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最美乡村教师”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21日 16:4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青年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2012年9月8日上午,教师节前夕,由中央电视台和光明日报社联合主办的2012年“寻找最美乡村教师”大型公益活动,正式揭晓“最美乡村教师”名单。来自新疆塔什库尔干的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获得了“最美乡村教师”这一称号。

地处祖国边境的新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海拔3100米,被昆仑山所环绕。放牧是这里居民的主要生活来源,他们不懂汉语,也很少走出县城,不少孩子失学在家。

2005年,年仅23的塔吉克族小伙阿力甫夏o依那亚提汗来到了这里,成为班迪尔乡寄宿小学教汉语的老师。如今,他已在这片大山深处坚守了近8年。

他在峭壁上艰难地攀爬,在泥泞的雪山上寻求道路, 8年的青春,他用双脚为600多个牧民的孩子走出了一条求知之路。

是孩子们改变了他

阿力甫夏o依那亚提汗出生在塔什库尔干县城一个普通农民家庭。他的父亲是一名翻译,通晓汉语、维吾尔语以及塔吉克语。阿力甫夏有3个哥哥,2个姐姐,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阿力甫夏从小就很受家人疼爱。


    2005年,成绩优异的阿力甫夏从喀什师范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离家50公里的班迪尔乡寄宿小学教汉语。那里山路崎岖,没有电,没有网络,在阴雨天,甚至连手机信号都没有。教师的宿舍是坑坑洼洼的泥土地面,里面连张像样的床都没有,从小被家人疼爱着的阿力甫夏没待几天,便提着行李“逃”回了家。

看着“逃”回家的小儿子,阿力甫夏的父亲严肃地对他说:“一个月挣两千块钱和教一个孩子知识,是不能画等号的事情,教书育人是在行善积德啊。”

听了父亲的劝说,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忍着委屈,答应了回学校教课。

由于这里老师们的家全在学校附近,只有阿力甫夏一个人住在教师宿舍,返校那天,心情郁结的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便买了两瓶酒一个人在宿舍里喝得酩酊大醉。

第二天一早,他是被学生们叫醒的,年幼的孩子们怯怯地叫他起来给他们上课。

“我当时说我难受,感冒了,不能上课。”阿力甫夏说,没想到听了老师的话,一个孩子过会儿竟拿着感冒药回来了。“他兜里只有3块钱,全给我买了药,那其实是他爸爸给他买本子的钱,我当时真的很感动,我觉得自己太自私了。”看着稚气的学生,阿力甫夏立刻拿出5块钱,让他用3块钱买本子,余下的买些糖,分给班上的同学。

“老师好!”当阿力甫夏走进教室,听到学生们齐声喊时,他十分激动,“当时我决定留下来,是这些孩子给了我力量。”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回忆说。

就这样,他在班迪尔乡寄宿小学留了下来,孩子们改变了他,同时,他也改变了这里的孩子们。阿力甫夏精通汉语,改变了学校只有三年级以上的班级才有汉语课的现状,从一年级开设了汉语课。

每当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到县城开会回来时,准有一堆孩子守在大门口,见到他就扑到他身上又闹又玩儿。有曾与他共事的老师笑着说:“这些孩子,就认阿力甫夏,只写他布置的作业。”

在班迪尔乡小学的6年里,阿力甫夏给学生们打下了坚实的汉语基础,已有30多名学生考上了中专或高中,甚至有些孩子参加了高考。

后来班迪尔乡寄宿小学盖了新教室,通了电,也有了手机信号。而这时,阿力甫夏却接到通知,塔什库尔干县教育局任命他为马尔洋乡寄宿小学校长。

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离开班迪尔乡寄宿小学时,孩子们拥在校门口送他。“我往前走着,但总觉得迈不开步子,我舍不得那里的孩子们。”阿力甫夏说,泪流满面的他终于体会到了当一名老师的幸福。

面临新的挑战,他选择了坚持

新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马尔洋乡,地处帕米尔高原东部。北有海拔7546米的世界“冰山之父”慕什塔格峰,南有海拔8611米的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马尔洋乡寄宿小学就坐落在这个离中巴边境仅8公里的中国极西之地。这里的教室、宿舍和食堂全是破旧的平房,平房中间围出一片空地,便是孩子们的操场,坑坑洼洼的地面上架起了一个没有篮筐的篮球架。学校背靠陡峭的山壁,前面是激流险滩。


2011年2月,阿力甫夏到马尔洋乡寄宿小学上任,他的哥哥开车把他送到达坂下,由于大雪已经封了前进的路,阿力甫夏只好步行。20公里的崎岖路程,他在海拔4500米的雪地里走了整整11个小时,双脚都被冻得麻木了。

