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新疆塔县乡村老师六年坚守 留下为孩子走出大山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21日 16:5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天山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天山网(记者 李熙 通讯员 张文哲)距离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城130公里的昆仑山里有一个马尔洋乡,这里海拔3100米,没有电、没有自来水,就连手机信号在阴天时都会消失,从县城到这里,坐汽车要近10个小时。乡里有个寄宿小学,学校里的61个塔吉克族孩子从没有走出过大山,曾经,学校的校长、老师、保安、保姆、厨师都是同一个人29岁的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

前不久,记者到马尔洋乡寄宿小学,见到了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和他的学生们。

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马尔洋乡寄宿小学的教室、宿舍和食堂都是平房,这些平房中间围出一片可称作操场的空地,凸凹不平的地面上架起了一个没有篮筐的篮球架,学校背靠刀削一样陡峭的山壁,在学校与山壁之间,有一排笔直的白杨树,还有一条河。

10月19日下午,阳光正好,校长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站在学校的操场上,和孩子们一起做着游戏,嘴角挂着微笑。他是个典型的塔吉克族俊小伙,一米八的大个,高鼻梁、大眼睛,皮肤粗糙黝黑。

他说,他曾经从乡里的寄宿小学逃走过。

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的家在塔什库尔干县城内,从小向往参军,但在高考填报志愿时因“撞车”,阴差阳错地上了喀什师范学校,2004年毕业后,由于暂时没有拿到教师资格证书,在一家修理厂打工。

他说:“打工第二年,我考取了教师资格证,县里把我分配到了离家50公里的班迪尔乡寄宿小学教汉语。”

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到学校一看,教师宿舍里连张床都没有,地面是土地面,“没有手机信号,没有网络。”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说,没呆几天,他连招呼都没打,提着行李“逃”回了家中。

他的父亲是一位翻译,通晓汉语、维吾尔语以及塔吉克语,在当地人中比较有威望。这位72岁的老人身板硬朗,目光明亮,老人说:“阿力甫夏当时不愿意去乡里,我给他说,一个月挣两千块钱和教一个孩子知识,是不能画等号的事情,教书教育人是在行善积德。”

听了父亲的话,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忍着怨气,答应去学校教课。“后来他跟我说,是孩子们说服了他。”他的父亲说。

到学校后,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买了两瓶白酒,在宿舍里喝得酩酊大醉,第二天起不来床了,这时,一个学生走到他床边,怯怯地说:“老师,快起来,给我们上课。”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说自己感冒了,不能上课了。这个学生出去拿来感冒药送到他床边,他被打动了。“学生买药的钱是他爸爸给他买本子的3块钱,我当时非常感动,觉得我太自私了。”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说,他拿出5块钱,让学生用3块钱买本子,另外两块钱买一些糖,分给其他学生。

“当我走进教室,听到学生们齐声喊‘老师好’时,感觉十分激动,又很兴奋。”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说,就这样,他在班迪尔乡寄宿小学待了下去,天天和孩子们一起生活、上课。每当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到县城开会回来时,准有一堆孩子守在大门口,见到他就扑到他身上又闹又玩。

有曾与他共事的老师笑着说:“这些孩子,就认阿力甫夏,只写他布置的作业。”

后来,班迪尔乡寄宿小学盖了新教室,通了电,有了手机信号。

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到马尔洋乡寄宿小学上任时,哥哥开车把他送到达坂下,由于大雪封路,他只能步行继续前行。20公里的路程,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走了11个小时,等到达学校后,他的脚指甲都被冻掉了。

这里比以前的班迪尔乡寄宿小学条件更差,没有电,冬天没有路,气温在零下30多摄氏度,前一任校长已经辞职了。而且,这里除了他和十几个孩子外,再没有其他人了。在这个几乎是新疆最西边的乡村里,早晨8点半天依然是黑的,他就要起床为孩子们准备早饭了,一个人摆弄着大蒸锅、餐具。早饭做好后,孩子们也陆续起床,到学校后面的河坝里洗漱。“我刚来时,孩子们的手脸都脏乎乎的,饭前洗手都是我教他们的。”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说。

