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一串红荔枝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07日 06:5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潮州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那年春天,我在一个山村小学当代课老师。我包揽了整个三年级的所有课程,一天下来,腿站麻了不说,喉咙也沙哑了。尽管自己很努力,却收效甚微,关键是学生不听话。其中有一个叫坚的男孩子,更是叫我头痛。坚比其他同学大些,十二三岁的样子,俨然是班里的小老大,成绩却是小尾巴。平时不写作业,不交试卷,折纸飞机掷女生,一听到下课铃就跑得比谁都快,凳子都差点掀翻了。

  有一次,坚竟然打起了呼噜。我实在忍无可忍,就把他揪到了讲台上。可他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差点被气哭。我说,我要去家访,问问你父母。家访在那个山村小学里肯定是一个陌生的词语。学生们在底下议论了起来,你一句我一句,好像有什么秘密。其中有一个学生说,老师,他爸妈都不在家,只有奶奶。我问,他爸妈去哪里了?学生说,去外面打工了,一年才回来一次。说到这里,坚的脸就有些挂不住了,叫别人少管闲事。我突然想起了一个多少有些酸楚的词汇:留守儿童。这更坚定了我去家访的想法。

  坚的家在村子的最南端,建在一个小山腰上,山上都种满了荔枝树,高大的荔枝树几乎都把他家给遮盖住了。我进了屋,屋里很静,也显得空荡荡,没什么家具。我喊,有人吗?一个老奶奶应了我,那声音来自墙角的一张床里。我就自报了自己的身份和登门的目的,知道我是老师后,老奶奶下了床,动作缓慢。老奶奶说她身体不便,招呼不周了。我忙说没关系,就问坚在不在家。老奶奶指了指山上的荔枝林,说他上山干活去了,父母不在家,整山荔枝树都是他一个人在管。我大吃一惊,这一山荔枝少说也有几百棵吧,就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在管理?当别的孩子在假日里玩耍时,坚却在挥动着锄头。

  接下来我说起坚的情况,老奶奶并没有多大反应,似乎早就知道。最后她叹了口气说,这孩子性子直,但是个好孩子,孝顺,才多大啊,家里就他一个人忙乎,我又行动不便,他爸妈常年在外打工,钱是经常能往家里寄,人却一年难得回来一次,这孩子也犟,也不跟他爸妈说话……说着,老奶奶的眼眶红了。

  我环视房子四周,墙壁和屋顶都是崭新的,然而却没有一点家的温暖。进城打工的人越来越多,撂荒的不仅是土地,还有曾经热闹的家。

  临走时,我提出要坚的爸妈的电话。老奶奶指了指墙上的一串数字,歪歪斜斜的,是坚的笔迹。电话是深圳的,一个村人再熟悉不过的城市。

  我尝试着给坚的父亲打电话,几次沟通下来,他理解了我的苦心,答应多回家。我当然也理解他们出门在外的不容易,然而比起自己的亲人,还有什么更重要的呢。

  从那以后,坚慢慢变了,虽然成绩没什么进步,但毕竟肯学习,也努力了。后来和坚谈了几次,知道他爸妈隔几天就会给家里打电话,虽然还是不能经常回家,但用了心感情自然也增进不少。

  转眼夏天到了,站在学校门口,刚好能望见坚家满山的红荔枝。一天晚上,坚敲开了我的宿舍门,只见他提着一大串红艳艳的荔枝,看着我笑,说:“陈老师,送你一串红荔枝。”

热词:

  • 荔枝树
  • 一串红
  • 留守儿童
  • 爸妈
  • 学生
  • 课程
  • 代课老师
  • 宿舍门
  • 家访
  • 撂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