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目击道存――张宙星印象

发布时间:2012年06月05日 11:1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大众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张宙星作品

  □ 郑训佐

  王羲之不仅以书法擅名,而且以多子著称。在所有的儿子中,尤以王徽之因最具另类色彩而为士林所瞩目,诸如雪夜访戴的我行我素,舟中赏笛的不拘形迹,遇火不惊的坦然作秀,把这位雅绝、痴绝、甚至带有几分疯癫的风流名士演绎得酣畅淋漓,惊世骇俗。如此,千载之下王徽之便成了魏晋风度的象征;如此,王徽之也便成了不可重现,也绝对不可能重现的“唯一”。面对这个渐行渐远、醉意盎然的背影,我们会不自觉地在从艺的朋友中寻求一种历史的对应――哪怕是具体而微、慰情聊胜于无的一种有限的寄托,于是,便有了“张宙星印象”这个话题。

  老实说,在我的友人中,言谈独特者不乏其人,但张宙星却是另外一路。听张宙星谈话,你会感觉虽然问题纷至沓来,但所有这些问题又显然没有呈现一种派生或递进关系,而是一帮来自不同方向、面貌各异、前世今生都不一样的“乌合之众”。面对这种原生态、极具跳跃性的意识流,习惯于逻辑思维的我大有“草色遥看近却无”、“山色有无中”的迷茫。但我又深知,在张宙星心中,逻辑意味着隔绝,而宇宙、人间尤其是人的精神世界,应该普运周流,因此,内在即外在,自我即其他,形式上的非顾及恰恰是根本的顾及。仲尼曰:若夫人者,目击而道存矣,亦不可以容声矣。因此,所谓的“目击道存”也就成了领略张宙星内心世界的唯一途径了。

  写到这里,该说一说张宙星的画了。严格说来,张宙星不是画家,因为一般意义上的画家往往与万水千山走遍的艰苦生涯、青灯黄卷下的艰辛临摹联系在一起,但张宙星却是在已当“知命之年”的时候顿悟式地恋上了绘画,而且几乎是一无所傍地进入了创作状态。因此,我不大同意从技法的层面去认知它,而更愿意将之视为一种“诗意的栖息”。记得一年前第一次见到张宙星的画,感到眼前一亮,但这种“亮”不是来自于匠心、设计、表现等与形式相关的因素,而是发源于生存意识的朦胧的启示。

  不用归纳就会发现,张宙星画作的唯一题材是鱼,而且是鱼的眼睛。自古以来,鱼便是中国文人尤其是画家笔下负载了哀乐人生的命题,但纯粹以鱼眼为题材作画,并且一发不可收拾、画得满坑满谷,大概只有张宙星一人,仅这一点,就够另类了。虽然张宙星笔下的鱼眼随情赋形,但几乎都具有“白眼对青天”傲兀与孤独,这不能不使我联想到作者本人的眼神。再与古翱翔,又想到了狂狷人物八大山人画中那些傲立残荷的水鸟的睥睨之“眼”,所不同的是,八大笔下的眼多为方的,而张宙星画中之眼则多为圆形。人们常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一双双神态各异,然而又异中有同的眼睛如一颗颗星辰点缀在画纸上,使你感受到生命的燃烧,光影中隐约地显现出了作者蓦然回首的苍茫人生、正在经历的万丈红尘,以及青帘在望的苦苦探求。有了这样的社会和文化暗示,画作再无序,也不会陷入无从索解的困境,因为“目击道存”。所以,身为绘画“槛外人”的我面对它们时,也会不由自主地随之歌哭无端,经历一种灵魂的震颤。

热词:

  • 张宙星
  • 槛外人
  • 目击道存
  • 画作
  • 题材
  • 递进关系
  • 意识流
  • 画家笔下
  • 命题
  • 八大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