“学校里没有电,冬天只有白茫茫的大雪,没有路,气温达到了零下30多摄氏度,前一任校长正是因为条件过于艰辛而辞职。”阿力甫夏说。除了阿力甫夏和十几个孩子,这里没有其他人。

在祖国边境上这个自然条件极为恶劣的地区,早晨8点半,天依旧是黑的,阿力甫夏却早早的起床为孩子们准备早饭了。

“我刚来时,孩子们的手脸都脏乎乎的,饭前洗手都是我教他们的。”阿力甫夏说。

十几个孩子分属学前班到三年级,基本上都没有汉语基础。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把他们集中在一间教室里,一同教汉语,他模仿孩子们熟悉的动物的声音,教孩子们学习拼音。

上完课,他还要负责给孩子们做午饭。晚上,等孩子们都入睡了,他就去给孩子们盖被子,把孩子们的脏衣服收走,在自己的宿舍里洗干净,看着孩子们的衣服袜子破了,他又一针一线地给缝上。忙完这些,还要准备第二天的课程,休息时往往已是凌晨时分。

一周是36节课,整整一个星期,阿力甫夏常常忙得连饭都吃不上。为了孩子们,阿力甫夏即将要订婚的女朋友也和他分手了。

就在阿力甫夏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他在班迪尔乡寄宿小学教过的几个学生打来电话:“当时他们说,老师,我们几个考上中专了,学的都是汉语专业,多亏了小时候你给我们打的基础,我们以后也要回家乡,跟你一样当老师。听了他们的话,我真的很自责,我觉得我还是没有完全为孩子们着想。”

阿力甫夏拿着电话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想起了学校,想起了马尔洋乡他的那些孩子们。他很快下定决心,再苦再累,为了这些孩子们也要坚持下去。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觉得给孩子们教授知识才是最重要的,这比我自己赚钱或者去好的工作环境更有意义,我留下来,是为了让他们可以学到知识,可以走出大山。”阿力甫夏说。

燃烧自己 照亮他人

马尔洋乡的村落非常分散,几乎是一个山沟一个村庄。最初,马尔洋乡寄宿小学只有十几名学生,全部来自离学校比较近的布户吉拉甫村和努希敦村,离学校几十公里甚至上百公里的皮力村、热斯卡木村等村庄的学生并没有来上学。

为了让更多牧区的孩子可以接受教育,阿力甫夏骑着骆驼挨家挨户地去劝说家长,一连走访了40多家。最远的路程骑骆驼来回要半个多月,最近的也要四五天,道路艰难得难以想象。“能走到哪里,我就走到哪里,能奉献多少力量,我就奉献多少。”阿力甫夏说。

在去往热斯卡木村的时候,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背着馕(新疆的一种食物),每天至少要走12个小时的路,每次他都要穿越叶尔羌河,爬过十几处陡峭的悬崖路,走到两腿发抖,双脚都磨出血来。但是想起孩子们,他咬咬牙又继续走了下去。渴了他就喝叶尔羌河里的水,晚上住在途经的村民家。他一路上都不敢骑骆驼,因为骑骆驼会大腿疼,到时候就走不动路了,走了一个星期,阿力甫夏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9岁的艾拉提就居住在热斯卡木村里,他的父亲加萨拉提以放牧为生,艾拉提天天跟着父亲学赶羊群。


    看到阿力甫夏,加萨拉提很吃惊,但是他并不同意让艾拉提去上学:“家里离学校太远了,一出去都不知道多久才能见到娃娃,所以我不同意。”加萨拉提说。而阿力甫夏并没有因此放弃,而是一遍一遍地劝说:“我会好好照顾孩子,放假了会亲自送他回来。”阿力甫夏还和他讲了孩子们学习知识的重要性。“这里的家长都没有受过教育,他们以放牧为生,如果这里的牛羊被狼吃了,他们便没了生活来源。我们的国家在发展,社会在发展,孩子们总不能一辈子也在这里放牧,我劝了很久,他终于答应了。”

像加萨拉提这样的家长并不止一个,每遇到这样的人,阿力甫夏都会一遍遍地和他们解释,并想尽办法把学生接到学校,保证自己会照顾好年幼的孩子们。

事实上,他也是这样做的,通过阿力甫夏的努力,现在学校从学前班到三年级已经有了61名学生,并增加了14名教职工。每次放假阿力甫夏都会和其他的老师一起亲自接送孩子。一路上他们冒着生命危险穿越高山峡谷护送孩子们回家。学生的家长们都亲切地称阿力甫夏是月亮,在黑暗中给他们带来了光明。

热词:

  • 阿力甫夏·依那亚提汗
  • 喀什
  • 帕米尔高原
  • 中国好人
  • 坚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