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d70703b3-301e-0027-61c0-56a220000000 Time:2019-08-19T19:00:48.8610756Z

新京报:大理情人湖被毁 公众为何无能为力

发布时间:2010年06月07日 06:3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 社论

  苍山洱海边的一个“洱海天域”项目,绊倒了大理市原市长段力。日前,云南省纪委通报,经查实,“洱海天域”项目从开始时就存在严重的官商勾结、行贿受贿等问题。其中,大理市原市长段力收受中建穗丰置业公司董事长陈白等人贿赂和礼金400余万元……此外,受贿的还有大理州原州长助理郭宏峻、大理市原副市长方元等一干高官。

  大理原市长及多名高官的倒掉,破解了此前公众对“洱海天域”项目的诸多疑惑,也算为被毁了的情人湖讨回了一个公道。不过,纵观整个事件,如果不认真约束公权力的越界运行,只要毁掉情人湖的“土壤”还在,则此类事件不会绝迹。

  洱海情人湖是怎样一点点被蚕食的?从云南省纪委披露的情况,可以看出端倪。早在2003年,大理州就决定在情人湖开发一个五星级酒店,其后,在中建穗丰置业公司介入之后,通过一系列的闪展腾挪,美丽的情人湖面被全部填埋。也就是说,是大理违反法律规定、破坏风景名胜区在先,而开发商不过是进一步加大了破坏程度而已。

  至于这个“洱海天域”项目是不是经过项目公示、市民有没有参与意见、市民的反对声音发出来没有,调查结果没有相关内容,不过,此前的媒体报道显示,公众并不知情。大理市政府投入数千万巨资改建洱海公园,动用的是纳税人的钱,而纳税人除了看到疯狂扑向林地、湖面的挖掘机、推土机之外,一无所知。

  沉默的权力以最封闭的方式,完成了一次次的草率的决策、决策的随便修改乃至不做任何解释。

  而正是因为公共权力的封闭运行,原本利益攸关的公众反倒成了无关的旁观者,无力阻挡。不仅无从监督官员在这个过程中与商人之间的利益输送,就是连最起码的何种项目都无从谈起。对“洱海天域”的了解,除了官方发布的一片大好的工程规划之外,剩下的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美丽的情人湖一点点被填埋、然后崛起大片的别墅群并以“情人湖上的观海别墅”为卖点公开叫卖。政府行政的公开透明,在如此牵涉地方未来福祉的项目上,并无半点体现。不公开透明,则只能听任官商勾结、权钱合谋。

  事实上,尽管信息渠道受阻,尽管权力张狂肆意,但是民间仍不乏监督制衡的努力。“洱海天域”项目之所以能大白于天下,不能不归功于民间声音与新闻舆论的联动。只是,从情人湖遭到劫难到现在责任人终于被查处,时间拖得实在有点长了,而损失也完全无法逆转了。网友留言说,恢复情人湖,在水泥钢筋浇灌出来的湖基之上,大概是不会再漾出一弯青青湖水的。此番云南省纪委的查处通报,也没有提及情人湖如何善后,想来,依然不过是罚点款了事。情人湖,永远成追忆了。

  公权力需要约束,这应当被再次强调。当前,多一些公开透明,多一些公众参与,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应该是约束权力、制衡权力不使其肆意越界、随意寻租的有效路径。因此,大理洱海情人湖事件的查处,不能止于“双开”一名市长,也不能满足于一个具体项目幕后交易的查处,除此之外,更应该加快政府信息公开制度建设的步伐,通过严格的制度压缩官员设租寻租的权力空间,同时,在制度上保障公众参与,以为监督政府行政的强大力量。不然,换一个地方、换一批官员,错误亦然。

责编:唐亮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c5c2d493-d01e-0129-07c0-56087e000000 Time:2019-08-19T19:00:48.8825564Z
边看边聊

验证码: