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地方联播 >

甘肃舟曲一村民一日走60公里为灾民送水(图)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10日 17:1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民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甘肃舟曲发生特大泥石流

昨天下午,舟曲县的一些居民坐在废墟旁,等待失踪亲人的消息

  截至昨天下午2时,舟曲县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共造成337人遇难,1148人失踪,1242名受灾群众获救。重伤住院41人,门诊治疗218人,到昨天下午4时30分,所有重伤员已被送往兰州接受治疗。受灾总人数20227人,水毁农田1417亩,水毁房屋5508间。

  昨天下午5时许,驱车10小时,徒步5公里后,记者走进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发生地——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舟曲县。

  全村人自发义务送水

  进入舟曲县政府所在地城关镇,刚走几步,就遇到几十个村民,步履匆匆地从身边经过。男女老少,形形色色,肩头的装备却几乎一模一样——敞口背篓,里面塞一个大水壶。背篓是破的,壶身是旧的,但壶里的水,个个装得满满当当。

  锁头村村民严全生今年50岁,满脸皱纹,背微驼,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10岁,但背水走山路,健步如飞,似乎突然年轻了20岁。边走边聊,他说,每次肩扛25公斤水,从地势较高、没有受灾的锁头村出发,到重灾区三眼村、月圆村、春场村等地,单程徒步约6公里,一天走5个来回,相当于60公里。

  有村干部组织动员大家献爱心吗?你有亲戚朋友被埋在泥石流下面?老严回答,没有。“乡亲们都是自发的,山下许多地方特别缺水,我们家里有自来水,就给他们送过去一些。”他轻描淡写地说,脚步一点也没放慢。

  在严全生身边,有同村年幼的初中生,穿着球衣,背篓里的水壶略小,约10公斤;有身着民族服装的老妇人,身材瘦小,水壶却不小,也是25公斤;还有中年夫妇相互扶持,并肩同行……

  一人获救后百人鼓掌

  严全生义务送水,走5个来回,需耗时一下午。上午的时间,他要去泥石流现场救人。事故发生后仅6个小时,天刚亮,老严就扛起铁锹,加入了救援队伍。“我第一天帮忙抬出来好几个人,但很可惜,都已经遇难了。”

  昨天上午,严全生又早早来到泥石流滑坡现场,忙碌了一阵子,没有进展。正沮丧时,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好消息:10时左右,甘肃省武警总队陇南市支队成功营救出一名74岁的妇女杨金凤。

  严全生目击了全过程,他回忆,老人被武警战士抬出时,浑身糊满泥浆,双眼缠着毛巾。“听武警说,她很虚弱,但没受伤,还明确指出了被困方位,便于战士们在墙上打洞救人。”见有人获救,老严情不自禁地拍起手来,他记得,身边百来人都激动地鼓掌欢呼,掌声持续很久。

  鼓掌者之中,有一个与被救者年龄相仿的老妇人,名叫惠玉英,70岁。

  她家的楼房一大半被埋入黄土,露头的断壁残垣,也被冲得严重移位,往南挪了几米。泥石流吞噬了她的老伴和小儿子。一整天,她都坐在一床旧棉被和一条旧毛毯上发呆,那是她救出的全部家当。唯独陌生人杨金凤获救的那一刻,老人才忘情地拍手叫好。

  送棒冰给救援人员吃

  临近傍晚,舟曲县上空的阳光依然灼热,事故救援现场更热。泥石流长约5000米、平均宽度300米、平均厚度5米,总体积200多万立方米。在这片区域内,聚集了上千名救援人员,分成数十队,各自挥锹运铲,奋力救人。废墟下的生还希望越来越渺茫,他们的坚持却从未停歇。

  人群中,42岁的薛爱娣有些不知所措,她没带救援工具,也没多大力气,帮不上忙。在一处废墟边坐了许久,她起身离开,半个多小时后,有些吃力地搬来了两个箱子。

  薛爱娣拿起一箱,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泥地,趟过小溪,走到救援战士身边。她从箱子里取出一样东西,送上前逐一询问,但无人领情,只好失望而归。

  近看,是两箱绿豆棒冰。有参与救援的村民接过一根,她笑着又拿出一根,硬塞给对方。“你们救人救了一整天,太辛苦,都没时间喝水,连吃一根棒冰,也没空?”

  为了买这两箱冷饮,薛爱娣跑了好几条街,但最后,大半箱都化成了水。她并不介意,依旧努力保持微笑。笑容背后,写满坚强。她整天留在废墟边,是因为一直在等待奇迹——泥石流袭来时,年迈的父母来不及逃生,被埋在了废墟下。

  双重打击下乐观应对

  在满目疮痍的舟曲县,有许多普通人,在多次突发灾难面前,坚强而乐观地继续生活,相互传递关爱与温情。这份从容,实属不易。

  舟曲县在汶川地震中受灾严重,全县19个乡镇13.2万人不同程度受灾,因灾死亡15人,重伤59人,住房倒塌和严重损毁200多万平方米。距离泥石流滑坡不远处,多幢灾后重建的居民楼初具雏形,路边还挂着舟曲县灾后重建的规划示意图。

  不料,旧病初愈,又添新伤,特大泥石流再次给舟曲人沉重一击。

  国土资源部专家分析,除了当地地质构造岩性松软易碎、此前持续干旱导致岩石解体、突遭强降雨形成泥石流等因素外,汶川地震对泥石流的影响也不容忽视。地震导致山体松动、岩层破碎,舟曲县原有100多处滑坡体,震后新增24处。专家解释,这类山体松动,需3到5年才能消除,而汶川地震距今刚过2年3个月。

  在遭遇双重打击之后,表现出的乐观与积极,才更为可贵。

  城关镇泥泞不堪的街道旁,一对七八岁模样的双胞胎女孩,无忧无虑地嬉戏。妹妹指着墙角对姐姐说:“你看,那儿有一棵小草,被洪水淹过之后,它还活着,还是那么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