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能源消费世界第一? 著名学者周大地详析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03日 13:2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编者按:日前,国际能源机构(IEA)发布消息称,中国已在去年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费国。国家能源局旋即否认这一说法。那么,中国的能源消费到底有多大?中国离世界能源消费的第一把交椅还有多远?今天我们请来能源研究领域的著名专家周大地,来给大家算笔账。

    国家能源专家咨委会副主任、发改委能源所研究员周大地接受中国网专访。(杨丹 摄)

    中国能源消费量的数据,应以中国自己的统计数字为准,目前还不是世界第一。但从趋势来看,中国能源消费快速增长,消费量巨大,都是事实。

  中国网: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中国访谈。日前,媒体广为报道的一则消息引起了国际性的关注,这则消息说,国际能源机构(IEA)7月19日透露:中国已在去年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费国。在这能源日益紧张、影响力越来越大的时代,尽管中国很快就辟谣,说国际能源机构的估算不可信,但是很多人仍然会心存疑虑,毕竟中国是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同时这几年的经济增长速度也非常快。那么中国的能源消费到底有多大?中国离世界最大的能源消费大国还有多远?今天我们请来了周大地先生来给大家算笔帐,来解答大家心目中种种有关能源问题的疑惑。

  周大地:您好,主持人好。

  中国网:您也关注到这条消息了吧?

  周大地:对。

  中国网:大家可能未必清楚国际能源机构是个什么样的机构,它是怎样来估算中国的能源消费的,它对中国国情的了解到底有多少?

  周大地:国际能源机构就是IEA,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它是国际经合组织——就是OECD的一个能源机构,一开始成立的时候主要是建立OECD中这些发达国家的石油战略储备,来共同管理战略储备。它是发达国家的官方能源政策(管理的)这样一个机构。后来因为石油战略储备问题,长期以来大多数情况下是管而不用,所以它这些年来加强了所谓的能源政策的分析研究,包括做一些能源预测。国际能源机构应该说在全球来讲还算一个有一定权威度的国际性的能源方面的机构。但是它又不是世界能源机构,它的成员国都是OECD的成员国,就是经合组织的发达国家。它也定期做一些能源形势分析,也定期出一些它的展望。

  周大地:跟中国的关系是这样子的:因为中国不是OECD的国家,在国际能源问题方面的影响还是越来越大,所以国际能源机构还是多次到中国来,他们希望中国能够参加他们的很多活动,现在跟我们也有一定的联系。他们的一些报告也很愿意到中国来发表,跟我们像国家能源局这些机构也有一定的官方接触,有一定的信息交流和合作关系,是这么一个组织。

  中国网:其实我们注意到,它发布的数据里面说,去年中国消费了22.5亿吨石油当量的能源,包括石油天然气、煤炭、核能和水能等等,比美国高出了大概4%。第二天能源局就否定了这个数据,周主任跟我们说说,去年我们国家的能源消费是什么样的情况?

  周大地:中国现在能源消费的统计,从官方的统计,比如说(官方)通过的《统计摘要(2010年)》里面,对2009年的能源消费用了大约30.66亿吨标准煤这样一个数字,因为标准煤和国际通用的以石油为主要能源的标准油当量体系不同,还是要折算一下,折算相当于21.4亿吨标准油。

  周大地:当然,中国这几年在能源消费统计方面还是碰到了很多问题,一个是我国煤炭生产单位非常多,过去多的时候有几万多个煤矿,现在经过整顿数量仍然很多。在一些煤炭丰富地区,这种煤炭生产的随机性很高,市场好的时候就多挖,市场多的时候就少挖,有些是通过正式的营销渠道,而有些并没有通过正式的营销渠道。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能源统计不断地加强。这几年因为节能减排工作任务重,各地对能源统计都非常重视,所以不断地完善我们的统计体系。同时随着煤矿的整改,关了很多非法生产的小窑,对煤炭生产量的统计越来越完善。但是,应该说我们能源消费的统计本身还不是那么容易。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运输途径也很多,尤其小窑煤,汽车一拉就跑了,计量也不是那么完善。但是总的来说,中国自己的统计还是有一个比较完整的体系,各方面的能源统计还是比较多的。

  周大地:另外一方面,还有一块属于传统的统计里面估计不是很足的,比如说,我们农村用的很多生物质能,农民烧的秸秆,这只有调查的一些数字,没有统计性的数字。另一方面,近年来我们用的一些新能源,特别是太阳能热水器能够折合多少能源,这个数量都是一些调查分析数字。现在我们自己的统计基本上是按照商品能源统计的,就是农村烧的那些秸秆没有计算在内。对于很多发展中国家,这块可能占的比例就很高。中国这块过去占的比例比较大,现在已经比例很小了,因为大多数农村也都有一些商品能源,但是这个数量如果真正计算的话,还是占有一定的比例的。

