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反收购之后德赛西威力求把握技术掌控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03日 21: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互联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双方谁也没有料到,最初的自愿向外方出售股份最后竟然演变成了全部收购外方股份,而这次反收购很可能意外地成为了中国汽车零部件产业中资收购外资的第一案。

2007年底,广东德赛集团向德国大陆汽车集团提出动议,希望对方以合理的价格收购其手中持有的西门子威迪欧汽车电子(惠州)有限公司30%的股份。

当时,声称德国技术不能落入外国人之手的大陆集团刚刚击败美国TRW公司,以114亿欧元的高价完成对西门子威迪欧全球业务的收购,它也就拥有了上述惠州公司原来由西门子持有的70%的股份。作为中方股东的德赛集团感觉到了大陆集团的强硬作风,觉得作为小股东的自己已经没有必要再掺和到这家不断变换外方股东的汽车电子公司中去。

西门子威迪欧汽车电子(惠州)有限公司身世复杂。公司1986年创立,当时的股东是惠州工业发展总公司(德赛集团的前身)、飞利浦汽车音响系统和香港金山工业集团,公司名称则为中欧电子工业有限公司。

1998年,德国的汽车电子公司曼内斯曼威迪欧收购飞利浦音响系统全球业务,中欧电子工业有限公司的外方股东增加了一个。第二年,曼内斯曼威迪欧将香港金山工业集团的股份也收购过来,由此,这家公司成为了曼内斯曼威迪欧和德赛集团的合资企业。

2001年,西门子收购曼内斯曼威迪欧,2002中欧电子工业有限公司更名为西门子威迪欧汽车电子(惠州)有限公司。西门子威迪欧全球业务分三个支部,分别是动力总成、安全和内饰,内饰包括导航收放机、空调控制器和内饰车身管理等,惠州的这家公司的业务就属于第三个支部。

在度过了几年好光景之后,随着西门子威迪欧被大陆集团收购,已经在数字视听、移动通讯、新型电池、精密部件、LED显示等多个领域发展的德赛集团决定放弃汽车电子这块非主营业务。

放弃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德赛集团与公司新股东大陆集团最初的几次见面体会不到对方的尊重。据称,德赛集团董事长、总裁姜捷曾经说过:如果今天还是西门子威迪欧的话,我们不会卖,也不会退,我们还会继续合资。

德赛出售股份的谈判持续了2008年整整一年。《汽车商业评论》了解到,2008年年底,受全球金融海啸的影响,大陆集团迫于自身压力,放弃了之前一年的谈判成果。

随即转折发生了。

德赛集团向大陆集团提出:既然你不遵守之前所谈的条件,那现在我就行使我中方的权利,作为股东之一,按照合同精神行使我的权力,我来收购你外方的股份。

而德赛集团之所以敢于反收购,除了这家公司的业务在中国市场的表现不错之外,还在于在一年的谈判中,西门子威迪欧汽车电子(惠州)有限公司的核心团队竟然没有一个人走。面对这样一个优秀的团队,面对一个势头良好的市场,再面对大陆集团的变故,德赛决定反收购。

反收购的谈判同样艰难,也几乎持续了整整一年。2009年的圣诞前夕,谈判完成,在香港顺利签约。2010年1月19日,正式得到工商局的批准,原来的西门子威迪欧汽车(惠州)电子有限公司正式改名为惠州市德赛西威汽车电子有限公司(简称德赛西威)。

自成功收购外方股份后,德赛集团已把汽车电子产业作为集团支柱产业之一大力发展,成立了德赛汽车电子事业部。2010年4月25日,北京车展(微博)期间,德赛集团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德赛集团成功收购西门子VDO(惠州)暨德赛汽车电子产业发展战略发布会”。

2011年12月13日上午,德赛西威汽车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陈春霖向《汽车商业评论》回忆起这段并不遥远的往事,还是颇为感慨。他说:“这次的收购行动在中国的企业当中,就汽车零部件产业来讲,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50岁的新加坡人陈春霖是这家已经有25年历史的公司的老人了。1998夏天,他被“飞利浦车音响系统”派到中国领导中欧电子工业公司,预计呆上三年就回去,但谁知一待就是六年,经历了公司控股股东从飞利浦车音响系统到曼内斯曼威迪欧,再到西门子威迪欧的过程。

他在2005年之后来到西门子威迪欧上海总部,任中国区副总裁。2007年底,德国大陆集团收购西门子威迪欧,2008年中旬,他离开大陆集团,不久之后,他加入德赛集团,成为企业的高级顾问。

让陈春霖领导这家已经完全属于中方的公司显然是再合适不过的了。但是众所周知,跨国企业在中国的合资企业基本都是在中国的制造基地而已,离开了外方技术输出的德赛西威,虽然说企业内部可以形成互相尊重的氛围,但公司运作是否如同被断了奶的孩子,它的生存可能性在哪里?

