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地方联播 >

深圳一部门一正20副 副职臃肿吞噬机构改革成果

发布时间:2010年07月14日 06:2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京华时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政府机构改革,不能在原有政府职能上打转转。政府部门管的事情过多,权力过大,副职就会忙于其事、乐享其权,哪儿也不想去,其他人员亦如此,结果是政府机构想不臃肿都难。宏观地看,几十年来,政府机构改革逃不出“臃肿—精简—再臃肿—再精简”的怪圈,根本原因在于未能有效转变政府职能。

  一边是部门在精简机构中合并削减,一边则是新机构中副职异常臃肿。这是机构改革过渡时期的特殊情况,还是机构改革成果被吞噬的征象?

  深圳推行大部制一年,有部门竟然一正20副。副职超编如此严重,或要刷新此前一些地方“副市长”创下的纪录,也无异于给公众对大部制改革的期许泼上一盆凉水。

  就深圳具体个案而言,毕竟大部制改革才一年,原有机构人员的消化确需一个过程。就此认为大部制改革失败、其成果已被吞噬,则失之于轻率。但由此产生的副职严重超编现象,却不能不引起人们的高度警惕和深刻思考。

  要改革,当然就会涉及利益调整。一般来说,只有各方在利益妥协之后形成新的利益格局,改革才会顺利推进。否则,改革就会遇到障碍,步履维艰。机构改革使一些部门消失,最难办的就是原有机构人员的安置问题。他们放弃原有部门的职位利益,选择在新机构副职或其他职位上安身,即是一种妥协。从某种意义上讲,允许副职暂时臃肿是机构改革必须付出的代价。

  现时代的改革正步入深水区,不对任何其他人造成利益损害的“帕累托改进”越来越少了,改革付出代价在所难免,公众对此并不感到意外。只是公众希望,这个代价应当朝着少的方向努力,也应当设定一个期限。如果看不到副职削减的时间表,看不到减轻改革代价的务实之举,那么副职超编就在事实上成为吞噬机构改革成果的一个路径。而一些地方副职长期过多现象,正残酷地验证着公众的这种担忧。

  从深层次根源来看,解决副职超编问题根子在转变政府职能,这也正是政府机构改革的根本所在。一般来说,现代政府的职能基本界定在经济调节、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公共服务。我们说转变政府职能,就是要向这四大职能转变,其核心是公共服务,打造服务型政府。与这样的要求相比,政府机构改革的机构合并削减乃至人员调整等等,还仅仅是迈出了第一步而已。

  新的政府机构部门,惟有按新的职能定位,才会不需要那么多的官。因为你即使设定过多的副职让他过渡,他也会闲着没事干,不被工作所需要,于是就会形成一种隐性压力,迫使他作出新的选择。这正是新的政府职能所焕发的柔性机制,对保护政府机构改革成果具有制度性的源动力。

  政府机构改革,不能在原有政府职能上打转转。政府部门管的事情过多,权力过大,副职就会忙于其事、乐享其权,哪儿也不想去,其他人员亦如此,结果是政府机构想不臃肿都难。宏观地看,几十年来,政府机构改革逃不出“臃肿—精简—再臃肿—再精简”的怪圈,根本原因在于未能有效转变政府职能。

  在这个意义上,如果一些地方和部门的机构改革,仅是简单的机构和人员的合并,而不能在其职能上有实质性的转变,那么公众就有理由对这样的改革存疑。

  本报特约评论员乔子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