  周大地:我个人认为,如果按照国际能源机构发布(的数据),它说中国去年消费了22.52亿吨油当量能源,它没有记录中国的这种农村用的传统生物质能。这个数字跟我们现在发布的统计数字的确有一定的差别,差了大约有1亿吨油当量左右,如果算煤炭的话就是2亿吨煤这么个数量。我个人认为,我们现在还是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这个数字——认为还是相对比较准确的。因为你不管用什么方法,你不在中国,你没有足够的数据来源,你怎样估算,都是一个估计数字。所以,中国的能源消费数字,还是以中国自己的统计数字为准。但是应该说两个数量差别不是太大,20多嘛,22——21,差这么5%左右。我想应该说这是个准确性的问题,但趋势性的问题,中国能源(消费)增长和现在的消费数量巨大,我认为还是事实。

    中国能源消费增加,是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说明中国进步很大,但同时会带来多方面的压力,必须一分为二地看问题。

  中国网:其实您刚才也提到了,这两个数据的差别不是特别大,也就是说,其实我们离能源消费第一的距离也不是特别遥远了。您觉得这个“能源消费第一”,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周大地:能源消费多,总的来看是反映经济发展的规模。因为到现在为止,全世界发达国家的人口数量加起来可能还没有中国多,但是他们消费了全世界能源的一半以上。所以,一般的情况来看,特别是商品能源,尤其是优质的商品能源,比如说天然气、石油、核电这些,这些能源发达国家的人均能源消费量,还是明显高于世界平均水平,而且高于发展中国家,也比我们高了很多。所以能源消费量大本身不能说明它是好事还是坏事。从你的经济发展规模上来看,能源消费的增长说明你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了,工业化程度已经初具规模了,中国的人均消费也比其他的——特别是像非洲、拉丁美洲一些穷国,包括亚洲的一些穷国,比较起来,我们明显比他们高了。

  周大地:大家也感觉到了,80年代的时候,家里只有那么200瓦电,几盏灯,有个小电视,什么家用电器基本没有——然后才开始有点洗衣机、电冰箱。甚至买个蜡烛还很费劲,上街要去买点煤油还要配给。那说明能源供应水平很低。我们现在能源消费量增加,从这方面看是我们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也说明我们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工业化程度比以前大有进步。同时我们国家也通过自己的努力,有比较大的能源供应能力了,否则你想要——没有。所以我们现在基本上电力是能够满足要求的;石油经过努力,国产再加上进口,大家开车也可以加油去了。当然可能有人对油价还有说法,但无论如何你掏钱就可以买到了。同时,其他的能源消费,采暖、空调,服务水平也大幅度提高。应该说这是一个重大进步。但是光说进步,我觉得也还是——我们自己要明白,做世界第一大能源消费国,这个日子也还是有压力的,资源的保障程度、能源安全问题、污染问题、污水排放问题等等等等,都凸显出来了。所以,我们要一分为二,用这样一个观点看问题还是比较对的。

    从人均能源消费比较看,中国比所有发达国家都低,所以指责中国能源消费太多,是毫无道理的。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中国的能源消耗增长是必要的。

  中国网:您刚刚提到了非常重要的一点,从总量上来看,中国的数字是很大的,但是我们如果从人均来看,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出,一算人均,美国比中国高出五倍,您如何评价?我们应该怎样衡量能源的消费水平?说明什么问题?

  周大地:中国有13点几亿的人口,现在正在往14亿靠近,每年要增加将近一千万人,真的使这么多人有比较好的生活水平的话,中国的能源消费量还是要继续增加的。目前从人均能源消费比较看,我们跟现在的发达国家比,所有的发达国家都比我们高,所以他们说中国能源消费太多了,真是没有什么道理。像美国比我们真的多了四五倍还要多。这是很重要的一个基本点:我们还是发展中国家,我们还没有达到一个很好的能源服务水平,我们还需要继续增长。这一点上来讲,我想不管你怎么节能,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中国的能源消耗增长还是必要的。现在的数量也是给我们敲一点(警钟),就是不要掉以轻心:你这么大的能源消费量,再增加的话,的确要用很大的力气去解决能源安全供应问题,也要解决能源开发所带来的环境影响问题。我想这个能源消费量,从过去传统的发展路线和工业化,也就是现在发达国家已经走过的路来看,能源消费多,说明你的工业化水平高,说明生活水平高,有一个正向的关系。

  周大地:但是从现在的状态看,现在的世界资源,不足以支撑所有国家的人都像发达国家这样来消费能源。现在的状态是,发达国家人数那么少,世界的1/5,消费世界一多半,50%以上的能源;优质能源就更多,60%、70%,甚至80%、90%,是发达国家消费掉的。这种情况移植到发展中国家来,还要每个人消费掉那么多能源,特别像一些发达国家,像美国,包括日本、欧洲,也有一些奢侈性的、不必要的浪费,这些我们想完全地照搬,也是做不到的。

    中国能源消费主要依赖自产,因而煤的比重很大。中国现在希望调整能源结构,使优质清洁能源占更大的比例。

  中国网:我们刚才说了很多宏观的数据,大家可能还不是非常的了解,我们有必要对这些数字来进行一个说明。首先周主任我就想问问您,中国现在的能源消费的结构大概是什么样的?煤、气、油各占的比例是多少?新能源现在开发利用的水平如何?