必须要走出去

2012年初,德赛西威准备在德国设立业务跟踪服务中心。陈春霖说:“我们拿到出口的项目,中心就在当地帮助我们跟进这个项目。不仅仅是德国,我也希望在其他客户所在地都设立这样的中心,现在只是开端。”

先前,德赛西威的前身就有着出口海外的传统,现在中方掌握下的这家公司更有着进一步冲出去的冲动。

“过去在西门子威迪欧时代,我们是国际公司,本土化非常高的公司;而现在倒回来,我们摇身一变成了本土公司,可是我们要坚持国际化的概念,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要求,这非常重要,这也能让我们在将来的竞争当中能够脱颖而出。”

陈春霖进一步解释说:“出口业务有一个好处就是能给企业发展一个推动力,由于国际要求不断提高,我们会跟随着国际的标准让自身能力不断改善,也让我们能有机会比我们的竞争对手多了解国际市场的要求。”

德赛西威的竞争对手比较广泛,一般而言,有本土公司,而其更重要的对手则是国际公司则包括德尔福、伟世通、博世和大陆等大牌企业。对于跨国汽车公司来说,高端产品不会交给本土零部件公司,中低端产品则会给更多的供应商。德赛西威过去不仅希望占领中低端市场,也同样希望染指高端产品。

陈春霖说:“放眼来看,我们的竞争对手是国际大公司,只要我们能跟国际的供应商平起平坐,这就是我们的成功了。”

德赛西威在外方控股时期积累的研发能力是陈春霖敢于面向国际竞争的底气,而公司的快速开发能力则是另一把利器。

他说:“我在德国跟他们开玩笑说,每个项目到德国的研发队伍需要的时间是二年甚至三年,在中国我们一年、15个月就能做出来,甚至一个全新的产品9个月就做出来,这对德国人来说是不可思议的。”

那么德国人是否会认为在这个过程中间德赛西威偷工减料了呢?陈春霖否认了这种想法。他认为,德赛西威懂得研发流程,当然,如果客户一定需要进一步地压缩开发时间,那么我们会明确告诉对方要省略哪一个流程,但一定不能是关键流程。

德赛西威在国际上竞争的另外一个优势是成本优势。比如产品的测试成本,他们是在到欧洲取经之后再进行本土化,找本地供应商和工程师一起来自己写软件,自己做,结果自己的测试成本能够降低到德国的十分之一左右。

节省开发时间等于节省了成本,再加上中国本土企业本身具有的相对低廉的成本优势,鉴于全球汽车业竞争的无比激烈,德赛西威天生就是跨国汽车公司未来寻找的合适的全球供应商。

《汽车商业评论》认为,中国本土汽车零部件公司难以在全球汽车供应链上找到合适位置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研发能力不强,一味以价格取胜,导致难以提升产品质量,也不能真正降低成本。

陈春霖现在已经看到这样一个现象:越来越多的跨国汽车公司在中国寻找供应商,这些主机厂很多项目的开发不是把旧车型转到中国来,而是全球同步开发,他们需要在中国找到高水平、低价格的全球供应商。德赛西威就是这样的候选者。

“我希望你们能支撑我们在中国的业务,同时中国业务搞好之后我也希望能出口到国外。”这是陈春霖听得最多的客户对自己的要求,为此,对方要考察的是研发、设计、生产和服务能否达到国际化水平。

德赛西威的精益化管理让陈春霖对于公司很有信心。他告诉《汽车商业评论》,2011年,卡特彼勒、沃尔沃、马自达等公司的汽车电子采购部门的人在考察了德赛西威惠州工厂和实验室后说,“想不到在中国还有这样的公司”,“确确实实是国际化的水平”。

“我相信跟我们本土的竞争对手相比,这是我们的优势,怎样把我们的优势发挥出来,我非常坚定,一定要走出去。”陈春霖说,“以我们的背景,人脉关系,虽然大部分人都是中国人,但我们当中有很多人可以讲英文,了解外国习惯等,所以我们是中国汽车电子能够走出去的一个企业。”

在新加坡成立前期研发中心,在德国成立业务跟踪服务中心就是走出去的第一步,如果不走出去,他说,那么公司将会停滞。

2011年,德赛西威中国和海外的市场比重为国内85%、出口15%,而2010年外销只占了总销售额的8%,陈春霖希望不久的将来,国内外市场的份额将会分别是70%和30%。

热词:

  • 德赛集团
  • 反收购
  • 西威
  • 1986年
  • 威迪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