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脊背做桥三十三载

--记湖北省农村优秀教育工作者邹桂芬

发布时间:2012年07月20日 17:0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谁能做到坚守在鄂西北大山深处33年?谁能做到用脊背做桥背送学生过河10万余人次,在水中行程2万多公里?

      她做到了。她就是湖北省农村优秀教师邹桂芬。为了让偏远的教学点的孩子能上好学,在湖北省郧县南化塘镇罗堰村这个贫瘠的山沟里一守就是33年。她将真情和挚爱无怨无悔地献给了这片深山里的孩子。

      坚守,源于对职业的信仰

      罗堰村是南化塘镇最偏远的村,离集镇50余里,北接陕西省商南县。1985年,国家在该镇修筑了西河水库,水库向深山绵延40余里,罗堰村被浩大的库水阻截了道路,交通两头受阻,山大人稀,经济落后,自然条件十分恶劣,生活环境极其艰难,所以很早就有“穷不嫁罗堰,富不住罗堰”的说法。

      1977年邹桂芬从陕西省商南县赵川中学毕业, 1978年,经人介绍嫁给了罗堰村小的民办教师王桂成,她也成为这里的一位民办教师,她教学的第一站是罗堰村三组的高家洼教学点。从现在的罗堰小学后面爬上约500米高的山坡,翻过高约1000米的大山,再往下200米左右,便到了高家洼教学点。站在山顶看罗堰小学,那简直就是孩子玩的一块积木。高家洼教学点是当时南化塘镇最远最高的学校,学校和村庄常年被白雾笼罩,是名副其实的“大山深处”。

      邹桂芬在罗堰村高家洼教学点呆了五年,1982年到罗堰小学任教,可是在1983年的时候,由于山高路陡,没有老师愿意到高家洼,邹老师就主动要求回到了高家洼教学点,一个人教那30多个孩子。她这一去就又是16年啊!1999年,罗堰三组高家洼教学点撤掉了,邹老师和她的十几个学生一起回到罗堰小学,此时的罗堰小学成了南化塘镇最偏远的学校了,邹老师在这里一呆又是12年。在罗堰这两个最高最远的教学点里,到现在为止,邹老师坚守了33年。在这33年中,她完全把学校当成了自己的家,只有在寒暑假才回家几天。1996年,丈夫王桂成辞去了村长的职务,到学校专程照顾邹老师和学校里的孩子。丈夫和家人的支持,给了邹老师巨大的力量,她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教学和照顾学生的生活安全上。

      有人问邹老师,长期一个人在教学点是不是太无聊太乏味了。 “怎么会,每天有这么多学生陪着我,生活怎么会无聊乏味呢?……其实学校就是我的家!”这话些话语,使人久久无法平静,是啊!也许在我们看来她的生活是孤独乏味的,可在她眼里,学校和家一样,是那样的熟悉,那样的亲切,哺育她成长,推动他前进,激发她和他的学生们像勤劳的村民一样在罗堰的这片热土上默默地耕耘着。

      因为教学成绩显著,邹老师多次获得市、县表彰。她的儿子在集镇上买了房子,让她搬出来住,她也有很多机会调出山里的,但每次她都舍不得山里的孩子,不愿意离开。邹桂芬老师说:“我再苦,我也要坚持教下去,背下去,决不能苦了孩子!”

      33年邹老师坚守在这里。她凭着大山一样的质朴无华,凭着对学生慈母一样的爱,凭着对农村教育事业的忠诚,勤恳、踏实地教书育人。

      护送,源于那份庄严的责任

      罗堰村自山高坡陡,山路崎岖,各组之间,不是隔着山,就是隔着河。罗堰教学点背靠大山,这里有16个学生,其中14个住在学校对面的高山上的罗平、堰岔两地,从学生家到学校,中间横着一条滔河。每到雨季,河水暴涨。学生往返的拱水桥常常被洪水淹没、冲断。河水时刻威胁着学生的安全。罗堰村的上游有一个水库,电站不定时地放水发电,即使在晴天,河水很浅的时候,上游的大水随时会扑来。为了把学生安全护送过河,邹老师总是上学放学时,把学生接过来送过去。

      2003年的一天。天气晴朗。邹老师和平时一样把学生背送到河边的浅滩上,刚要转身过河去背另外的几个学生,突然,上游的河水像发了疯一样汹涌而来。邹老师临危不乱,迅速拉起岸边的三个学生拼命地向河对岸高处奔去,顷刻间,河水蹿至邹老师的腰部,她赶快把最小的刘娇托起来,另外两个大一点的学生紧紧抓住她的臂弯,河水来势凶猛,她咬紧牙关拼命的挺着,刘娇吓得哭起来。邹老师心里一紧,但立即故作轻松地大声说笑:“怕什么哩!信不过老师吗?老师游泳本领很高哦,在水底下走也不会有事!”岸边地里做活村民看见了,迅速下河帮忙,终于把三个孩子安全地送到了河对岸。回头再看那滔滔的河水,邹老师一下子瘫坐在地上。

      在距离堰岔河供水桥上游的200米处,还有一座马沟拱水桥,2009年才建成,现在和下游的堰岔河拱水桥一样都被洪水冲坏。在2005年以前,马沟每年有七八个学生在罗堰教学点上学。2004年秋天的一个下午,邹老师把下游堰岔河的学生全部送完之后,又跑到上游的马沟河滩(当时还没有修桥,只有大人才可以过的搭石)护送在岸边等她的叶青娟、叶勇等六个学生。当她把最后一位学生叶勇即将送过河时,上游轰隆一声,洪水涌了下来,邹老师喊了一声“快上山”,抱起叶勇一个箭步跨过最后一个搭石,跳到岸上,洪水擦过脚跟奔涌而过。她清点了一下岸上的学生,六个,一个也不少。心有余悸的她把孩子们一个一个的送回家。