  周大地:中国现代能源消费里面煤炭还是占主要的。我们从一次能源,就是说最原始的状态开始,煤炭烧完了变成热和电,我们就看最初的能源到底用了多少?煤炭我们现在是占了70%以上,70%多一点;石油大约是18%,天然气是3.9%,水电、核电、风电这些,占的大约不到8%,7.8%左右,这是去年这样一个状态。

  周大地:这个状态说明两个问题:

    第一,我们和世界的能源消费结构差别还是很大的。世界加上中国的大平均看,煤炭占了将近28%左右,石油是不到40%,天然气占了24%、25%,每年有所变化,10%左右是核电和水电。可再生能源和新能源在世界的能源平衡里面,目前好是比较小的数量,特别是风电和太阳能,尽管发展很快,但总的数量来讲还是非常小的一个数字,有没有1%?这么一个状态。但是他们还是以石油、天然气加起来占60%几,煤炭在发达国家里面只占1/5,这样一个状态,我们是煤炭最多。

    当然这个结构也说明,我们中国发展还是依靠自有资源的,煤炭基本上是国产的,少量进口,还有一点出口。石油里面现在大约一半,从现在开始不到一半——53%可能是进口的,53%、54%这样一个状态——自己有46%、47%。天然气目前是以自己生产为主,而核电和水电也进口不了,现在还没有进口。

  周大地:这个能源结构是因为我们长期主要依靠自己的资源,并没有去以依靠国外资源为主来发展我们的能源供应,这样造成的。当然,这里有它的好处,就是对外依存度比较低,自我资源保障稍微好一些。坏处就是第一,煤炭和天然气相比起来,使用起来效率比较低,同时在开采和利用过程中带来的环境影响,也比石油和天然气大,所以我们现在也想把我们的能源结构进一步调整,使优质清洁的能源占的比例更多一些。

  中国网:您在介绍能源比例的时候,说到全世界新能源开发的比例都是比较低的,主要的原因是什么?还是技术手段的问题吗?

  周大地:能源的问题,我给举一个例子,我们吃饭这是人们天天要做的事,说来说去,还是在吃大米、白面,或者是杂粮。这个东西如果没有,你说我光吃豆子,或者光吃一点什么特殊的食品,顶不了大事,要把这个转换出来,是要用很长时间的。能源本身也是这样,一旦形成一定的能源结构以后,你想调整,第一它不会很快,第二它的数量巨大,从一个其他的新的能源,想从一个数量非常小的这样一个状态,增加到现在,我们用了30多亿吨煤了,要去解决、替代30亿吨煤,这个数量可是非常巨大的,搞风电、太阳能,真得干个几十年。煤炭发展也是,因为我们煤炭的发展有百年的历史了;世界上石油开采的历史也很长了,石油变成主流能源也有几十年的历史了,所以这种能源替代、能源变化需要时间。

  周大地:第二,这些可再生能源,风电、水电这些能源,目前跟传统能源比还是比较贵的,技术上也还是受到一定的限制,真正把它用好、用多,还要克服它的一些经济性的障碍,也要克服技术上的障碍。我举一个例子,太阳能是一个好东西,但是太阳能只有白天有,甚至晴天的时候就好,阴天就不太好,晚上就没有。你要用电的话,你可不是说只有晴天才用电,只有白天才用电,特别晚上你还想用,特别要点灯,这种情况下和你用的时间不一样。其他的,用煤炭发电、用核能、石油、天然气发电,可以控制,煤炭生产不受气候变化的影响,什么时候发电,多发就完了。但是太阳能不能控制它,不能说我不让太阳落下去,不行的。所以,你还得采取其他的技术,把白天发的电,转换成晚上去用,这样的话对整个电力系统就有很大的新的要求,对它的发展,成本方面、技术方面,都还要慢慢地从技术进步上使它更有竞争性。

    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迅速提高了能源的使用效率。

  中国网:所以就是说,与能源替代、能源转换面临的很多困难相比,从另外一个角度讲,提高能效是一个非常有用的节能减排的路子。我们也注意到,有媒体说,中国之所以以超出预期的速度成为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费国,一定程度上是过去十年,美国在提高能效方面远远领先于中国,美国每年提高2.5%的能效,中国每年仅提高1.7%。您能否就人均消费量和能效方面给我们做一个比较,中国的能效情况是一个什么样的水平?

  周大地:这个比例是很不完整的比较。中国从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从78年,特别是80年到2002年,20多年里面,创造了世界上能效提高最快——如果按GDP单位能源消费量算的话,20多年是一个非常快的下降期,当时可能每年提高率能达到将近5个百分点,4.6%,我记得是这么一个数,可能不是特别准确,但是是这样一个范围。世界的平均的提高量,多年平均大约是1.1%到1.2%每年,技术进步和结构变化;我们是4.6%。但是我们的确,2002年以后,我们有3年能源高速增长,弹性系数,就是能源增长的速度比GDP增长的速度还快,当然这也是我们产业结构以出口导向为主,也是我们经济增长最快的一个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