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另一种形式的占据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17日 13:0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深圳特区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普尔蜜

  亲爱的你:

  得知你又一次爱得头破血流,我心里突然很不好受。是物伤其类吧,也许。

  我呢,多多少少是个有点疯狂的人,爱起来也曾惊涛拍岸浊浪排空,望着爱人的脸,灵魂会起海啸。而我的朋友和恋人,几乎每一个,身上都找得见疯人的影子,狷狂,无忌,只有此时此刻,不计前因后果,是些地道的虚无主义人士、犬儒者和寻欢客。

  是的,你当然是其中之一。

  每一回都一样,即使对着最混蛋的男人,依然抱着最洁白的心情去与之恋爱。这样的行为,难道还不是疯的吗?

  你是晓得我的,我已久不为恋事书写,因为不知该说什么。情动于我,端地是日益艰深晦暗如同鬼魅,以至于如果当我发现它,我的恐惧甚至较喜悦更多。

  但你是勇敢的,屡教不改的,总是飞身投入一切靠谱不靠谱的恋情,追求幸福,想要成为一个妻子或者是母亲。我目睹过你的欣悦你的焦渴,你的痛楚肝胆俱裂,荼毒你也震颤我,你的失望如此巨大,以至于当我跟你肩并着肩,连我都好像也在负担着它,――如是太多回了,所以有时如果我恍然一想,几乎不能相信你竟然还能活着。

  是的,有的人爱一次就老了,再爱一次就会死。

  而你,不死鸟一般的你,是不一样的。 单是想一想已让我觉得疲乏,一个人是如何拖着遍体鳞伤的心,一次又一次蜷入灵魂的壳甲,自行痊愈,破关而出时再度昂扬蓬勃,情场上厉兵秣马,要择日再战。

  但你站在我面前是如此脆弱而哀婉,一把廉价的问候也令你高兴半天,我就想,怎么会有人那么理所当然地来伤害你呢?

  或者,为什么你没能在他表现出彻底的冷酷之前早一步离开他,跑得远远的,然后在静默中独自吞咽掉你尚未付出的柔情?

  是占有的手法太笨拙了,我亲爱的傻子一样的你。我亲爱的疯了一样的你。

  当然,我的手法也高明不到哪儿去――我曾经把“不可得的”和“已失去的”写进我的小说,如同女娲抟土造人一般,捏出身体和眉目,有意的扭曲和变形当然是必需的,之后吹一口气,为他赋予一个灵魂;如此,有生之年我将占有他,彻底而终极,如同神占有世人。

  这种手法间接、变态,虽则较为纯粹和安全,我并不打算把它推荐给你。

  我很想告诉你。有时放弃未尝不可以是另一种形式的占据,当然这些道理,你也都懂。你甚至说起洒脱的话,比我还利索还决绝。但有什么用。你走在哪里,你比我知道,我比你看得清楚。

  我想这尘世昏昏,兴许再难寻获到信、望与爱,那么占有一刹那或者一季与占有一生一辈子相比,是否一定更令人悲伤呢?

  顺致春天好!

  已经非常疲倦但仍然想要把这些话都写出来的我。

热词:

  • 灵魂
  • 恋情
  • 犬儒
  • 小说
  • 柔情
  • 肝胆俱裂
  • 痊愈
  • 决绝
  • 尘世
  • 情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