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我军消息图文 >

记者新春走军营:听官兵讲那些走和留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21日 09:4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解放军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编辑手记

  春节,主题是团圆。想家,就是盼团圆;回家,就是奔团圆。

  “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临近年关,看着电视荧屏上人头攒动的火车站,听着这首让人柔肠百转的歌,很多战友心里也在琢磨:春节,我能不能回家看看……

  团圆梦,梦难圆。咱当兵的人,任何人、任何时候都不能想走就走。每年此时,谁走?谁留?就成了基层官兵最关注、基层干部最费心的事情。为此,记者走访军营,记录下官兵亲口讲述的“走和留”的故事。

  谁走?谁留?这是个选择。战友情、大局观、奉献精神、使命意识,都在军人的选择中默默体现。读罢这组稿件,我们相信,选择的考验不会仅仅萌生在年关,也不会随着春节的烟花飞散——

  永远绽放在我们心中的,是中国军人感天动地的家国情!

  姐姐,全团战友祝贺你新婚

  ■沈阳军区某炮兵团新兵营战士 赵德炎(口述)

  ■本报记者 牛 辉(整理)

  “弟弟,你的两位班长代表咱娘家人来参加姐姐的婚礼了。太让人惊喜了!我很高兴!替我谢谢部队领导和战友们的祝福,你在部队要好好干……”

  前两天,接到姐姐赵德玉从婚礼现场打来的电话,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回到战术训练场上,我仿佛有使不完的劲儿。

  我叫赵德炎,是沈阳军区某炮兵团新兵营一连一排战士,去年年底从河南信阳入伍。两岁时,我母亲就得病去世了,父亲也在去年因车祸离开了我们,从此就只有我和姐姐相依为命。入伍前,是姐姐打工挣钱帮我完成了高中学业……

  为了不让姐姐再为我吃那么多苦,我一咬牙,背着她报名参军入伍。

  前不久,姐姐打电话告诉我,她要和相处两年的对象在春节前结婚。放下话筒,我心头像长了草:姐姐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惟一的亲人,姐姐结婚,我真该回去啊!

  可是,我知道,义务兵没有探亲假,何况自己还是一个入伍不到两个月的新兵。一想到姐姐结婚时身边孤零零的,连个娘家人都没有,我躲在角落里,偷偷地抹起眼泪来……

  让我没想到的是,姐姐婚礼的事惊动了新兵营领导,他们迅速上报给团里。义务兵不能回家,领导也不能破规矩啊。我又羞愧又担心:我这不是给团里出了一个难题吗?

  后来的事情,我做梦也没想到!

  1月15日,农历腊月二十二。这天,班长王子良和商丘突然出现在我姐姐婚礼的宴席上。他们受团领导委托,把团党委和新兵营全体战友为姐姐特意制作的祝福光盘现场播放。

  光盘上,有我的身影。当时,婚礼现场,欢呼声、掌声响成一片。来自军营的特别祝福,让姐姐惊喜万分,幸福的泪水夺眶而出……

  这些天,战友代我参加姐姐婚礼的故事,已经在我家乡传开了。乡亲们都说:德炎这孩子真有出息,你看部队多器重他啊!

  然而,我深深知道,我现在还不能说有出息。战友们对我的关爱让我下定决心:我一定要像乡亲们盼望的那样,做一名有出息的兵!

  (解放军报长春1月18日电)

  上图:赵德炎在刻苦训练。 杨大为摄

  女儿,爸爸遥祝你早康复

  ■南京军区某旅二营上士 杨 钊 (口述)

  ■解放军报记者 朱 达(整理)

  春节快到了,想到女儿的哭喊,我心里一遍遍默念:“女儿,原谅爸爸不能回家照顾你……”

  不久前,妻子从四川广安老家打来电话,一开口她就哽咽着说:“春节你请假回来看看孩子吧!”听到女儿被确诊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消息,我的心都碎了,孩子才出生两个多月啊!