吃完早饭,便开始上课,十几个孩子分属学前班到三年级,基本上都没有汉语基础。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把他们集中在一个教室里,一同教汉语,到了中午,他还要一头扎进厨房,再给孩子们弄午饭。

一天下来,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忙得团团转,等孩子们都入睡后,他还要充当保姆的角色,查房,给孩子们盖被子,把孩子们的脏衣服收走,在自己的宿舍里洗干净,看着孩子们的袜子破了,又一针一线地给缝上。忙完这些,他还要准备第二天的课程,等他睡觉时,往往已是凌晨时分。

就这样,他身兼了校长、老师、保安、保姆、厨师,“真是把男人女人的活都干了”。

“他当时不想干了,还质问我为啥哥哥姐姐的工作和生活环境都比他好,为啥我对他这么狠心,可你想一想,那个学校只有他一个老师,如果他走了,谁去教孩子们,我当然不能同意。”他的父亲说。而此时,为了孩子们,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即将要订婚的女朋友也吹了。面对父亲的劝解,他摔门而出,直奔喀什市,借住在朋友家里。

一个电话却改变了他的想法。一天,他教过的班迪尔乡寄宿小学的学生们给他打来了电话:“老师,我们几个考上中专了,都学的汉语专业,多亏了小时候你给我们打的基础,我们以后也要回家乡,跟你一样当老师。”学生们的电话,让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祝贺孩子们。

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又回到了马尔洋乡寄宿小学。“我以前总觉得工作就是为了赚钱,但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觉得给孩子们教授知识,改变他们的命运比我自己赚钱更有意义,我留下来,是为了让他们能走出大山。”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说。

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说,他终于找到了人生方向。

马尔洋乡的村落非常分散,用当地人的话说,就是一个山沟一个村庄。最初,马尔洋乡寄宿小学只有十几名学生,全部来自离学校比较近的布户吉拉甫村和努希敦村,而乡里还有离学校几十公里甚至上百公里的皮力村、热斯卡木村等村庄的学生并没有来上学。

为了让更多的孩子受到教育,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8月、9月临开学时用了20天时间,走访了40多户村民家,最远的热斯卡木村连他自己都说不上有多少公里,只知道这个不通公路的村庄要翻三个达坂经过红其拉甫才能到达,走过去要7天时间。

出发时,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背了10个馕,每天至少要走12个小时的路,每天都走到两腿发抖,渴了就喝叶尔羌河里的水,晚上住在途经的村民家,脚上磨出的水泡一个接一个,他说:“一路上不敢骑骆驼,因为骑骆驼会大腿疼,到时候就走不动路了。”整整走了一个星期,他才来到热斯卡木村。

9岁的艾拉提就居住在热斯卡木村里,他的父亲加萨拉提以放牧为生,艾拉提天天跟着父亲学着赶羊群,或者坐在山坡上,用树枝在地上画着自己也看不懂的符号,加萨拉提说:“出村子没有路,学校又没有老师教课,不如让孩子在家学放羊。”

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的到来,让加萨拉提很意外,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说明来意后,起初遭到了加萨拉提的拒绝,加萨拉提说:“家里穷,没有钱给娃娃准备行李,而且这么远的路,一出去都不知道多久才能见到娃娃,所以我不同意。”

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说:“像加萨拉提这样的家长有很多,我给他们一遍遍地解释,学生只有学好了知识才能走出大山,想尽办法把学生接到学校。”除了热斯卡木村外,皮力村也没有通公路,到这个距离学校70公里的村子要横渡叶尔羌河24次,通过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的努力,现在学校从学前班到三年级已经有61名学生了,而且,也有了14名教职工。

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说:“现在这些孩子就是我的全部,我是真的懂了教师这个职业,也是真的舍不得这些孩子们。”

 

热词:

  • 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
  • 喀什
  • 帕米尔高原
  • 中国好人
  • 坚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