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天山探水记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26日 13:0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兵团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天山网讯 1965年夏季,我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至今仍不时在眼前闪现,令人感慨万千。

  那时,我在农十三师柳树泉农场水管所工作,重点是对三道沟渠水的分流管理等。该渠是从天山脚下直伸柳树泉农场的主干渠,全长约40余公里,柳树泉的数万亩耕地主要靠它供水灌溉。

  1965年这一年,热浪滚滚,旱情逼人,三道沟原本哗哗奔腾的流水,变成潺潺的小溪,五谷干渴难耐。当地老乡说:“几十年没遇过这样的干旱。”也有老乡反映说:“三道沟的源头来自和巴里坤接壤的几座大山的雪水,大山的间隔南端被巴里坤人砌道石墙封死了,水大部流向北边,造成三道沟干涸。

  这一说法场党委半信半疑,决定要探个究竟,派出精壮劳力3名,身背雷管炸药去炸所谓的“石墙”。米哈提为组长,哈萨克族,依米提是维吾尔族,我为汉族。3人结成战斗集体在米哈提的带领下,带足馕饼,水等,沿着三道沟,缓缓向天山进发。

  上山时坡度很大,等于步步上阶梯,进入内山尤其艰苦,最多走20分钟就要大口喘息,汗如雨下。我们三人吃力地攀爬,终于爬到了山巅。可刚抵山巅,忽然阴云密布,顿时天昏地暗,三人近在咫尺却互相看不见。忽闻山下雷声隆隆,好像火车从旁飞驰而过的震动,我们三人依偎在一起,互相壮胆又彼此鼓励。

  约半个小时,阳光从云缝中透了出来,但好景不长,乌云黑气很快又铺天盖地包抄而来,刹那间我们又被笼罩在黑暗之中。因我们都背有雷管炸药,万一触电那还了得,黑气刚过,米哈提果断地下令:“哪儿有石墙,是大旱造成没水的,埋掉雷管炸药回家!” 没想到回去的路上又迷失了方向,正无奈时,从左边山下传来狗吠,米哈提大声说:“有狗的地方就有人,从左边下山。”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一路上来全是陡峭的山峰,下山就更难了。我们倚仗年轻力壮,加之回家心切,冒险顺着风化的碎石山坡,向下跳着走,下跳的冲力贯性,带动碎石哗哗向下流动,载人可滑动七八米。冷不防一足球大小的滚石连蹦带跳从后面向我们直袭而来,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后方的米哈提大叫:“有滚石,快向右躲!”他又猛地向前一跃扑向我,把我向右推倒,只见滚石从我左侧擦身而过,可重重地砸在米哈提的右小腿上。我立即扑上去看伤情,虽没出现大的伤情,但黑紫的血液充满小腿,肿胀吓人,米哈提双手抱腿,大汗淋漓,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依米提砍来两根大棒,做成一副简陋担架,米哈提躺着,我们轮换一人在前拉,担架后着地拖着前行,像拉纤似的,顺着碎石山坡蹒跚地吃力行走。刚抵山沟,忽然两条凶悍的牧羊犬扑过来拦住去路。正在为难时,米哈提掏出馕饼,掰成四小块,让依米提拿两块冲着牧羊犬向远方扔去,狗追着馕饼去了,我们二人抬着米哈提趁机快快离去。但走了不到30米狗又追来了,我们又用同样的方法,报销五个馕饼,才逃出200多米,我们决定自卫,但狗却友好的放我们通过了。

  我们实在又渴又饿又累,寸步难移,米哈提让依米提到山口求救,我们在原地休息。3个小时后,一位哈萨克族老乡骑着马,依米提骑着骆驼赶来了,我们三人骑骆驼,老乡骑马护送,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

  事过境迁,虽已过去近50个年头,每当想起这件事,我仍感动不已,对于米哈提大哥的高尚品德,我将永远铭记在心。

热词:

  • 米哈提
  • 柳树泉农场
  • 探水
  • 石墙
  • 馕饼
  • 天山
  • 三道沟
  • 滚石
  • 巴里坤
  • 下山
  •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