  去年10月,我们营在训练基地执行对抗演练任务,听到女儿呱呱坠地的消息,我甭提多高兴了。然而,演练任务繁重,我实在离不开,只好把初为人父的喜悦藏在心底。

  一个月后,演练任务结束,我才向营里请了半个月假回家。可是,一家人团聚不到一周,女儿就持续发高烧住进了医院。

  假期很快就到了,当我登上返营的列车时,妻子只好一个人抱着女儿辗转奔波在求诊的路上。

  “小杨,春节回家看看孩子吧,请假手续我都给你办好了,这两天你赶紧动身!”教导员曾小林得知我的情况,专门找到我,劝说我回家。

  虽然我恨不得插上翅膀马上回家看女儿,可其他战友家里谁没有这样那样的困难?谁不想回家看看?再说,作为一名当兵10年的骨干,我不能只顾自己。

  于是,我找到教导员说:“营部驾驶班班长张永强年龄不小了,想今年春节回家操办婚礼,我刚回过老家,把休假名额让给他吧!”

  “现在家人正需要你,手头的工作我来协调安排!”面对教导员几乎是“命令”的口吻,我诚恳地说:“教导员,您的心意我心领了。但营里刚进行编制调整,一批新装备刚刚列装,节前战备拉动演练任务重,我真是离不开啊!”教导员听到这里,眼泪扑簌簌流下来……

  昨天,妻子打来电话,说女儿在亲友的帮助下已经住进医院,让我安心在部队工作。在家筹备结婚的张永强也打来电话,动情地说:“杨班长,谢谢您!”

  (解放军报合肥1月18日电)

  兄弟,替我给爷爷磕个头

  ■广西军区某边防团下士 罗江龙(口述)

  ■解放军报记者 陈典宏(整理)

  我和堂哥罗江健、罗江武先后从湖南老家参军来到同一个边防团。

  当年,这件事在我们镇和团里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我们也成了整个家族的荣耀。

  当兵是我们兄弟3人从小的梦想,更是爷爷的夙愿。在10多个孙儿孙女中,爷爷最喜欢的就是我和堂哥罗江健、罗江武,希望我们都能参军报国。

  两个堂哥参军后,爷爷甭提有多高兴。我最招爷爷喜欢,他最希望看到的,就是我也能穿上军装。

  然而,6年前爷爷去世了。那时候,我还在读中学。我在爷爷的坟前长跪不起,暗暗发誓一定要像两个堂哥那样去当兵。高中毕业后,我终于圆了参军梦。临行前,奶奶流着泪拉着我的手叮嘱,有时间一定回家看看爷爷。

  来到边关军营,我发誓要当个好兵。我刻苦训练,向老边防们学习,把自己锤炼成一名合格的边防战士。去年底,我成为一名士官。

  在边关的日子里,我时常想念爷爷,渴望能回趟家看看他老人家,看看坟头那棵我亲手种下的小树是否长高了。在我们家乡有个风俗,就是大年三十在外的人都要赶回家,到祖先的坟前上香磕头。

  一个多月前,当得知连队有春节探家的名额,我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堂哥罗江武、罗江健,并相约一起到爷爷坟前祭奠。

  两个堂哥的休假报告很快批下来了。然而,我却犹豫了。我们连队有两名老班长,多次推迟婚期,今年春节家人都盼着他们回家完婚。连队休假名额有限,我思来想去,最后找到指导员,把休假名额让给了老班长。

  3年多没回家的我,这次又让奶奶失望了,只好在电话里叮嘱两个堂哥,替我在爷爷的坟前多磕几个头。我想,爷爷在天之灵一定会为我的选择高兴!

