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中国动画学派”也许是个伪命题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09日 19:3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动画史研究起步非常晚,真正从事动画史研究的人亦屈指可数,存在较严重的史料缺失、遗漏及谬误现象。电影史学家陆弘石说“史料是史学的基石”,但中国动画史研究常常忽视史料的发掘与利用。近年来,关于中国早期动画史的文本描述多以万氏兄弟的访谈及回忆录为依据,这些有限的文字资料往往一经发表未经甄别就被沿用开来,某些研究者甚至采取“先入为主”的方法对文字材料进行断章取义,其结论可想而知;而在新中国动画史的研究中,研究者则过分倚重二手资料,忽略了一手资料的查找与使用,多有错漏,给后续研究造成了很大困难。

  我国第一部动画片是什么?

  我国第一部动画片是什么?目前国内动画学界的普遍说法是“万氏兄弟于1926年拍摄的《大闹画室》”。但是,据笔者研究发现,《大闹画室》并不是我国第一部动画片,而且该片的完成时间是1927年而非1926年。据当时新闻记载,该片编导为长城画片公司创办人之一的梅雪俦(梅早年曾在美国最具创造性的动画艺术家麦克斯 弗莱休兄弟的公司学习动画制作),绘画也仅为万古蟾一人而非万氏兄弟两人。

  我国第一部动画片是万氏兄弟绘制的动画广告片《舒振东华文打字机》,目前国内一些文章及论著对此论述有误,如《20世纪中国动画艺术史》中说万氏兄弟于1922年研制出中国第一部动画广告片《舒振东华文打字机》,并把1922年作为中国动画史的开端,更进一步指出在此之前万氏兄弟花费了整整4年时间(1919―1922)才搞清了动画的原理。

  笔者通过对万籁鸣的回忆录《我与孙悟空》及其相关史料的研究发现,这部动画广告片是万氏兄弟1925年拍摄的。万古蟾在回忆录《我的自述》里也明确写道:“……画在白纸上的打字机动画广告片就这样失败了,这是一九二五年的事。”可见,万籁鸣在《我与孙悟空》中称这部影片是“简陋可笑”的,并不完全是自谦,因为这部片子当时确实没有拍摄成功,而是以失败告终。

  另外,笔者还发现万氏兄弟早年并没有拍摄过动画片《一封书信寄回来》,但这部“莫须有”的影片被很多著作及文章作为万氏早期代表作记载了下来,《中国动画电影史》一书还为其安排了故事情节。其实,万氏兄弟生前从未在任何时间和场合声称拍过这部影片,查阅万氏兄弟多篇早期文章,从文中开列的影片目录均未发现《一封书信寄回来》,如1936年万籁鸣、万古蟾、万超尘发表的《闲话卡通》。实际情况应该是这样的:长城画片公司早年虽曾计划拍摄该片,但后来由于经费等原因并未付诸实践,因而关于这部影片的记忆仅仅停留在当年泛黄的报纸广告里。

热词:

  • 万氏兄弟
  • 万古蟾
  • 1927年
  • 动画制作
  • 影片
  • 广告片
  • 伪命题
  • 动画片
  • 万籁鸣
  • 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