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c636d38b-901e-008b-26e9-9c83b7000000 Time:2019-11-17T01:54:23.3747993Z

[新闻周刊]视点:沉重的劳动(2010.05.29)

发布时间:2010年05月31日 16:2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进入[新闻周刊]>>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新闻周刊):白岩松:5月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月份呢?由于5月1号就是国际劳动节,这真应当是一个歌颂劳动的好季节,然而我们正经历的这个5月,想要歌颂劳动,实在也是有太多相反的例子,让我们不得不重新去思考劳动,去思考劳动的价值,思考劳动者的尊严。我们在快速的前行当中该怎样面对产业工人,收入差距的鸿沟如何弥补,劳动的尊严又从何而来,《新闻周刊》本周视点,关注沉重的劳动。

    新闻播报:发改委表示,将提高价格调控能力, 积极运用价格调节基金,向城乡低收入群体发放临时价格补贴。

    物价上涨严重,工资原地踏步,低收入群体生存境况引来国家层面关注,通常在年底召开的全国物价局长会议,罕见地于5月下旬在北京召开,遏制物价上涨,照顾低收入群体生活成为会议内容之一。权威党报《人民日报》,更是接连两周,辟出专版讨论劳动者工资过低,收入差距拉大问题。调整收入分配,已经被上升到“和谐社会‘定盘星’”的高度。

    中央党校教研室副主任 周天勇:确实我们的各个(部门),全国人大财经委、国家发改委,因为收入分配方案主要国家发改委做嘛。他们在密集地进行调研,比如说国家发改委的分管就业和分配的徐宪平副主任,就在东北调研。

    复旦大学社会学部 肖魏 教授:劳动者是社会最重要的部件,这个最不是说最重要之一的最,就是最,因为这是我们国家的物质基础或者说物质前提。劳资矛盾的激化,劳动纠纷的直线上升。如果我们国家不能够有效地出手,找对正确的药方或者政策,以后的问题会越来越多。

    周天勇:十二五期间可能会出台一些政策,我预计啊,比如说对最低工资怎么测算怎么制订,可能得有一个办法,第二个就是说怎么样加大工人的权利,进行劳资方面的工资谈判,另外一个就是说,工资随着企业的经营,有一个增长的这种挂钩的说法.

    国民经济发展十二五规划的起始年份是2011年,距今已经为时不多。而半个月前的5月12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杨志明在一次全国会议上的表态,更让人对工资调整的国家推手充满期待。

    杨志明:建立企业职工工资正常增长机制,和支付保障机制,促进竞争性行业、私营企业工资,特别是一线职工工资合理增长,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一线工人的工资增长,要高于整个企业的平均涨幅。

    周天勇:小平同志在80年代初的时候,他说社会主义就两个,一个就是说要发展生产力要比资本主义还要优越,这是一个,第二个就是共同富裕。我们这个30年发展生产力方面成就是全球瞩目的。你看每年都是9.7%的速度增长了30年。我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从200美元到了3600美元,但是在收入分配方面,财富的公平方面,这个差距没有得到控制,而且还有继续拉大的趋势.

    最近一段时间,从见诸媒体的报道中,人们可以看到“今年以来十省市上调最低工资标准”、“七省试点最低工资与物价联动机制”“《工资增长机制》已经上呈国务院”等积极信息,但与此相伴的则是,中国基尼系数已经达到危险的0.48、并且还在继续扩大的警告之声,国家层面,是否要从提高最低工资入手缩小贫富差距?如果真的出手,是否会让中国失去世界工厂的优势?如果出手太晚,又是否会导致问题积重难返? 寻找答案,已经刻不容缓!

    白岩松:说句实话,即使不知道中国一线工人一个月能剩多少钱,我们也知道中国工人是相当相当便宜的,但即便这样,聪明的一些企业还是能找到各种各样的方法,让便宜变得更便宜。比如说有些把中国作为加工基地的世界知名企业,刚建厂没几年,到现在建厂时候的第一批工人已经剩下不到5%了,而现在填充在生产线一半以上的,甚至都是以实习名义而来,还没毕业的学生。想想看,这显然它不是一个长远用工的模式,工人大量的来,大量的走,留下了财富,却带不走什么收入,这样短期的用工方式能不出问题吗?

打印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2474d506-c01e-0032-2fe9-9c60b9000000 Time:2019-11-17T01:54:23.4422494Z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