  (解放军报南宁1月18日电)

  战友,你放心回家过年吧

  ■内蒙古军区某边防团上士 王 帅(口述)

  ■解放军报记者 武元晋(整理)

  夜深了,哈日苏海寒风刺骨,窗外一轮残月。从来不抽烟的我,默默点起了一支香烟……

  攥在手心里的请假申请已经皱皱巴巴。去年5月26日傍晚,爸爸从建筑工地下工后骑着电动车回家,被一辆摩托车撞倒,小腿粉碎性骨折,至今仍然不能下床行走。此前,我几度想回家到父亲床前尽孝,都因连队执勤任务繁重未能成行……

  这一次,妹妹瞒着爹妈打来电话,恳求我能在春节回家看看:“哥,你是咱家里的男子汉,无论如何,今年春节你一定要回家看看爹!”

  于是,我鼓足勇气朝指导员菅晓峰的房间走去。然而到了门口,我抬起的手停留了许久,又慢慢落下……

  我知道指导员的难处。团里有规定,每个连队春节战备期间只能有3名战士休假,我们连已经申报休假的3个战友各有各的难处。下士廖士伟是单亲家庭,去年父亲因病去世,下葬后至今没有立碑,亲人一直等他趁着春节休假把这桩事情办了,告慰老人在天之灵。下士赵永东,爱人刚生下儿子,他没能赶回去,春节了,一家人都盼着他回去过个团圆年。中士焦贵龙,老大不小了,跟山西长治老家的对象谈了5年,一直没时间回去……

  难啊!自己难,战友何尝不难?想到这里,我下定决心,敲开了指导员的房门:“报告指导员,请求您派我上哨所执勤,替换战友们回家过年。”

  今天,我扛起钢枪站在哨楼上。望着远处茫茫戈壁上屹立的界碑,想想正在回家路上的战友,忽然觉得心里坦荡了许多。我想说,战友,你放心回家过年吧,边防线上有我呢!

  父亲来电话了,他说:“儿啊,你能这样为战友着想,爹很高兴。爹理解,哪家的儿子不是父母的心头肉啊!”

  (解放军报内蒙古阿拉善 1月18日电)

  妈妈,指导员“撵”我来陪您

  ■北空某旅雷达操纵员 洪 飞(口述)

  ■解放军报记者 李建文(整理)

  我叫洪飞,是北空某旅的雷达操纵员。说实话,我压根就没指望春节能回家过年。为啥?因为去年站里就因为我父亲去世,把春节探家的名额给了我。

  前些天,姐姐打来电话:“小飞啊,姐姐今年不能陪妈过年了。你看能不能跟领导请个假,回来陪妈过个年?咱妈可是每天都念叨着你呢……”突然,电话那头没了声音,电话这头的我泪流满面。放下电话,我仿佛看到母亲站在村头眺望的身影和期盼的眼神……

  当天晚上,我失眠了。掰着指头算了算,按照休假比例,全站有7个人可以回家过年。上校技师陈历雄,全站资格最老;中校助工段君保,连续3年春节未回家;指导员黄蕾,新婚,家里距雷达站才30公里,春节回家理所当然;中士东长山,去年在外驻训近一年,让他回去无可非议;还有两名刚有探亲假的下士,春节回家也在情理之中……排来排去,我都在10名开外。

  没过几天,站里要求各班上报休假名额,全班的战友都建议我回家陪母亲过年。虽然自己很想回家,但作为班长,咋能再和战友抢休假名额呢?

  1月15日,站党支部公布休假人员名单。没想到,我的名字赫然在列!陈技师、段助工两位老同志,还有黄指导员都不在春节休假的名单中。

  我急匆匆找到指导员,问这是怎么回事。他告诉我:“党支部考虑到你母亲一人在家,所以上报旅里特批你休假。”

  这怎么行?指导员看出了我的顾虑:“你放心吧,陈技师、段助工两位老同志考虑到官兵想休假的多,主动提出来让媳妇到站里过年。至于我,站里这么多人在山上,作为主官理应陪大家一起过年。你呢,就安安心心地回家,好好陪老人过个年吧。”

  听到这儿,我的眼泪不听话地流了下来。就这样,我被指导员“撵”上了回家的路。

  天寒地冻的回家路,心里有暖意伴我前行……

热词:

  • 军营
  • 故事
  • 指导员
  • 新兵营
  • 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