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地方联播 >

北京通州探索集体资产公开交易 激起村民民主意识

发布时间:2010年07月19日 05:1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京华时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7月2日,通州宋庄成立了全市首家镇级农村集体资产交易市场。未来,该地区所有涉及农村集体资产的交易都要到这里进行招投标,公开处置。

  “就像我们自己买卖东西,同样的东西在不同的市场有不同的价格,货比三家,才更可能带来更大的利益。”推动者称,将村级事务统一到镇里管理,使农村招投标的信息辐射半径扩大,意在吸引更多的人参与,使集体资产实现效益最大化。

  在目前本市农村集体资产处置尚无细则性政策可依的情况下,通州区的“抢跑”尝试,可谓具有示范意义。

  其背后,是村民民主意识在切身利益推动下的逐渐觉醒,他们希望参与村内事务的决策。集体资产公开交易,为他们提供了这样一个通道。

  招投标“重装”进农村

  “这个地方好,省得以后在咱大队部那小疙瘩地儿招投标了,恨不得转个身都费劲”,“是啊,将来竞标的人多了,咱也不愁没地方了”。7月2日,在宋庄农村集体资产交易市场成立典礼上,尹各庄村支书龚志亮和同伴感慨。

  龚志亮的感慨,缘于此前场所的简陋。去年,村里的一次招投标会上,一位竞标人现场携带200万现金参加竞标,着实让他们紧张了一番,不仅安排了专人和竞标人共同看守资金,招投标现场外还有民警和村治安巡逻队的人维护秩序。现在,这个专门的招投标场所让他们一扫寒酸。

  新的交易市场拥有400平米的大厅,可容纳100人同时进行竞标。未来,尹各庄所有涉及农村集体资产的交易都要到这里参加镇里组织的招投标。

  简单而言,就是涉及到农村集体资产处置的事务,例如村里修路、改水改电改厕、集体厂房场地出租、农田出租等,都要公开透明地进行招投标,以求集体资产效益最大化。

  通州区经管站为此制定了明确的招投标流程。按照流程,各村成立招投标工作领导小组,招标之前,针对待处置的集体资产,召开村两委班子会、党员会、村委班子会,拟定一个合适的底价,然后再召开村民代表大会进行决议。

  村民代表的产生,一般是15户村民自行推选一位村民担任代表。其后,由村干部介绍底价确定的调研过程,包括周边村类似项目价格,竞标人可能承受的心理价位等情况,“代表们说底价少了就得再高点儿,说高了就得再降点儿”。确定底价后予以公示,有招标意愿者在村委会缴纳招标押金后,在指定的日期进行招标。

  早已开始的尝试

  全新交易模式的产生,始于4年来不断的改革积累。早在2007年,通州就已开始对农村集体资产的管理探索。

  当时的普遍情况是,农村集体土地被大量征用,村集体获得了巨额的土地补偿费用,同时集体拥有的资产也产生了较好的收益。而在对集体收益进行分配的过程中,村民很容易分化为不同的利益群体,加之一些基层组织在资产处置中缺乏公开透明的程序,分配问题成为基层民怨和群体性事件的多发地。

  2007年,通州区宋庄镇尹各庄村进行了产权制度改革,1699名村民变成了“股民”,村民刘启旺是其中的一个。这一年,村内一部分地被征,卖了多年亏损的色素厂,征地款还完外债后,分给每位“股民”2900元。

  次年,通州开始在部分乡镇招投标试点,要求每个试点村在处置村集体资产时,必须进行招投标。

  刘启旺所在的尹各庄村未在试点之内。这一年他记得村里出租了一个厂棚,虽然也进行了公示,但还是有村民跑到大队部,跟村干部“谈谈”这个事儿,最终不了了之。年底,他的分红拿到3000元,只增长了100元。

  “股民”分红的跃进

  尹各庄村成为受益者是在去年。通州决定在全区推开农村集体资产交易招投标工作。一年内,尹各庄村的4个项目招投标下来,村内增加收入686万元,刘启旺的股份分红一下子蹿到了5400元,增加了近一倍。

  这一年,尹各庄按一亩600元出租了一百多亩基本农田,并且在合同内规定只能种玉米;70亩的砖厂存砖地也租了出去,这块地也是一般农田,合同规定使用期间不能破坏土地性质,后这块地以4500元底价起,最终5000元成交;还有温榆河西边的300多亩一般农田,之前承包的5年合同到期,按照招标底价5000元,最终7000元的成交价格租了出去;温榆河北边的防护林,也以一亩500元租出去种植林下经济作物。

