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富士康加速全国大迁徙 6年前已开始酝酿

发布时间:2010年07月02日 06:4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证券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本报记者 杜雅文

  富士康真的搬了。

  上个月,在富士康科技集团群创光电事业群工作的小张,送别了同事兼好友。好友选择随部门迁往昆山,而小张则可能迁往宁波。迁徙自去年已开始,但今年6月份以来他感觉速度明显加快。事实上,多年来富士康将从深圳内迁的传闻一直不断,而最近的大幅加薪一事似乎成为最后的加速剂,促成了这次被称为“中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企业主动迁徙”,影响甚至将绵延数年。

  6月30日,富士康国际(02038)股价大跌6.92%,创下九个月来新低,在此前一天该公司发布了盈利预警。富士康国际发言人童文欣此前表示,公司今年底前可完成将大部分产能北迁的计划,有助降低员工成本。然而处于此次漩涡中心的深圳富士康仍保持沉默,其新闻发言人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不发表任何评论。

  发员工专列“北上”

  6月30日晚上9点多钟,三三两两挂着工牌的年轻人聚集在深圳龙华富士康科技集团西门。今年2月才进入CCPBG(消费电子产品事业群)的一名湖南员工说,有些同事已经搬到了佛山、烟台。前几天,公司给这些要搬走的同事组织了聚餐,什么时候轮到他搬还不知道。

  “听说深圳要搬走一半的人,但公司没有任何通知”,PCEBG(企业资讯系统产品事业群)一名河南员工说,有认识的员工已经迁到天津、河南。如果轮到他搬离深圳的话,他可能选择辞职。

  已在群创光电事业群工作几年的“干部”小张说,公司搬迁一般会提前约半年时间通过内部EMAIL等方式告知,但一般只通知到工程师级别。这几年,富士康在深圳的成本压力越来越大。去年9月份左右,富士康就已经开始往西部迁移,被称之为“西部计划”。

  经过数十年经营,富士康在内地有80万以上员工,而深圳就有40多万。如此大规模的企业迁徙不是易事。小张说,选择随公司搬迁的员工会得到行李袋,把东西收拾好后放在指定地方由专人运送,员工们则登上公司安排的“专列”,到了当地还有两天时间收拾新家。虽然还未接到通知,但小张知道,深圳生产线上的产量每个月都在减少,而外地产量却在逐步增多,离开深圳只是早晚的事。

  对内迁一事,富士康国际发言人童文欣此前对港媒表示,公司今年底前可完成将大部分产能北迁的计划,有助降低员工成本。到时在北方的产能将超过七成,只有小量产能仍留在深圳。

  内地已大规模招聘

  进入6月,富士康在内地其他城市进行的大规模招聘,似乎在验证猛烈的搬迁传闻。

  6月30日晚,中国证券报记者在深圳富士康西门路口看到,约百名年轻人拿着行李排队往前走。有富士康员工称,这是河南某校派来富士康实习培训的员工。自6月下旬开始,河南已在全省范围内为富士康举行了一系列招工动员。6月25日,河南省鹤壁市政府在网站上挂出通知,称“富士康科技集团拟在我省(河南)投资建厂,企业规模30万人。近期将需要10万人到富士康培训实习,以等待该省工厂建设完成返回当地工作”。同日,河南南阳也举行招聘协调会,拟到9月20日前招聘6000人,作为富士康在河南设厂的员工储备。不过,6月29日鹤壁市政府门户网站又挂出更正声明,称“富士康集团在鹤壁招聘培训员工情况属实,拟在河南投资建厂未经证实”。

  而在武汉、重庆、淮安、天津等地,富士康也在大量招人。6月11日,武汉市人力资源市场和一些其他人才市场,举办了富士康新项目员工专场招聘会。当地媒体称富士康(武汉)科技工业园因新项目将投产,急招2.8万名普工。而深圳龙华富士康的普工招聘早在5月底就已经停止。7月1日,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湾富士康集团表示,为缓解劳动成本,将把主要生产线由深圳迁往河北廊坊。

  有传闻称,富士康科技集团深圳工厂将于10月1日前启动大规模内迁计划,内迁涉及深圳工厂2/3的生产线,深圳的员工亦将从40万人锐减至10万,仅保留负责代工苹果的IDPBG部门及总部周边事业群。“深圳具有金融、物流等优势,最终可能还是富士康的总部,但只留下管理、研发等部门”,富士康一内部人士分析。他还透露,搬到内地干部的薪水不会降低,但普工成本有望降低很多,对富士康供货商而言也将降低成本。

  酝酿多年 加薪为导火索

  实际上,关于富士康内迁传闻由来已久。早在6年前,就已传出富士康有意在河南郑州投资IT产业园,去年2月郑州市还专门设立了“富士康投资项目协调推进领导小组”。2007年4月,富士康在武汉科技工业园举行了奠基仪式。项目全部建成后,将吸纳15万至20万员工,年产值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

  中国证券报记者查阅富士康科技集团相关网站公开资料上得知,该公司现已在华南、华东、华中、华北、东北等地创建完成二十个科技工业园区。12个事业群的研发制造基地早已遍布全国各地,如CCPBG(消费电子产品事业群)已在深圳、烟台、佛山、太原、昆山、南宁、武汉等地设有大型研发和制造基地;还将营运中心从华南深圳地区扩展到环渤海经济圈明星城市山东烟台,并新增昆山、上海营运据点,形成华北、华南、华东三区联袂、快速扩张的新格局。

  此外,SHZBG(鸿超准产品事业群)在深圳、佛山、昆山、杭州、太原、晋城、廊坊、烟台均设有大型研发制造基地,员工总数近8万人;MIPBG(移动连接产品事业群)在深圳、淮安、秦皇岛、昆山等设有大型的生产基地;WLBG(无线通讯机构产品事业群)在深圳、北京、天津、廊坊、杭州、南京、烟台、太原已设立八大研发制造基地……

  经营数年为何如今才加速大规模迁徙?富士康一位内部人士认为,想搬和实际能搬有一个过程。由于内地工业园区的建设、当地设施配套的完善都需要时间,因此富士康的迁徙只能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即便目前,一些地区的配套设施仍不如深圳完善。如工程师在深圳四人一间宿舍,而在某些内地城市却只能10人一间。多名分析人士还指出,富士康一周内两次宣布加薪,最高加薪幅度约66%,成本压力成为富士康加速内迁的导火索。

  6月30日,富士康国际(02038)股价收于5.11元,创下九个月来新低。就在前一晚,富士康公告称,预期今年上半年同比将增加亏损,主要原因为产品价格下降、产品组合变动及较高的折旧费用。为此,摩根士丹利调低富士康投资评级至“减持”,目标价由8.8元降至4元;花旗也将富士康目标价由5.4元降至4.1元,并将今、明两年盈利预测下调70%及16%。

  “富士康发生的系列事件,将改写中国的未来”,台湾宝来金融集团副总裁暨大中华资本市场处总经理黄齐元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富士康系列事件的影响还会持续下去,它给中国提出了产业结构调整到底要走向何方的庞大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