跟台湾福茂,我也开始走上了这种很正规的,专业的唱片工业的行业。以前就觉得说,台湾人出唱片,那咱大陆歌手怎么就没机会出呢?

  大陆那时候还有什么中国中录,中国录音,还有中国唱片公司等。但是好像都没有跟我有机会合作。我这次合作了以后,台湾的福茂唱片就给我制定了一个,我应该唱的音乐风格,就是《为你朝思暮想》。

  记者:很老的一首歌了?

  那英:对,1993年到现在。可是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没觉得这个歌好听。但突然间现在觉得这个歌拿出来唱吧,很舒服。那音乐一响起的时候,我突然间觉得,我又回到台湾,能够真正在小巨蛋像演唱会一样的,在表现《为你朝思暮想》。以前就是在台湾出唱片,但是是不可以登台唱歌的。

  记者:对。

  那英:现在你可以了,尤其你又是第一个。那风光啊,那感觉,那心情不一样。所以感觉,我回来了,像做梦一样,不敢想过的事今天想了,做到了。

  记者:您刚才也提到,说跟台湾音乐制作人的合作,从1993年就开始了,到现在有十几年的历史了。当初是因为一个什么因缘际合关系,怎么会跟台湾的制作人合作上?

  那英:有的时候不见得你演唱生涯当中设计出来的,其实在我出道那个时候,之前已经有好多歌手都跟台湾音乐人有过合作,我也是其中一个,但我不算是第一个。其实台湾福茂了解我的时候,他们只知道那英是模仿苏芮的,那个时候他们就说,这就是一个小苏芮。你看,她参加各种大型比赛,全唱苏芮的歌。真的是这样,我觉得我被台湾人认为,她就是模仿苏芮的。她有她自己的气质,很年轻的声音,可塑性很强。所以他们才开始跟我签约。中间我还有一个巧遇,就是跟李宗盛洽谈过。李宗盛当年是代表滚石唱片来找我,说希望能够签下大陆这么一个女歌手。

  后来我一想,也是,你的演唱生涯当中磕磕绊绊的,你不用苦心经营,故意替自己设计,丢失的机会你还继续往前走。有的时候越是无所谓,这个机会慢慢就来了,挺好。

  记者:您跟台湾音乐人在合作的时候,真正在感情上这种交流,台湾音乐人是不是能认同大陆歌手?您对于台湾这些音乐制作人,您是怎么看他们这些人创作的作品?

  那英:首先我跟袁惟仁合作,都是因为《征服》那张唱片,《梦醒了》《梦一场》,你像袁惟仁,给很多歌手写过歌。后来请到他说,希望你能够在小巨蛋弹吉他当嘉宾的时候,因为陶晶莹跟我也是很好的朋友,我们都是因为以前在很多娱乐节目,她当主持,我当歌手,就一来二去性格很相似,就打得火热。

  正好陶晶莹有一首歌叫《离开我》,也是袁惟仁写的。所以这个环节把她跟他请到一起,这也算是一个很温暖的友情。其实台湾音乐人对大陆音乐人非常敬仰。比如说我经常听到很多像张宇、周传雄,还有袁惟仁,太多人他们都经常会很敬仰,然后也很好奇大陆音乐人的生活,还有他们的音乐,那个执着劲。可是就因为两岸没有那么便利。你看,我们在很多个城市演出,经常能碰到台湾这些艺人,就是参与到我们大陆很多城市那种文化交流当中,但是我们这些就没有机会去。所以这种陌生感距离,总是让每次相会特珍惜。

  记者:您跟台湾的音乐制作人合作,您个人的唱片出了多少?

  那英:有《征服》《一笑而过》《心酸的浪漫》《干脆》这都是专辑。然后还有《为你朝思暮想》《白天不懂夜的黑》,还有好多精选。

  记者:报道说,您是时隔8年之后,到台湾去开您的演唱会。您第一次去台湾是什么时候?您到底去了多少次台湾?

  那英:我去有40多次了。

  记者:我从1993年《为你朝思暮想》专辑,整个从前期筹备到后期宣传,就长在台湾。其实他们那个时候对那英喜欢,也是因为性格大大咧咧,不是那种特细节的女歌手。所以从1993年开始经常去,后来录《征服》,录《心酸的浪漫》等等等等,都要在台湾形成他们的唱片发行一个模式,就是要去宣传。所以要上100多个通告,台湾电视台又多,电视娱乐节目又多,每天早晨一睡醒,四五篇单子,一会儿要去什么什么地方,全是这个。

  某一个阶段,我会跟台湾很多音乐人在一起沟通关于音乐、写歌的这些问题。但是最终你要让我说,对台湾留下有什么深刻印象,就是从1993年到现在,整个台湾的音乐气候。一直不停在发生变化,它曾经也是一直引领着我们很多大陆的歌手演唱那种方向,曾经我们也觉得,从邓丽君开始,后来又发现苏芮又那么好听,后来又出现欧阳菲菲、陈淑桦,到后来又是周杰伦、张惠妹、蔡依林,就眼看着他们的变化,实际上对我们影响很大。

  记者:您现在还有没有继续跟台湾的音乐人合作?还有没有出什么新歌的打算?或者什么时候您新的唱片会问世?

  那英:我就觉得,我希望自己能够,要说服自己,下一张唱片是什么样的类型。就是唱给,让自己也觉得很好听呢?还是为了迎合这个市场。唱片虽然不卖钱了,可是做音乐的要坚持。所以我一直停留在做什么样的歌才能够好听,再加上自己有了两个孩子之后,分了我好多的心思。就觉得说,可能更快乐的事情,就是跟他们玩,然后偶尔的时候,觉得可以玩玩音乐了,我再回去跟,谁合适我做音乐的,再去跟人谈。所以这张唱片到今天,我终于能够确定下来,就是蔡健雅做我的制作人。

  记者:好,非常感谢那英接受我们的采访,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