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要嫁就嫁金山伯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27日 10:5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江门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原本低着头走路的伍国新突然抬起头来,有点不知所措地望着她,两人目光接触,他发现她目光中的愤怒和鄙视,她看到他目光中的惊慌与不安。梅奇珍大步走过去,伍国新愣了一下,不顾身边与他交谈正欢的吴佩君,剎地停了脚步,有点尴尬地说:“梅奇珍,放寒假你回台山吗?我乘坐明天日班渡船回三埠。”梅奇珍也停下来,淡淡地说:“是吗?”他们面对面地谈着,各自望着对方的脸,想从那里得到一点启示。

  吴佩君不好意思停下听他们说话,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望了一眼,有点不情愿地向宿舍走去。

  当晚自修时,梅奇珍老是开小差,她突然拿出一张纸来,写上自己的地址:台山县端芬……可是,还没写完便把纸搓成一团,过了一会,又重新写,一直写了十多次,把那一个个纸团塞在书包内。

  此刻,第二宿舍有个男生拿着笔不是写笔记也不是做功课,而是不停地在画人像:一双灵活多情的大眼,鹅蛋脸,两条粗粗的辫子……他画了一张又一张。刚才与梅奇珍讲过话,他的心情似乎好些了,但又不知她的反应如何,心中正是喜忧掺半。

  睡觉前,他又躲在蚊帐里写日记:今天傍晚我与“豆瓣酱女郎”从饭堂回来,刚好碰上她,她大叫我一声,我知道她是故意这样叫的,我领略到她的意思,也看出她的不满,好傢伙!我终于激怒她了,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我自己也够奇怪了,明明想见她想与她说话想跟她在一起,却偏偏要装冷漠,我装得很苦。但是,我不这样做又能怎样呢?班上的闲言已够多了。不过,我向天发誓,今天与吴佩君同时走回宿舍纯是偶然,其实,我并不爱吃豆瓣酱,是吴佩君硬给我的,也好,这样气气那个人。支书与你谈心以为我不知道?我没他那么进步积极,但我的成绩比他好,起码,我写的字和画图比他好,我不言败。我对她说明天回乡,她会有什么反应?

  梅奇珍一夜没睡好,一合上眼,便梦到自己提着行李急急忙忙赶着去乘船,到了码头,船却开走了,她看见船上有人向她挥手,是他!她恨自己误了时间。

  起床后,她把心一横,把昨天写的几张字条放进口袋,但早餐时不见伍国新,想找借口去第二宿舍找他,例如,问他回台山必须先乘船去三埠的渡轮有那几班等,但她又不敢,这不是一下子被人看穿了吗?何况团支书与他同住一房,让支书看到还得了?她眉头一皱,心中一亮:或许他已离校去码头了。想及此,她快步走出校门,乘公共汽车到码头客运站去。一是买船票,二是碰运气:或者见到他。

  天!刚踏入客运站,她便看见他了。他与同年级三个台山籍的同学拿着行李在等候上船。其他几个同学正在闲谈,他却皱着眉望着门口。她看见他的同时,他也看见她了。他那锁着的眉立刻舒展,却又站在原地望着她有点不知所措。(090)

  下文提示:突然,他朝她走过来,讷讷地问:“梅奇珍?你来买船票?”

热词:

  • 梅奇珍
  • 船票
  • 地望
  • 客运站
  • 同学
  • 鹅蛋脸
  • 校门
  • 画人
  • 团支书
  • 年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