  村里头一次用大喇叭广播村内集体资产的处置情况,包括刘启旺在内的村民非常新奇,茶余饭后都在咂摸。

  几次下来,众人逐渐看出了实惠。除了讨论要招标的项目,他们也开始琢磨村里什么资源还能利用上。“那片防护林就是我们几个合计出来的,之前谁能想到防护林还能挣钱呢”,刘启旺说,当时他们的心理价位就是一亩200元,结果以500元租了出去。由此,大家对村集体事务的关注热情也空前高涨。

  对于已经成功的几次招投标,尹各庄村支书龚志亮总结出来,前来打探咨询的人大多是村民或者村民的亲戚,也有路过村里听说的,外省来打工的,形形色色什么样的人都有,但也仅限于此,“如果更多的人能知道,有更多的竞标者,可能还能租个更高的价儿”。

  扩大信息辐射半径

  虽然整体效益不错,但在村里举办招投标时,还是暴露了不少问题。

  通州区经管站副站长金世明说,随着农村集体资产招投标工作探索的不断深入,发现的问题也越来越多。

  比较集中的问题是,由于村级组织招投标工作的人员素质高低不等,对法律法规的认识不到位,加上经验不足,个别大队部在招投标操作把握上“不到火候”,有的出现流标;有的虽然很多人报名,但招标当天只有一家到场,起不到效益最大化的设计初衷。

  如果把招投标工作上升一个层次呢?金世明和他的同事们想到,如果都由镇里统一操作,专人负责,这些弊端就可以最大程度地克服,同时还能增加信息辐射度。经过酝酿筹备,本市首家镇级农村集体资产交易市场应运而生。

  在宋庄农村集体资产交易市场成立现场,通州区副区长于世疆表示,集体资产交易市场就是把原本分散的村级招投标全部放到一个正规的交易平台上,并聘请专业招标师,为集体资产交易把关,从制度上避免集体吃亏的可能。

  这个决定正合龚志亮的心意,他希望有更多的人知道村里资产处置招投标的有关信息。

  土地流转或增新途径

  集体资产交易市场也为农村土地流转增加了新的途径。

  金世明介绍,目前通州农民流转土地常见的形式就是村民与村大队签协议,再由大队统一发包。村民如果希望使自己要流转的土地通过招投标的方式实现,也可由村大队统一申请,按流程进入集体资产交易市场,设定好底价,借助这一招投标平台,或许能获得更大价值。

  除此,记者了解到的最新情况是,集体资产交易市场正在筹建互联网信息发布平台,打算把所有的镇村集体资产交易信息都发布到网上,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本参与竞标。对于下一步的计划,金世明说现在是“摸着石头过河”,没有可供参考的经验,只能发现什么问题,再补充完善。

  今年的尹各庄村还有几项集体招投标工作,砖厂食堂的18亩地要出租,农机具存放地要出租,村里要盖一座办公小楼,搬走后大队部目前所在地也能出租。龚志亮信心满满地说,就这几块地,今年还能给村民每人增加至少600元的分红。

  而这也是继去年分红增加近一倍之后,刘启旺对今年的无限期许。

  专家观点

  要保证 土地性质不变

  三农问题专家、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党国英认为,农村集体资产最主要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土地,资产处置过程中应保证土地性质不改变。

  他说,目前北京很多地方存在土地没有完全承租出去的状况,如果所有土地都承包给农民,集体应该是没有土地的。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集体私下发包土地,当然不如公开招标好。农村集体资产公开招投标处置,在集体投资这方面,就像是政府采购一样,竞争性投标,主要可以起到节支的作用,但程序上要严格把关,如果只是走个过场就没有任何意义。而集体收入这方面,包括了土地厂房出租等形式,一定要保证不改变土地性质,监管要严格。

  镇集体统一进行村集体资产的招投标,可以扩大影响力,吸引更多竞标者,出发点是没问题的,但是应保证镇级的服务性,不能以服务费等形式截留村集体的款项。在保证这几点的前提下,这种方式值得推广,更可以继续大胆创新。

  记者观察

  新模式有助唤醒 村民民主意识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除了借“招投标春风”增收最快的尹各庄村村民,其余各村对这种方式也都较为认同,新鲜的模式唤醒了村民的民主意识,推进了基层民主建设,更重要的是,实实在在地增加了农民收入。

  当然,其间也存在中标人对合同理解有异议,不按合同执行,或村集体暂时无法实现合同内容等负面问题。但改革要在问题中前行,让村民的腰包鼓了,才是所有改革的最终走向和目的。

  集体资产处置工作流程图

  村主要领导动议

  “两委”班子合议

  乡镇政府审核

  村民(代表)会议决议

  村级招投标 领导小组

  制定招投标实施方案

  发布公告

  受理与审查

  中标

  签订合同

  合同履行

  本报记者 周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