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文化图文 >

民国石家庄戏曲彩票盛行一时:40张戏票1个中奖号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15日 18:1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新闻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核心提示:有商场处必有戏院,是民国时期石家庄娱乐业的一大特征。各家戏院为了打败竞争对手,不但采用低票价的方式,还花大价钱从京、津、沪等大城市邀来名角,更想出了发行戏曲彩票。戏曲彩票由于中奖率高,营销效果明显,卖出的戏票大大超出实际座位数,彩票收入最多一天可达二百元,比纯卖戏票还赚钱。民国时期石家庄娱乐业之间的竞争,比起现在的商业竞争,丝毫不逊色。

  商娱共存,有商场处必有戏院

  从民国时期石家庄文化娱乐场所的地理分布看,戏院剧场几乎都开办在了商业比较集中的区域,形成了娱乐场地与商场扎堆聚集的格局。

  劝业剧场坐落于石家庄最著名的劝业场内,这是一座综合性商场,据《石门指南》记载,它“内有各项商店,以洋广杂货摊为最多,分东西南街,因地点适中,游人极多,又附设剧场、鼓书场,为石门第一商场”。

  石门当时最大最新的剧院是第一舞台,坐落在同乐街的游艺场内,这个合股开办的综合性商务园区,不仅街道清洁宽阔,并且建有“第一舞台”及澡堂等休闲设施。

  还有许多的娱乐演出活动干脆与茶园联手,两者并存,相得益彰。升平戏院与升平茶园合二为一。位于新华街独一处的“丹独茶园”,位于法院前街路东的“农工茶园”,位于石门商场内的“中华茶园”,位于游艺场内的“第一茶园”,位于花园中部的“陶园”等,都是一举两得的休闲娱乐场所。在这里观众可以一面喝茶聊天,一面看戏。多数来石家庄经商的人,常将茶园作为洽谈生意和交际场所,以包桌甚至包场的方式,款待自己的合作伙伴。

  石门市商娱合一的发展模式,使娱乐业、百货商场、澡堂和饭店等服务业相互交织,联手的营业场所竞争力迅速提升,其他商场则大为逊色,甚者逐渐衰微倒闭。

  戏院争相从外地挖名角

  为了吸引观众,一些剧院从外地聘请名角,开始瞄准北平和天津等大城市。《石门新指南》记载,最早的戏院升平戏院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就“约请京津男女名角,如芙蓉颦、一斛珠等,早晚演唱”。三四十年代,“若从京津而来者,似彼李万春、梁韵秋、郝文蔚、刘兰芬之伦,后均自挑大梁,大红大紫。其余如马德成、时慧宝、朱琴心、常立恒,以及鲜芯芳、徐绣雯等,亦多来此”。

  据老艺人刘砚芳回忆,石家庄的京剧观众群的层次略高,为了增加票房收入,戏院不断从京、津、沪等大城市邀名角大腕来石家庄演出。其中有“活颜良”之称的赵松樵、女老生魏少辰、高派老生靳佩亭、梅派花旦魏莲芳、荀派传人孙丽荣、金派花脸吴松岩,还有著名武生姜铁麟、刘麟童、彭英杰、刘英堃,长考短打武生解炳南,红生白玉昆,以及著名老旦郝雁声等。当时的和平戏院经理田桂成,在口述资料中提及曾在石门演出过的名角,还有京剧文武老生孙盛普,花旦李世芳,花旦、青衣、刀马旦张菊仙,花脸陈立岐、苏月楼、秦月楼、何月楼等。另外,北平著名曲艺家“小彩舞”骆玉笙也曾来石家庄演出。

  正如《石门月刊》刊登的评论文章所说,“演方是供人娱乐,观众是购买娱乐,各地大皆如此,石门尤然”。

  戏曲彩票,戏院赚得盆满钵溢

  娱乐与商业合一,联手发展,加剧了文化娱乐场所集中度,推动了石家庄城市房地产业的新一轮建筑扩张。1935年10月的《商报》记载,房产商李汉卿在开发南花园时,“用尽了全副力量,经过了数年经营,消耗了如许的心血,才开辟一个西花园,房屋街道渐臻完善”。他在开发南花园的过程中,先后改建了龙泉池,建起了古佛寺,还开办了石门商场、戏院等文化娱乐和服务设施,仅戏院就多达十余处。当时有新新、和平、海市、义友、同庆、新世界、中华、天泉、胜利、兴隆等戏院。

  戏院和剧场等文化娱乐设施是城市文化娱乐发展的有形载体,其在石门分布状况极不均衡,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形成了数个竞争激烈的娱乐中心。最主要的有:李汉卿经营的西花园,以休门村赵焕成为首的股东们开辟的东花园,以及李荣发经营的第一舞台和游乐场等。

  文化娱乐业的演进,加剧了城市商圈之间的竞争。娱乐中心商战的展开,也加剧了文化娱乐业各类艺人之间的竞争。经营第一舞台的李荣发以及经营游乐场的当地合伙人,在与李

  汉卿经营的南花园娱乐中心的商战中,不惜耗费大量钱财,从外地聘请杂技团、马戏团及各种民间艺人,以此吸引顾客和游人。

  戏院和娱乐场所的老板、经纪人的营销策略五花八门,在竞争中低价手段是普遍采用的策略之一。劝业剧场的建筑虽然比同乐园稍新,而且是演京剧的专门剧场,为了争夺观众竟自降票价。该剧场的“伶人与同乐互相竞争,票价并与同乐相等”。以赵焕成为首的合伙股东们,开辟和布置了东花园,修改了东华剧场,而且为了在竞争中占优势,“聘了几部京戏演唱,降低票价,每位不过二十五枚铜元”。并且此后不断增加竞争手段,“又聘来五腔戏秧歌,露天演唱,不取分文,任人游观”,据《商报》记者的观察报道,上述措施取得了效果,达到了使竞争对手“西花园”的“游人却大见减少”的最终目的。

  如果说降低票价的实惠做法确实有助于争夺观众的话,那么采用买戏票与卖彩票挂钩的策略,就更加有助于拉拢观众走进戏院了。《南花园史料专辑》记载,首先由新世界戏院别出心裁地推出的看戏彩票,“每四十张戏票出一个中奖号,有时买票的人多了,即一百张戏票出一个中奖号”。以中奖为诱饵的营销举措效果明显,卖出的戏票大大超出实际座位数,彩票收入最多一天可达二百元。该项举措一经推出,赚得盆满钵溢,其他戏院蜂拥跟随纷纷效仿,于是戏曲彩票在石家庄娱乐界曾盛行一时。

  李惠民

  本报记者 安文联

热词:

  • 戏曲
  • 彩票
  • 历史
  • 文化
  • 民国
  •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