      每遇到飘泼大雨。学生们过河回家的时候,河水早已经漫过了拱水桥面。看着滚滚的河水,她心里打了寒颤。在河边定了定神,她卷起裤脚,背起学生,跳进湍急生冷的河水中,一步步把过河的学生护送过河,等她把最后一名学生背过河时,浑身上下已全部湿透了,她打着冷颤,哆嗦着有些口齿不清地嘱咐学生快快回家。回到家中,她一身湿衣服,浑身麻木、打着,打着哆嗦,家人看到她的样子心痛得直抹泪。

      三十多年来,邹老师每次背送学生过河前都要空手先过一趟河,然后才回来背送学生过河,很多人不明白她在做什么,向她询问,她腼腆的一笑,说:“我先过一下,试一下水的速度和深浅,如果能过,我就一个人背学生过去,没办法,我是旱鸭子,看见水还有点晕。”在水大自己不敢过时,她就到附近请几个村民帮忙,她把安全护送学生的事真正当成了自家的活了。

      “年轻时,我送学生过河是一只胳膊挟一个。现在不行了,一次只能背一个,为了安全起见,我只好靠它了”她指着手中的木棍对我们说着,满脸的疲惫,带着憨憨微笑。邹桂芬老师就这样从一个挟着学生过河的大丫头片子到一个住着木棍背学生淌河的中年妇女。

      33年来,邹桂芬老师用她瘦弱的脊背,已经为孩子们心中架起起了一座伟大的师魂精神桥梁。

      关爱,源于崇高的师魂

      33年来,邹桂芬设身处地的为学生着想,关心他们,爱护他们,呵护他们,使他们健康成长。

      寒风呼啸,空中雪屑飞舞。学生黄山宝穿着一条单薄的裤子,哆嗦成一团,脸色发青,一个劲的跺着脚。邹老师在家里找到一条毛线裤,到商店买了一双鞋子给他穿上。

      学生刘强,母亲患精神病,学校离家远,父亲一人忙得不顾得接送他。邹老师就让刘强住在她的家里,好吃的就让他多吃,一年级马上就上完了,邹老师为他垫付了作业本费、保险费等所有的费用。

      中午,叶勇躲在教室里啃凉馒头,邹老师看见后心疼坏了,把叶勇拉到家里去吃饭。邹老师看着面黄肌瘦的小叶勇,心里不仅一阵酸楚。叶勇从小失去母亲,父亲体弱多病,上学放学要走几十里山路。也就是从那天起,她萌生了一个想法,要让所有离家远的孩子都能在学校吃上热乎饭,让他们能在学校里安心读书。在未经家人同意的情况下,邹老师接受了叶勇这个“寄宿生”,平时特意做些可口饭菜为他加强营养。叶勇在她家一住就是三年,从一年级到三年级,邹老师垫付了叶勇三年的全部费。

      课余时间之外,邹老师开始承担起了给家住远处的孩子做饭的任务。2007年,新的校舍建好后,家长们忙于生产,隔河渡水护送孩子不方便,就商议让孩子中午都在学校吃饭,每家交3两的粮食。2009年后,每个孩子交1元钱作为午餐费,一中午十几个孩子,还要炒上四五个菜,就十几元钱,远远不够。33年来学生在她家吃饭的费用根本就无法用数字来统计。她家7亩多地生产的粮食,这么多年来,没有卖一颗,都用在来家人和学生的生活上。

      33年来,她一家为学生垫付的学杂费、保险费每年都在200元往上,具体多少,邹老师没有账本,她根本就不记账。“有些孩子的家里确实交不起保险费,可是保险能不入吗?万一有个什么事,那这个家不就是雪上加霜,孩子就上不成学了吗!我垫一点钱就能为孩子买一个平安,值得!”30多年来邹老师总共为学生垫付的各种费用在6000余元。

      辅导后进生、缺课生成了邹老师课余时间、放学路上、田间地头的家常便饭。

      2005年12月一个星期天中午,在去给一个学习相对较差孩子的补课路上,突然天旋地转,顿时昏倒在地,直到被村民发现,把她送进村卫生室抢救。长年的辛苦劳累中不知是她第几次昏倒,由于积劳成疾,她患上了多种疾病,晕厥疼痛、胳膊发麻是常有的事。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1000多名学生们都从这里走出了大山,有的上了高中,有的上了大学,有的早已致富。学生们一个个成了金凤凰,可邹老师就这样一呆就是33年。邹老师的付出,学生家长心里总是过意不去,总是想以不同的方式向她表示感谢,她都一一拒绝了。 “只要你们心里有我,支持孩子们好好读书,比给我什么都重要,我要尽最大的努力,让更多的孩子们走出大山,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由于她炽热真情,打动了家长。多少年来,罗堰村尽管是一个闭塞的边远山村子,但是这里的适龄儿童的入学率、巩固率都是百分之百。

      邹桂芬这位与大山共同生活了33年的女教师,没有惊天动地的事迹,他把自己的青春和梦想都交给了大山,把自己的热爱和追求都寄托给了学生。山洪奔流时,她的身影守候在滔河两边;暮色降临时,她把最后一个学生护送回家;学生饥寒时,她无微不至的呵护着。她就是山里那道最美丽的彩虹,永远定格在人们的脑海!

热词:

  • 邹桂芬
  • 郧县
  • 深山教师
  • 坚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