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19岁抗日志士做劳工客死异乡 侄女侄孙来津祭拜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31日 20:3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城市快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天津北方网讯:昨天上午,山东即墨“95后”少年刘旭与姑母刘淑兰在津鲁两地志愿者的帮助下来津祭奠先人刘存山——一位当年被抓到日本并死在日本的中国劳工。昨天中午,记者在天津西站见到了这对姑侄。接受采访时,他们仍然沉浸在缅怀先人的悲恸中。

  抗日被俘关进劳工集中营

  1944年阴历五月初四,国民党某部抗日志士刘存山,在与日军的一次战斗中不幸被俘,后被关进劳工集中营。那一年,刘存山19岁,弟弟刘存庆,也就是刘淑兰的父亲,只有13岁。

  对于被抓走的二哥,刘存庆一直念念不忘。刘淑兰说:“修家谱时,父亲一直不同意将二伯记到家谱里,因为只有死去的人才能上家谱,他说他总感觉能找到二伯。”

  2004年,刘存庆因病去世。临终前,他对晚辈说:“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你们的二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其实,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刘淑兰就一直在四处奔波,找寻二伯的下落,但一直没有音讯。

  67年后家人收到补偿金

  2009年,天津籍劳工邵义诚等人在经历了16年的艰苦诉讼后,终于与当年强掳中国劳工的日本西松建设公司达成协议,西松建设赔偿360名中国劳工2.5亿日元,每人约合4万多元人民币。

  当年年底,补偿金陆续发到已找到的幸存劳工或已故劳工家属手中。同时,志愿者一直在积极寻找其他劳工的下落。其间,山东志愿者曲启杰发现,一个登记姓名叫刘寸山的劳工,当年登记的地址找不到。原来,当年日本人对劳工姓名、家庭住址进行登记时,很多劳工担心给家庭带来灾难,没有登记真实情况。刘寸山的登记地址“即墨姚尚”就不存在。通过查阅山东地图,曲启杰找到一个叫作“窑上”的村子,现属于即墨市的一个街道办事处。他尝试着去找了很多次,一直没有结果,直到一位九十多岁的老人回忆起,这个刘寸山,可能就是当年被日本兵抓走的刘存山。

  2011年,当曲启杰登门找到刘家时,见到了刘存庆的遗孀,核实情况后,向其发放了劳工补偿金。这是时隔60多年,刘家人第一次得到关于刘存山的消息。

  来津祭奠见到先人骨灰

  拿到补偿金,刘淑兰等人向曲启杰提出,希望能知道刘存山的骨灰存放在何处。曲启杰联系到了邵义诚老人的女婿、志愿者张振仑。张振仑立即驱车前往位于天津烈士陵园的劳工纪念馆。经过查询,他确认,刘存山的骨灰就存放在这里,他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曲启杰和刘家人。

  昨天一早,刘淑兰和刘旭姑侄二人在曲启杰的陪同下来津。在张振仑的帮助下,他们很快找到了编号为0446的“刘寸山”的骨灰存放位。看着先人的骨灰盒,姑侄俩忍不住泪流满面。记者高立红

热词:

  • 劳工
  • 抗日
  • 刘寸山
  • 祭拜
  • 志士
  • 姑侄
  • 异乡
  • 侄女
  • 被俘
  • 西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