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原创动漫产业的尴尬:“8D”技术也无法洗牌故事

发布时间:2010年07月09日 09:5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文汇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从傲慢无礼发展成谦卑成熟

  可否借孙悟空说成长故事

  去年,全国制作完成电视动画片共322部、171816分钟。对比“产业”起步的2003年4200分钟的产量,6年增长约40倍。同时,全球约有80%的动漫衍生产品上印着“中国制造”。不过,有多少中国动漫形象能够纵横世界?在几年前的一次调查中,中国青少年最喜爱的20个动漫形象里只有“孙悟空”是本土的,“有市场没形象”的原创动漫产业现状曾让业内人士尴尬万分。

  “第六届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暨2010卡通总动员(2010CCG EXPO)”动漫衍生产业和投融资高峰论坛昨在沪召开。今天,各国动漫人将在苏州讨论动漫产业的全球合作。业内人士希望能通过海外动漫产业的成功模式,为正在努力铆接产业链各环节的中国原创动漫,提供产业升级的灵感。

  哪怕是“8D”,技术也无法洗牌故事

  正在上映的《玩具总动员3》,用3D技术为这个跨度15年的动画系列片画上句号。在技术派影迷为戴着3D眼镜看动画的立体效果惊呼的同时,《玩具总动员3》却用影片主人公15年的成长故事,回应技术大于艺术的质疑:技术像约会时的衣服,能让你眼前一亮,但是故事才是决定电影和观众这对情侣是否能到一起的缘分。

  “技术洗牌”是动画行业无法回避的话题,计算机技术的全面应用,已经让《狮子王》为代表的手绘动画成为回忆。不过,一向以技术前卫形象出现的美国皮克斯公司却称,“最成功的动画片,不是那些在影院中引爆尖叫的技术流,而是几年后你还能记得住形象和情节的影片。”凭借《飞屋环游记》获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奖,皮克斯的故事创意总监罗尼·卡门告诉记者,不管是3D、4D,哪怕日后发展出“8D”,技术改变的只是电影的制作和观看模式,“说一个好故事,才是电影最原始的工作。也是一部动画片最值得炫耀的部分。”在卡门看来,技术不是动漫艺术的决定因素,中国动漫业完全不用急于采用最先进的技术。

  虽然美国一直是动画技术的领军国家,但是哪怕在皮克斯浓重的光影下,日本的宫崎骏依旧被奉为偶像。他至今坚持手绘,很少使用所谓最先进的技术,这种坚持一直到他最新的作品《悬崖上的金鱼姬》。更“夸张”的是,宫崎骏还故意做减法,尽量让他的作品画面风格简单,故意标榜“手绘”和流行的计算机动画对抗,强化故事本身的吸引力。在《宫崎骏的暗号》中,宫崎骏公开挑战计算机技术,“在技术年代,一切都可以靠科技来轻松完成,可我就是不喜欢顺风车,绘画不可以投机取巧,故事更不能依靠技术叫卖。”他甚至告诫晚辈“最好不要碰电脑”:“看起来电脑技术使人自由,其实很容易使独具匠心的制作变成流水式的生产。计算机动画还有3D技术,大家不能向一个风格投降。”

  但遗憾的是,时下许多动画工作室要求应聘者至少掌握5项动画应用软件。有人说,“这里已经将以往造梦的动画,变成纯粹的技术活。”宫崎骏“不能向一个风格投降”的忠告,此刻更像是对动画艺术式微的忧虑。

  换个角度看经典,不妨想想“后现代”

  动漫行业的理想模式,是从电视播放和相关出版物中收回成本,然后以形象授权和衍生产品盈利。1980年代开始在中国风靡的《铁臂阿童木》,去年推出了全新电影版。几乎每年都有新内容的系列故事,前后说了30年;授权产品也从铁皮铅笔盒上的印花,发展成全系列玩偶。而30年间,这些授权产品的产值超过了300亿元。同样“集体怀旧”的中国动画角色,唱主角的也只有超过20年历史的孙悟空、哪吒、黑猫警长、葫芦兄弟。很多看着动画长大的“80后”,发现陪宝宝看的动画中的主角和自己小时候的并没有两样,故事也还是一成不变的“好人捉坏人”,只是市场上相关的衍生产品却很少,宣传时也强调“怀旧收藏”,而非“流行消费”。同样的怀旧,为什么海外动画比中国原创的盈利效率高?

  有专家开出“药方”:“经典同样需要现代意识的解读”。这几年,中国动漫迷追捧的动画形象,有《机器人瓦利》里未来地球废墟上的机器人瓦利、《海底总动员》中为找寻孩子游遍海底的小丑鱼和《美食总动员》中生于厨房做得一手好菜的老鼠。他们看似没有共同点,故事却集体充满现代意识,集体笑傲票房,领跑衍生产品市场。

  “我们没有具体的现代意识和感人标准。”罗尼·卡门说,皮克斯每部动画片的编剧有六七人,每个人都得提供感动自己的细节去补充剧情的各个段落。拍摄《飞屋环游记》时,卡门的父亲躺在病床上不能说话。那时,哪怕在工作室,卡门眼前也时常闪回童年被父亲领着从老家菲律宾来到美国的情形。“我爱他,但是我知道时间不多了。”于是,卡门把自己的感情放进了《飞屋环游记》开头的故事中:在艾丽去世后,老卡尔被思念包围,固执地保持着屋子里的陈设,一遍又一遍地翻看那本家庭老影集。夸张的动漫角色的眼睛后面,原来是不折不扣的真情实感。

  成长和失去,是每个人都能体会的感觉。在海外动画人眼里,《飞屋环游记》编剧加强感情戏的做法是重塑经典时可以普遍运用的:“以中国观众熟悉的动画形象孙悟空为例,猴子从一开始的傲慢无礼,发展成最后的谦卑成熟,是什么改变了他,他失去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这是一个能让人对照自己的角度。只要换个侧面,经典同样可以很现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