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地方联播 >

南水北调工程延迟通水 北京缺水局面将更严峻

发布时间:2010年06月28日 06:2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红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进入6月,北京颐和园团城湖敞开肚皮,在预计半年的时间内,它将“吞”下来自河北黄壁庄、岗南、王快三座水库的2亿立方米的应急供水。

  来自数百公里外的调水,将经过南水北调中线京石段(石家庄至北京)应急供水工程总干渠。这也是自2008年建成以来,中线京石段第二次向北京供水。

  经历从1999到2009年连续11年的干旱,对水资源极度紧缺的北京来说,每一次调水都显得意义非凡。特别是在2009年南水北调工程宣布延迟5年通水之后,北京缺水的局面将比往年更加严峻。

  如何维持这座超级大都市的日常运作,确保每个人拧开水龙头就有哗哗流水,北京想尽了一切办法。

  水,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珍贵。

  河北输“血”

  崔文平现在经常怀念小时候在滹沱河里游泳的日子。而现在,宽阔的河床一堆一堆的砂石耸立,还有杨树、车辙和干黄的芦苇。爬满河床的裂纹提醒这里长年缺水的残酷现实。

  上游两公里,是黄壁庄水库大坝。自1958年建成水库以后,滹沱河被改变了,河道里没有水,生态迅速恶化。即便是站在水库大坝之上,风吹来,人迅速被沙尘裹挟。

  大坝将滹沱河拦腰截断。位于太行山脉东麓、距石家庄30公里的黄壁庄水库,连同其上游28公里的岗南水库,合称岗黄水库,控制着下游2.3万平方公里的流域面积。每年春耕,它都要拉闸放水,担负石津灌区数百万亩农田的灌溉重任。

  在黄壁庄水库边缘,立着一块牌子,提醒这里现在成为“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一切破坏水源洁净的行为都被禁止。这是河北省会石家庄唯一的地表水源地。

  下游的村民都知道,水库现在不能轻易拉闸放水,因为它是石家庄数百万市民的生命水,另外,300公里以外的北京还需要它来救急。

  5月25日上午9时,黄壁庄水库闸门徐徐提起,清澈的水流奔向京石应急供水工程总干渠,10天左右,就可以到达北京市民喝水、用水的“大本营”——北京颐和园团城湖。

  这是京石工程自2008年建成之后,第二次大规模输水,预计到11月,将有2亿立方米的水以每秒8-20立方米的流量,从河北的黄壁庄、岗南、王快三座水库输出。

  早在2008年3月,为保障北京奥运供水,中央就批复河北省通过岗南、黄壁庄、王快、西大洋四座水库向北京市应急供水3亿立方米。

  事实上,从2008年9月18日至2009年7月25日,历时310天,河北四座水库共向北京供水4.35亿立方米,北京收水3.3亿立方米,超额完成调水任务。这是南水北调京石段工程第一次发挥作用。

  异地调水,是北京水资源匮乏的严峻现实所迫,而对于河北而言,是同样饱含痛苦地纠结。同处华北与海河流域,京、津、冀具有相似的水命运,三省市人均水资源量不到300立方米,最近10年,河北省人均水资源量仅为193立方米。而根据国际标准,人均小于1000立方米属严重缺水,小于500立方米属极度缺水。

  河北水利专家魏智敏向记者介绍,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河北不但在防洪上要先保京、津两地,在供水上也要先保京、津,“河北始终是老三,必要时宁可牺牲自己”。

  魏说,北京的密云水库和官厅水库原来是河北、北京合修的,两个水库有河北9亿立方米水指标,到1981年北京水不够用了,9亿指标河北全部奉献。近年,河北水救急北京,但反过来,每年要花数千万从山东位山闸买黄河水来补充河北用水缺口,“今年,河北预计要拿6000万元去买黄河水”。

  调水前奏

  从位于石家庄新华区小安舍村附近的古运河枢纽工程开始,沿新修渠道东行北上,穿滹沱河,过正定县,出石家庄,最后进入北京。在施工地图上,京石段应急供水工程就像一条红色的动脉血管,将河北、北京两地相连。

  长达307.5公里的京石段工程于2003年12月30日开工,2008年5月具备通水条件。这一工程正处于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终端,除近期担负由河北向北京的应急供水任务,还将担负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全线贯通后的供水任务。

  2008年、2010年两次通过南水北调京石段工程向北京应急调水,似可视为南水北调工程最终实现异地调水解决北京城市供水问题的前奏和练兵。而这一应急工程也确实在保证北京奥运供水和缓解北京水源短缺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2009年12月的全国水资源调度工作研讨会上,北京市水务局发言称,京石应急供水可直接进入北京4个自来水厂,这4个自来水厂日供水量占城区自来水供应总量的65%,为首都提供了新的水源保障;同时减少了密云水库出库和本市地下水开采,提高了水源战略储备能力。

  为保证北京经济社会稳定高速发展,北京水资源付出了巨大代价。十年来平原区地下水位由11米下降到24米,累计超采地下水58亿立方米,密云、官厅两大水库蓄水减少20亿立方米。

  近年来,北京“解渴”的主要思路之一,便是向周边的河北和山西借水。为解决不断加剧的水资源供需矛盾,2001年国务院批复了水利部和北京市人民政府联合报送的《21世纪初期首都水资源可持续利用规划》。在水利部的统一协调指挥下,早在2003年至2008年,北京从永定河、潮白河上游的山西、河北各水库,通过天然河道集中向北京输水共计4亿立方米。

  北京市水务局称,《21世纪初期首都水资源可持续利用规划》的实施,已建立起了较完善的调水机制。由于南水北调引长江水到京由2010年推迟到2014年,在2008年北京奥运应急调水任务完成的基础上,2014年前北京每年还需从河北引水2亿到6亿立方米。北京方面称,希望在水利部的组织下,与国调办、河北省等部门共同努力,及早摸索出一条高效的调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